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9章 难道是坑?

第九章 难道是坑?

夜,满天星斗悬挂在九天之上,雪白的月华照在地面,像是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霜,隐约间远处还传来一阵阵风的轻吟,如梦如幻。(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秦穆被活生生地饿醒了,突然一阵冷风传来他猛地打了一个寒颤,“我擦!”秦穆脑门一片黑线。

“是哪个不要脸的混蛋,消遣你爷爷!!”秦穆急忙穿上放在石床边的短袖还有牛仔裤,一边还狠狠地咒骂着。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伸手猛地往裤袋一摸,随后好像摸到了什么长舒了一口气道:“还好,钱包还在!”说罢还发出一阵yín笑,钱是万能的这句话秦穆可是深信不疑。

轻轻推开了木门,三个紫sè的月亮高高挂在虚空,虽是紫sè的但发出的确实白sè的月华,“好大一颗月亮!!!”秦穆脸庞抽搐,一脸震惊地开口道:“都比平时大几十倍了”讲完还伸出了手去比划了下。

“这不是真的吧!”秦穆大惊道:“额,这是哪儿?”这才如梦初醒,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诡异之处。

“难道我穿越了?不大可能啊!”秦穆自语道:“穿越也不是这样啊!”秦穆不停地意yín,嘴角还带着怪笑,“难道是哪个剧组在拍片,嘿嘿,明星啊,赚到了,赚到了。”

“咳咳。”正在秦穆不停地意yín只是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声轻咳,秦穆一喜,暗道:“正主来了,嘿嘿。”

只见一个身着青sè长袍的年轻男子站在他的旁边,目光炯炯,似有神光闪过,深邃如星空,一丝丝银芒流转,如同电芒。

秦穆轻轻推了一把年轻男子,一脸贱笑道:“兄弟,这是在拍啥片啊,怎么没有一点丝毫消息透露出来,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啊。”

年轻男子一脸疑惑地看着秦穆,不知道在想啥。

秦穆见状会心一笑,道:“兄弟,我理解,我理解,保密是必须的嘛,我明白,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是啥片名啊,对了这三个月亮哪来的?”

秦穆滔滔不绝地讲道:“兄弟,是北院出来的吗?嗯,就是běi jīng电影学院,我说,你们都请了啥明星啊……”

“哦,兄弟,这里有几百块钱不要嫌少,”说罢,秦穆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皱巴巴的毛老爷子递给了青袍年轻人,道:“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就给我介绍几个传说中的明星认识认识,嘿嘿。”秦穆轻轻捅了捅年轻男子,就差没流口水了。

“我靠!”年轻人不自觉地骂了一句脏话,满头黑线,一把抓过了秦穆,腿一迈便是百丈开外,如同鬼魅一般。

一口风硬生生灌入秦穆的嘴里,让后者不停地咳嗽,这下改换秦穆吃惊了,因为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好像与地面平行了,有种横过来的感觉。

如果有外人的话就能看到秦穆被那个年轻男子拖着,整个人都飘在空中了。

秦穆只觉得面前一黑就已经出现在一座大殿里,而先前的年轻男子早已经不见踪影了。

“我去,见鬼了!”秦穆头皮发麻,这才开始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夜幕下的大殿是黑sè的,带着遥远的古朴和沧桑,这是经过了鲜血与荣耀自然沉淀下来的深沉,空旷的大殿带着一股yīn森的冷意,像是一个恶兽,吞噬了生命与时空。

空气中散发着一种凝重,深深地倾入人的心灵,作用在灵魂之上,在这里没有了时间之分,没有了空间之别,黑sè的墙上画着种种狰狞的巨兽,一股血腥味充斥在大殿之中,杀人盈野不过如此。

“我靠,这是哪儿?”秦穆忽然觉得全身湿透了,“太yīn森了!”只见他说罢便转身要离去,“我去,连个人影都没有,耍我啊。”

一团白雾猛地在大殿里升起,随后只见一个虚影慢慢凝实,出现在秦穆的面前。

一头白发,长长的胡子不停地飞舞,一双眼睛犹如天地未分般浑浊,老人站在那里,就仿佛是这片天地一般,好像没有存在,又像是无所不在。

好一派仙风道骨!

