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51章 流氓加骗子

第51章 流氓加骗子

【51】流氓加骗子

青年听姚梵说到一人一辆,众人全要靠骑车而行,便有些失望。可是他身边那老成少年却道:“那好办,我们也是去济南府的,你等到了济南,再卖给我们也不迟。”

姚梵见这两个少年谈吐殊于常人,又识得自行车,判断他们一定出生豪门。

想到这里姚梵顿时脑子转得飞快:如能在造反前结识些大官,必然有益于伪装自己,毕竟自己此去济南,就是为了找个保护#伞嘛。

想通此节,姚梵于是道:“大家若是有缘同路,到了济南,我便送两辆给你们又如何。我家在泰西开了工厂,这车子也是我自家厂里造的,如今拿来回大清卖,却是没人识货。”

姚梵叹气道:“在西洋,满大街跑的自行车都不如我家造的这种好,别的不说,这充气轮胎就是独一份的体贴,还有前后齿轮通过链条传动的设计,也是神来之笔。可谁曾想到了咱大清,却是无人问津。

我现在心也冷了,只打算将来把运来的车子送给有缘的人,从此不做这车子生意也罢。”

姚梵嘴里半实半虚,确实,1873年世博会后才出现金属材质的自行车,之前的自行车无一例外全是木头制造的。而充气轮胎要到1888年才被邓禄普发明出来用于自行车,从此骑行变得省力。于是紧跟着1889年才有齿轮链条传动代替了之前的前轮轴踏板设计,骑行者不再需要双脚别扭的向前斜伸出去,从此自行车才走出富人玩具的地位,具备了现代应用的价值,经过世博会,立刻畅销全世界。

充气轮胎和齿轮链条传动这两个发明前后不能颠倒,如果没有充气轮胎,这年头的金属链条质量可经不起颠簸和大力蹬踏。

至于半虚,则是因为姚梵并没有大力推广自行车,而是在发现了自行车在这个年代的军事价值后,立刻雪藏了起来,打算将来造反时,组建自己的骑兵部队,这个骑兵……当然不是骑马的……

那少年再老成也终究是少年,闻言掩饰不住开心,笑道:“怪不得我见你没有辫子,原来你果然不是和尚,却是从西洋来的商人。既然如此,咱们就同路一道去济南罢,路上有个伴,也好说话解闷。我看你这汉子唱歌有趣,人又大方,又说是去过泰西的,一起走一定能听得你不少见闻。”

顿了一顿,少年又道:“你也别以为我是贪图你车子才和你一道前往的,到了济南,你车子卖与我,我按着原价给你银子,必不叫你吃亏。”

少年补充道:“我家那车子原是洋人送的,说是上海租界里要卖一百二十两银子一辆,你这车子既然比洋人的还要好,我给你加一倍,算二百四十两银子一辆,你不吃亏吧?”

姚梵接过贺世成递过来的内裤套上,然后一边系着身上那天青色薄棉布长衫一边笑眯眯地道:“小兄弟啊,你却太小看我姚梵了,我既然说到了济南府便把车子送给你,那就是一定会送给你的,一分银子都不要!你若是给我算银子,那就是瞧不起俺们山东好汉,俺要是拿了你的银子,却把自个的脸丢光了,这个买卖不划算。”

那少年虽然老成,却没见过姚梵这样的江湖说辞,踟蹰间不知如何辗转接下话头。

那青年却觉得姚梵卖弄,心说此人不过是家里在西洋开了个厂子造这些奇技**巧的玩具罢了,可归根结底不还是一个商贾么?充什么阔气。

他微笑道:“原来你是泰西回来的,可你既然去泰西,如何敢剪了祖宗的辫子?难道以此为羞不成?”

姚梵翻个白眼,心说你丫怎么用嘴放屁,天下除了奴才,还有谁以这鞑子猪尾巴为荣的?

姚梵有个特点“心口不一”,他笑道“兄弟不明就里,我说给你听,我打小生活在泰西诸国,随着家里行商欧罗巴大陆,从小就没梳过辫子,自然也就没有剪了辫子一说了,如今回了大清,准备留起来,却又赶上大热的天,带着假辫子本就酷暑难耐,再留头发,那就是要把头皮闷出油了,我倒是想索性学那和尚剃光头,倒也落个爽利。”说罢呵呵大笑。

那青年见姚梵风趣,也笑了起来。

接着姚梵就在院子廊下阴凉地里的窗口边,和这一个少年一个青年,三人侃侃而谈起来,他又是把当初对孙茂文、贺万年吹嘘的那一套原封不动搬出来,只是更加添油加醋的吹了一番他姚家在海外的风光无限,地位崇高。

