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45章 抹去

第345章 抹去

又见鹅毛纷纷,不过半个时辰,天地间便白茫茫一片。

安慕锦挑着火盆里的火,烤了烤手,对一旁绣花的淑豫道:“时间过的真快,过了这个冬,两年的时间就到了。娘有时候盼着你嫁人,但你真的嫁人了,娘这心里又不是滋味,很舍不得。”

“娘,等我嫁人了,你和爹能不能就留在京城?”淑豫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安慕锦。

虽然她是大顺的郡主,但她自出生就生活在凉豫,对这里非常的熟悉。而京城对她来说,却是十分的陌生。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家,就是嫁人,内心很惶恐。

“别担心这些,我和你爹不会那么快离开的。”安慕锦笑着安慰,“至少得看到你们生个孩子,我和你爹再考虑去留。”

“娘,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淑豫低下头,这个问题存在她心里很久,一直都想问,却都没有问。

“和娘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想知道什么就问吧。”冷风一吹,安慕锦将手伸到炭火之上,感慨一句:“今年似乎比去年冷。”

“爹是王爷,为什么不在京城,反而在这里?”淑豫的疑问就是这个,如果在京城的话,那她和咏表哥岂不是可以时常见面。

“爹娘喜欢安静,京城太吵了,所以就选择了凉豫这么个安静的地方。”安慕锦这个理由只能算是勉强,淑豫也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原因。

但聪明的她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说:“我也喜欢凉豫这个地方,安静的像画里的美人。”

“呵呵……”安慕锦笑出了声,手搂着双腿,让丫鬟秋儿把门关死。

秋儿挑开帘子出去,正要关门,看到院子里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看模样,有几分熟悉,秋儿一时想不起来,问道:“你是谁?”

“秋儿,你在和谁说话?”闻声,淑豫扭头问道。

秋儿指着外面道:“外面有个男子,看着面生却又熟悉,问他话他也不答。”

听到秋儿这么说,淑豫当即想到是安在咏来了。秋儿见过安在咏,肯定是没有记住他,所以才说看着面生又熟悉。

淑豫连忙将手中的针线放下,绣布掉在地上她也不管,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一看女儿这么着急,安慕锦也猜到那人是谁了。

咏儿这是提前来接他们了吧。

“娘!”

安慕锦坐着没动,外面淑豫的一声凄厉叫喊,吓了她一跳。她连忙起身,边往外走边问道:“怎么了?”

走到门口,安慕锦顺着淑豫的手指方向看过去,脑海里的记忆瞬间全部补回来了。

打了姐姐还不认错的小调皮,误吃情蛊说不喜欢人就好了的小聪明,上山打猎被熊吃掉又被家人忘记了的小可怜……

易涵印,他回来了!

“印儿!”安慕锦踉跄一步,差点滑倒,淑豫立刻一把扶住她,母女俩都是泪流满面。

易涵印站在风雪里,狭长的眸子认真的看着向他走来的母女。她们是那么的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脑袋又开始疼了,疼的他后退几步,似乎是怕见到安慕锦母女一般。

见到涵印这个后退动作,安慕锦心揪一样的疼。是不是他们将涵印忘记了,涵印也不记得他们了?

“印儿,我是娘啊!”安慕锦推开淑豫,快速走上前,伸着手摸到涵印的脸。

涵印想躲,却又渴望被安慕锦的这个抚摸。他低头认真看着这个哭成泪人般的妇人,他会心疼,情不自禁的为她轻柔的擦掉脸上的泪水。

在涵印打量着安慕锦时,安慕锦也在认真打量着他。涵印长大了,也长变了,变化最大的就是他眼睛。

小时候的他有着和安慕锦一样的大眼睛,水灵灵的,眨一眨暗含风情。如今他的双眼变长了,眼眸深邃,微微一眯就精光四射。

不过不管他怎么变,他还是那个他。安慕锦和淑豫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易涵印。

“印儿,我是姐姐。”淑豫擦完眼来,才走过来对站的跟木桩似的涵印介绍自己。

“姐姐?”涵印听到这个称呼,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闭着眼,张着嘴大哭的小姑娘来。

刚想到小姑娘,他就猛然摇头,企图将脑海里的东西都给甩出去。他轻轻推开安慕锦,扭头看了看左右,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听到涵印这样问,母女俩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震惊和疑惑。

如果说涵印已经忘记了这里,那他为何会找到这里?

“师父让我跟着感觉走,我一睁眼就到了这个地方。你们可以先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看这对母女一直不说话,涵印有些着急的问道。

“印儿,娘带你去一个地方。”安慕锦没有告诉他这里哪里,而是拉着他往外走。

涵印轻轻一动,安慕锦的手就从他的手上滑开。安慕锦又上去拉,涵印快速躲开。

似乎是感觉到了安慕锦的哀伤,涵印心生不忍,往前走一步道:“你想带我去哪里,那就走吧。”

师父说到了那个想去的地方,别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不要问太多。一切跟着感觉走!

