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73章 机器局采购

第73章 机器局采购

【73】机器局采购

姚梵回到2011,便将手机开机打给父母,不一会儿工夫姚爸姚妈来齐,看到这935.693公斤、将近一吨的黄金,都是惊讶不已。

姚妈旧事重提,要求姚梵不要再回去了,见好就收才是正道。

姚梵自然不答应,这让姚妈大为郁闷。

“爸,我上次运去试销的一万把折叠伞非常畅销,还有你建议我带去送人的仿玉摆件,也被人当成西洋特产的玉石了!”姚梵笑道。

姚鹏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其实你可以把眼光放大一些,有些产品虽然在大清国销不出去,却可以在海外畅销。”

姚梵听了不由得沉思起来,一连串的商品浮现在他的眼前。

当晚姚家三口人站在仓库中面对一个个装满黄金的小木箱却无力搬运,姚梵提出自己在仓库里守夜,让姚爸明天一早买个厢式小货车。

于是第二天一早,姚爸就去汽车城买了一辆额定载重1.5吨的福田双排坐厢式轻卡,一家人合力,总算是将47个小木箱全部搬上车码放整齐。

姚梵坐在车上问道:“爸,这么多黄金,你这段时间想好了怎么出手吗?”

“之前怎么卖,现在还怎么卖呗。中国人素来都有藏金的习惯,现在民间收藏黄金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有钱人家里放个十几二十根金条不稀奇的。我上次卖黄金的那些店铺,人家都跟我打过招呼了,要我下次还卖给他们。”

“嗯,光山东一个省,每年黄金销售上百吨,不差咱们这点,再说咱们黑市价卖的便宜,确实不愁没销路。”姚梵点点头。

“走,咱们去新家。”姚爸无奈地一打方向盘。

“梵梵,妈妈买了个别墅,独栋独院精装修,花了三千七百万哦!就在五四广场边上明珠花园!780平米,还带个60平米的院子,两层楼6室6厅4卫一个车库,以后车子可以停在家里了。”姚妈坐在后排笑眯眯地道。

“我勒个去!妈!你这么大的手笔!还叫我洗手不干,照您这么花钱,我得干到老才行啊!”姚梵一听差点背过气去。

“哎呀,房子是会升值的呀,我和你爸爸老了老了,却还没住过别墅呢,再说我们大学周校长也在明珠花园买了房子的,今后咱们就是邻居了嘛,他老婆薛丽娃,你认识的嘛,薛阿姨,记得不?小时候抱过你的。”姚妈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拿话搪塞。

姚爸摇头叹气道:“女人啊,就是爱慕虚荣,你和人家比什么嘛?人家是校长夫人!自己又开公司!当然买得起。再说人家买的是二三百平米的小别墅,八九百万就够了,你买这么大,是存心要把人家比下去是吧?也不怕人家背后说闲话。”

“奥哟!姚鹏!你这话说的没良心的!就许你买那个贵的要死的彩扩机,不许我买别墅投资啊?你那个东西买了就卖不掉的,我这个是投资哎!以后要升值的!

八九百万能买到车库吗?八九百万有这么大的院子吗?我们这是带院墙的独立式别墅,和小区里其它的开放式别墅不一样的!再说地方大有什么不好,今后梵梵结婚了,咱们还能住一起,将来孙子结婚了,照样还能一起住的哎!”姚妈开始反击。

“得!得!您老人家满意就行,我和爸没意见,不就是买个房子吗,买!我妈眼光一定不会错!”姚梵赶紧平事。

到了市南,进了这个全别墅房的明珠小区,一栋带铁艺围栏的独立别墅展现在姚梵眼前,通透的玻璃幕墙环绕一楼大厅,全实木地板闪亮一新,院子池塘中还养着睡莲和锦鲤,确实要比姚梵家老房子好了许多倍。参观自己的新家后姚梵感慨道:“果然钱还是要花掉才知道好啊,放在银行里只是数字罢了。”

轻卡缓缓驶入姚家别墅车库,一家人再次忙活起来,把一箱箱黄金搬进家里。

有了上两次销售的经验和门路,退休在家的姚爸姚妈拿着一沓沓名片打起销售电话轻车熟路,只用了一周时间,就把姚梵这次带来的黄金全部出手。由于市面上的黄金一直在涨价,期货交易所的*黄金已经涨过了350元每克,所以姚家那320元每克的黄金一拿出去就立刻被扫空了。

一算账,净得3亿零410万,加上姚家之前剩下的2500万,姚梵已经是个坐拥3亿2900万的富豪了。

姚梵这一周也没闲着,既要帮山东机器局作配套,又要给自己的商号采购商品,忙的是团团转。

因为姚梵规划的是一个热电厂充当动力车间,这活既要做先期设计,又要查询配套资料和设备参数,又要处理相关辅机的配置,如果他自己干就太花时间了。

他干脆找到自己的母校中国海洋大学,在工程学院机械设计与自动化系找到自己以前的老师戴光强。

戴老师已年过五十,在这所学校教了一辈子还是一个讲师,但在所有学生的眼里,他是比任何教授都要了不起的讲师,除了教学就是泡图书馆资料室,没有他不了解的机械设计和图纸,两鬓的白霜是他人生的勋章,若不是英语能力较差,他早就该升教授了。

