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19章 十八万斤巨力

第十九章 十八万斤巨力

三具干尸就像yin霾一样在秦穆的心头缭绕着,迟迟不肯散去,这让他的心情有点凝重。(

“哼!”秦穆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将三人的尸体草草掩埋后便转身离去了,毕竟曾经都有过一面之缘,如果让三人曝尸荒野自己心里怎么也过不去。

黑夜的妖渊谷是块墓地,不知道要埋葬多少人族和妖族的尸首,就像一个绞肉机,弱者在此终将尸骨无存。

一夜的时间原本很短,但在秦穆的眼里却是那么的漫长,他时刻要注意着身旁的情况,生怕一不小心就闯入了哪个妖兽的领地然后被一巴掌拍死。

清晨的阳光晒在了脸上秦穆这才稍稍放松了些许,稍微温习了一下青龙搏天术,参悟地越多秦穆越是觉得这门秘技的强横之处。

“不要告诉我这是一门神通。”秦穆自语道,不过他的心里越发笃定了,“连那个男人都看得上的又怎会有寻常之物。”

虽然秦穆脑子里在想着别的但他的心神还是在时刻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谁?!”秦穆突然大喝一声,右手猛的探出,一道青sè的光芒在他的手上闪烁,随即一声凄厉的破空声响起。

秦穆的右手像神龙一般,青sè的光芒闪烁,落下了一道道神辉,像倾泄的光雨一样。(

无数的山石古木崩裂,露出了偷袭者的身份,一条丈粗大蛇!

大蛇看到秦穆竟敢率先发起进攻微微有些错愕,猛的厉啸一声后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前者狠狠咬下,森白的獠牙有一种迫人的寒冷。

一股浓浓的腥臭味冲向秦穆,这让后者不禁眉头紧皱,猛的冷哼一声后只见秦穆变掌为拳,朝着大蛇的头骨狠狠砸下。

青sè的拳头更像一个流星,带着一种无可匹敌的巨力,如同战车过境般,传出隆隆的巨响。

秦穆面sè不变,他的拳头直接穿过了大蛇堪称最坚硬的头盖骨,光芒一闪大蛇的脑袋直接炸开,随即陨落。

而大蛇也无愧它那庞大的身躯,生命力旺盛到吓人,就算陨落了它的尾巴依然朝着秦穆狠狠拍下,一路上不知道砸断了多少古木。

“哼!”

秦穆冷哼一声,右腿像一条铁鞭一样踢出,巨大的蛇尾竟然直接被他踢断,飞出去不知道多远才重重砸在地上。

这是一头即将步入藏海境的大蛇,一身实力在半步藏海境近乎称王,但却被秦穆以摧枯拉朽之势直接镇杀,而后者更是看都没看前者一眼,就像是路边的土鸡瓦狗一样。

“原来是我不小心闯入了它的巢穴。(

“哼!”秦穆突然发出一声冷哼,眼里闪过一抹愠怒。

不能计数的白骨出现在他的面前,其中大多属于人族,森森的白骨就这样散在地上,蛇窟里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唔!”秦穆的眼睛突然定住了,死死地盯着一个地方,气息一时难以抑制,猛的涌出了出来。

一只断腿出现在他的面前,如果只是大蛇吃剩下的残渣根本不可能带给秦穆这么大的震动。

断腿上只剩下一层皮包裹着,里面的血肉就像被人吸干一样,跟先前秦穆见到的云氏三兄弟一样。

秦穆深吸一口气后便转身离开了,就在他离开后整个蛇窟就像失去了承受力一样,直接崩塌了,将所有的一切都掩埋了起来。

……

“吼!”

秦穆怒吼一声,一个打滚避开了身上的要害,但后背还是被一只利爪抓出三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一头神俊的猛禽扑腾着双翅飘在半空,此时它正戏谑地看着秦穆,眼里闪过一抹不屑,漆黑的翅膀挥舞间整片天地似乎刮起了狂风一样。(

感受着后背火辣辣的疼痛再看到猛禽眼里人xing化的戏谑,秦穆觉得心里好像有一团火焰烧了起来。

只见他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像一条人形蛮龙一般跃起,只听得轰隆一声,秦穆脚下的巨石瞬间裂开,竟直接炸成了齑粉。

而他的身子早已经跃起数十丈,出现在那头猛禽的下方,只见他一手探出,直接抓住了猛禽的利爪,径直把后者拖了下来。

猛禽一时不备,身形猛地一个踉跄竟被拖了下来,秦穆抓住猛禽的利爪将后者举起,以雷霆之势狠狠砸向了地面。

只听得轰隆一声,整个大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坑洞周围甚至出现了一条条蜘蛛网般的裂缝。

猛禽的身躯裂开,血液像泉水一般涓涓流出,猛禽大惊,流露出了浓浓的畏惧,不由得猛扇翅膀,想要逃离秦穆的魔爪。

但它忘了,如果落入了敌人的手中哪有那么容易逃脱。

秦穆邪邪一笑,一道宛若天威的龙吟响起,秦穆两只手臂光芒闪烁,隐隐可见一片片青sè的龙鳞盘聚在他的手上。

“吼!”

