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39章 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

第39章 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

【39】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

周家的下人们在车马场远远见了这般光景,顿时气的浑身筛糠也似的抖,嘴里骂着娘就连忙回报进去。那管家知道事情不好,连忙的跑出来,手指着最高大魁梧的李海牛鼻子骂道:“一群王八羔子!没有王法的东西!好好地面不吃,还敢摔碗!等我报给你们家姚老爷知道,一人几十板子都轻的!你们要是我周家庄子里的,我非送去衙门,二百板子下去,给你们戒戒毛病!”

李海牛听了这话便怒起来,重重的大步踏上前来,一把攒住这管家的领口,把那瘦猴般的管家如小鸡一般拎的只有脚尖点着地,捏着右拳作势要砸下去。

木工班总班长李君赶紧上来,伸出两个膀子一把拉住道:“海牛,别惹事!横竖不吃面就是了,倘若打了他,东家不好说话。”

李海牛手一抖,那管家被呼啦一下推出去摔在地上,却受了惊吓,嘴里不敢再骂。

这些天来跟着姚梵米面管饱,有菜有饭,已经把李海牛身上的功夫底子全都养了回来,青筋糺结的大臂上重新长回了肌肉,随手一把,就能使出耕牛般的劲力。这些日子里,姚梵其实也看出来了,李海牛说他以前是个骑将,手里几十条人命,绝对不是吹的,他那身板和肌肉,要是手里操个大刀片子,放到2011绝对是个恐怖分子。

姚梵这时已经在周秀松的引荐之下,结识了一干乡绅,乱纷纷行礼寒暄之后,刚在周家大院里面的戏台前坐下,身旁坐着周秀松,他正寻思着,怎么李海牛等伙计们不过来看戏。

“姚兄,这盛泰班原是咱山东巡抚丁大人从京里请来给他家老太太祝寿的,我听我家老六写信回来告诉,就连忙差人去,巴巴的从济南府请来了,想着开个堂会,叫我即墨胶州有头有脸的士绅们也都听听这京城里的调调。

姚兄,你在海外可有京戏听?”

姚梵笑道:“洋人听不懂京戏,他们有自己的歌剧,我在海外自然也就没机会听这西皮二黄的腔调了,今天有幸借着您的宝地听上一回,确实是亲切。”

贺世成心里却奇怪,他老听姚梵唱些个他没听过的戏文,个个好听,可见东家是常常听戏的,却不知东家为何要说谎。

周秀松听姚梵夸赞,心里高兴,坦诚地道:“前日里姚兄送来大礼,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便想着回请姚兄,也能借个机会与姚兄攀交一番,今日一见姚兄,果然是一表人才,实在是叫人高兴的。”

姚梵道:“哪里哪里,我一个外来的客商,叨扰贵地,一点小礼物只是略表心意罢了。”

周秀松道:“我听说,前些时候姚兄为了一个女子,与郭家大爷继修起了些龌龊,可有此事?”

姚梵转头盯着周秀松,缓缓道:“怎么,周兄也听说了?”

周秀松笑道:“这即墨和胶州加一起也就屁大的地方,大家都是相熟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姚兄听我一句劝,若是有什么过节,揭过去也就算了。”

姚梵听周秀松这话,像是要做和事佬,便道:“有人心眼儿小,要欺负我一个外来户,我倒是大度的,并不想惹是生非,可就怕别人不肯干休。”

周秀松道:“姚兄莫要担心,我今天可是周黄蓝杨郭五家都请了的,到时候大家把酒言欢,这过节也就揭过去了,横竖一个女子罢了,他郭继修总不能不给个面子。”

姚梵知道贺万年会在下午过来,便道:“这事并不取决于我,主要是看那郭继修。”

周秀松一听这话,喜道:“好办好办,这事交给我,一会郭继修来了,我便引见你们认识。”

正说话的当口,后面闹将起来,周家下人来报,说是姚梵带来的伙计把碗摔了,周秀松脸一沉,斥道:“人家好生生来做客,赁的弄到要摔碗?定是你们招待不周全,叫人气不过了。”

姚梵在旁听着,不发一言。

不一会那周家的管家连滚带爬的进来,装出一副受气的模样,添油加醋的告状,把姚梵的伙计们说的极为不堪,还说姚梵的伙计里头,一个大个子的打了他。

姚梵笑呵呵的道:“世成,你拿十两银子给这位管家压压惊罢。”

周秀松连忙拦住道:“不可,姚兄你这可就不对了,下人之间起个口角,一定是嘴里骂了不干不净的话,只叫都捆出去打了便是,哪里能纵容。”

说着,周秀松就指着管家的鼻子骂道:“这事我听着必然另有原因,你说,你给了赏钱没给!”

