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74章 准备武装

第74章 准备武装

【74】准备武装

姚爸这里也传来好消息,他托朋友吴伟业办的公司执照已经下来了,一共花了两万块钱。公司注册地开曼群岛,名称为环球贸易铝业公司,之所以取个这样的名称,是因为这个避税天堂里注册的公司实在太多,吴伟业一开始准备的七八个公司名称全部重复,不得已才把铝业二字胡乱填进去,实际上和铝业八竿子打不着。

姚梵倒是不介意公司名称叫什么,本就是借鸡生蛋的勾当,只要这个公司是注册在国外就行,接下来只要走门路申请到随便某国的武器进口许可证,那就可以向国内拥有武器出口资质的公司进行采购了。

至于流程姚梵也想好了,由于武器出口的特殊性,第一步验收装箱后的运输报关都有相关人员把控,在报关完成,进入港口指定仓库,得到对方再次确认封装无损,进行验收之后,就算间接交付了。另一种方式是直接交付,指的是出口国将武器运输至目的港后交付,姚梵当然不会选择后一种。

但是前一种也不好蒙混,因为现代的商船装有全球联网的船讯跟踪记录,全球联网的货物运输交接单,目的港收没收到集装箱,这是蒙不过去的。

但是姚梵对于这点不以为然,他自然有办法。

姚梵趁着母亲李红梅不在的时候,把自己在清朝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和盘托出与姚鹏商量:“爸,接下来我需要一个武器进口许可证,南美国家、非洲国家都行,我需要武器自保。”

姚鹏这段时间里早有这样的觉悟,可也没想到姚梵这么快就打算开始了,一时陷于沉默。

姚梵见姚鹏不说话,继续劝道:“晚清反动,黑暗腐朽,大丈夫持权柄而不反之,载之史笔,遗臭万年。”

“可是你才过去呆了多久,这就要武装斗争,梵梵,爸爸不是不支持你,只是此事太过危险,需要从长计议。”姚鹏皱眉道。

“爸爸!夫火烈,人望而畏之,故薪不尽火不灭;水懦弱,人*之,则水永无宁日。在清朝,自身软弱只会被人当成肥羊,我既有荡涤天下不平之志,不可无荡涤天下不平之力!”姚梵道。

“你少和我拽文,我早猜你要反清,只是你现在仅仅一个乡勇团练,运过去武器,我怕你罩不住。梵梵你要记住,毛羽不丰者不可以高飞,道德不厚者不可以使民。”

姚梵急道:“昔日黄帝伐而擒蚩尤,尧伐欢兜,舜伐三苗,禹伐共工,汤伐有夏,文王伐崇,武王伐纣,古今五千年,中外九万里,义伐不义,除恶有不战乎?”

“你这孩子,未免太急,有清三百年,根深蒂固,安能一日而除?”姚鹏还是不放心。

“我也没说指望一蹴而就,但厚养死士,缮甲厉兵,需越早越好,否则一日事露,身死无地!”姚梵坚决地道。

姚鹏被儿子说动,想了良久,叹口气道:“你吴叔叔国内国外专业*,认识许多在非洲和南美做生意的人,只要肯花钱,取得轻武器进口许可证倒也不难,只是你如何能偷梁换柱呢?”

姚梵见父亲应允,大喜,附耳道:“只消如此这般这般……”

在姚鹏帮儿子做前期准备的时候,姚梵也开始积极采购起来,先是将自己租用仓库所在库区全部一口价包下,若有已经租出的,则加倍给与租金拿下。在一把付出4000万之后,一下子拥有了16万平米,包括了两个街区的库区一年使用权。

之前只采购了一万把用来试销的雨伞,这次姚梵采购了一百万把,按照每把14元的定价,总价值1400万。

又采购了一百万支各种款式的钢笔。这些钢笔有塑料加铁帽的;有全塑壳各种纯彩色的;有全不锈钢身的;有镂刻浮雕的;有铁皮镀锌镀黄镀蓝镀黑的;有漆面印刷图案的;价格从1.5元到40元不等。加上一百万瓶墨水,花了一千万元。

要知道,此时的西方,钢笔还属于不便携带的办公室用具。一般来说是插在桌上的笔座里,用的时候抽出,使用方式是写一两行,就要蘸一下瓶里的墨水,再继续写。少数贵族携带的精品则是采用后管供水,书写时时常需要按压笔后一个丑陋的玻璃活塞管,一个不小心就会一片狼藉。

即使那玩意今天看来如此不便,当时西方却爱之如宝,毕竟这是比鹅毛笔要好得多了,而且这还得益于英国人詹姆士佩里在1830年改进了笔尖的关系。直到1884年美国人沃特曼发明了毛细管吸水,钢笔的前半截才算是定型,后半截则是依旧采用活塞管。到了1913年,才开始使用橡胶胆管,至于今天有些钢笔的塑料活塞管,则是在现代制造工艺进步之后,对老式的活塞供墨方式的继承。