“好!”他并不反对和她一起走,这多少能安抚一下安慕锦受伤的心。

刚看到景园,安慕锦就冲着里面喊道:“天成,天成你快出来。”

正在教涵影练功的小王爷,听到安慕锦的声音,以为是出了什么事,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安慕锦的面前。

“这……涵印?”在看到涵印时,关于涵印所有的记忆,小王爷也都想起来了。

曾经他还和安慕锦信誓旦旦的说,他们绝对不会忘记自己的孩子。可结果是,他们竟然将涵印忘记了八年而不自知。

若不是孩子找上门来,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想起呢。或许,一辈子他们都不会想起,他们还有涵印这个儿子。

在涵印看到小王爷时,涵印觉得脑袋一疼,大量的信息碎片,排山倒海的朝着他压过来。

他想起来了,他是易涵印。他的爹是易天成,他的娘是安慕锦,他的姐姐是易淑豫。还有祁老,还有荣叔,还有……

最后的记忆定格在,他小小的身体被大黑熊咬住的那一刻。

泪翻滚而下,落在雪地里,砸出了一个小小的泪坑。

“爹,娘,是孩儿不孝!”涵印双腿一弯,给小王爷和安慕锦跪下。

在落华山八年,他一直以为他自出生就在那里的。迷迷糊糊的过了这么多年,原来他也是有爹娘的孩子。

涵印也终于想起他们来了,安慕锦感动的哭倒在小王爷的怀里。

“孩儿回来了,孩儿再也不调皮了,再也不给爹娘惹祸了。爹,娘,姐姐,涵印回来了。”涵印趴在地上,八尺男儿,哭成了个大姑娘。

“回来就好,印儿快起来,地上凉。”安慕锦伸手要去扶涵印,被小王爷拦住了,他将涵印拉了起来。

“好孩子,长的比爹还高,还结实!”小王爷拍着涵印的肩膀,眼泪终究是没有忍住,掉了下来。

“哥哥!”就在这时,涵影过来了。

正哭着的小王爷等人这才反应过来,没有给他们兄弟介绍呢。

这些年,他们可都是以为涵影才是,他们第一个儿子啊。

“长这么大了。”涵印见到涵影却一点也不陌生,弯腰将他抱了起来,问他:“有没有调皮,有没有惹爹娘生气?”

涵影亲热的抱着涵印的脖子,笑的很开心:“影儿可比哥哥乖多了,从来没有惹爹娘生气。”

看到兄弟俩就跟认识了许久似的,小王爷三人都是很诧异。

诧异了一会儿,安慕锦突然想起涵影三岁时。他曾经说梦里有个哥哥,那个哥哥告诉他要乖,要懂事……

“影儿,他就是你梦里的哥哥?”见涵影点了头,安慕锦又问涵印:“那印儿,你又是怎么知道影儿的呢?”

“也是在梦里。”涵印笑了,心道:这一定是师父做的,不然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两兄弟从来没有见过面,都靠做梦,这真的是太神奇了。小王爷,安慕锦和淑豫都觉得不可思议,但也没有问太多。

什么梦不梦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涵印回来了。他们这一家团圆了,圆满了!

一家五口正朝着景园走去,突然空中传来一道大笑声。五人回头,还没有看到人,涵印欣喜道:“师父,师娘,你们也来了。”

涵印话音一落,元培和紫樱双双凭空出现一般,落在了他们一家面前。

这时,小王爷和安慕锦再次认识到,这两人原来就是落华山的仙人。怪不得二十多年了,两人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关于之前见过元培和紫樱的事情,他们是再也想不起来了。

“徒儿拜见师父,师娘。”涵印走上前,给元培和紫樱行了师徒礼。

“印儿,师徒之间也是讲究缘分的。我说了,你离开落华山时,就是你我师徒情分断了之时。如今我来,专门是来抹去你在落华山所有记忆的。”

在涵印的师徒礼还没有行完时,元培和紫樱已经消失在了原处。

涵印直起身,痛苦的看着元培:“师父,真的要收回我的记忆,还有我的法术吗?”

“教你法术,只是为了让你适应落华山的环境,并不代表其他。为你已经逆天改命一次,绝对不能再教你逆天之法术。印儿,看着我的眼睛。”元培冷漠的说道。

涵印一直都很听元培的话,这是第一次不愿意听他的话,而是将头低下,避开了元培的视线。

一看涵印如此,元培就知道他不想失去记忆和法术,当下脸色一沉,“印儿,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