只见他猛地大吼一声,两只手分别握着猛禽的一只翅膀和脖子,猛一用力,直接将猛禽的翅膀撕下,似乎下起了血雨一般,连天地都弥漫在血雾当中。(

而秦穆这一下也直接捏断了猛禽的喉管,原本借着飞行之优势不可一世的猛禽就此陨落。

看到对手彻底不动了秦穆这才放松下来,他的身体猛地一颤,几乎要摔倒了一般,只见他轻咬嘴唇,勉强提起jing神爬到了古树上猛禽的巢穴当中,不过他倒也没忘了取出猛禽的血jing。

秦穆一到地方便沉沉睡去了,他的恢复力也开始发挥作用,背后的伤势慢慢好转了。

这一睡便直接到了隔天的大中午,也是幸亏猛禽的气息还能够震慑一般的宵小之徒,不然秦穆哪能睡得那么安心。

秦穆伸了个懒腰,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说不出的好,都想要长啸一声了,不过还好他还没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不然真要丢人丢大发了。

取了些干粮吃下后秦穆盘坐在猛禽的巢穴里,一道红sè的光束从他的身上shè出,而他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强了。

原来他正在炼化提炼出的血jing,这让猛禽情何以堪,你说你用我的血jing就算了,可你不会换个地方啊,还死赖在我这儿,这不是埋汰禽吗。

良久之后秦穆脸上的红芒大盛,不过随即便散去了,只见他惊喜地睁开了眼睛,一脸的跃跃yu试,打了鸡血一样。

秦穆猛地从树上跳下,只听得轰隆一声地上被砸出一个大坑,而前者更是蹦蹦跳跳地从坑中走了出来,脸上全是惊喜之sè。

“嘿嘿,十八万斤巨力,老子可以宰妖兽了,嘿嘿嘿嘿!”秦穆一阵鬼哭狼嚎,就像在上演饿狼传说一样。

十八万斤是藏海境人族和妖族的最大差别,人族踏入藏海境便是十万斤巨力,而妖族更是凶悍,一上来直接便是十八万斤巨力,远超人族。

人族除了那些天赋异禀的存在,或者是获得天大机缘之辈很少有人可以跨过这个界限,而秦穆现在打破了这个禁忌,甚至他还离藏海境还有一段较长的距离。

这就像一个神话一般,说不上后无来者,但前无古人绝对能称得起。

秦穆现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干粮全给丢了,换他的话就是说吃了这么久嘴里都淡出鸟来了,再加上自己现在实力大增得抓紧时间得瑟一下。

然后他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根树枝,屁颠屁颠地回到了先前斩杀猛禽的地方,然后废了好大劲才撕下一块生肉下来,用树枝插上,直接生火烤了起来,看着慢慢变得金黄的肉秦穆嘴边不知啥时都流了好大一淌哈喇子。

他现在也是仗着艺高人胆大,不惧一些小的危险,换做以前根本连这个想法都不敢有。

正当他在大快朵颐的时候,另一边却并不平静。

“刘公子,不知你把我们聚在一起意yu何为,还请解释一下。”一处隐蔽的山洞当中,二十余人端坐在当中,正是王家这次召集来的诸人,而领头的正是秦穆的老对头。

刘琨淡淡看了一眼说话之人,不过倒也没说什么,似乎是认可了这人的实力,不然凭他的心胸怎么可能忍得下来。

刘琨冷哼一声道:“现在在这里的都是jing英,实力都是一顶一的强悍。”

虽然刘琨根本耻于和这些人为伍但他也算是有心机之人,三言两语便捧了一下诸人,消除了他们的戒心。

这些人全都是没头脑的武夫,随便被人一捧就觉得自己真得很厉害了一样,当即便谦虚了起来,并且开始夸赞起刘琨。

刘琨心里早已把这些人骂得狗血淋头,但脸上却洋溢起了和煦的微笑。

“我这次请大家来还是想拜托大家一件事。”刘琨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只见他开口说道:“大家也都知道我和秦穆小孩的恩怨,这次主要便是此事。”

众人闻言也都是恍然大悟,纷纷开口道:“我道是什么,原来是这事。”

“对啊刘公子,这等小事尽管开口,我们能做的肯定要帮上一把。”

“刘公子……”

听到大家开口想要揽下这事刘琨不禁喜上眉梢,原本yin翳的脸也彻底舒展开来。

刘琨朝着大家拱了拱手道:“别的倒也不用,大家还请这般……”

呼啸的山风带着点yin谋的味道,还有点yin冷。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