秦穆撇了撇嘴,心里暗道一声“神棍”,一脸的不屑。

只见秦穆打量着面前的老人,不住地点头道:“老头儿,看你卖相倒是不错,出场方式倒也挺特别,特技不错啊。”

突然秦穆暗呼不对,一双眼睛四处张望,“还好没有摄像头。”秦穆拍了拍胸口,像是松了一口气,紧紧盯着白发老人,似乎看到了稀奇的东西,让老人一阵发毛,就算是修炼了数千年的道行都要坚守不住。

秦穆拍着老人的肩膀,道:“老头,哪来的?你这么老了都要出来拍戏啊,现在的社会真是不好混,物价飞涨啊,我还要回家,老头你就送我回去吧,我妈还等着我回去吃饭。”

不得不说秦穆是聪明的,他已经看出了一点不同寻常。

反正地球好像是没有三个紫sè的月亮,好像也没有人能跑这么快,说实话对这些他是挺有兴趣的,不过未知的东西还是不碰为好,所以一句话便将老人的退路堵死,直接要其将他送走。

老人似乎也看到了这一点,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不过在秦穆的眼里便成了yín笑,“这老头不会有什么恶趣味吧!”只见他暗自想道,越想越觉可怕双手不自觉地抱胸,jǐng惕地看着老人。

“只要他敢越位,老子便自绝于此,我还是处男啊。”秦穆心思不停转动,而嘴里却开始了跑火车。

“我告诉你,老头,你不要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只喜欢女人的,如果你有还未出阁,待字闺中,貌美的孙女我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

老头子满头黑线,现在算是真正的凌乱了,一头飘逸的白发在风中飞舞,胡子翘起,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额头青筋暴露。

“你,你······”老人胸膛起伏,咆哮一声,道:“老子是你师兄!”

老人满脸苦sè,我这是招惹上谁了,苍天啊,摊上这么个师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师弟,什么师弟,你丫的不会骗我吧,先是迷惑我让我失去jǐng戒,然后趁我睡觉时,偷偷将你孙女送上我的床,对了,就是这样。”秦穆不停地自语,浑然没觉得老人的脸sè越来越难看。

“可是也不对啊,哪有人把孙女乱送人的。”

……

“啊!”终于,老人发出一声怒吼,磅礴的气势透体而出,天地猛地一暗,三颗紫sè的月亮不停震颤。

一处密室之内,十八个人端坐在蒲团之上,只见他们猛地站起,惊讶地互相对望着。

“咳咳,老大,好像是师尊,不对,我肯定听错了。”一个大汉自言自语道。

“嗯?小七好像真的是师尊。”一个中年人开口道。

一个隐隐有一抹威严的男子开口道:“老十八怎么回事?”

此前的青袍年轻人赫然出列开口道:“这个老大我真不知道啊。”年轻人说罢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一个穿着怪异的人影,“不会是他吧。”老十八心里暗道,忽然脊背发凉,一阵恶寒。

遥远的山巅,一个老者盘坐在此,似乎已经坐了数千上万年,宛若化石,他慢慢睁开了眼睛,道:“这玄元老鬼又发什么疯?”

中神界各处的强者都得到了感应,神念交汇,不知在谈些什么。

经过老人的长时间的讲述,秦穆终于开始有些明白了,原来自己也算是另类的穿越了,不过还好身体是自己的。

这是一片神奇的地方,属于太古纪,而秦穆是被无上的强者直接沟通太古之门传送而来,这个强者便是皇天,也就是老人玄元的师尊,秦穆因为接受了传承自然便也是皇天的徒弟,自然也就成了玄元的师弟。

不过秦穆一听到这些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自己被坑了,被无情地坑了。

从玄元的语中秦穆似乎听到了玄元与他的便宜师尊的关系不同寻常,怎么说呢,就是亦师亦友,而玄元却又以仆人相称,这关系太他丫的纠结了。

这太古纪共有五块小世界,分别为:蛮荒,大荒,莽荒和洪荒这四块基础世界,以及最中的中神界,也叫作是神荒界!

这是一块修士遍野的世界,所有人一生都已成仙为目标,不过却还没有人最终能走到这一步,无数的强者都止步于圣人境,甚至只是帝境。

而秦穆的便宜师兄玄元好像在数千年前便是帝境,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有数的强者,而像皇天这些人便是真正的圣人,无敌的强者,纵横捭阖,天下独尊,换句话说,秦穆现在就是一个纯粹的强二代。

人族是这片天地的主角,经历了妖族,魔族的动乱后便彻底取得了无上的地位,大半的魔族与妖族中人都大多逃到了妖界与魔界中,不过还是很多妖魔依旧在世间行走。

对了秦穆还有十八个师侄,全都是玄元的徒弟们,将他从石殿旁带回来的,和被带到这个大殿的人就是玄元的小徒弟,也就是易远的十八师侄。

不过这一切都与秦穆无关,只见他听得冷汗直冒,脑子里不停回响着一句话:“我靠,老子被坑了,再也已经回不去了,我的亲亲老婆们,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很显然他忘了,他还是一个小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