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44章 雏形

第344章 雏形

关于涵印八岁那年被熊吃掉的事情,张晓慧都知道,她还知道安慕锦一家都忘记了涵印这个人。而且在来了之后,荣叔还特意提醒过他们,千万不要在安慕锦一家面前提涵印的事情。

张晓慧以为她很容易就能做到,可在见到涵影之后,她忍不住了。

对自己喜欢的人,她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她也想忍着不说,但几次见面之后,她到底是没有忍住。

她明白一个做母亲心,没有一个母亲愿意将自己的孩子忘记。同时她也为涵印感到同情,没有一个孩子愿意被自己的家人忘记。

这日,她单独把安慕锦叫到花园来。两人在凉亭里坐了一会儿,张晓慧先是试探的问道:“锦儿,你有没有觉得涵影长得像一个人?”

“像天成啊。两个孩子都是像天成多一些,像我就少一些。”安慕锦一时没有听出张晓慧话里的深意,她还觉得张晓慧突然这样问很奇怪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锦儿,我还是和你实话实说吧。涵影不是你和天成的第一个儿子,涵印才是。你还能想的起来吗?”张晓慧看着安慕锦的脸色,小心的说道。

安慕锦脸色平常,一点震惊和疑惑都没有,她笑着拍了拍张晓慧的手道:“你也知道涵印吗?”

听安慕锦这话,张晓慧一时间懵了,好像她并没有把涵印忘记啊。

张晓慧正要说话,安慕锦又笑道:“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知道呢。其实他就是一个梦,并不真实存在的。”

“梦?”张晓慧被弄糊涂了,摇头道:“他不是梦,他是真实的。他是你和天成的第一个儿子啊,你忘了吗?”

“大嫂你怎么了?涵影才是我和天成的第一个儿子,涵印是不存在的。淑豫和涵影的年龄差别那么大,也许是我太想给天成生个儿子了,所以我才会在脑子里构思了一个人出来,就是涵印。其实他只是个梦,不是真的。”

“锦儿,你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都把涵印给忘记了,他真的是你们的儿子啊?”张晓慧着急的说道,“他八岁那年,和别人上山打猎,不小心被熊吃了。这些你们就真的一点想不起来了吗?”

“什么八岁?大嫂,你是怎么了?让我给你看看。”安慕锦拿过张晓慧的手,为她把着脉。

安慕锦的手刚碰到张晓慧的脉搏,张晓慧猛然将手抽回,心真是又疼又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慕锦一个人忘记就算了,为何他们一家人都忘记了?

“大嫂,你怎么了?”看张晓慧脸色越来越差,安慕锦更加担心是她的身体有问题。

“锦儿,你忘记我今天说的话吧。涵印,他或许从未出现过。”张晓慧说完,眼泪盈眶,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

那个可爱又可怜的孩子,他比咏儿小时候还调皮。摘尽花园里所有的花,毒死池塘里全部的鱼,放走安齐轩辛苦得来的画眉鸟……

闯祸之后,他总是很乖,乖的让人心疼。就像是现在的涵影一样,可以一整天不说话,很认真的读书学习。可乖过之后,他依旧我行我素,谁都管不了他。

想起这些,张晓慧真是控制不住,趴在石桌子上哭出了声音。

“大嫂,大嫂……”安慕锦被吓到了,不知道张晓慧这是怎么了。

因为安慕锦她是完全不记得涵印那个人了,如果她记得,她绝对做不到如此的淡然。

“娘,舅母怎么哭了?是不是涵影今天没有去看她,她伤心了?”涵影总是这么乖,才六岁就能说出这么暖人心的话。

六岁的涵影,只比她见到四岁的涵印大了一些。但他们两兄弟真的很像,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张晓慧抬头痴痴的涵影,他走过来,踮起脚尖,为张晓慧轻轻擦掉眼泪,“舅母别难过了,以后涵影天天去看你。”

“印儿!”张晓慧一把抱住涵影,哭的更凶了,嘴里叫着的却是涵印的名字。

涵影小手也抱住张晓慧,将头埋在她胸前,心里小声纠正道:“印儿是哥哥的名字,我叫影儿。”

“舅母你别哭了,再哭影儿也要哭了。”涵影往后仰着身子,用小手为张晓慧擦掉眼泪。

“影儿乖,舅母不哭了。”张晓慧真的止住了眼泪,搂着涵影左看右看,看不够似的。

一旁的安慕锦被张晓慧弄糊涂了,总觉得今天的她很不对劲。

张晓慧看够了,扭头对安慕锦笑道:“锦儿,你看他们多像。”

“大嫂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怎么总是奇奇怪怪的?”安慕锦心里疑惑更甚,回头她得问问小王爷,该不会真是她忘记了什么吧。

和张晓慧分开,安慕锦就拿这事问了小王爷,问他是不是瞒了她什么。

小王爷也不记得涵印这个人,一听安慕锦这样问她,连忙发誓道:“锦绣我对天发誓,这件事我绝对没有瞒着你。因为我也不知道涵印是谁,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可大嫂和我说……”安慕锦的话还没有说完,安齐轩在外面喊道:“小妹,天成你们在吗?”

