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72章 看病

第72章 看病

【72】看病

这天青岛口来了个骡车,赶车的是个小个子男人,里面坐着一个面容有些憔悴的少妇,靠着车后木板,一个满脸蜡黄的孩子抱膝蜷缩在那里,时不时的发出一阵阵带着胸音的浑浊咳嗽声。

交了城门税后,骡车吱扭扭的行驶进青岛口城内,问了路边店铺里的商户后,便直奔遇春商号。

“什么?找姚东家?姚东家白天在城外姚家庄,晚上才回城里姚府,平时不来店里。”遇春商号里的伙计耐心地回道。

“家祥,咱们先找个大车店住下,等晚上去姚府。”那少妇决定道。

此时姚梵正在姚家庄练兵。

“挺胸!膝盖向后挺!两腿要直!屁股向前边上边提!

好!保持住!

脖子保持挺直了!脸不要看天,脑袋保持正直!下巴往回收!

都别瞪着眼,眼睛要自然睁大!都给我注视前方!目不斜视!不许乱看!

收腹提气,两肩后张!别收胸!

腰杆挺直了,胸部自然会挺出来!

好!保持住,咱们站半个小时!我看看谁站的最标准………”

姚梵不顾酷暑,始终在坚持亲自操练队列,经过这几天姚梵的亲自监督,姚梵的乡勇团的精神面貌已经是焕然一新。用其他伙计的话说,那是走路都带风,一个个人五人六的,不像是一群伙计,倒像是一群老爷。

远处一辆自行车上了水泥操场,顿时速度加快的冲来,王贵骑在上面,享受着水泥地面骑车的乐趣,在姚梵身边停下来后,立刻附耳道:“东家,有人来商号打听您的消息,跟您说的差不多,有个女人,还带着个病怏怏的孩子,差不离就是六七八岁的样子,现在旅福客栈住下了。”

姚梵眼睛一亮:“李君,你来进行下面的训练,按照今天的训练任务,要一丝不苟的完成!”

“是!东家。”

“海牛,你跟我回城!”

姚梵微微有些不放心,觉得带上有功夫的李海牛会安全些。

回城后,姚梵又回家叫上了三姐,带着药和他一起坐上马车,李海牛则赶车,三人来到旅福客栈。

问明房间后,姚梵叫三姐去敲门。

“哪一个?”

“请问,是带孩子来治病的嫂子吗?”三姐在门外按照姚梵之前的嘱咐,激动不安地问。她还是第一回和马匪打交道。

门边窗户立刻被打开,见到三姐和身后的姚梵、李海牛,门顿时吱扭一声开了。

姚梵还没进门,便先笑呵呵地高声说道:“嫂子从泰安来看我,怎么不直接去我府上,住在客栈里,倒教人家以为我姚梵是富贵忘本的人呢。

因为姚梵眼下是青岛口出名的红人,边上旅福客栈的老板笑眯眯地陪着他,闻言说道:“原来这是姚东家的嫂子啊!嗨!咋不早说哩,我要知道,一定叫伙计们收拾间上房出来!”

姚梵呵呵笑道:“我嫂子面嫩,怎么好意思麻烦蒋老板。我这就接她回家,叫人来把房钱付了。”

蒋老板埋怨道:“姚东家这是骂我呢!半日都没住到,要什么房钱,多有招待不周之处,姚东家还请勿怪才是。”

“蒋老板你回去柜上吧,我家人长久未见,自然多有话说,不太方便,呵呵。”

“是是是,唉,你看我也老糊涂,那姚东家您有事尽管叫我。”说着蒋老板便转身走了。

姚梵大步走进房间,笑着拱手道:“大嫂,别来无恙?”身后李海牛和三姐则警惕的站在门口,望着屋里屋外的动静。

姚梵才迈步进屋,就见那少妇扑通一声跪在面前,双手贴着冰冷的青砖地面,哽咽地道:“小女子白氏白小旗,求姚爷救我儿白康性命!只要我儿能活,白氏愿意肝脑涂地,一死报答姚爷大恩!来生十辈子做牛做马,为姚爷卖力。”

她身边那小个子也慌忙跪下,咚咚地响头磕下,说道:“求姚爷救我家小主!求姚爷发慈悲!……”

