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20章 将计就计

第二十章 将计就计

秦穆啃完猛禽肉后靠在岩坡上摸了摸圆滚滚的大肚子,翘起二郎腿美美地晒着太阳,嘴里还叼着一根小木棍,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只见他忽然摸了摸散乱的头发,良久后才蹦出了句:“好一个阳光型男!”说完还弓了弓手臂,隆起那块不大但却蕴含着蛮兽般巨力的肌肉。

“看到小爷的肌肉美女们还不快快送上门来。”秦穆猛地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吊儿郎当地大吼道,惊起了飞鸟一片又一片。

不过随即他便夹着尾巴灰溜溜地撤了,原来秦穆听到了一声巨大的兽吼,听得他一阵胆寒,心惊之下哪里还敢停留,有事情溜了再讲。

不过他并没有把开溜这种事情当成是懦弱,换他的话来说就是安全第一,如果命都没了,那还讲个屁,场子以后再找也不迟。

……

“轰!!”

随着一声巨响,一只巨猿的头颅直接被秦穆打爆,白sè的脑浆飙shè而出,巨猿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直接掉出一个大坑。

“哎,可惜了,我的猴脑啊!”秦穆大嚎一声,恨不得捶胸顿足,脸上全是懊恼之sè。

过了好久才收拾好心情,心不甘情不愿地托着巨猿的尸身往偏僻的角落走去,不用想就知道恐怕巨猿这次要落个死了还被人糟蹋身子的后果。

这是一只在半步藏海境内称雄的绝对王者,不过在秦穆的手下连一招都撑不过,直接被打爆了脑袋死得不能再死了。

“哎,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一只真正的藏海境妖兽。”秦穆拖着巨猿的尸身一边还在感慨着,就好像在别人眼里避之不及的妖兽在他眼里就像是路边的野草一样,心情不好随时去踩踩。

不过秦穆倒也有自己的考虑,一个是因为自己实力需要一个强大的对手来检验一下,而另一个就是,就是他丫的发现半步藏海境的血jīng对他已经没用了。

秦穆这一路斩杀的半步藏海境妖兽不少,但他越杀越觉得蛋疼,不是因为这些半步妖兽身上没有血jīng,说实话它们的实力都不错,凝聚血jīng的几率自然也很高,可是秦穆忧伤的却也是这个,只能恨恨地把血jīng丢弃。(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丢之前还不忘记嚣张地大吼一声“要你何用!”

血jīng无用了这是一个惊天噩耗,换句话说就是秦穆现在实力已经提升不了了,他现在急需藏海境妖兽的血jīng,所以才会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实力才是硬道理啊!

不过秦穆却忘了一个东西,那就是妖兽大多都是有自己领地的,除非是有强大妖兽出巡,不出意外的话这里的近千里内估计就只有离火妖犀一头藏海境妖兽。

“咦?有人!”秦穆突然眼神一定,在妖渊谷内生存的时间已经不算短了,对于人活动的迹象他可是清楚得很。

秦穆啪的一声果断把巨猿尸体丢掉,身形一动却是朝着地上的迹象追了下去。

“大哥,你说这个秦穆到底在哪儿啊,滑不溜秋的怎么也找不到。”三人围坐在一株古树下嚼着干粮,其中一个虬须大汉恶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开口说道。

在他对面一个一脸横肉的男子开口道,仅剩一只的独眼里闪烁着犀利的凶光:“三弟莫急,那刘琨想把我们当枪使,哼!”

独眼男子的冷哼吓得对面两人猛地一颤,显然是积威很深。

最先开口的大汉急忙说道:“大哥说的对,像大哥这样的明白人怎么可能被刘琨那厮给说服。”

说完还不着痕迹地拍了一下独眼男子的马屁,这让另一个人满是后悔,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开口的大汉。

“嗯。”独眼男子显然很受用,看向大汉的目光更是温和了几分。

“我想聪明人也应该不少,看到这一点也不算稀奇,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想法。”男子罕见地推辞,只是脸上的得sè根本是想挡都挡不住。

而他们并没有发现,他们一直记挂着的秦穆此时却刚好躲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株古树上,浓密的林荫遮讲后者的身体完完全全地遮挡住了。

“哼!好一个刘琨。”秦穆心里暗道,眼睛乱转间竟是做了一个决定。

“诶,三位怎么在这里,难不成已经成功完成了任务。”

