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59章 买药

第59章 买药

【59】买药

因为周第四来过济南府,虽然已经时隔一年,但他好歹还能辨得清方位,姚梵一行人又经过问路,很容易的在城里找到了距离娘娘庙不远的早帆商号分号。

这个店铺朝东开着,门脸不大不小,大约有六七米的样子,一扇扇卸下的门板竖着摞在两边,店铺门头上挂着块新刷的黑漆木匾,写着早帆商号四个大字。门两边和中间一共四个红柱子,朱红的漆色有些剥落,上面又贴着红纸,纸上黑色颜体毛笔字写的圆湿厚润,赫然是“大大廉价照码九折”、“童叟无欺信誉最佳”、“广州舶来香皂有货”、“香气浓郁洗体健肤”。

看见店外姚梵一行人的到来,里面的伙计一错愕,立刻迎出来。这伙计依稀认得周第四,立刻回过神,对领头的姚梵深深的作揖道:“这一定是姚东家!小的祁买顺,给姚东家请安。”

姚梵扶他起来,跟他入了店中,其余伙计推着自行车和货物,按吩咐走后门进了铺子的后院。

听说姚梵已经赶来,贺万年的三弟贺万有连忙跑出来迎接。姚梵是第一次见贺万有,看他面色干瘦蜡黄,脸上带着病气,眼神有些呆滞,连忙要他不必多礼了,二人在进店后北面靠墙的迎客椅上坐下。

姚梵隔着两把椅中间一个放茶的小几,和与贺万有并排坐着。他看了一眼店里的摆设,觉得实在简陋,只有青砖地面扫的很干净,这是唯一值得夸耀的,倒是看得出伙计平时还勤励。

店里柜台后面,货架子分三层,下层放着一个个青瓷罐子,不知道里面盛着什么东西,二层上乱七八糟的摆着各色小商品,杂七杂八挤在架子上,姚梵的肥皂只在其中占了一个位置,其余都是些头油、胭脂、水粉、花露、木梳、墨盒、纸张之类的杂物,最上面一层居然空着,显然是实在没东西可卖了。

姚梵暗暗叹了口气,心说“虽然这也怪我采购的东西太少,不过这店面布置也太不讲究了。”

“嗯哼!”轻咳一声,姚梵开口道:“万有兄,长话短说,我刚来济南,对地头不熟悉,接下来还要你多指教。”

听姚梵说话如此斩钉截铁铿锵有力,贺万有眼皮子一跳,连忙道:“姚东家,何必这样说?一块做买卖的那就是一家人嘛,有啥请教不请教的。”

姚梵点点头,想着手上恰好无事,便想要看看账目流水,便直截了当地道:“万有兄,你把店里账簿给我拿来,我看看眼下店里的生意额,心里也好有个谱。”

“好,好。”贺万有连声答应,躬身站起来,走进店后。姚梵皱眉看着他的背影,心说这家伙不是贺万年三弟吗?怎么看着比他哥哥还要老?

这时贺世成从店后走出来,站到姚梵身边,低头在耳边悄声道:“东家,您多留神着点我家三爷。”说罢站在一旁,不再言语。

姚梵警惕起来,问道:“大家伙在后面安顿好了?”

贺世成道:“六间厢房都是现成的,看来是早准备下了的,都打扫的挺干净,我给东家留的是二进南边的一间,应该是通风不晒人的,车上的货都卸在院子里了,照旧用油布裹着,东家要不要现在把货拆了清点入库?”

姚梵道:“先看看账本再入库。”

贺世成站在姚梵边上点头赞成。

没过一会儿,贺万有拿着账簿转出来,姚梵接过来才看了几页,便问:“怎么各式商品都卖出的这样少?”

贺万有笑道:“咱们分号这个月头才新开,生意是要平淡些的。”

姚梵道:“总号拨了六大箱48小箱三千四百多块肥皂过来,又给了两千两银子当建号资金,可如今怎么账上只剩了七百两?”

贺万有拿手比划着道:“东家您远道而来自然不知,这商铺可是难找的紧,我好不容易才在娘娘庙附近寻摸到这一处好的,可那房东偏偏却不愿意租,只一心要卖。我想着,买下来总是个资产,将来便是卖了也不吃亏,便做了主,干脆拿了下来。这铺子前后三进,后面带车房和马棚,连契税一共花了九百五十两银子。再加上其他林林总总的进货,账上这七百两正是分毫不差。”

姚梵一听这三进的破店铺花了九百五十两,再一对比自己青岛口住的那个花280两从周家买的三纵三横九个院子外带后面车马院的大宅,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铺子看上去明明只有周家那宅子的四分之一,济南城的地皮再贵,也不至于像2011那样,房地产热的炒翻天吧?况且这铺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新的,和自己买下的周家房子应该是同属于二手旧房。

