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38章 摔碗

第38章 摔碗

【38】摔碗

姚梵的自行车队行进在乡间的土路上,车队里除了贺世成、周第四、王贵等六个一开始学会骑车的伙计,还有李海牛等在工地上管事的班长,整个队伍足有三十九人,在田野间逶迤穿行,犹如一条钢铁的幼龙。

姚梵新近发布了命令,要求每一个伙计都要学会骑自行车。

姚梵在工地上发言,表示任何试用期的伙计,从学会骑自行车那天起,就算是结束了试用期成为了姚家的正式伙计,开始领取每月一两的工钱。而已经领工钱的伙计,如果无法在一个月内学会骑自行车,就将被重新降回试用工。

当伙计们清楚得知这一讯息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刻学车!其实所有伙计早就看着贺世成等贴身小伙计骑车来去的样子羡慕不已了,如今有机会自己也学一把,而且还关系到工钱这样的切身利益,哪里有甘于人后的道理。不得已,李海牛把热情高涨的伙计们分为几组,分不同时段在新修的操场上学车。

至于那些个班长们,更是带头在玩命的学习骑自行车,他们非常重视自己目前班长的地位,虽然每个班连他们自己在内只有十个人,待遇也和普通伙计一样,但这多少也是个领导职务啊!中国人看重这个面子,况且,班长们是能够每晚参加姚梵大屋里的工作会议的,能够喝到东家亲手泡的第一壶茶,这份脸面,让每个班长都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

人一旦愿意玩命,那就很少有什么事情做不好,何况是骑自行车,只用了大约三天,所有班长就都开始领正式的工钱了。

李海牛在意会了姚梵的心思之后,更是把姚梵的每一句话都当成了命令在执行,自己苦练之余,还督促所有伙计按照计划进行自行车培训。

当姚梵的车队在干巴巴硬邦邦的土路上跋涉了两个小时之后,终于抵达了周家庄地区,田地里散落着一个个茅屋,那是一个个佃户的家。

周家庄地区的中心坐落着真正的周家庄园,庄园高高的围墙内有个古老的戏台子,戏台子上面,早在昨夜里就拉起了各式布幔彩旗,本地各家有头脸的士绅一早就陆续来到这里,眼下都在台前青砖铺就的空地上围着一张张桌子坐着,一边喝茶嗑瓜子一边看戏。

姚梵一行人还没进到村中,隔着老远就听见那二胡声音如风箱般嘶嘶的喘着。

贺世成兴奋地道:“东家,我们骑的这自行车飞快,来的这样早,可周家的戏都开始唱了呢。”

周第四在后面喊道:“这都快中午了,可不是早就开始了么,不教那戏班子从早唱到晚,那岂不是白花了钱请戏班子办堂会么。”

姚梵道:“一会大家跟我进去看戏,今天咱们听个痛快,不过都别贪酒,只多吃些就是了。”

所有人都觉得姚梵的话颇为震撼,于是全都默不作声,他们心里激动着,怀疑着,然后又否定着,大家也都不言语了,心里想着事情,把车一直骑到周家庄大门口才停下来。

周家庄子外面,村民不停地跑来看稀奇,这些村民不分老少全是男人,这些面皮黑黄的辫子一族嘴里都在议论着:“这是啥玩意儿?两个轱辘一前一后自己会跑,这是周家请来变戏法的吗?”

“可是不像啊,变戏法儿的哪里有穿的这么好。”

“我看怪像的,这是学的哪吒三太子罢?一前一后俩风火轮……”

“什么风火轮,那是洋车!”立刻有专门跑腿报信见过周围城镇里世面的佃户喊道:“这一定是青岛口那位姚爷来了,俺听说这位爷是海外的大商户,那家里!什么西洋玩意儿没有!?听说家里全是大大小小的铁轱辘子!踩上一个,翻个筋斗,就能去到西海那洋人的国里。”

“哎呦喂!对!对!这车一定是洋人的玩意儿!你看这些个人骑上边,车轱辘倒能够自己往前滚!滚的还挺快!看得我眼花!”

“是啊!妈妈哎!今儿个真是开了眼了!这怕是洋人的邪法儿吧?”

“这姚爷带了这许多人来,是要干啥?”

“嘿,要说这姚爷可是来头大,听说青岛口那的姚家庄正在修造,说是要盖上百间的房子呢!”

