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50章 好汉坦荡荡

第50章 好汉坦荡荡

【50】好汉坦荡荡

这红脸汉子的话刚说完,脸上就重重挨了一记耳光,五个惨白的指印在那红脸上分外明显。

那大哥打完便骂道:“候定山!你怎么跟你大嫂说话的!你忘了咱们在老寨主灵前发的誓了吗?”

红脸汉子吃了打,惊怒地捂着脸,垂头站在原地。

“你以为这些人都是吃素的?

他们铁车上个个插着棍,三十有一,人数不少!拼起命来,弟兄们少不得也要折上几个!

这些人既然敢不带镖师就上路行商,分明是手底下有活。

昨日他们在饮马镇外练习射弩的时候,咱们虽然离得远远地,可也都看见了!他们那十把模样古怪的*射的贼准,我看就是官兵的军弩来了,也未见得能够在二百步外射上靶。

这些人定是不简单的!”

那搞侦查打探的小个子也忙道:“大哥说的是!那弩确实厉害!我跑惯江湖,可也从来没见过官兵有这样的利器!

这些跨铁车的家伙在练完之后就上前用刀剜树,一一收了弩箭,我好奇去看下来,只见那树上的洞个个都有三寸深!

莫说咱们身上没有披甲,就是寻常官制硬皮甲遇上了,只怕也是对穿!”

那大哥向前走了两步,黑着脸叉着腰道:“所以我才要在十里堡动手,骤不及防,他们肯定来不及抽弩,等咱们把刀架上他们的脖子,不怕得不全财货。

既然得了人家全部财货,何必又再伤人性命!

倘若我等做下那般不仁义的勾当,传出去,叫江湖兄弟不齿我白马会!”

姚梵一行人哪里知道被人盯上了,打从中午落脚客栈,姚凡就吩咐店小二给自己的伙计们准备木桶木盆,三十一个人连姚梵自己在内,在客栈后院脱得精光,取出自己带的肥皂来便开始冲凉。

刚过中午,烈日发出蒸腾的白光,把客栈院中的青石地面烤的火热。大家脱了鞋子,踩在滚烫的石板上,忙不迭的将葫芦瓢舀水泼上自己的身子。

那已经被日头晒得温乎乎的清水,马上就从大家的脑袋流淌到了脚底板,把身上的燥热和脚下青石的滚烫一下子带走,大家伙立刻觉得这是好大的享受啊!只见赤条条的男子们一个个哈哈大笑着,用粗鲁率直的动作往身上涂着肥皂,互相泼洒着清水,一派热闹欢快。

不知是谁带了个头,姚梵这几日旅途上教会大家唱的好汉歌便响了起来。

大河向东流啊!~~~~~~

天上地星星参北斗啊!~~~~~

说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

听见这些青壮汉子们唱的起劲,姚梵也兴奋起来,用他清越高亢的声音领着头,吼叫一般的带头领唱,三十一条汉子,三十一把嗓子,高低不同宽窄不一,却在同一时间吼出同一个调子,

生死之交一碗酒啊!~~~~~

不分贵贱一碗酒啊!~~~~~

一路看天不回头啊!~~~~~

唉嗨唉嗨依儿呀!~~~~~~~~~~~~~

这狂放的豪迈的歌声直冲上那蓝悠悠的三千尺高天上,冲进一万米云层中,恍若开天辟地的雷声般澎湃震响,发泄出人生的憋屈,奏出激扬澎湃的华章。

这歌声响彻客栈,把客栈里的店小二和老板都感染来,站在边上咧着嘴呵呵笑着,看着这群行商走江湖的汉子们赤条条在唱歌。

住下在客栈中的旅人们也都听见了这歌声,心中各自不同滋味。

一个看似二十来岁,高挑清瘦的青年恰好住在这个院里,厢房窗口对着院子,听见外面一群粗人在冲凉聒噪,心中顿生不悦,放下与人对弈的棋子,拉开窗帘推开窗户,正要开口教训几句时,没想到却听见了这样的一首歌。

他转头对边上一个身高只到他肩头的少年道:“这歌倒是从来没听过呢……听着倒像是山东本地的格调,粗犷鲁直,和咱皖南的味道大相径庭。”

那少年笑道:“听着倒是豪迈,像是一群好汉呢。”

这青年摇头道:“这歌气魄倒是大的,可就是太野了。我这番亲耳听了,才知怨不得强盗马匪都喜欢啸聚在山东,原来此地连乡野行商的旅人唱歌都是这个味道。”

那少年趴在窗边,看着领头唱歌的姚梵那高大魁梧的**身躯,歪着头想了想,道:“什么味道?大哥可是觉得,这歌有些那《忠义水浒传》的豪气和匪气?”