一想到贺万年是自己的唯一合伙人,这贺万有又是贺万年的三弟,姚梵没有发作,只淡淡地道:“那就这样吧,世成,你带着李君和刘进宝给我对着账本查库,查完无误后,把咱们带来的货物统统入库上帐。”

“是,东家。”贺世成端着账本就走去了后面。

姚梵拿起伙计祁买顺送来的茶碗抿了一口,继续道:“这段时间里,也多亏了万有兄弟在此地操持,今后还请兄弟继续有劳了。”

贺万有见姚梵并无异状,连连道:“哪里哪里,自家生意,应当的,应当的。”

姚梵点点头,随即借口需要休息,告辞进了后院。

姚梵在后院招呼了周第四来到自己房里,吩咐他道:“第四,这贺万有说他帮咱商号把这铺子买了下来,花了九百五十两。”

周第四惊愕的几乎要晕过去,压着嗓门吼道:“东家!您可别信!这,这,这简直放他娘的屁!这院子要是值九百两,不!哪怕值二百两,我一头撞死在墙上!”

姚梵点点头道:“我也知道里面一定有猫腻,不过凡事总要打听清楚了,总不能随意开口,万一错怪了人就教人寒心了。你现在去给我去巡抚衙门,帮几位周家小哥捎个话,把咱们住的地儿通知他们。通知完以后你就给我在街面上打听打听,像这样格局的铺子,济南府的实价是多少。”

周第四狠狠地道:“东家放心,我一定打听出来,定不会冤枉了这黑钱的孙子!”

姚梵看着周第四离开,心里甚慰。

“想他周第四前不久还是万年当铺里的小伙计,现在却口口声声的知道维护自己的利益了。”

姚梵叫外面的伙计打水进来,自己那了块擦脸布,擦洗了一把脖子脸面,就着茶水垫吧了些干粮和干肉,从包袱里取了一张银行卡,口称出门逛一逛,从后院离开了铺子。

在娘娘庙后面,姚梵找了个没人处,咬咬牙便血祭穿越了。

回到2011的济南,姚梵赶紧取下假辫帽,怪莫怪样的穿着长袍,先打车找了一台取款机,提了些现金,在一家服装店买了条花花绿绿的沙滩裤和T恤衫换上,便就近去了当地一家医院。

姚梵挂号之后,找了一个内科大夫,拟说自己一个亲戚在非洲做生意,看见当地有孩子得了结核病,但是当地医疗条件及其恶劣,希望医生能给开些药,自己托海员朋友带过去,让亲戚在那里做慈善。此言一出,医生也大为感动,觉得自己对于这样的白求恩精神必须给予人道主义支持。

于是医生找了张纸,详细写明了各种一线药物和辅助治疗药物。异烟肼、利福平、链霉素、对氨基水杨酸,卡那霉素、紫霉素等药物赫然在列,医生注明了用法用量,又叫姚梵一定注意给病人补充维生素A和C,并且加以保肝药物,防止长期用药损坏肝脏机能。医生还嘱咐姚梵药不能停,一个疗程6个月,最好坚持服药两个疗程,彻底消灭病灶,消除体内结核病菌,防止死灰复燃。

姚梵拿了清单和医生开具的药方,在药房买足了一年的用药。出了医院见到超市,嘴里一馋,心想这200CC血要物尽其用,便又进去采购了二十盒48粒水晶礼盒装的费列罗榛仁巧克力、五十只钢笔、五十瓶墨水、五十条毛巾,拼命塞满了大号的轮式旅行箱。姚梵这才施施然打车而去,回到娘娘庙自己来时之处,血祭穿越而走。

话说李家车队进入巡抚衙门之后,自然是一番接来送往,知道贵客上门,巡抚丁宝桢特意来看望,坐着说了些闲话。

“三位贤侄贤侄女难得来我山东,自当多住些时日,把趵突泉、大明湖和千佛山玩个遍才是,何必这样急着走,只待一旬的话,如何能游玩的尽兴。”丁宝桢捋着胡须笑道。

对李家的孩子,丁宝桢这样说,算是颇为慈祥爱护了,平素里他不苟言笑,是个看似冷冰冰的人。

李经方见了巡抚这样的大官倒也老实,恭恭敬敬得如实告知丁宝桢,他爹李鸿章已经给他们定下在天津的功课日程,不敢耽误。

李经述却笑道:“其实我倒是想要多待些时日的,倒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想要与人多聚聚。丁叔叔不知,我们兄弟来济南的路上,遇见一个奇才。”

“哦?究竟是何人?让我贤侄如此看重?我倒是也想要见一见。”丁宝桢呵呵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