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3章 生意红火

第23章 生意红火

【23】生意红火

姚梵满意地点点头,身世多蹇的三姐伤势转好,他心下有些得到安慰。

“东家,那天您刚走,第二天贺掌柜就来了,您没和他打招呼就走了,贺掌柜可是有点不高兴,急的直问我,为什么没告诉他。我跟他说,东家您吩咐由我代您去周、黄、蓝、杨四家拜访,贺掌柜当时就点不乐意。”

姚梵道:“之前我走得急,忘了告诉他,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就是暂时离开个一旬么。”

罗冠群连连点头附和姚梵,口里继续道:“不过贺掌柜还是听东家您的话,带我去了那周、黄、蓝、杨四家拜见,我依足礼数,给四家送了东家您的见贽,递上了拜帖,见过了他们当家的,喝了盏茶便离开了。”

姚梵这时已经歇在了店堂内中央,一把崭新的太师椅上。他接过王传年递过来的茶碗抿了一口,听到这里便问道:“那四家怎么说?对我们可友好?”

罗冠群道:“我看那四家都高兴得很,家里上下个个都夸东家您太客气了。说是改日等您回来,一定要来拜访您。东家您瞧,咱们毕竟送了这样的大礼不是?现如今就是捐个小功名,也不用这样多的厚礼呢!”

姚梵微笑道:“任谁见了这样的厚礼,都要给几分面子的。”

罗冠群笑道:“东家明见。回东家话,贺掌柜那边已经把店开起来了,就在劝业街上,那里原是个车马客栈,贺掌柜盘了下来,眼下连里进的屋子都没来得及收拾整齐,昨天就忙慌的开张了。”

姚梵一番听下来,知道无什么大事,追问道:“这些天里,那郭家可有什么反应?”

“回东家的话,郭家似乎没什么动静。”

“嗯,你下去吧。”

罗冠群走后,姚梵刚想要闭目歇一歇,之前在客厅门外站着等候的三姐就进了屋。

“三姐你来了。”姚梵见是苏三姐,便笑着打招呼。

“三姐给姚大哥请安。”三姐说完就跪了下来。

姚梵赶紧上前扶起她来,佯怒道:“不要这样多礼,我不喜欢。”

三姐起身道:“姚大哥觉得这客厅布置的可好?”

姚梵看着这客厅,发现除了自己坐着的太师椅,还多了书架,笑道“挺好挺好,这副太师椅是新买的吧?坐着挺舒服。”

三姐见姚梵夸奖,笑道:“大哥这宅子新置,东西都是贺掌柜送来的,看着有些简陋,我想大哥这般的尊贵,定不能坐的舒坦,故此叫贺世成去木器店买了把上好的太师椅来。”

姚梵笑道:“很好,这座垫也舒服。”

三姐高兴地道:“我手拙,做的不好,大哥觉得舒服就行。这些日子我给大哥新赶了件单布袍子,待会您试试看合不合身,这里还有个荷包。”

于是二人说起闲话来,姚梵见三姐身体状况恢复确实不错,也就没有把这次随身带来的消炎药拿出来给三姐服用。

没等过了多久,贺万年就赶来了。

“早帆兄啊!你怎么走也不说一声,这一旬下来,可是急死兄弟我了。”

三姐见贺万年来了,起身纳了个福。

贺万年赶紧拱手道:“不敢当,不敢当。”

三姐知道他是看在姚梵的份上对自己尊敬,八成还误会了自己与姚梵的关系,只得红着脸退了下去。

姚梵懒得起身作揖,只道:“万年兄你别多礼,自家人不要这样麻烦,你快坐。”

贺万年在姚梵边上坐下,道:“姚兄,咱们的总店门面已经开了起来,生意极好。你走之前我就说那义生洋行的吴掌柜定了一千只洋表,还要请你吃饭,可你不告而走,害得为兄第二天只好去给吴掌柜赔罪。”

姚梵看贺万年穿了件崭新的单布浅蓝色袍子,那布料正是自己带来的货色,有点像2011的学校里窗帘的颜色,憋着笑道:“这些表他不从我处买,别处也买不到。我其他的货也是这样,市面上独此一家。

再者说,他这么精明的人,连钱庄都不愿意依靠,巴巴的长途运那些银子回上海,那可多麻烦?换成表运回去,既能额外挣钱,还能省下一大笔运费。所以我倒不担心他不高兴。再说有你去也是一样的,这面子已经给足了他。嘿嘿,一个贩*的洋行,值得多少脸面?”

姚梵坐在太师椅上,指点江山一般,边说边用手比划,显然看的很透彻。

贺万年苦笑道:“原来早帆兄是看不上他们的营生,你应当一开始就说与我知道。”

姚梵摇头:“我倒不是因为看不起他才不去赴宴,只是我确实已经定好了行程,不想拖延。”

贺万年换个话题,故弄玄虚道:“早帆兄,你可想知道这十天里我们商行的货销路如何吗?”