姚梵赶紧上前扶起二人,说道:“大嫂这般举动,倒教姚梵惶恐,救人治病,乃是天地良心的善事,不论何人,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之前种种道上见面的过往,于你于我都是生意,大嫂何必介怀。”

白小旗被姚梵扶起后,站在那里哭道:“姚爷这话真大慈悲,我白小旗心里惭愧,之前我瞎了眼,劫了姚爷的银子,如今银子都被拿去买粮救济寨子里的父老了,我本来实在是没脸空手来见您的,今天厚着脸来求姚爷,实在是心里百般的羞愧。”

说着,白小旗不知从哪里倏地抽出一把小刀,放在小指与无名指之间道:“姚爷,江湖人为了报恩,命都能舍,何况一指,姚爷你看!”

眼看她就要一抹把小指切下!

姚梵连忙上前一把抓住那小刀夺下,顿时把自己手掌也划破了,血一下子流了出来。

白小旗这下傻眼了。

三姐抢进来急的埋怨道:“你这女人真浑,我大哥来帮你孩子看病,你怎么把我大哥手割破了!”

李海牛带上房门,进来道:“你这女子有话便说,何必激我东家!我东家是天下豪杰,你如何敢猜疑他!既然东家要救你儿子,自然便救了!你若再激他,岂不是要害了我东家性命!”

白小旗见伤了姚梵,吓得傻了,又要撕衣服给姚梵包扎,又要跪下谢罪,姚梵赶紧叫李海牛扶住她,温声好言的抚慰道:

“大嫂你不要鲁莽,我知道你是性情中人,可以为知己者死。但我舍着性命要救你儿子,却不是要伤害你,你要是这样,却小看了我姚梵,小看了这普天下的英雄豪杰!”

白小旗闻言,泪如泉涌,一把推开李海牛,扑通跪地磕头道:“姚先生真豪杰!担着血海似的干系救我一个江湖马匪的孩子!今日听了先生一言,我白小旗愿意把心肝都掏出来给先生看!今后白马会上下千余口子身家性命,都听先生地安排!”

姚梵赶紧扶她起来,说:“大嫂是女中豪杰,四海之内,名不虚传,我愿意与大嫂心腹相交!盼大嫂今后再也不要相疑。”

说罢,姚梵装模作样的问了问白小旗儿子白康的病情,他毕竟不是医生,只是占了先知先觉的优势,问的问题全是与肺结核相关的,果然一套一个准!

于是他从三姐包袱里取出药品,打开后对白小旗一一说明用法用量。

白小旗看这些药奇形怪状、生平未见,一个个玻璃瓶和胶囊古怪精致,偏偏上面还有些奇怪的文字,心里感激,知道这一定是顶好的药了,立刻小心收起药品和姚梵写下的医嘱。

姚梵道:“这些药是我家在西洋的药厂所制特效药,专门治肺痨,外面全都买不到。我前次听你说起,就猜到你儿子得的是痨病了,我因为没见到孩子,所以也没法确诊,不敢贸然当面揽下来。

你儿子这痨病,在西洋有个学名叫肺结核,是病气入肺所致,全部调养好需要一年时间,我劝你就在青岛口外我姚家庄住下,悉心照顾你儿子。平日里我也能经常看望病人,及时安排治疗。不过姚家庄条件简陋,就怕你住不惯。”

白小旗听说姚梵精通医术,又愿意经常给孩子看病,顿时大喜过望,说道:“求之不得,不怕简陋,姚先生愿意收治我儿,小旗已经感激不尽,就是住在野地里,只要能治得病便可。”

姚梵于是嘱咐白小旗,扮成自己在泰安落籍处过来的远方大嫂,白小旗一一应允。

于是姚梵吩咐李海牛把她们三人接去姚家庄,找个板房安置,并送去一应家用物事。

安排好白小旗这一行三人,姚梵心里挂念着,如今商号的货物已经大致售罄,自己又答应丁宝桢帮忙采购机器,看来是无法久留了。

次日恒利钱庄来了消息,说是黄金已押来了,备齐在店里。姚梵带了伙计们提了黄金,直接送进姚家庄。当晚姚梵血祭穿越,带着黄金回到了2011所租用的仓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