一道略显虚弱的声音打断了正在沉思的三人,一个衣着褴褛,血痕密布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身形踉跄,似乎就要跌倒了一般。

三人闻声望去,却猛地大喜了起来,原来这人正是他们朝思暮想的秦穆。

“秦公子怎么落得这般,难不成还有什么危险能难住了秦公子?”还是那个独眼男子率先回过神来,一脸和煦地问道,眼中似乎还透着些关切。

其余两人闻言也是纷纷醒转,也开始对着秦穆嘘寒问暖起来,虽然已经极力掩饰,但却始终无法完全抹去眼中的那一丝火热。

秦穆看着三人的丑态心里冷笑一声,但嘴上还是感激地回道:“多谢三位了,只是刚碰到了一头巨猿,着实厉害得紧。”说完脸上还露出了不好意思之sè。

三人见状顿时相信了几分,独眼男子也是一阵后怕道:“秦公子碰到的巨猿恐怕已经接近了藏海境,我们三兄弟曾远远地看到过他的威势,确实厉害。”

秦穆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这次能逃脱着实是运气,下次估计就没这么走运了,只是落了一身伤,没个三五天根本难以痊愈。”

那三人对视哈哈一笑道:“秦公子实力真是没的说,竟然能够在巨猿手里逃脱。”

三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秦穆慢慢走了过来,领头的那个独眼男子一脸狞笑道:“秦公子既然已经难以自保,那就跟着我们好了,我想有一个人恐怕很想见你。”

说完独眼男子猛地朝着秦穆打出一拳,古铜sè的手臂突然暴涨一圈,青筋如同枯老的树根般高高隆起,刺耳的破空声在秦穆的耳边响起,看上去倒是威力不凡。

秦穆略微有些诧异,心里暗赞一声,显然是独眼男子的实力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也只是略微诧异而已,并没有把前者放在眼里。

一只青sè的大手如同羚羊挂角一般被秦穆探出,滔天的血气喷薄而出,如同血sè的大海一般浩瀚。

只听得独眼男子发出一声凄厉的痛鸣,他的手直接被秦穆抓成了血雾,就此消失不见,他也非常人,一看不能力敌直接转身将恰巧在他身边的一人猛地丢出,挡在了他的前面。

秦穆冷哼一声,既赞叹这人的本能又是不屑其为人,料想在这种人身边哪有所谓的好人,秦穆一个踏步,右手狠狠拍去,隐约竟好像听到了低低的龙吟声。

只听到轰隆一声,被独眼男子当做替死鬼之人的身体炸开,血肉四散,就像下了一场血雨一般。

之前那个大汉见状哪里还敢停留,已经被秦穆吓了个半死,猛地一个转身朝着远处奔去,根本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生怕下一秒就要身死当场。

秦穆瞥了一眼此人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他原本踏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而他本人早已冲出足足十余丈,就像一只蛮兽一般,根本无法抵挡。

数息过后这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秦穆的眼里,只见秦穆高高跃起,像个流星一样砸向那人,一只大脚直接从这人头顶踩下。

“轰!!”

秦穆转身走了出去,而他脚下的大坑里出现了一滩渗人的肉泥,在他行走间甚至可以看见在鞋底掉落的血肉。

等回到原来的地方之时那个独眼男子早已经不知去向,秦穆不由得冷笑出声,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走了下去。

“呼。”独眼男子惊慌的眼睛四处张望着,等到没有任何发现之时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回想起来不禁又是一阵后怕。

“太可恶,明明可以碾压却假装不支,果然心计重的可怕。”独眼男子自语,完全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而他的两个同伴早已经被他不知道忘在了哪里。

“等我回去直接求得刘琨的庇护,倒也不必太过惧怕。”独眼男子止住了断臂处一直流着的鲜血,就要前行。

“我想刘琨可能也无法护住你,或者我可以放你一马。”

一道幽幽的声音远远传来,却像一个炸雷般在独眼男子的耳边响起。

而后者本来就要前行的步子猛地停住了,一时竟全身颤抖站立在原地根本不敢有丝毫动作,额头早已经是冷汗直冒了,两股战战,一股sāo味从他的身上传了出来。

一个看似瘦小的身影在远处缓缓走来,他每走一步整片大地都猛地一颤,就像是踏在独眼男子的心脏上,让后者直接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瘦小的身影此时居高临下,就像是一个仙王一般在俯视自己的下属,虽然轻声的语调但却不容任何人反抗。

这时候的秦穆就像一个魔神,正在随意处置着一个人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