这青年和那少年虽是读过书的,可又哪里去过欧洲,一时间被姚梵哄得两眼放光,大问特问西洋的自然景色,西洋的民间风俗,西洋的建筑、文艺、特产。

姚梵只管信手拈来,从上古讲到中世纪,从中世纪讲到维多利亚时期,唬的二人一愣一愣,顿时不敢再叫姚梵“汉子”,开口闭口都是尊称“姚兄”。

屋里那个被姚梵的**形态吓进去的少年也在侧耳听着,悠然神往之余,心说这个粗人倒也不是特别粗,非但见多识广,而且把泰西的各种事物的缘头由来都说的头头是道,居然胜于我家里请的美国先生白狄克许多倍……

看见姚梵口若悬河的把窗口处两个小子说的如奉纶音,贺世成心说不能丢了咱东家的份,赶紧去找店家要了一壶凉茶,自己拎着茶壶捧个杯子站在姚梵边上伺候。

姚梵接过贺世成送来的凉茶一饮而尽,接着自己刚才的话头道:“要说法国,那可就说来话长了,我祖爷爷那时候在巴黎,替卢梭、孟德斯鸠、伏尔泰他们出钱开厂子印报纸,差点没被抓起来……后来我家一打听才知道,那法国后来的皇帝拿破仑也看过我祖爷爷印的报纸……要说那拿破仑,可是个人物,你可别以为他个子矮,只能举个破轮子才叫拿破仑……不是的,他是正式的军事学校毕业的,研究过孙子兵法,研究过西塞亚、波斯、色雷斯、雅典、斯巴达、埃及、迦太基各国各族的战史,弓马娴熟,最会用炮,是个厉害人物……”

姚梵觉得自己越扯越像是在说书,可偏偏眼前这两个傻小子还听得很得劲,于是他便卯足劲只顾着吹,把姚家在海外的虚构经历掺杂在欧洲的历史中,顿时自抬身价不少。

这少年和那青年二人听姚梵如说书一般的扯着拿破仑如何用45门火炮轰击土伦48小时,之后6000人冲上一举拿下‘小直布罗陀’,姚家曾经在此役给拿破仑送过粮草。又胡扯称,热月政变中拿破仑被捕入狱,14天内姚家先祖曾经去监狱里探望三次云云……

仅仅半个时辰过去,经过无数鬼扯淡,姚梵在二人心目中的形象已经从肌肉裸男变成了高大上的海外义商。

姚梵开始转移话题:“要说这些洋人国家的发家史,那是三天三夜说不完,就说那西班牙吧,这帮人早在前朝明弘治年间时就开始了对美洲大陆的掠夺,到1660年也就是顺治17年时,累计掠走的黄金就接近600万两,也就是接近一亿两白银,至于白银,那更是直接掠走了接近五亿两之巨!后来英国人看美洲肥的流油,就和西班牙打了一架,打败无敌舰队之后,把美洲抢下来开始他的掠夺,那个地方后来觉得受制于英国不太方便,干脆自立为国,成了个国家叫美国。

1721年,也就是康熙60年,英国人在德比郡德文特河边开了一家用水力缫丝的工厂,从此开始大规模的自己纺织丝绸,逐渐摆脱对于咱们大清和周边亚洲国家的丝绸依赖。

1735年,也就是雍正13年,瑞士人宝珀开了个作坊,正式生产怀表。从此泰西人对于时间的掌握,精确到毫厘以秒记。

1746年,也就是乾隆11年,英国人巴罗克在伯明翰建了个硫酸厂,从此开始了大规模化学生产,英国的火药从此越来越便宜。

1776年,也就是乾隆41年,还是这个巴罗克,他和另一个商人博尔顿前后投钱,帮着一个叫瓦特的人在这一年造出了蒸汽机,从此洋人不再仰仗水力,而开始用煤驱动蒸汽机来让工厂运转,这下洋人的厂子一下子就遍地开花,毕竟不是每个地方都有河流,但是煤却可以运到任何通了路的去处。

1824年,也就是道光4年,英国人阿斯普丁造出了普通硅酸盐水泥,也就是咱们大清朝说的‘波特兰水泥’,这水泥厂越盖越多,从此洋人造起各种厂房大楼和工矿码头都得心应手,工厂像是不要钱一般的开遍全泰西诸国,千千万万的数也数不清。

……

随着姚梵添油加醋的吹嘘洋人的工厂威力,鼓吹量变产生质变,可是说到1840却不说了,改换了话题。这让两个年青人既怅然若失,又松了口气。

屋里的那个少年却在惊叹之余,感慨的设问道:“此人为何懂得这般多杂七杂八的东西?说他学贯古今也不为过!可他既然如此大才,为何却像那些粗人一般,赤条条的不知羞耻,在光天化日之下冲澡……”

一想到姚梵适才那湿漉漉挺勃勃的乌头将军,这少年立刻面红耳赤,恨不能一头撞死在棋盘上,他尝试着赶紧忘记,但却怎么也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