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2章 姚家

第22章 姚家

【22】姚家

“可算是回来了,呵呵,2011啊,你虽然空气不见得清新,又充满汽车尾气的怪味,但这种熟悉的安全感实在是1875没法比的。”

姚梵在天后宫旁边迅速脱去长袍,包裹在装黄金的匣子外面,打了个出租就直接奔回了家。

姚梵父母都已退休,姚梵回家后便将自己的奇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们。

初时二老完全不信姚梵所说,姚梵母亲更是以为他发了癔症急切的要拉着他去医院做检查。

姚梵赶紧把清朝带来的长袍和装着满满20公斤黄金的匣子给他们看,二老咬着黄金反复确认方才暂时半信半疑的接受了姚梵的交代。

姚梵母亲对于儿子的赚钱计划担心不已:“梵梵,你真的还要再去那鬼地方吗?妈妈不放心啊!梵梵你看,现在有了这么多黄金,你不是说这些值个六百万吗?妈妈觉得你还是买个房子,老老实实过日子吧,再也别去那个鬼地方了。那可是清朝啊!妈妈看电视剧里,老百姓被官差抓住是很容易被杀头的!”

姚梵赶紧宽慰母亲道:“妈你别担心了,我这能耐可是随时能用的!你儿子这么机灵,一看情况不对,立刻就可以跑回来嘛。”

之前一直沉默寡言的姚梵父亲开口道:“听你说的这么神奇,我都想去清朝看看那里是什么样子的了?那里的人们穿的什么?住的什么?吃的什么?梵梵,要不你带上爸爸,两个人有个伴也安全些。”

姚梵母亲赶紧道:“对的!对的!梵梵你真的还要再去,一定带上你爸爸一起,一个人太危险了,你一个小孩子,万一坏人害了可怎么好!”

姚梵只得把血魂的详情告诉父母,原来这血魂只能带宿主本身和无生命体穿越,因此无法带上二老。

“爸、妈,你们就安心在这里帮我卖出黄金、采购货物,有了这个时空穿越的好法子,我怎么说都要好好使用一番,谁知道我什么时候没了这个能耐,那就错过机会了。”

姚梵父母见他打定了主意,一时之间也不好再劝,只得反复嘱咐姚梵万事小心。

“爸、妈,我有个忙要你们帮我,我有一批书籍需要改成繁体字和旧印刷排版,就是那种句子从上到下,翻页从右到左的排版。”

“这是为什么?那你直接找港台的版本不就行了?”姚梵父亲道。

“那也是个办法,不过我太忙了,没时间做。老爸你注册个公司,招聘些师范学院文学专业的大学生来干吧,另外我还需要你帮我把这个本子上面开列的东西搞到。”

“梵梵你还没说这是要做什么呢,你是要去清朝卖书吗?”姚梵妈妈问道。

“嗯,挣了那边这么些钱,总要帮他们开眼看看世界。”姚梵道。

姚爸仔细看着姚梵递过来的小本子,皱起了眉头。

“姚梵,你这个事情太难办了,按照你写的方法,也未必能搞到。再说了,你不是过去做生意吗?要这些东西干嘛?”

“爸,您先照着我的办法试试,搞不到的话再试试其他途径。这些东西对我的人身安全非常有用。”

“你搞这些东西过去,只怕反而会出事……”

姚妈从姚爸手里抽出本子,仔细看起来:“梵梵!你作死啊!这些……”

一家人讨论到了深夜,姚梵终于说服了父母,参与到他的穿越计划中。

次日姚梵便去公司辞职,正式的全身心投入穿越事业之中。

话说姚梵一家三口带着黄金跑遍青岛市一家家金店,小心仔细的分批出售手中的黄金,两天功夫,20公斤黄金全部都出手了,净得590多万元现金。

手里的钱多了,按理来说,穿越者应该在1875开个工厂。可令姚梵苦闷的是,甲午战争之前,清政府并不允许私人开办新式企业。除非自己把工厂开在租界里,受洋人的庇护,方能免了麻烦。可租界又哪里是天堂,中国人开的工厂,几天就会被查的底掉,谈何造反。

自己要想通过在清朝办工业,进而培训出一支工人来造反,实在是不可能。退一步说,即使不想造反,仅仅想要通过办工业来强国,甲午之前也不现实。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姚梵想。

于是姚梵又开始了采购。

这次姚梵盯紧了清朝的刚需——火柴。

道光皇帝时,火柴被作为贡品进献,八十根一盒要卖到一两白银,后来随着洋火柴大量涌入,价格下跌到了50文一盒。可就算卖50文一盒,在清朝,这可是够买一斤半的猪肉了!