那管家脸色一白,支吾道:“按着常例,一人给了两个大子儿。”

周秀松面色恶了起来,骂道:“姚东家是我请来的贵客,今日里特意过来看戏,为的图个乐子,怎么能容你搅了兴头!

狗东西!你办事如此荒唐,实在丢我周家的脸,我罚了你下个月的月钱,给我滚下去吧!还有记得!把赏钱补给姚东家带来的伙计!加倍的给!一人40个大子儿!”

说完,周秀松歉意的对姚梵道:“姚兄,此事实在对不住了,我罚了下人,你看这样可行?”

姚梵笑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周兄明察秋毫,小弟佩服。世成啊,你去后面,把周家大爷的处置告诉大家伙,叫他们消消气,过来前边听戏,我看这里倒是宽敞,后面还空着一大片嘛,就算没板凳的话,也叫他们都站着听听,横竖也过了瘾。”

“是,东家。”贺世成一贯的干脆,领了吩咐就要和那管家往外走。

周秀松两眼瞪得滚圆,心说:“就这么完了?我都说了下人之间起口角,应该都捆出去打了才是,我这里处罚了管家,你怎么说也该相应的处罚一个吧?妈拉个巴子!你倒好,一个不罚就要蒙过去!还说要安抚下人消消气!”

周秀松越想越气,不得不开始用深呼吸调整自己的郁火:“这个姚梵好缺德!我今天明明请的都是本地乡绅,可不是请你家的家丁!若是一二贴身伺候的小厮倒也罢了,你居然带了三十多个伴当过来,这些粗鄙之人往后边一杵,就算不说话,也是恶心人!”

想到这里,周秀松皱起了眉头,心说这姚梵果然是个久居海外的蛮夷,跟洋人学的毫无礼数!

不多时,姚梵的伙计们都被叫到了戏园子里,他们远远地靠墙站在后边,津津有味地看着戏台子上那出四郎探母。

王贵站在人群里,得意地笑着,小声对周第四道:“要说还是咱东家面子大!寻常谁家的伙计能进园子里看戏?看看俺们今天这个体面劲!”

周第四犹豫了一下,嘀咕道:“怕是过来这里看戏,怕是有些越分了,在外面听听就好了,何必进来。”

李君道:“有东家在,怕个鸟!

快看!杨四郎出来了!”说完就是一声叫“好”!

那叫好的声音巨大,居然轻易得就盖过了戏班子的胡琴和单鼓声,把整个戏园子里的乡绅都吓了一跳,纷纷回头,一看是群伙计打扮的下人,便都摆出一副嫌弃的脸色。

木工组组长李君是个胶西县的铁匠家独子,因为老父借了高利贷还不上,铁匠铺便被放贷的没收,他爷老子想不开,便在铺子里打铁到深夜,做完手里最后一个活后上了吊。李君夜里见他爹没回来,便去铺子里找寻,见到他爹的尸首,哭的昏死过去。李君从小丧母孤身一人,他醒来生怕被债主抓去卖了,于是一大早在后山刨个坑埋了亲爹,单单一人逃了出来,靠着在海边敲海蛎子为生,可是那生海蛎子吃多了会伤肠胃,先是拉稀,再然后就是便血,他实在扛不下去,便偷偷溜进青岛口,想要讨口干的吃,没曾想被姚梵挑中,当了伙计。

见到众人脸色都难看,李君心里着慌,低头问李海龙:“海龙大哥,俺这回可给东家丢人了吧?”

李海龙道:“你以为东家和你一般见识么,你在木工组,没少锯断锯*吧?东家平日里可说过你半句?只管把心放肚子里看戏吧!”

李海龙话音刚落,突然,就听见前面雷鸣般的一声喊“好!!!”

原来那好却是姚梵喊出得,单听声音的粗鄙劲头,活脱脱是个土匪一般!顿时引得后面众伙计纷纷附和,大声叫好!

周秀松刚才正在自我安慰,可越想心里越是堵得慌,自觉吃了个暗亏,只得咽下一口气,安慰自己,这姚梵是个海外来的商人,不懂天朝上国的礼数,自己不必与他一般见识。好歹他出手大方,这可是一俊遮百丑。

可接下来这声叫好,实在把周秀松的气的够呛,心说你姚梵的下人如此不知礼数,就算是做个样子你也该去呵斥一下吧?

可还没等周秀松腹谤结束,姚梵他自己又嗷嗷了一嗓子。

只听那台上杨延辉正在唱:

“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

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

我好比南来雁失群飞散,

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