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10章 子曾经曰过

第十章 子曾经曰过

秦穆很纠结眼一闭再一睁就背景离乡来到这里,孤苦无依,“我怎么就赶上这件破事了”秦穆想到,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一般,满脸的苦sè。

有句话说得好,人生就像一场旅行,正是现在对于秦穆的最好诠释,这丫的竟然旅行到另一片时空了,还不用买票,这说起来他还是好运的,不用路费,直接就到了。

不然如果要坐传说中的时空穿梭机不知要多少毛老爷子,这是秦穆不能容忍的,要啥都行,就是不能要我兜里那几张可敬可爱的毛老头,他也算不上是爱财如命,可这小子却是吃尽了没那东西的苦啊,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往事不堪回首啊。

其实秦穆还是挺喜欢这里的,毕竟没有一个男人的内心不是漏点的,年轻的娃最不缺的就是热血,可就是咋来的自己都不知道这让他有点不爽,这每一个人都应该有zì yóu吧,最好你也得给我点知情权对吧。

现实是残酷的,社会是悲哀的,人生他丫的是骗人的,默哀一分钟先。

“老头,你是什么实力的?”秦穆一脸沮丧,不过总算是调整回来了,“你丫的不要告诉我你很垃圾!”只见秦穆一脸狐疑地看着玄元,嘀咕道。

“咳咳,咳咳”玄元猛地咳了几声,都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人怀疑自己了,想着脸上露出了一缕缅怀的笑意,看的秦穆内心发寒,这厮难道不仅是变态还是个银枪蜡头?

玄元自己却是想起了曾经的光辉,叱咤风云,纵横无敌的岁月,想起了过往的风起云涌的岁月,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势,这就是英雄的一生,只见他的身上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白光,越发地像神仙人物。

秦穆嘴角不停抽搐,暗地里却将这个便宜师兄骂了个狗血喷头,“咳咳,师兄啊,你说我新来乍到你倒是带我去旅游一下,新人嘛,多照顾一下。”

“也对,师弟啊,最近你就不要修炼了,让你的师侄带你去欣赏我这里的大好河山,”玄元终于缓过劲来,脸上带着圣洁的光辉:“十八小子,快给老子滚过来。”

秦穆两眼一翻,这厮两边的变化还真大,不过秦穆倒是挺佩服的,就连说句脏话都是传说中的仙风道骨,该学习啊!

光芒一闪,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大殿中,正是传说中的老十八,也就是秦穆的十八师侄。

“十八啊,我就把你的师叔交给你了”玄元一脸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们都是年轻人,要互相照顾。”

“十八师侄啊,我们先走吧,别管他。”说罢秦穆一把拉过老十八向着门口走去,“老头我先走了,有空再见,对了要见我的话就要先预约,我工作很忙的。”

“额,去吧去吧。”就在秦穆走后玄元擦了擦额头,稍稍停滞了一下,不由发笑,“心境都乱了,有这个师弟不知是福是祸啊,师尊啊,你真是难为我了。”

排名十八的年轻男子一脸木然就连离开都没有发觉,心里在不停地盘算,“这个从我产生意识到现在大概有三千,不对是三千四百年了吧,虽然不算大可也不小了,怎么还算是年轻呢,师尊真是越来越搞不清楚了。”

这是一段幸福的岁月,反正秦穆是这样感觉的,整天飞来飞去,还不要钱真是太爽了,饿了叫十八师侄烤个野味,渴了随时就有神奇的山泉水,秦穆是不懂这是啥的,反正每喝一口都看到十八师侄的肉痛,显然是好东西,秦穆也知道了十八师侄的姓名好像叫什么易石。

不过这几天对易石来说可不是个好事,每天去抓妖兽,还要烤火,最不可忍受的就是自己的小师叔不把自己珍藏的灵石液放在眼里,每次都是大口大口,看的自己都快患忧郁症了。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哈哈,好诗啊好诗啊。”秦穆高声大笑,端是放浪形骸,潇洒不羁。

高亢的声音在云海中飘出,惊起了漫天的飞鸟。

“小十八啊,话说你师叔我渴了。”秦穆水汪汪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易石,看的后者心里发寒。

“没了,没了,这次是真没了。”易石死死不松口。

“师侄啊,你这样是不对滴,尊老爱幼是我们新时代年轻人的优良传统啊。”秦穆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真没了,师叔。”易石眼巴巴地看着秦穆,就差流泪了,“哎,算了算了,去烤点肉吧,孩子。”

易石:“……”

