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58章 分别

第58章 分别

【58】分别

“哦?”

姚梵问:“你给我引见?”

李经方笑道:“姚兄你要是所言不虚,咱大清国,定叫你飞黄腾达。”

姚梵笑而不语,一个用一千三百多吨排水量的木壳风帆船当巡洋舰来用的大清国,我卖个两千吨铁壳战船给你,飞黄腾达很稀罕么?

“那就有劳李大兄弟了。”姚梵淡淡道。

接着四人又热切的聊了一会儿,话题总离不开姚梵的这次惊险遭遇,姚梵把过程说的很简单,又说不必报官,否则将来兴许会麻烦不断。

等姚梵出了李家的院子,便和自家的伙计们聚在了一起。姚梵掏出银子来,叫伙计们买下十里堡王家一口肥猪,叫王家帮忙杀了,大家好吃顿庆贺。等二百多斤的肥猪杀了后,围观的伙计们口水都流了出来,这顿杀猪菜和大葱炖肉,不单姚家伙计个个吃肉吃到饱,就连李家众家丁也都人人分到了一碗大葱炖猪肉,喝汤吃肉,开心的很。

当晚吃了杀猪菜和炖肉之后,所有人皆大欢喜,都庆祝着姚梵这次能平安归来。

姚梵拉了周第四到一处僻静的说话地,吩咐周第四去十里堡外官道边,寻一棵单独的合抱粗细老槐树,刮去树皮,刻上一个药字,并嘱咐他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此事。

周第四得了姚梵的吩咐,心里既不解又高兴,不解的是此事做的怪异,高兴的是东家能把这样机密的事情交给自己去办,显然是对自己的极大信任。

等周第四回来,对姚梵单独汇报了任务完成,姚梵这才放心。

姚梵一开始没怎么看重这伙马匪,觉得他们人少,一群乌合之众,成不了大事,可听说他们有个寨子,寨子里有老老少少一千多人,这就打动了姚梵。

“那怎么说也算个根据地吧?苍蝇再小也是肉,要能笼络过来,总是个助益。”姚梵想。

接下来,通往济南府的一路上,风平浪静。

因为和李家同行,姚梵商队的速度也被拖慢了,抵达济南府时,距离从十里堡出发那日算起,已经过去了八天。

这八天里,李家兄弟显示出了惊人的受教育程度,愣是把姚梵送给他们的五套书,共计十三本全部看完,并且整天对着姚梵问个没完,许多问题甚至要思索半天才能回答。

姚梵看得出,这三个人里,最小的李经璹是个女孩,比较羞涩,不太亲自问问题,常常叫李经述代为提问;李经方自恃身份,觉得自己要与姚梵平起平坐阔论天下,是平等关系,不太好老是请教,于是常常自己琢磨答案;反倒是李经述,最没有心理负担,成天追着姚梵:

“姚兄,为什么英国国王任凭财权操于议会之手?”

“姚兄,为何德意志的各邦愿意放弃各自关税厘金,与普鲁士联合?”

“姚兄,为何红毛荷兰这个海上马车夫仅仅弹丸之地,却没有被周遭泰西列强吞噬?”

“姚兄,为何不列颠这般的强国,会容忍美利坚这伙叛逆割地称国?”

“姚兄,为何俄国人会找一个连俄语都说不利索的德国老娘们当他们的女王?”

“姚兄,那拿破仑三世既然已经倒台,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将来是否会与我大清修好?归还我安南属国?”

这小子简直像个活生生的十万个为什么,把姚梵搞的不厌其烦,但考虑到他是李鸿章亲儿子,姚梵只得按下心头烦躁,耐着性子,给这小子一一解释。

大约是这小子听过后立刻卖弄,八天后,姚梵在李家三人,甚至包括福伯的眼里,已经成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当世奇人。更是被李经述当成了半师半友的指路明灯和前辈兄长,平时执礼愈发得恭敬。

姚梵这些日子也算是真正接触到了清朝显贵文人大族的做派和家风,看到李家三兄弟每天早上总是天微亮5点准时起床,先临摹100个大字后才吃早饭,心里也挺佩服。

只是姚梵对于这三个小子穿衣穿鞋都要别人伺候,心情微妙。

姚梵曾经在路上听李经述鼓吹,说他家的家规就是,起床先清嗓子,曰上一声,口称:“升!”。于是便一伸手,一伸手衣服就要套上,然后一伸脚,一伸脚靴子就要套上,然后站起来,袍子就要围好系上。这中间不能磕磕绊绊,否则按家规可以责罚伺候的下人。

李经述对姚梵吹嘘,说他的贴身仆人手脚麻利、机灵有眼色,不输给他老子的贴身仆人。

姚梵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这些人的两面性实在惊人,一边读着圣贤书,渴望文明,一边却对身边的奴役与不平等麻木不仁。他不知道这究竟是虚伪,还是潜移默化。他心里但愿这是后者。

