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43章 闺房

第343章 闺房

在凉豫住着,安慕琴每天都吵着安慕锦给京儿介绍对象。 安慕锦被吵的烦了,也会用心去找一两个让京儿先见一见。

京儿刚从一段痴傻恋情中走出来,此时对情爱很是排斥。见了一个就烦了,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安慕锦也不主张现在就给京儿介绍对象,可安慕琴每天都拿这事说她。

京儿看不下去,又不好总是说自己的娘。住了不到一个月,她就要出去走走。安慕琴自然不愿意,说她的婚姻是大事。什么时候找人嫁了,什么时候再出去走走。

又碰到孔家生意有点问题,孔展鹏要立刻回苏州去。安慕琴左右为难,一方面是女儿的婚事,一方面是孔家生意。

安慕锦给她出个主意,让她跟着孔展鹏回苏州,京儿的婚事她这个做姨母的负责。安慕琴就等着这句话了,当天下午拍拍袖子,就和孔展鹏回苏州去了。

安慕琴一走,别院里的每个人,上到主子,下到丫鬟都觉得一身轻松。

谁知次日,京儿也收拾好包袱,来和安慕锦道别:“姨母,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和开导。我想通了,人生不止是情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最羡慕你和姨夫,你们执手共游山河,一直都是这么恩恩爱爱。虽然我还不知道未来我能否嫁人,但我真的很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多经历一些人事,多见一见风景也是好的。”

“好孩子,你要是真想走,我也不会留你。但是你毕竟是个女孩子,让你一个人出去我也不放心。这样,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他算是我的师弟,你去找他。他经常到处走,你可以跟着他。一方面有个照应,二方面你还可以散散心。”安慕锦拉着京儿的手,实在是舍不得她走。

但安慕锦也知道她非要走的原因,再过个把月咏儿就来凉豫提亲了。她肯定是怕到时候,两人见面尴尬吧。

“姨母不用了,我……”不等京儿说完,安慕锦连忙打断道:“这事听姨母的,没有什么比你的安全重要。等会我让天成送你去找他,他也是做生意的。正好你这几年跟着你爹也学了不少手艺,也可以帮帮他。”

“他是谁啊?”京儿好奇的问道。

“我说了你也未必认识,等见到了就知道了。”安慕锦笑的很心虚,总觉得这样做有种对不起京儿的感觉。

这都是小王爷的主意,他说:“缘分这事没有人能够说的准,就当是给他们一个试试的机会。成就成,不成就算了。”

其实说到痴情,白胜也是个痴情人。他丧偶多年,至今都没有再续弦,身边连个侍妾都没有。

外人都当他富可敌国,日子过的很幸福。只有他们这些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的辛酸。

白胜,也该找个女人了。而孔京儿,也该找个好人家嫁了。

安慕锦也很希望这两人能够在一起,幸福美满的过完这一辈子。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安齐轩夫妇带着安在咏来到了别院,正式向淑豫提亲。

大家本来就是亲戚,所以礼数就没有按照规矩来。小王爷让淑豫也到前厅来,正好见一见这些亲戚。

淑豫特意打扮了一下,娇羞无比的跟在安慕锦身后,俨然是安慕锦的另一个翻版。其实仔细看,淑豫长的更像是小王爷一些,但她的神韵却和安慕锦很像。

所以离老远一看,就好像是两个安慕锦朝着他们走来。

在看到淑豫的身影后,一向沉稳的安在咏,不由得也看的双眼发直。什么礼数,什么沉稳,那些都和他还有什么关系。

即使是低着头,淑豫也能感受到有人在看她。她猜都没有猜,就认定了看她之人是安在咏。

十年了,她和安在咏十年未见。书信来往也不过一年,不知道真正见面,安在咏会不会像信里说的那样喜欢她。

心,砰砰的跳着。

淑豫每走一步,都觉得像是走在冰上,小心谨慎。

“咳咳。”安齐轩咳嗽一声,又踢了安在咏一脚。

安在咏才回过神来,尴尬的喝了一口茶。觉得茶都变味了,没有刚刚好喝。

小王爷将安在咏的动作收在眼里,凭借男人对男人的了解,他看的出来安在咏喜欢淑豫不是假的。同时也很感慨,现在的年轻人比他年轻时大胆的多,他以前看安慕锦可不敢这么的放肆。

“大哥,大嫂。”多年不见,再见面安慕锦觉得大家都跟没变似的。

“锦儿,这就是淑豫吗?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了。看这摸样,可比你娘当年好看多了。”张晓慧现在看淑豫,都是在用看儿媳妇的眼光看的。

“淑豫给舅母请安,给舅舅请安。”淑豫忍着心跳,低头给张晓慧问安。

张晓慧拉过她的手,笑道:“淑豫别拘谨,我们都是你的亲人。”

