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42章 黄花

第342章 黄花

在小王爷扶起淑豫的时候,安慕锦再次朝着安慕琴打过去,一边打一边骂:“打死你这个心狠手辣的人。 小时候你就和安慕雪一起欺负我,嘲讽我是个哑巴,现在又来欺负我的女儿。”

“打死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你和你姨娘被人欺负,要不是我帮你,你会有今天?还有你和孔展鹏的婚事,要不是我和娘亲积极撮合,你和他能走到一起……”

安慕琴的嘴巴毒,说话不好听,但她却是不敢打安慕锦的。不是因为小王爷在这里,而是因为安慕锦真的帮了她很多。

安慕锦说的对,就是她太忘恩负义了。可她也没有办法啊,京儿非咏儿不嫁。她这个做娘的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看着女儿去寻死吧。

“打吧,打吧。只要你能接受我的建议,就是把我打死,我也认了。”安慕琴嘴硬的说道。

听她这么说,安慕锦更加生气,扬起手很想直接甩在她的脸上。

可打了又如何,打安慕琴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安慕锦气到极点,反而不那么生气了,忍不住冷笑起来。

正笑着,京儿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过来。走到安慕琴面前低声叫了一声娘,又给小王爷和安慕锦问了安,她才说明来意:“娘,二姨母你们别吵了。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十年前我就被表哥退婚,那个时候我就应该死心的。等了这么多年,我也明白一个道理。一个男人不爱你,即使你愿意给他做妾,他都不会要你。一个男人爱你,即使你还是个孩子,他也会愿意等你。”

“这段单相思,我放弃,也放下。淑豫表妹,我祝福你,希望你和咏表哥好好的,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京儿嘴上说放下了,其实心里还是难受的吧。在说到白头偕老时,她的声音就颤了起来。早生贵子还未说完,她转身又跑了。

“京儿!”安慕琴对京儿突然想通这事很不放心,快速追了上去。

淑豫缩在小王爷的怀里,哭声并未停下。安慕锦心疼的走过去,摸着她的头发,将她抱过来:“是娘的孩子就坚强一些,别再说什么出家,不想活的话了。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爹娘经历过的苦难可比你多多了。”

“娘!”淑豫抓着安慕锦的衣服,哭的更厉害了。

“别哭了,再哭下去,娘就要打人了。”安慕锦厉害起来,淑豫连忙擦了眼泪,嘟起嘴有些不满的看着安慕锦:“娘,你是被三姨母影响了吗?为什么你都不安慰我,还要打我?”

“你三姨母也不容易,遇到那么痴情的女儿。换做是我,估计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很。”安慕锦叹口气,她被安慕琴影响不假,但是她也真心希望淑豫可以坚强一些。

也许是因为他们将淑豫保护的太好了,又或者是她的性格本身就柔。所以才会在遭遇打击的时候,就想不开,要出家,要自杀。

“别再哭了,做人要坚强一些。以后嫁人了,可就离开爹娘了。爹娘不可能一辈子跟在你身边,时时刻刻的保护着你。以后的路都要靠你一个人,你不坚强的话,没有人能帮你坚强。记住娘的话,以后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冷静下来先想办法解决,不要选择逃避,或者有轻声的念头,知道吗?”

以前安慕锦从来都没有发现淑豫的性格有什么问题,经过这件事她才发现做人太柔弱了还是不行啊。

把淑豫安抚好了,京儿那边又出状况。她要离开这里,安慕琴不让,母女俩吵了起来,都被气哭了。

到底是安慕琴的女儿,嘴巴真是厉害。即使表面上给人的感觉是柔柔弱弱的,但是千万不能惹到她。一惹到她,她能把话变成刺往你心口上扎。

安慕锦来的时候,母女俩一东一西坐着。彼此背对着,都是默默流泪。看到这一幕,安慕锦心里真不好受。

“是二姨母招待不周吗,怎么刚来就要走?”安慕锦走到京儿身边,拉着她的手问。

“二姨母你放心,我是真的放下了。”京儿怕安慕锦不相信她说的话,又和安慕锦保证似的说了一遍。

“好孩子,姨母明白你的心,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了。爱,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你能放下,姨母很为你高兴,为你欣慰。”安慕锦摸着她的秀发,顿了一下又道:“咏儿虽好,但他不是你的良人。即使你嫁给她,也未必幸福。相信姨母,将来你会遇到更适合你的。只有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

“姨母!”京儿被安慕锦说的再次热泪盈眶,扑进安慕锦的怀里,抱着她痛哭出声。

从来没有人和她说过这些话,她痴痴傻傻的等了这么多年。以为只要自己够专情,咏表哥迟早有一天会看到她的真心,会娶她的。

十年的等待,她才明白她错了。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她和安在咏就是有缘做表兄妹,无缘做夫妻。

若是安慕锦说的这些话,早些有人和她说,也许她不会蹉跎这么多年的岁月。也许她早就遇到那个合适她的人,早就儿女成双,早就……

越想越难过,为她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这十年时间,她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她自己都不太记得了。

看到女儿哭的这么伤心,安慕琴忍不住责怪道:“安慕锦你胡说八道什么?她和咏儿打小的感情,怎么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而且她放下了你欣慰什么,是不是认为京儿放下了,淑豫就有机会了?”