夏日上午,十点钟,太阳已晒人昏昏。

官道上黄土干硬开裂,坎坷不平。

路两旁的野草稀稀拉拉,贴地匍匐,只等一场大雨,好把自己发疯一般蔓延整个大地。

旷野微风,不断拂过,倒令人不觉闷热。

姚梵看看自己握住自行车龙头的双手,叹了口气,这些日子里,这双曾经在工厂和办公室里泡的白皙的手,手背已经完成了由白变红,再由红变黑变粗的暴晒过程。

听着李家车队中马笼口上挂的铜铃叮当作响,悠扬传向远方,姚梵慢慢蹬着车子,不紧不慢的跟着车队。他身边是李经述,跟屁虫一般,也骑着一辆自行车,与他并肩而行。

突然前方风中送来阵阵马蹄声,那声音由远及近,由小变大,最终鼓点一般急促地在车队前响起。

大家顿时警觉起来,车队停止了前进,福伯带了家人跑到前头一看究竟。

只见前方来的是十二骑官兵,当先一人在距车队二十多米开外便“噫~~~”的一声勒住马头,熟练飞快地翻身下马。他向前蹬蹬蹬地小步跑了十几步后,等看清了福伯的脸,立刻在福伯面前一个扑地就千了下去,口里喊道:“标下山东总兵周觉荣,参见段将军!”

福伯听了这话,恍若未闻,沉默了片刻,道:“此地没有段将军,我乃李家内管事官,段福。”

周觉荣抬头,张着口,愣愣地望了福伯一眼,随即低下头,低声说道:“周觉荣见过段管事!我奉山东巡抚兼领山东提督丁军门丁大人命,前来迎接公子和段管事。”

姚梵在后面听着,心说“原来福伯姓段。”

福伯手一挥,大大方方地吩咐说:“你前面开道吧,进城时不许喧哗。”

山东总兵周觉荣大喊了声“喳”,立刻转身跑回去上马,与马队在前面领先三十多米带路。

姚梵对身边的李经述道:“哎呦,你小子还挺有来头呢,这还没进城,就有当官儿的来迎接了啊?你不会是丁宝桢儿子吧?”

李经述哈哈笑道:“姚兄你也太看低我了,我爹姓李,我怎么敢改了祖宗姓氏。丁宝桢与我爹熟识,今天一早,福伯就派了一个下人骑马先去城里报信,他自然要在场面上说得过去。”

姚梵心说你个死小子,还特么想和我打马虎眼呢。但是他也不问,照例装出不关心的样子。

于是姚梵的商队和李家的车队一大帮人跟着马队后面,浩浩荡荡却不声不响地进了济南城门。

前些日子姚梵与李家进淄博城,李家还拿出路引和照会信件,姚梵也除此之外还得掏钱交税。今天却好,过城门一个上来盘问的都没有,远远地就看见城门口两边都是列队的官兵,从城门口到城外官道,沿着两旁道路排出来,大约有一百多人,一个个顶着篾条编的斗笠凉帽,蔫瓜般得,垂首肃立于道。

进了济南城后,不远就到了个宽阔而萧条的大街市口,姚梵提出与李家众人分别。

“姚兄,你的分号在哪?明日我便来看你!”李经述下了马车,抬头望着高大的姚梵,依依不舍地说道。

离别总是让人伤感,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姚梵也和李家三人产生了友谊,他也不例外于这种淡淡的感伤。

他安慰李经述:“那里我自己还没去过呢,听说便在娘娘庙那一带,我这里便带人去寻。”

“姚兄,那你寻到便立刻差人来告诉我啊!我好去拜访你,我们兄弟要在此地巡抚衙门暂住个大约一旬。”

姚梵点点头,微笑着不再言语,拱手送别李家三子。

李家三子也不上车,缓缓地随着马车步行离开。

他们周围护卫着家丁,前面有骑兵缓缓开道,排场十足。期间李经述和李经璹不断回头,李经述期盼地对姚梵前后拱了三次手,挥舞摇动了两次手,显然不舍分别。李经璹一言不发,只是屡屡回眸。

姚梵挥手告别,望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远处一个拐角。放下手来,心中颇为感慨。

姚梵他不是圣人,当然也不是伪君子,他也动摇过。

这一路上听李家三人,尤其是李经述给他说起大家族应有的做派,听着尽是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家规,等级森严,尊卑分明。

是,只要姚梵想,他就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娇妻美妾环绕于旁;再生他十几个小崽子;按照他对历史的把握,去找个保护#伞安安心心地当他的富贵老爷。

“即使我造反成功,我心目中的华夏,也不是一个君主制国家,既然我不是要作皇帝,范得着这样折腾吗?这次马匪事件,倘若中间一个闪失,我岂不是要死在这里?”

姚梵微微摇头,自言自语道:“那会让我这一生都不快乐……”

身边贺世成打断姚梵的迷思,感慨道:“东家,那李家什么来头,好大的排场啊!”

周第四惊艳地道:“一定是大官家的公子哥!我刚才见了这个排场,一句话都不敢说哩!”

姚梵淡淡地道:“他们是我们头上的一座大山……”

贺世成歪着头不解地呢喃道:“大山?头上?”、

说罢抬起头看了看天空。

只见天空依旧瓦蓝瓦蓝的,恍若再过一万年也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