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1章 丁宝桢

第21章 丁宝桢

【21】丁宝桢

姚梵双手放在大腿上,笔直的坐着。他仰头将一双满负大志的眼睛投向敞开着的窗外,窗棂上新挂的一束艾草已经被风干了,被吹得发出簌簌的声音。

他想了一会儿,缓缓把脸转向贺万年,说道:“自古民不与官斗,郭家既然要坑我,必然是要靠官员来办我。这四大家族虽然都是豪绅,可我又怎么能指望他们为了我一个外来户,与我齐心合力对付官员。”

贺万年歪着头困惑的道:“姚兄的意思?”

“大腿要捡粗的抱,大树要选粗的靠。我们做生意的人,这腰杆子要想硬就要有大靠山。如果连小小一个青岛都罩不住,将来我们的生意要货通天下,还不知会遇上多少麻烦。”

贺万年疑惑道:“那依着早帆兄的意思,我们当去打通即墨县令赵署年的关系?早帆兄可知那赵署年和郭家老太爷可是有着一层师生情分啊!”

姚梵轻蔑的道:“区区一县令,能保我三百里无事乎?”

“姚兄意思是,要去钻营那莱州府府台陈文盛陈大人?”

“小小府台,上不能通省,下不能行县,不过是个蠢台阶。可保我三千里无事乎?”

贺万年惊讶的嘴也合不拢了,磕磕巴巴的道:“姚兄可是想要设法巴结山东巡抚丁宝桢丁大人?”

姚梵淡淡一笑道:“我听说丁宝桢那老东西眼下正在筹办山东机器局,倒是个有识之士。此人进士出身,又当过翰林院庶吉士,官场本钱硬的很,加之他又先后弹压过黑旗军起义和捻匪之乱,深得朝廷器重。如今他又在济南办了尚志书院,得了儒生们的拥戴,博了清名,可谓是军政两界的红人,在朝廷和民间都有很好的名望。况且他官声也素来还好,听说是个清廉的官员,我想先投靠他,在山东立住脚再说。”

贺万年大奇,心说这姚梵好厉害!不知县令是谁!不知知府是谁!偏偏对一省巡抚了解的如此深入!这是通天的志向啊!而且听他口气,仿佛对巡抚这样大的官也并不是太看重,颇有些把山东巡抚当成个垫脚石的意味,那他的本意岂不是打算将来巴结直隶总督李鸿章不成?

姚梵仿佛看透了贺万年的心思,淡淡说了一句。

“不错,将来我们必然要投靠李鸿章才能立足于天下,如此一来生意才能做的安稳。”

贺万年被姚梵一语道破心中所想,骇然看着姚梵,心中如惊涛巨浪涌起一般不能平复。

“原来他是这般的设想,好厉害的人物!”

贺万年被姚梵的大话说撑着了,张着口呆坐半晌,才压下心中的吃惊和敬佩,咽了口唾沫道:“姚兄的设想当然好,可是我等小民,怎么才能巴结的上呢?眼下莫说李鸿章,便是那丁宝桢,我们现在也没个门路去疏通啊?”

姚梵那婴儿般无邪的脸上浮起一丝天真的笑意,心想,就是那李鸿章,我也没放在眼里,区区一个拼命当官的裱糊匠,我要是投靠了,反而毁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但是姚梵嘴上却敷衍道:“投其所好罢了。”

贺万年心中一凛,道:“愿闻其详。”

姚梵以手掩口打个哈欠,露出一副惫懒的样儿道:“我还没想好。”

贺万年之前听得有些呆了,这下反应过来后,不由心中腹谤:“好家伙!你还没想好?那你说些不切实际的玩意儿干啥?这还不如我的计划嘛!想想也是,你所谓投其所好,无非就是砸银子罢了。”

贺万年苦劝道:“姚兄,既然你还没想好,不如暂且依着我的办法,先和那周黄蓝杨四家结交一番如何?”

姚梵也苦着脸与他相对,摆出一副伤脑筋的表情道:“也好,眼下先照你的办法作吧。”

贺万年暗暗叹口气,心说姚梵你可真够大爷的,我帮你出主意,就跟我求着你一般,须知这是为你好啊。

“早帆兄,我是这样打算的,我和你一起给这周、黄、蓝、杨每家送上五百两银子做见贽,以此为台阶,今后你便与他们四家开始人情往来。和这四家有了瓜葛之后,等于和这四家在山东官场上的势力有了联系,一旦郭家要对你动手,姚兄也有门路可以使上银子不是?

姚兄,五百两银子可不算少了,有了这份人情在,今后这四家凡有大小随礼、相互走动宴请、必然都会叫上早帆兄,一来二去的,情分自然也就处出来了,姚兄你看如何?”

