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107章 冥神宫

第一百零七章 冥神宫

神荒界浩瀚无边,各大势力林立,强者浩如烟海。(

远古时代诸神行走世间,统御一方神国,可怕无比,其中诸神当中的至高存在能够威凌一界。

冥神号称地府主宰,一界独尊,享尽天地气运,奠定了无上的威名,虽然后来遭到大劫陨落,但依然留下了他至高无上的传承,冥神宫!

“远古冥神宫的传承到如今竟然出了你们这等下作之人,简直是往冥神脸上抹黑。”秦穆冷笑,嘲讽道。

“想当年冥神号令天下,这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霸气,却被你们这般糟践,真是可悲可叹。”

“你们难道还不知道羞耻吗?”秦穆口诛笔伐,字字诛心。(

那人胸口剧烈起伏,最后竟猛地吐出一口血雾,在月华的照射下越发渗人。

“冥神原本就是黑暗的神祇,主宰无边的地府,就单靠你这几句话也能乱我道心。”冥神宫传人冷笑,反击回去。

冥神没有证道前便是靠刺杀之术成名,天下人闻其名尽皆丧胆,到了证道后便不再使用这种手段,倒是让人只记住了雄霸一方的他,从而忘了曾经隐藏在暗中的冥神殿下。

秦穆微微有些失望,原本想借话语一举击破这人的道心,从而一五一十地告诉自己实情,没想到这人的心智如此坚定,反而适得其反,但他也没有在意,得知这人是冥神宫的人便已经将此事猜了个七八成。

“应该是青云城张家想要杀我吧。”秦穆开口,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冥神宫传人一滞,虽说只有短短的一瞬,但还是让秦穆抓到了,随即只见后者轻笑一声,继续开口道。

“我曾经怀疑过离火剑宗和百兽谷两大宗门,觉得他们很值得怀疑,但后来却被我否决了。”

说到这里秦穆微微一顿,接着道:“离火剑宗和百兽谷两宗元气大伤,首要的任务是休养生息,而且两宗也不知道是我救醒了林老宗主,这两宗便被我否决了。”

“再后来我也想过凌家、紫家、铁家、何家四大家族,不过他们也对不上号。”秦穆侃侃而谈,眼中全是睿智的光芒。

“他们四个家族东域称尊,虽说冥神宫实力强大,极其神秘,但对付我一个只有藏海三重的人根本不会用到你们,他们也拉不下这个脸,所以也排除了他们。”

“到最后就剩一个可能了,那就是青云城张家,张家对我的敌意自然不用多说,张赫凡父子被我击碎药灵,终生再无成就药师的可能,我之所以刚开始不曾想到张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太弱了,弱到根本不可能接触到你们。(

秦穆智珠在握,全身光芒闪烁,越发像神仙中人,“后来我想到张赫凡的身份,黄阶药师!”

“作为药师,自然是知交满天下,能接触到你们也不足为其,所以我便确定了,你说是或不是?!”说到最后只见秦穆怒喝一声,隆隆的声音宛若雷鸣一般。

“既然知道我是冥神宫的人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做事的风格,你觉得你会有活下去的机会吗?”冥神宫门人冷笑一声,丝毫不见慌乱,像他们这种人早已忘记了什么叫生死。

“跟着我,让你活下去。”秦穆皱眉,有些佩服这人的胆量,开始招揽道。(

只见这人长笑一声道:“你以为我还能有活下去的机会吗,你的未来我已经看到,你将纵横一域但最终会被更强的人斩杀。所向无敌又能如何,终将喋血。”他嘴里黑血不断涌出,最后大笑一声直接魂断。

秦穆叹息,对于这人所说的未来不置可否,也没有放在心上。

“冥神宫倒是个大麻烦,只是不知道张赫凡给他们的到底是什么令牌,如果是青冥令倒还好说,只有藏海境层次的袭杀,如果是天冥令那就坏了,天心境高手我根本没有办法抵挡,这可如何是好。”

其实倒也是秦穆多想了,天冥令根本不是张赫凡可以接触的,得到青冥令也已经是极其幸运,若不是机缘巧合连看都不可能看到,更罔论得到了。

“好一个张家!”秦穆冷哼,嘴角泛起一抹诡异的笑意,杀意凛然。

……

青云城张家

“帆儿,前些日子青云宗的事情你也应该有所听说了,你过几天带些东西到青云宗,莫要失了礼数。”张赫凡缓缓开口,嘴里霞光四溢,吐出一口药灵。

若是秦穆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他明明记得将张赫凡的药灵打散,后者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再为药师,可现在却完全颠覆了,张赫凡体内的药灵竟然重聚,虽然现在尚不及以前的巅峰状态,但假以时日便会恢复如昔。

“父亲,我知晓了。”张远帆点头,算是应下了,随后只见他重新抬起头一脸怨恨道:“父亲,这次那个秦穆大出风头,竟然成了青云宗的大恩人,以后我们该如何是好。”

张赫凡看了一眼他的儿子,心中叹了一口气,瞬间便好似苍老了几岁,“帆儿,我们在青云宗的眼线告知我们秦穆已经离开了宗门,正在前来青云城的路上,那么冥神宫的人肯定会出手,如若这样,大局已定,只是可惜了一块青冥令。”

张远帆闻言大笑,恨意滔天,脸上全是狰狞的表情,显然对秦穆已经恨之入骨了。

“帆儿,等恒少爷回来的时候我会再次求他为你重聚药灵,纵使倾尽了全族之力我也要让你恢复过来。”张赫凡不忍,温声道。

“多谢父亲,只要我们有那件东西在手上,就算张恒再怎么心高气傲也要向我们低头。”张远帆狞笑,眼中全是疯狂之色,此时的他已经心性大变,就要入魔了。

张赫凡皱眉,微微思索了会儿道:“这次我们把这件东西找到的消息掩藏下来,也不知是对是错,希望事情发展能在我们的掌控当中。”

“父亲你太过谨慎了,要想获得大机缘,想要重新归入主家,自然就要大胆一点,我们的筹码万万不能透露。”张远帆冷笑,宛若一只待人而嗜的毒蛇,完全成了一个野心家。

正在这时,原本紧闭的房门猛地打开,一道人影直接走了进来。

“或许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