不得不说,安慕琴气人的本领很强。她这句话一说出来,安慕锦就气的浑身发抖。

京儿感受到安慕锦的身体变化,连忙抬起头冲自己的娘吼道:“娘,你才是胡说八道的一个人。你什么事情都不懂,不要说话。我不想听你说话,一点也不想。”

“女儿啊,娘这是为你好,你怎么……”被自己的女儿吼了,安慕琴有些尴尬。

“娘你要是真的为女儿好,你就不会让我白等了这么多年。”京儿一句话说的安慕琴面红耳赤,张着嘴过了一会儿才道:“好,你现在是胳膊肘往外拐,竟然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了。难道我没有积极给你介绍对象吗,是你……”

“姨母,我能不能去淑豫表妹那里住?”京儿不听安慕琴的话,转而为安慕锦道。

安慕锦也不回答,直接拉着她往外走。

看她们走了,安慕琴的骂声也小了。等她们走远了,她哼哼的骂了两句:“真是白养了你这么多年。”

骂完,她自己又哭了。

京儿能够放下咏儿,她也很高兴。只是京儿的年纪这么大了,去哪儿找个良人啊,她又犯起了愁。

豫园,淑豫正在书房里练字。这还是安慕锦教她的方法,遇到什么烦郁之事,可以用练字来静心。

安慕锦知道京儿可能有话和淑豫说,把她送到书房,自己就走了。不过安慕锦也不放心这两人在一起,特意交代豫园的丫鬟要留意着点。

“表妹。”京儿刚一出声,淑豫的手一抖,一个咏字写毁了。

听出是京儿的声音,淑豫连忙将桌子上的咏字拿书盖上,才对京儿笑道:“表姐你来了。”

京儿已经看到淑豫写的是什么字了,那个字她也曾写过千回万回。恐怕以后,她再也不会写那个字了吧。

景园,小王爷一看到安慕锦回来了,连忙迎出去,扶着她:“锦绣,累了吧?”

“恩!”安慕锦点着头,有气无力的靠在小王爷身上。

小王爷直接将她抱起,一直抱到**,柔声道:“你先躺一会儿,饭菜马上就好。”

“淑豫的婚事算是定了八成了,眼下就还剩个京儿。虽说是命运弄人,但我们是做长辈的,不能看着她没有幸福。所以,我想给京儿介绍几个人,你有合适的人吗?”安慕锦这样一问,小王爷倒还真的想起一个人来。

“还记得白胜吗?”小王爷一开口,本来没有多少精神的安慕锦,一下来了精神。

但也就精神了那么一会儿,安慕锦又皱了眉头:“白胜是丧偶,还有两个孩子,京儿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不行,不行,要是被安慕琴知道了,她又得闹我,说我竟给她女儿介绍差的。”

“白胜哪里差了,大顺的第一富商,谁家女儿不想嫁给他。而且你也说了,京儿她是个黄花大闺女!”小王爷特意强调那个大字,安慕锦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是嫌弃京儿年纪大了。

“孔家也不差,在江南也是第一富商。若不是孔融雪出家了,他们孔家可是皇亲国戚。”

“看缘分吧,这事急不来。我们先吃饭,以后慢慢想。”看到丫鬟们摆饭了,小王爷让丫鬟把饭菜全部端过来。

两人吃了饭,安慕锦又要出去。小王爷问她去哪里,她说不放心京儿和淑豫。

小王爷笑着说:“这有何难?走,我带你偷听去。”

“你!”安慕锦想说他真坏,小王爷立刻打住她的话道:“你不想听吗?那我一个人去好了。”

“去,去,我很想去。”安慕锦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被他抱着飞向了屋顶。

来到豫园,她们两姐妹正在吃饭,有说有笑。全然没有注意到屋顶上,有两个正在偷听的人。

她们说的竟然是安在咏,而且还说的那么开心。京儿和安在咏年纪差的不大,曾经还回京住过两三年,就是为了和安在咏培养感情的。

她知道安在咏很多趣事,都讲出来给淑豫听。淑豫听的津津有味,一直在问后来呢。

屋顶上的两个人有些凌乱了,似乎他们是白担心一场!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