清朝使用火柴的大多是官宦人家和富商巨贾,在此之前,他们用的是火镰或者火刀打火,用火棉引着,非常繁琐。当然老百姓是用不起火柴的,他们使用打燧石或者钻木取火的方式来引火。

姚梵觉得,如果自己把火柴的价格降到10文一盒,那么自己将面对一个无比庞大的市场。况且在清政府看来,火柴是一种填补市场的产品,并不像洋布与土布那样存在竞争,会被士绅阶级攻击成‘与民争利’。而且一旦价格低廉,清政府也不会敏感的察觉意识到这个东西会赚取大量利润。

2011一盒80到100根装的标准火柴,批发价只要7分钱。一箱2000盒只要140元。

姚梵在阿里巴巴上找了20家火柴厂,每个厂定了500箱,一共定了一万箱,花了140万。

接着姚梵又在北岭山附近租了个仓库,准备用来存放火柴和其他将来要采购的商品。

至于剩下的四百多万,姚梵全留给了父母。

“爸,我在北岭山附近租的仓库就交给你了,等火柴到货了就送进去,您老人家千万记得防火安全啊。”

“儿子你放心吧,爸爸心里有数。”姚爸拍胸脯保证道。

姚梵父亲姚鹏从家中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相机,那是一个老款的海鸥4A-107相机,姚爸一直珍藏着没舍得扔。

“梵梵你这次去带上这个相机,胶卷我已经帮你买好了,足足二十卷!你去多拍些清朝的照片回来,我非常好奇,那个年代的中国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姚梵把相机放进自己90升大旅行背包,扛在背后。

一家人来到天后宫,姚梵告别前来送行、口里再三嘱咐的父母,启动血祭,姚梵再次回到了1875。

姚梵父母在远处,亲眼望着瞬间消失的儿子和货物,呆立无语。

姚梵穿越回来后,感觉失血后的身体并没什么不适,姚梵想这大概是自己身体还算强壮的缘故吧。

姚梵抬头,见天色已经是中午,他跳上为这次穿越特意准备的宽胎山地车,背着装满自己随身用品的背包向青岛城的方向骑去。

骑着山地车的姚梵来到城门口时,已经累的满头大汗。这一路骑来谈不上什么道路,完全是越野骑行,玩过山地车越野的都知道在野地里骑车是最累不过的了。姚梵辨出城门收税的守卫是上次和白大贵一起送三姐回来的三名亲兵之一后,此人也远远地就辨出了姚梵。他见了姚梵如见自个亲爹一般,上来就是一个扑地的千打下去。

姚梵笑着打趣道:“你小子也不怕脏了衣裳。”

这亲兵起来笑道:“我一见着姚爷就忍不住要拜的深些,您可是这青岛口出了名的大善人,对咱们下面人又这样体恤,哪个拜您不是心甘情愿。”

姚梵笑道:“不错不错,你小子很会说话。说来也怪啊,怎么我每次来城门口,见着不是白大贵就是你啊,都是熟人。”

这亲兵看出姚梵不知他姓名,连忙道:“小的李石头,和白大贵都是韦大人的亲兵,这城门口收税的活,大人可不放心交给旁人。”

姚梵这才明白,笑道:“原来如此,可巧我今儿个身上没带银子,这可怎么办?要不石头你回头来我店里,我再赏给你。”

李石头挤眉弄眼的连忙摆手道:“哎呦!姚爷您这话说得,倒像我是讨债鬼,姚爷要赏俺,以后随便哪次碰见,随手给点就是了。”

姚梵笑着点点头:“好,那以后你若是有手头紧的时候,就来找你姚大哥,我这就进城去了。”

李石头见姚梵这般抬举他一个小兵,居然称兄道弟的自称姚大哥,站在原地顿时有点发呆,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反应过来后,在后面激动地又是一个深鞠躬,起身目送姚梵推着那花花绿绿、古怪的双轮车进了城。

姚梵推车进城后,在周围路人的注目礼下大刺刺的跨上自行车,迅速骑到自己店铺门口。

“东家回来了!东家回来了!东家,你回来了!”

最先注意到姚梵的是在门口守着的贺世成,一边叫一边就跑了过来,一把将姚梵的背包接过去。

“东家,贺二爷在新店里呢。”

姚梵眼睛一亮:“他倒快,已经把总店开起来了。”

这时屋里都听见贺世成的声音,晓得姚梵已经回来,另一个伙计王传年和管家罗冠群忙跑出来迎接。

姚梵问罗冠群:“冠群,我不在这几天,店里一切可好?”

罗冠群揖毕起身回话:“东家你不在这几日,店里一切都好着呢,苏姑娘的伤势也好多了,刘大夫说了,姑娘身上已无大碍,现在继续使温补的汤药调养着,估计两个月后就能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