姚梵漫不经心的道:“嗯,除了银子外,再给每家送上两只手表,二十块肥皂,两锭花布。银子就从公中出,其他东西都算我的。”

“这怎么行!我既已决定与早帆兄同进退!自然是要同声共气的,我看这礼一概都要从公中出。”

姚梵也不推辞:“也好,我要是与你谦让,反倒生分了。”

“自当如此!”贺万年起身作揖。

贺万年走后,姚梵立刻招来罗冠群嘱咐:“冠群,我现在就要出门,这家就交给你和三姐了。我大概一旬后回来,这段时间你代表我跟贺万年一起去周、黄、蓝、杨四大家拜访,务必恭敬,争取四家对我们的支持。”

“东家现在出门?这都快天黑了啊,不如明日一早,我叫贺世成赶车送东家。”

“不必了,我和海船约好了见面时间地点,此事机密,你万万不可传出去。”

罗冠群听这话显然是姚梵把他当成了自己人,心头一热,连忙一揖到地。

“冠群绝不敢吐露半字。”

“嗯,我相信你。冠群,为了三姐,我和郭家结下了梁子,所以必须好生结交其余四家,此事具体的操作上,你听贺掌柜的吩咐便是。”

“冠群明白了。”

“三姐的伤势要好生的治疗,这些日子你多费心,盯紧那个医生刘义光,现在你去叫世成把车子赶出来。”

“东家放心,我一定好好伺候姨太太。”

姚梵皱了皱眉,却懒得纠正罗冠群的称谓。

姚梵拎着沉甸甸的黄金钻进车笼里,拉下前面的竹帘,对赶车的贺世成道:“去天后宫,把车赶得快点。”

贺世成忙跳上车架,屁股坐稳,在空中划了个响鞭,马车轱辘吱吱作响地转动起来。

“世成,这马车是你二叔的吧?回头咱们自己买一辆,你说这得多少银子?”姚梵抱着怀里的一匣黄金,与贺世成闲聊。

“回东家的话,这车子价钱要看新旧和做工,若是旧车,三两银子也就能到手了。不过东家您这样有身份的,自然是要上好的才配得上。咱青岛口要论造车,那得说周记车马行,他家车子用的是上好的老榆木造成,说是还反复浸了桐油,不怕雨淋,一辆大约摸六两银子。东家去布庄叫人配上靠垫、褥子、苇席、布帘,我合计着统共加起来不超过八两银子。”

姚梵立刻吃惊了起来,心说原来物价这样便宜,我给伙计们开的薪水真的是够高的了,贺世成一个月的工钱,就够买一辆车还多了。

“那拉车的马要多少钱一匹?”姚梵不动声色的问道。

“回东家的话,那劣马、老马十两银子便可买一匹,一般二三年齿龄的成马,总要三四十两银子。至于那上好的马,用来拉车便可惜了了,都是拿来骑乘的,仔细分辨好坏,从七八十两到一二百两都有。不过好马吃精料,豆饼、麦麸、干草加起来一天要十几斤,平日就是不干活也耗钱的厉害,再怎么省,一日总要吃个二三十文,那劣马老马也是如此,吃不得青料,否则便拉稀腿软,还不如骡子和驴好养活、能吃苦。”

被贺世成这么一解释,姚梵算明白了,说道:“原来如此,回头世成你回去就找罗冠群支银子,去买辆上好的马车和上好的马回来,车马上所有该配的都给我一概配齐。到时候把这辆接来的车收拾干净,马也喂肥,还给你二爷。”

“是,东家!”贺世成的声音显的格外兴奋。

“不过东家,咱这店铺没有马房,平日里二叔这车也就是停在店铺边上,就在夹巷里之前住的人家搭的草棚里,老马旧车,倒也罢了,若是新车好马,可不方便。还有,咱大清国车马进城都是要上税领车马牌的,这个钱一年下来也总要一两银子。”

姚梵见贺世成考虑的细致,赞赏的道:“你说得好,咱老用店铺边上的车马巷确实不方便,马粪积在里面也实在太脏。回去告诉你二叔再给我寻一处大宅子,要那种七八个院子的。”

“东家真大手笔。”贺世成赞道。

马车一路晃悠,二人一路聊天,便来到了天后宫门前。

贺世成发问道:“东家,这么晚了,您来天后宫烧香吗?那道士都已经关了门了,我去与您打门。”

“不用,世成你可以回去了,我与人约了在此见面,你呆在此处多有不便。”姚梵跳下马说道。

贺世成一听姚梵这样讲,忙给姚梵鞠了一躬,道声别,赶着马车便离开了。

姚梵抱着沉甸甸的黄金匣子钻进天后宫边上树林,他事先踩过地形,知道这里在2011是块空地。启动血祭之后,姚梵便回到了自己所属的21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