姚梵笑道:“反正不会是自行车卖的好罢?那玩意都在箱子里,估计你们连怎么组装都不懂。”

贺万年搓搓手道:“姚兄说笑了,那自行车我确实不知道怎么装,只得先把那东西放在库里了。除了自行车,咱们的货样样都好卖。

眼下要说最好卖的,要数印花棉布,那450锭棉布,我叫人按着洋布40码一匹的规格,分了1200多匹,先是挂着11两一匹、一钱银子一尺的价。我琢磨着,将来若是不好卖的话,这价码降下来就要好卖,可要是反过来,再升上去可就难卖了,所以一开始挂的价就高些。”

贺万年接过王传年端进来的茶放在桌上,继续道:“如今上好的潞绸二钱银子一尺,织样也喜气,苏州荣记染坊染的棉布,一匹也才四两银子。所以我开始的时候是打算便宜点把那些棉布出手。

姚兄你待怎着?没曾想啊,那吴掌柜见了这些棉布后喜欢的不能够,直夸布料细致柔顺,大约是从来没见过这种货色,于是又当场取了水来洗。

这一洗可是吓了一跳,姚兄的布居然不褪色,不管花布还是色布,统统不褪色,洗了十几二十遍,水还是清的!”

姚梵奇怪的道:“你这不是废话吗?如果褪色的话,那岂不是伪劣产品,我怎么会自己砸自己的招牌。”

贺万年连连摆手:“姚兄久在泰西,自然不知道,我大清国的色布,但凡颜色深的,都是能洗掉色的,除了青、黑等等几种染的稳固的颜色,其余各色都不禁洗,洗一次浅一次,就是青黑或者其他浅色,也禁不住十几二十遍的洗啊!”

姚梵开心了起来:“哦?原来如此!”

贺万年见姚梵得意,精神头更足了,也笑道:“正是如此!所以那吴老板洗下来后,把我也当场惊到了。他要还价,我根本不答应。只是告诉他,这些布一共1200匹,现在不拿,自然有人拿,再等下次西洋的船来,不知还要几个月。”

姚梵笑道:“贺兄你好口才。”

贺万年得意起来“那吴老板见奇货可居,咬牙就都要下了,1200匹卖了13200两,商号里净赚9600两。加上之前220两一个的一千只罗勒斯赚的11万两,这就已经赚了119600两了!”

姚梵一时没反应过来:“罗勒斯?哦,贺兄你都知道那表的牌子怎么念了哈。”

贺万年面上一红:“那是吴老板念了我才知道的,姚兄你之前走得匆忙,却没告诉我。”

姚梵挠挠头,笑道:“嗯,那就叫罗勒斯好了。这吴老板倒是个有文化的土豪,他买了香肥皂没有?”

贺万年道:“那洋胰子,不,香肥皂也是好卖的,只是我开价两钱一个,恐怕贵了些,吴老板只要了两千个,400两银子,咱们赚了200两。”

贺万年喝了口茶,念叨说:“姚兄,眼下还是手表最挣钱,这手表款式新奇,各家洋行都没有这样小巧精致的手表,以我之见,只要是亲眼看过货的老板都会喜欢。”

姚梵知道,腕表真正工业化批量生产还要等到过了1900年,诞生的原因,从功能上说,是因为怀表的累赘;从技术上说,是因为精密机械加工科技的进步。至于香皂,这年头连工业制碱都没诞生,何况添加芳香烃的香皂呢,自然好卖。至于色布,既然这年头的印染化学水平这样差,自己完全可以横行市场。

姚梵嘱咐道:“不管如何,早点脱手,换回银子后,才能再进货。现在卖的这样好,我要赶紧安排进货了。”

贺万年道:“这十天里把我忙坏了,连这笔大买卖,再加上卖给其他路过青岛口的商号的零散手表和肥皂,现如今商号已经有了足够的现银,之前欠着姚兄的三十万两银子,你看先提多少出去为好?”

姚梵道:“先提个十万两就行,拿去恒利换金子。”

贺万年看看姚梵,又低下头想了一想:“姚兄,你这样在恒利换金子,这一来一去火耗却也太靡费了,若是自己去天津、上海换金子,我估计大约15两多的银子就能兑一两黄金。你交给恒利,他还不是一样运去上海、天津等大城里换金子”

姚梵摇摇头:“自己经手的话实在太麻烦,有恒利*代运,风险就分担出去了。”

贺万年见姚梵坚持如此,便不再啰嗦,换了话题道:“眼下,来往青岛口的各个商号都知道我们手里有奇货了,我看啊,接下来我们的生意是要大卖的,姚兄现在就可以再多订些货来备着了,尤其是那棉布,我看值得多进些。”

姚梵道:“我这次离开,已经在海外定了货了,贺兄,回头你去把孙大人、韦大人、刘大人请来施家饭店吃饭,我们做生意的,万万不能离了官场的照拂。”

贺万年连忙道:“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