“舅母。”淑豫抬头唤了一声,余光看到也在看她的安在咏,心跳更快了。

毕竟是比她大了十一岁,他看上去又成熟又有魅力。只一眼,淑豫感觉她的心已经完全为他沦陷了。

“来,和你咏表哥说说话。”张晓慧拉着淑豫往前走,淑豫紧张的回头看了安慕锦一眼。

安慕锦笑着鼓励道:“去吧。”

回到小王爷身边,安慕锦轻声道:“看到他们,就想到我们当年。”

“怎么会?我们当年可没有他们这么好的条件。我记得以前我不止一次的说喜欢你,前面几次都被你拒绝。你不知道被你拒绝之后,我是多么的伤心。咏儿真幸福,太幸福了,我都嫉妒他了。”小王爷用十分羡慕,羡慕到嫉妒的口吻说道。

安慕锦听了一阵脸红,小手在下面轻轻拧着他,低声道:“大哥,大嫂都在这里,还有孩子们,你别乱说话。”

“听娘子的。”看安慕锦害羞了,小王爷满意的不再多说什么。

这边的安在咏已经拉上淑豫的小手了,小王爷看了都想惊呼一声:“咏儿真是比他当年幸福。”

不过他也很幸福,他早就拉过安慕锦的手了。而且他在安慕锦十岁的时候就认识她了,一直和她都有来往。

说到底,还是他幸福!

这样一对比,小王爷心理平衡了。不过看到辛苦养大的女儿,被别人拉走了,他这个做爹的多少有点舍不得。

眼前的两人看着真是碍眼,小王爷大发慈悲:“淑豫,带咏儿到院子里走走,熟悉一下别院的情况。”

“好。”淑豫蚊子般的小声说了个好,和安在咏一起离开了。

看他们下台阶时,安在咏对淑豫那个小心翼翼,保护的样子,小王爷又顿觉很欣慰。

两个小辈走了,四个大人也都收回视线,谈着大人们该谈的事情。

一走出四个大人的视线,淑豫的紧张更甚一层楼。她虽然和安在咏有过书信来往,但真实见到他,还是和写信时不一样的感觉。

被他握着的那只手全是汗,有几次她的手都要从他的手里滑出来了。不过,很快就被他给抓的更紧了。

淑豫也不知道要带他去看哪里,不知不觉就带着他来到了豫园。

“这就是你住的豫园?”安在咏开口说话时,淑豫才反应过来,她怎么能把安在咏往这里带呢。

可她再想带他去别的地方时,安在咏用力一拉,阻止了她所有的动作:“来了就进去看看吧,在信里你也没有少和我说豫园的情况。今日一见,果然和我想的差不多。”

被安在咏提到写信的事情了,淑豫脸烫的都不能要了,低头小声道:“这里是我的闺房,我,我还是带你去别的地方好了。”

“我有那么可怕吗?为什么你一直低着头?那个在信里说也想我的大胆姑娘去了哪里?”安在咏一弯腰,身子低的比淑豫还矮,侧抬着头偷看淑豫。

安在咏说淑豫写信想他时,淑豫的脸就红的很厉害了。而他又低头看她,淑豫脸红心跳,全身紧绷,僵硬的不知道能做什么。

“淑豫,我来了。我还和信里的那个我一样,你不要这样害怕我。叫我咏哥,我想听。”安在咏认真的盯着她看。

被他看的全身不自在,淑豫只好小声叫了一句:“咏哥。”

“哈哈!”安在咏开心了,大笑着直起腰,拉着她进了屋。

明明是淑豫的闺房,可她却好像是来到别人家一样,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

安在咏倒是像到了自家一样,一边喝茶一边将淑豫的闺房认真打量一遍。

“淑豫,你和信里的你不一样。信里的你比现在的你胆大,不过现在的你我更喜欢。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安在咏说的太直白了,和信里的那个他真是无差。

淑豫明白是她自己的问题,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他后,她就变的这么羞涩、紧张,还有无助。

在信里,她和他说过很多大胆的话,什么喜欢你,想你,爱你,恨不得马上见到你……

这些,她都说过。只是真的见到了,她又没有那么大胆了!

安慕锦怕两个孩子刚见面,把握不好度,偷偷过来看看情况。她往门口一趴,见两人规规矩矩的坐着,心放下不少。

看了两眼后,安慕锦又悄悄的出去了。

安在咏对门口笑了笑,又亲近过来,拉着淑豫的手说个不停。

屋顶的小王爷见到这一幕,捂嘴笑了。他就知道安慕锦来偷看,肯定会被安在咏发现的。还是他比较明智,跑到屋顶偷看,什么都能看到,也能听到。

安在咏只是拉着淑豫的手,也并未做出过分的举动。毕竟他能等淑豫十年,不可能连这两年都等不及。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