这青年惊讶地看着少年道:“经述你耳朵倒尖,正是这个味道。”

这时屋里另一个少年也听得这歌心动,心血起伏中索性扔掉棋子,扒拉着上前来,从二人身侧探头出窗口,想要听听是谁唱的这般豪气动天。

这才正眼一见,这少年顿时傻了,只见院子里全是赤身的男子,为首一个浑身雪亮如浪里白条,英俊的面庞这两天被晒成了透红光的古铜,午后烈日的白光打在他身上,经过无数水珠的折射,发出奇幻得银色光晕,整个人都笼罩在耀眼的白色光环里,望着恍如天神下凡。

贺世成光着腚,举起边上水桶,里面是刚打的冰冷井水,按吩咐对着姚梵从头冲下来,冰冷的井水水花四溅,激的姚梵浑身肌肉顿时一收,摇着头大呼过瘾。

姚梵洗澡时候当然不戴假辫子,光着脑袋这一摇头,更加显出他短发无辫的突兀。

那少年见姚梵正对着她眯着眼睛,浑身肌肉修美健硕,下面那红头白条更是突兀,滴着水直直律律站着。

少年顿时吓得傻了,连忙捂着脸转身两步跑回棋盘边,心儿扑通通的一阵狂跳,手指之下的粉脸红烫犹如发了寒热症。

那青年也意识到不妥,皱眉回头道:“经璹,你可莫要看他们,这些汉子都是行商走贩,粗鄙得很。”

说罢,青年对着院子里诸人中明显的领唱者姚梵,高声道:“兀那汉子,既然已经唱半天了,就别再唉嗨唉嗨了,大中午的,搅人清闲。”

姚梵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精赤着身子正对着青年,微微拱手道:“兄弟说的也是,噪音扰民要不得。”

说罢姚梵侧首对后面道:“伙计们,都收了声罢,不要扰了这里客人们休息。”

那少年见姚梵没有辫子,好奇的打探道:“嗟,那汉子,你刚才唱的那个,叫做什么歌?”

姚梵听这毛头小子出口狂妄,挺着鸟嗤笑道:“这歌名叫好汉歌,说的是梁山一百单八好汉结义,匡扶天下。娃娃你可唱不得,你毛还没长齐,白日里唱出来,恐怕晚上要尿裤子。”

那少年听了却不生气,笑眯眯道:“你这汉子倒是胆儿肥,难道不知道,那水浒以破城劫狱为能事,以杀人放火为豪举,世之多盗,弊全在此吗?大清皇家早有圣训禁绝了此书,你如何敢看?”

姚梵心说倒是不能小看了这娃娃,此子人小鬼大,与陌生人说话也不见发怵,满脸笑眯眯的藏着阴险,定是官宦人家出身。

想到此,姚梵叉腰挺着乌头将军道:“书禁了,自然看不得,可老百姓本就不看书,只喜欢闲来歌一首,唱一唱俺山东那忠肝义胆、侠气正直的好儿郎,难道官府将来还要把歌也禁了不成?”

那少年听姚梵说得有理,点头道:“自古刘项不读书,汉子你倒是懂些事理。”

那青年也开口道:“这汉子,你们停在后院里那装货的怪车,可是舶来的‘洋马儿’?”

姚梵一听就知道,这是个识货的。自行车历史上1875年传进中国,可不就是被称为‘洋马儿’么,当时之所以这样翻译,而不是翻成自行车或者单车,是因为当时人们觉得,骑车速度不下于骑马,马力有时尽,而骑车人却悠悠哉哉的能够骑上一整天,算下来比马儿跑的还远,故此得名。

姚梵道:“我听说只有英国人往京城的宫廷里卖过这车,你却如何知道北京那里管它叫‘洋马儿’?你小小年纪,见识倒是挺广。”

被姚梵这么一捧,青年面有得色地道:“我家里有,自然见过。不过我家那车的型制与你这辆却不同,虽然那是和进献大内的同款,但却没你的铁车轱辘这般大,漆色不如你的油亮,轮子也是一层薄胶,没你的那样圆厚有弹性。

我看下来,觉得你那钢圈和扶手极好,都是雪花精钢,不像我家里那个,是轮子黑铁制的,其余地方都是木头,我见你后面还有货架,像是还能坐个人在上面。不过我却是看不懂,你那踏板如何不是装在前轮上,只是用个铁链挂住后轮拖行?”

说罢,他有些急切地对姚梵笑道:“汉子,你那车可卖?”

姚梵接过贺世成递上来的长袍,也不穿内裤就直接披上身子,敞着胸脯对着窗口反问道:“你出多少?

青年不屑道:“你这汉子当真是商贾习气,你卖多少价我出便是,你何必试探我能够掏多少呢?”

姚梵笑道:“呵呵,你说的有道理,我要是问你价钱,反而落了下乘。

小兄弟别见怪,我这些车是每个伙计一人一辆,用来骑去济南府的,我也没马,若是卖给你一辆,伙计里便有一人要背着货走去济南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