“戴老师,好久不见。”姚梵看见自己学生时代的恩师,心情格外高兴,

“哎呀,是姚梵啊!真是好久不见!近来还好吗?还在钢铁集团公司工作吗?他们新引进的那套铸造模拟系统你一定玩过了吧?听说可以模拟气孔生长和进行缩孔计算啊,在控制晶粒生长上很方便呢,现在调试的怎么样了?”戴老师热情握住姚梵伸来的手。

“戴老师,我已经辞职了,现在自己开了公司。”姚梵讪讪道

“奥!这样啊,我上次去青岛大学见到你妈妈,她也没和我提起嘛……”戴老师有些意外,又有些失落。

“我因为做成一笔大买卖,所以刚辞职。”姚梵红着脸搪塞道。

“也好,你们年轻人有闯劲,不像我们这些老家伙,干不动喽。”戴老师笑道。

“戴老师,是这样的,我这次回来,是想委托系里帮我做个课题。”姚梵道。

“哦,什么课题?”戴老师并没有推脱,也没有问价。

“是这样的,这个南美客户在山里有个小煤矿,打算在这里建个小型热电厂,计划装个50到600千瓦的小型低温低压蒸汽轮机,就是国内大型厂矿里普遍用的那种利用锅炉蒸汽余热发电的蒸汽轮机,不过他不是利用蒸汽余热发电,他是要在这个位置装个烧煤的小型锅炉供应蒸汽……”姚梵立刻开始解释自己的思路。

“这个……姚梵你不会连这个都搞不定吧?你开的什么公司啊!这个我教过帮你们的嘛!这么简单的东西,稍微钻研一点的学生,大一就能自己搞定的嘛!”戴老师对于姚梵的能力退化非常不满。

“戴老师啊,我现在经常出差的,一个月有二十多天不在家,实在没有精力自己去做了,我想出十万元外包这个项目的设计和调试,其中所有设备的采购,我另外付款。”

“唉,这哪里要十万块钱,有个五六千块就够了,我找个学生帮你做了就好了嘛,再笨的孩子,有个五六天也搞完了。”戴老师叹口气道。

“戴老师,学生做的我不放心,他们还要查资料,比对锅炉参数、蒸汽机参数、电机参数,然后从市场上选择型号作匹配,麻烦得很。我估计您要是亲自作的话,一下午就够了吧?做完后,您把采购清单给我,我立刻把东西买了堆到仓库里,您带些学生来帮忙调试一下,至于十万块,我交给您,您爱怎么分就怎么分呗。”姚梵出主意道。

“我做的话,三五个小时也就设计好了,这个……十万真的用不了啊……”戴老师迂腐的可爱。

“戴老师,这笔单子我净赚四十万,有钱大家赚嘛,你拿十万一点都不多!”姚梵坚持。

“那好吧……你把草图给我,我今晚做一下,明天给你。”戴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厚厚的黑框方镜,没有再多说什么。

戴光强果然是机械达人,第二天一早他就给姚梵打来电话,要姚梵去取设计图纸。

等姚梵到了戴光强办公室,拿到图纸一看,整个设计简洁干净,前后端一条龙的连为整体,设备留出的冗余潜力也恰到好处。各个设备的参数要求都标注的明明白白,按照姚梵的要求,所有控制都采用传统仪表进行手动调节,并没有使用电子设备。

“姚梵,这个实在太简单了,你接下来按照设备一个个采购就行了,安装固定方面的辅材我也标注了,你照着采购就行。钱就算了。”戴光强红着脸道。

“不行!老师帮我这么大一个忙,钱怎么能算了!”姚梵见办公室里没别人,便当场打开挎包,掏出十叠厚厚的人民币。

“老师你赶紧收起来,被人看见不好。”姚梵道。

戴光强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和姚梵推辞了一番,可他实在拗不过姚梵,又怕被别的老师回来看见,只得收进了抽屉。

惊魂未定的戴老师紧张不已,下意识推了推鼻梁上厚厚的黑框方镜道:“姚梵你什么时候采购完了,我去现场给你画个装配流程图纸和注意事项,回头你叫当地工程师照着安装调试就行了。”

姚梵坏笑着道:“我就等老师这句话呢,别人画的图,我根本就不放心。”

“呵呵呵,你呀你!”戴光强摇头苦笑道。

姚梵回到家,照着戴光强给的设备参数和推荐型号,连着安装用辅料和安装所需工具设备,在阿里巴巴上一一采购完毕,全部共花了220万。

接着又把自己答应徐建寅的厂内设备一一采购完成,这活不费钱,就是麻烦罢了。各式手动机床的价格从1500到两三万不等;火药车间用的小型手摇式碾辊破碎设备也便宜的很;至于煤矿用的小型升降机也只要一万五便可采购到,姚梵加了钱,把钢架高度提高到30米,这样的升降高度,无论如何也够用了;至于煤矿要用的铁轨,姚梵则是直接找了本地回收公司,采购了最低级的废钢轨,截成五米一段,方便煤矿的弯曲地形的铺设;至于普通的钳工工作台和锻钢固定虎钳,姚梵更是采购了一百套,比徐建寅要的四十套多出60套。

全部采购完成后,加上多套施工工具和建筑辅料,姚梵一共花了320万,加上给戴光强的劳务费,也才330万,比起11万两的工程款能够换来的6700多万现金,赚的盆满钵满。

“果然是政府工程好挣钱啊,要是大清国能多搞几个机器局,哥还不得数钱数到手抽筋吗……”

有些朋友在书评区发言,但书架上居然没放本书,这没道理的啊!你是来特意喷荒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