“十八,回来吧。”一道声音突然在易石的脑海里响起,后者面sè一喜一把把手里还在烤着的妖兽给丢掉,随后一把抓过秦穆身形一闪,却是已经在云海中飞行。

秦穆早已见怪不怪了,他的十八个师侄都好像是什么封号强者,一副很强的样子,不过到底有多强他是不懂的。

在秦穆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拉着自己的十八个师侄,背着一把大砍刀指哪打哪,见谁不爽丫的直接劈死他。

……

“师弟啊,我看你骨骼惊奇,龙庭丰润……”玄元一脸真诚地对秦穆说道,“停停!!”秦穆连忙出声这听着咋这么耳熟,“你等一下是要给我一本秘籍对吧?”

玄元点了点头一副肉痛道:“师弟不愧是人中龙凤,一点就通,我有一本拳法要交给你,这可是师尊的珍藏啊!”

秦穆心里忽然觉得咯噔一下,似乎要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心血来cháo,定有不祥之事,要小心”秦穆暗自想道。

“师兄,这就不用了,这个秘籍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想我可能有点不适合,这些都给师兄你吧。”秦穆一脸的浩然正气,字语铿锵:“子曾经曰过‘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师兄啊,我就不要了。”

“嘿嘿,师弟有文化,不知这是哪位子啊?”

“正是苏子。”

“师弟,你这就不对了,子曾经曰过:‘天之万物,莫过于巧取与豪夺’师弟你就不要推辞了。”玄元一脸郑重道

“敢问师兄,这是何子所言?”

“玄子。”

“我靠,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秦穆一脸的道貌岸然

“哈哈,师弟果然有文化,这不知是何子所说?”玄元虚心求教,礼贤下士地问道

“老子!”

“啥,师弟你再说一遍。”

“老子!!!”

“滚!!!!!!”

忽然,就在两人所在的大殿外,破开了一个洞,一道人影飞出,狠狠摔了个狗吃屎,正是被玄元一脚踹出的秦穆,“真···真是老··老··老子!”随后便华丽丽地摔了个狗吃屎。

一抹银光随即shè入秦穆的额头,“人皇拳”这是秦穆看到的最后三个字,之后便爽歪歪地晕了过去。

“十八,带你师叔去妖渊谷,然后自己回来。”

“是师尊。”易石虽然疑惑但却没有出声,在他的心里师尊当然是不会无地放矢的。

然后悲惨的秦穆便被扔到了荒无人烟的妖渊谷中,开始了一段悲哀的辛酸历程。

玄元的脸上满是深意:“师尊啊,不知你为何要禁锢小师弟的魂海,魂海未开只为凡俗,何能脱俗啊,难道是?“玄元似乎恍然大悟,“哈哈,小师弟啊,这下可有你受的了。”

“rì你个仙人板板。”秦穆慢慢醒转,入眼尽是一片狼藉,断了半截的大树,被打裂的岩石,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味道,似乎从自己的身下传来。

“我擦,是谁,丫的别让老子知道。”只见秦穆竟然坐在一块硕大的粪便之上,臭味扑鼻而来。

“嘿嘿,”一道声音从秦穆的头上传来,只见一道光影慢慢成了玄元的样貌开口道:“师弟啊,你就先待在这里吧,人皇拳就先练着,饿了自己想办法,我现在在万里之外,看来是无法帮到你了。”

秦穆淡淡的看着玄元,好像没有丝毫的抱怨,这让玄元全身发寒,“没关系,不就是待一阵子吗,好说,不过老头,是谁把我扔到这里来的?”

玄元打了个寒颤,道“是小十八。”

秦穆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老头记得回来接我,再见。”

说罢秦穆便自顾自走了,玄元上下打量着秦穆的背影,道:“怎么有点冷啊,我得好好算算”最后虚影慢慢消失在半空中。

“十八,十八,易石你这个混蛋,你死定了。”秦穆狠狠地踢着路边的碎石,嘴里不停地嘀咕道:“等老子回来,看我不吃穷你。”

……

夜,月华撒在秦穆的身上,如同梦幻一般。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一句霸道的声音在秦穆的脑海里回响。

“人皇拳,握六道轮回,掌天地气运,人中之皇号令天下······”

“怎么练啊,老头你快给我回来。”秦穆大声喊道,声音传出,但却没有丝毫回响,“你们全都给我记着,等我回来!”

大叫无果秦穆一脸愤恨,转身去慢慢专研,半空中似乎还传来了一声低低的轻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