……

随着周家庄里人围得越来越多,姚梵也哭笑不得。倒是跟着姚梵来的伙计们,在围观之下,一个个如打了鸡血般,一副昂着头挎着臂的熊样,根本看不上周围的村民,若不是姚梵在场,只怕就要如同在青岛口一般,捋起袖子对周围人吹嘘这洋车的神奇。

这段日子里,由于这些会骑车的伙计们的吹嘘,各种谣言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的乱飞,直把姚梵说的成了个活佛再世的菩萨,或者是神通无边的妖精……

周家当家的大爷周秀松听说姚梵来了,不敢怠慢,连忙迎出来,隔着闹哄哄的人群,老远就对姚梵连连拱手。

“这位一定就是姚兄!久仰!久仰!在下周秀松。”

姚梵那高大身躯和白净脸膛在人堆里鹤立鸡群,头上一个乌黑油亮的连帽假辫子,身上的崭新潞绸长衫又是三姐费了心思精心缝制的好手工,使得他在人堆里的可辨识度极高。

姚梵一听对方报出姓名,知道是周家大爷,连忙也笑容满面的回了一礼:“原来是周家大爷,久仰久仰。”

双方见礼寒暄完毕,姚梵就吩咐李海牛道:“海牛你带着伙计们把车停好再进来。”说完就随着周秀松进了周家大门,除了身后跟着的贺世成,并没有其他人跟随。

周家的管家见了这许多自行车,脑子里混的像浆糊一般,试探着对身高马大的李海牛问道:“这位老哥,你们这些铁车子可要吃草料?牲口棚在庄子后面。”

李海牛不屑的道:“这些是车不是马,不吃草料,不过也要个好地儿停着,不然这里人多手杂,摸坏了可算谁的?谁赔得起!?”

于是周家那管家只得引众伙计进了后庄门,把车停在了周家停马车的大场院里,又吩咐下人赶紧送面来,给众伙计一人一碗。可心里却生气,心说这姚梵真真不是个东西,我家老爷好心请他来看堂会,好家伙!他却带了老大一群人过来吃白食。原本按例,是该一人给两个大子儿的,可是老爷头前吩咐过,姚家之前送礼实在阔气,待他家下人来了,要一人赏给二十个大子。可谁曾想他姚梵哪里是带一个两个,算上刚刚跟进去的那个小厮,足足带了38个人过来!

管家一算,居然要760个大子,不禁觉得肉痛的厉害,当下心一横,索性决定,干脆照着常例,一人就给两个大子儿。

等到周第四接过面来,见一人只给两个大子儿,便没下筷子,连谢谢周大爷之类的话也一个字没说。

王贵也没下筷子,其余万年当出来的伙计也全都没动筷子,王贵瞅瞅周家的管家去了不回来,只是叫下人打发每人一碗面,便红了脸,扯着嗓子对正蹲着扒拉面条的李海牛等乞丐班长骂开了:“妈拉个巴子的!李海牛你个囚攮,还吃个吊?没个眼力见的!你看不见那周家囊怂咱东家么?”

李海牛和那些乞丐出生的班长们闻言立刻停了筷子,从蹲在的地上站起来,李海牛也反应过来,端着碗站起来皱眉道:“嫩麻痹的!这赏钱不对!”

王贵更起劲了,嗷嗷道:“从早晨到如今,爷们蹬了十几里地,为的那一项?如今才给咱两个大子,打发叫花子吗!这周家还他娘的混充甚么老爷!嫩你娘!当爷们没吃过面么!俺们跟着东家,顿顿吃的白面,馒头煎饼那是管够的!”

周第四一脸的为难,开口道:“总不成为了几个大子就闹吧,没得丢了咱东家的脸……王贵你也是一个月二两银子的了,犯不着为几个大子闹腾。”

王贵一脚踢翻面前地上的白面,骂道:“奶奶个熊!俗话说主辱臣死!老子这点骨气还是有的,饿一顿算个球,咱不能给东家丢了份去。再说了,这周家算老几,俺们在家吃饭,也是和东家一起在院子里吃,有桌子有椅的,现如今叫俺们蹲墙角,这可不是丢俺自个的脸。”

李海牛骂道:“王贵说的在理,俺们是东家带来的,这个脸可不能丢,嫩你娘!一碗面就打发了俺们去,这不是踩东家的脸吗!我听说东家前日里还送了好几百两银子给周家做礼,这特么转眼就想一碗面打发了俺们去么!”

说着,李海牛把吃了一半的面连筷子碗一起给摔了。王贵见状得意,也跟着摔了,周第四一想,确实他妈的窝囊,便也摔了碗筷。这一众当铺里出来的伙计都是年轻气盛的小子,带头噼啪摔了碗筷之后,剩下的班长们虽然舍不得糟蹋眼前面食,但也知道抱团的道理,赶紧快快扒拉几口,噼啪的跟着摔了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