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106章 攻杀

第一百零六章 攻杀

秦穆遭劫,身躯都快裂开了,殷红的鲜血流出,染红了他脚下的大地,极其的恐怖。

神芒划破长空,如同璀璨的长虹一般,威势惊仙,凝成实质般的杀气悬在半空,一时间星摇影动。

金光炸开,秦穆大吼,身躯烁烁,大攻杀术施展,禁忌力量四散,一股诡异的波动荡开,这时的他宛如不朽的仙王,虽然受伤,但依然纵横无敌。

一只金色的拳头演化世间无上法,直接轰出,一道涟漪散开,金光将密林尽数淹没,拳头横空,欲要粉碎永恒。

这是一次大对决,秦穆极尽手段,打出了现在的最巅峰,拳头直接砸向神芒。

璀璨的光华炸开,如同昊日一般,照亮了四极八荒,神芒咔嚓一声崩裂,而秦穆也是拳头飙血,受了点小伤。

“你究竟是何人?”只见他厉声道,肩头血肉蠕动,慢慢地愈合,已经恢复到了巅峰。

“我自认为不曾招惹过你这样的高手,阁下如今这番作为太过分了吧。”秦穆冷声,破魔神瞳施展,想要将出手之人找出。

这时天地一亮,又一道神芒直接横亘虚空而来,霞光冲天。

“宵小之辈,给我死来!”秦穆大喝,猛地向前踏出一步,一只金色大脚宛若山岳般从九天之上落下,神芒被踩裂,如同烟花般炸开。

大手腾空,横扫天下,滔天的气血奔涌,直接将他脚下的那个白袍人给震死。

秦穆一路强势,见过藏海巅峰的人,也见过天心境的高手,不甘落于人后,每次战斗无论对手是谁都直接镇压,这次被人偷袭还是头一遭。(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轰!”

剧烈碰撞,这个地方隆隆作响,一只金色大手如同远古神山一般碾压过去,所到之处宛若人间绝域,一切都崩裂了。

“滚出来!”秦穆冷笑,转身直接将手探出,空气都被抓爆了,天上地下轰隆作响。

一道人影横飞,雪白的衣衫沾上了点点血痕,这人满脸苍白,但眼中却是神光氤氲,战意冲霄,就连秦穆也暗暗心惊。

“你们是何人,为何偷袭我!”秦穆冷声,气势如虹,黑色长发飞舞,宛若神王下界,神威如狱。

却见这人冷哼一声,气血涌出,将天穹都淹没了,嗡的一声,整片密林都宛若被点燃了,这人身上淌血,染红了天宇,仙光氤氲,霞光冲霄,大道都在哀鸣。

一瞬间秦穆便被霞光淹没了,根本躲避不过,一股禁忌的力量炸开,大地轰然裂开。

这是一种绝杀手段,秦穆甚至从中感受到了一丝大攻杀术的气息,但却有很大的不同,这股力量更加极端,更加狂暴,宛若入魔了一般,但无疑更加强悍。

秦穆遭受重击,整个人横飞出去,嘴角不停地咳血,不过眨眼间便恢复过来。

这人身上的血依然在流,大开大合,双拳不停打出,整个天地宛若遭到了大破灭,所有一切都崩裂了,宛若世界末日一般。

混沌气弥漫,仙光冲霄,整片空间都被淹没了,虚空不停地颤抖,几乎要碎裂了。

“轰!”

秦穆再次被打飞,身体不停地破碎,然后重组,受到了重创,但他的眼睛却越来越亮,神光闪烁。

“哼,纵使你有逆天之术此时也难逃!”秦穆突然冷哼,金光炸开,瞬间脱离了战团,全身咔咔作响,伤势尽数痊愈。

“人力有尽时,秘法也总有消去的时候,到那时你就是砧板上的或许我可以留你一命。”秦穆开口,冷冷的声音宛若寒风一般,让人肌体生寒。

“你真的很强,但可惜了。”这人第一次开口,沙哑的声音宛如千万年不曾讲话的活化石一般,只见他话音落下,一股滔天的杀气席卷而出,密林中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毁灭性的力量荡开。

“找死!”秦穆冷喝,直接向前冲去,身上宝辉湛湛,金色大手拍落,磅礴的力量炸开,天地轰鸣。

这人也怒喝一声直接迎上,血色大手轰出,如同地狱的魔神跨界而来一般,血光冲天,所向无敌。

血色汪洋镇压下来,无匹的力量横亘虚空,四野震颤,大地崩裂,似乎隔绝了万古苍天一般,一切重归混沌。

秦穆怒吼,身绽无量光,撑开了天地异象,一双金色拳头轰出,神光璀璨,天地都沸腾了,隆隆作响,日月星辰和他共鸣,无尽的星辉洒落,照出一片净土。

“无论你有什么手段,终将陨落!”只见他怒吼一声,身躯猛地暴涨,如同黄金巨人一般向前逼去,秦穆主动攻伐,大攻杀术运转至巅峰,似乎化身成了一团火焰,大杀而至。

仙光缭绕,各种秘术使出,秦穆战欲狂,双目开阖神芒吞吐,龙行虎步间镇压无边苍穹,而对手气息越来越弱,正如秦穆所说,秘法总有穷尽时,此时已经到了临界点。

巨大的轰鸣声传出,这一次秦穆大胜,几乎要将对手打爆,渲染成金色的发丝如同天河般飞舞,至高无上的气息传出,大攻杀术运转到巅峰,直接横杀天下,无人可挡。

“说!”秦穆怒喝,声音隆隆,宛若雷神发怒了一般,虚空几乎要崩碎,一道金光铺成的大道在他脚下延伸而出,如同天帝临世,万灵跪伏。

“你应该知道我们两人的差距,正面交手单凭你一个初入藏海五重的人根本不可能会有胜算,若不是因为偷袭,你想伤我都难。”秦穆俯视着那人,开口说道。

“咳!咳!”这人咳血,脸色极其惨白,只见他突然大笑道:“你知道吗,你也离死不远了,今天我输了,死不足惜,但我似乎已经看到了你未来的一角,你将被人横杀,鲜血如同瀑布般流出。”

“你这是在找死!”秦穆冷哼,眼中凶光缭绕,不过数息后只见他突然笑出声来,“其实你也不用隐瞒了,天底下有如此刺杀之术而且一次由两个一强一弱的人一同出手的组织并不多,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就是冥神宫的人吧。”

秦穆侃侃而谈,话语间浑然没有将闻者色变的冥神宫放在眼中,单是这份仪态,足以令天下人心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