虽然1912年不锈钢才问世,但姚梵也顾不了许多,照样采购了不少不锈钢笔套的钢笔,毕竟眼下赚钱第一。

然后是各种颜色、供棉布和丝绸使用的染料,按照平均每公斤50元,采购了100吨,都是装在30公斤或50公斤铁桶里,总价500万。

合成染料是姚梵一直想要涉足的领域,这项工业得益于世界炼钢能力的增加,而产生的大量炼焦副产品——焦油。

由于英国可以从遍布世界的殖民地获得天然染料,因此对合成染料工业不屑一顾,但缺少殖民地资源的德国则苦逼的多,每年要花上百万英镑从英国人手里购买靛蓝和染色木本植物。因此当德国人发现苯胺染料中的巨大商机之后,立刻牢牢盯住这个一本万利的行当,卯足劲的研发和生产,到了1877年,世界合成染料的产量中,德国已经占了一半,到了1913年,则恐怖的占到了80%!

姚梵知道,由于弗里德里希-拜耳的巴登苯胺和苏打工厂蓬勃发展,工人超过6000人!这导致了周围的4个乡合并,成为了今天的勒沃库森。该厂主打产品有三种,一是茜素,一种比粉红略深的爽利红色;二是曙红,一种类似紫禁城红墙或者凝固的血浆的深红色;三是阴丹士林,就是电视里常见的民国女学生的那种天蓝色上衣校服。这其中尤其是阴丹士林,因为这种青蓝色特别鲜嫩素雅,得以畅销世界。

“1875年全德国的合成染料产能也不过一两千吨吧?也只能生产苯胺黄、红、绿、紫和茜红,1900年才实现了人工合成靛蓝,我这么大规模的干,以后还有勒沃库森这个城市吗?德国汉斯们会不会恼羞成怒?”姚梵也吃不准了。

“让这个世界多一点色彩吧……”姚梵感叹。

接着是十万辆凤凰、永久、光明等等品牌的全钢农用28自行车,这些自行车型号尺寸一样,零配件全部通用,每辆300元,总价3000万。一万辆人力三轮车,平均每辆500元,总价500万。

“19世纪末期,随着钢制链条、滚珠轴承、钢制齿轮、鞍座弹簧、邓禄普充气轮胎的工业化生产,英国考文垂成为世界自行车制造中心,我既然打击了勒沃库森,那也不能对英国牛牛偏心才是……”

接着是一万台台式脚踏缝纫机,每台300元,总价300万。

根据姚梵查阅图书馆档案发现,英国人托马斯赛特和法国人狄蒙尼首先发明了缝纫机雏形,但是制造水平太差,无人问津,美国人沃尔特亨特进行了改进,但还是不理想。

直到美国人伊莱亚斯1846年申请并拥有了缝纫机的发明专利,缝纫机才算大致定型。只是他的机器在缝纫过程中不能转向。

而将伊莱亚斯的缝纫机改进为脚踏式并且能在缝纫中随意转向的美国人辛格,通过制造缝纫机,到1863年就已经拥有1300万美元的财富,只是在专利权官司上输给伊莱亚斯,才退出缝纫机行业。

从此伊莱亚斯开始坐收法院判定的补偿性专利费,到了1895年最后一年,伊莱亚斯这年补偿性专利费就能拿到40万美元。

19世纪英国的专利法判定,专利有7年的期限,德国人则多次发起反垄断判决,将各种专利判定为无效,以方便山寨,瑞士人也是屡屡通过法院上诉,判定他们有能力山寨的产品专利无效。

美国人则根本没专利保护年限一说,以用来吸引欧洲发明家在专利到期后移民美国,以至于后人评价这一时期美国“其所授之专利,多数为没有价值、无效以及和他人之专利权相冲突。抄袭、欺诈等竞争案件日增,专利法之立法精神,受到严重打击。

更绝的是,美国专利法颁布早期的整整45年里,所有9225项专利,没有一项授予外国人……这和英国当时在世界工业中遥遥领先的地位毫不相称!实际上,这一时期的绝大部分美国专利,都是对英国和欧洲各国专利的**裸剽窃,以披上合法外衣方便自己山寨。这也导致美国国内资本家,时常为了推翻国内某个专利,而高举反垄断旗帜进行上诉,成功后就能堂而皇之的进行生产了。

“我的这些脚踏式缝纫机,看来还要担着专利纠纷的风险啊,欧美各国的贸易保护如此激烈,但愿外销内销都别出事才好……”姚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