安慕锦和小王爷急忙出去,安齐轩强拉着张晓慧正好进了院子。

一看到两人出来,安齐轩立刻道歉道:“不好意思,今天晓慧她脑子不清醒。说了不该说的话,小妹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张晓慧在他身后低着头,一直翻眼瞪着安齐轩。是他自己脑子不清醒吧,她只不过是说了点实话而已。

安齐轩手上用力,张晓慧疼的立刻抬头。先瞪了安齐轩一眼,才抱歉的和安慕锦解释:“锦儿对不起,大嫂老了,有时候容易犯糊涂。这脑子一不清醒,就喜欢胡说八道。刚刚在花园里说的话,都是我自己编造出来的,当不得真。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大嫂你,你……”安慕锦诧异极了,才多一会儿的时间,张晓慧怎么就改口这么快。

“锦儿啊,大嫂是真的老了,所以把事情记岔了。涵印是李大人的孙子,我把他和涵影弄混了。总之这件事就是个误会,若不是轩哥提醒我,我都还不知道自己记岔了呢。”张晓慧不好意思的笑着道。

“原来是这样。”在恍然大悟的同时,安慕锦还有些失落。

送走了安齐轩和张晓慧,小王爷松了一口气,“锦绣我没有骗你吧,是你大嫂自己记错了。”

“可我还是觉得奇怪,大嫂再糊涂,她也不会糊涂到这个地步。”安慕锦摇着头,那种失落更大了,“天成,如果我们真的忘记了一个孩子,你说那个孩子会不会恨我们?”

“锦绣你别想多了,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们是不会将自己的孩子忘记的,绝对不会!”小王爷坚定的语气,多少让安慕锦安心一些。

她又是用力一摇头,苦笑道:“也许真是大嫂记错了,我也有记错人的时候。”

这件事很快就被大家忘记,之后谁都没有再提起那个叫涵印的孩子。

淑豫和安在咏的婚事定下,是定在了两年后。这两年的时间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考验,一种折磨。

安慕锦尝过相思的苦,她怕这两个孩子受不住。就和小王爷商量,说这次和安齐轩他们一起回京。但小王爷却不肯答应,非要两年后再回京。

为了此事,安慕锦还和小王爷吵了一架。他们夫妻很少吵架,一般吵架都是安慕锦在说,小王爷听着。

等安慕锦吵完,平静下来后,小王爷再将自己那样做的理由说出来。一般情况下,安慕锦听了他的理由都会气消。

但是这一次,小王爷没有理由,他就是不想那么早回京。如果非要让他找个理由的话,那就是他不想让淑豫那么早嫁人。

听到这个理由,安慕锦郁闷极了:“天成,我们回京并不代表让淑豫马上嫁人啊。凉豫和京城相差这么远,咏儿在京城还有事做,他和淑豫见面只会难上加难。”

“你想想我们那时候,三个月不见面,我们就……天成,我们还是回京吧。我不想看到两个孩子因为时间,因为距离而饱受相思之苦。”

“锦绣我明白你的心。但这也是对他们两人的考验,十年都等了,不在乎多等两年。而且他们有书信来往,比我们那时候一面都见不到要好一些。”小王爷这话根本就安慰不了安慕锦。

安慕锦很了解小王爷,他既已打定主意,就很难更改。

送安齐轩一家回去时,正值秋季,落英缤纷,真是应景到了极点。

秋风萧瑟处,望着亲人的离开,安慕锦鼻子发酸,热泪不知不觉就掉了下来。

她都感伤成这样,更别说是淑豫了。淑豫从安在咏骑上马就开始哭,一直哭到回去。

看着这对哭红了眼睛的母女,小王爷微微叹息。是他太残忍了吗?

其实什么时候回京都是一样的,但他就是想再等两年。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是为什么。

秋去春来,淑豫和安在咏之间就靠着书信维系关系。收到安在咏的信,淑豫能高兴好几天。信在路上耽搁了,淑豫能难过好几天。

女儿的心情如何,安慕锦的心情就如何。女儿一难过,她就抱怨小王爷,催着他早日回京。

这一年,小王爷都在饱受着安慕锦的埋怨。

但他也因此受到启发,花了一年的时间,在京城和凉豫之间建立了最快的传信组织。这个组织专门为安在咏和淑豫传信。

两人一个早上写回信,一个晚上写回信,保证每天都能收到对方的回信。

这样,淑豫开心了,安慕锦不担心了,小王爷也就不再受到安慕锦的抱怨了。而且安慕锦和张晓慧也玩起了书信游戏,忙的都快忘记了他这个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