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75章 造船

第75章 造船

【75】造船

八磅3.2升铁壳保温瓶五百万个,每个20元,总价一亿。

保温瓶是姚梵这次采购选择的大头,作为一种1892年的发明,当时的生产方式是需要人工吹出两个不同口径的玻璃瓶,这活非有经验的吹玻璃技师不行,当时的发明者苏格兰人詹姆士-杜瓦专门高薪雇了两个吹玻璃的助手,来帮他搞定这个供大不列颠北极探险队使用的内壁真空瓶。

将两个玻璃瓶套在一起后,再用三个黄豆大小的石棉垫从三面隔开内外瓶。将水银涂覆在内壁,然后将内壁抽真空后密封,一开始选用胶水和木头圈密封,后来干脆将瓶口融化烧结成整体。

这个发明说实话不难,但难度在于量产,否则保温瓶永远都只是贵族和英国北极探险队的专用物品。从1903年开始,保温瓶始终在作坊生产中跌跌撞撞,直到1921年才初见工业化生产雏形。

姚梵觉得,自己现阶段用这些商品挣钱,每一种都是奇货可居!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或者干脆说,这些都是能够改变人类生活的产品。

但是姚梵对于货物上过度的包装并很不满意,因此在订货合同中要求,全部商品除了品牌LOGO和标识外,不得标注任何生产年份、公司地址,商品外的纸箱也不需要印刷。

姚梵的借口是“方便贴牌做外贸”。

没人会和大客户过不去,签订合同就必须履行,谁也不希望被索赔,所有供货商都接受了姚梵的要求。至此至此,姚梵的采购金额达到一亿6700万。

接下来姚梵的采购集中在姚家庄的武装力量身上。

“我还要采购十万双绿色劳保解放鞋,每双10元,总价100万。

棉袜60万双,总价300万。

可容8个床铺的22.5平米大型行军迷彩帐篷一千个,每个1300元,总价130万。

睡袋一万个,每个40元,总价40万。

冬季的秋衣秋裤,夏季的衬衣内裤各一万套,共150万。

铝制65式水壶一万个,每个7.5元,共7.5万。

全钢防水50米的飞亚达机械表一千个,每个1500元,总价150万。

军用GK80合金钢盔、工兵铲、军刀、指南针、望远镜、70升单兵迷彩携行具、针线包、雨衣、蚊帐、防寒手套等等等等军用物资各一千套,这些加一起,要花500万……”

姚梵一算,这些花了1500万。

“我买的地皮有56市顷,5660市亩,这可是三万七千多公亩的土地!眼下建设已经起来了,将来那片区域封闭起来后,外人不仔细查看,很难知道里面有多少人,可如果我继续从1875大量采购粮食,那动静就太大了……”

眼下早籼稻谷相当便宜,按照最低精米率44%的不贴水最低标准,再加上加工、运输、仓储费用,每吨也才420元,姚梵联系了本地的一家食品加工厂,请他们帮忙*了5000吨,花了220万。豆油市价每吨一千元,*了500吨,花了55万。

姚梵考虑到下一步工程需要,又买了十辆四轮带货斗的拖拉机和小型柴油发电机、电动抽水机。外带20吨装在200升铁皮油桶中的柴油,眼一眨又是三十多万没了。

看看目前的采购清单,姚梵不由地皱眉嘀咕:“养兵实在太花钱了,这还没算将来的武器费用呢,在找到合适的海外贸易对象之前,我估计商品的资金回笼不会太快,得想个类似山东机器局这样的肥差挣钱才是啊!”

想来想去,姚梵把主意打到了李鸿章头上,大清国为了几条兵轮,和英国人吵得昏天黑地,最后还是吃了个大亏,问题不就在于自己造不出么。

李鸿章眼下守着天津这个通商口岸,他需要的是什么?

“面子!”姚梵抚掌笑道。

“眼下第一步,先不说大船,就是港口必须的拖轮老李也造不出,眼下轮船招商局只有十条蒸汽风帆船,其余全是风帆货船,全国也没多少造船能力。

上海祥生船厂倒是在1862年造出了70马力蒸汽机,用来给李鸿章的200吨以下小船当主机,可是零配件全部控制在洋人手里,自己造的质量极差。而且我记得这年头的轮船,蒸汽机和螺旋桨是同步转速的,全靠一个原理类似离合器的装置和控制锅炉温度和进煤量来调节航速,这样的东西在港口当拖轮,效果能好到哪去。

蒸汽船舶的齿轮减速装置要到1909年由英国帕森斯公司研制出来后,才逐渐投入使用,我何不给李鸿章搞条小拖轮,投石问路呢?”

姚梵是行动派,想到就做,打定主意后便立刻联系了青岛本地的一家造船厂,可是对方一听说姚梵要蒸汽机主机,再三确认无误之后,就把电话挂了,这让姚帆郁闷不已。

“估计是把我当深井冰了,也是,这年头谁还用燃煤蒸汽机啊。

我记得49年建国时,上海赶造了一批75马力和150马力的往复式船用蒸汽机,我去学校查查资料,看有没有图纸。”姚梵不信邪,决定自己造。

在中国海洋大学图书馆资料室的电脑里搜索之后,姚梵顺利而轻松地的找到了这些新中国建国时的船舶与主机图纸。

仔细把图纸过目一遍后,姚梵感慨:“嗨!这么简单的玩意儿!我只要把各个零件分包给机械加工厂,想造多少都有啊!这150马力的蒸汽机实在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完全是铸铁嘛!一个配有压铸车间的机械加工厂,就能一口吃下这个订单!这年头,只要不是那种三两台机床的个人小作坊,稍微正规点的机械加工厂都有压铸车间!”

姚梵松了口气,开始研究起工艺来:“1877年法国人建成世界最大的100吨蒸汽锤,20世纪初期的战列舰主轴不过是用125吨气锤锻造罢了。我看看这个150马力蒸汽机的主轴参数……”

一看之下,姚梵大喜:“呵呵,这玩意我直接铸造得了,还锻个毛啊!额,保险起见,要不我还是直接找个差不多的柴油机型号,找个差不多规格的主轴加工一下,这样比较方便快捷,用着也安全。

或者我直接把这个项目外包给随便哪个低速柴油机制造厂,他们找起各种机械加工厂和小作坊来分包下订单可谓轻车熟路,最后总装时间上可以大大提前。”

既然姚梵一看这图纸毫无难度,不由得便浮想联翩起来:“今后我造万吨级蒸汽轮船的三胀式主机,也用这种分包的加工方式,也绝对是能够搞定的。2011这年头三五千吨的锻压机床哪儿都是了,各种后期热处理加工什么的,全部可以外包给各种加工厂,只要有图纸和资金,3000马力以下的蒸汽主机我可以随便造啊!

就是不知道大马力蒸汽主机的装配工艺有没有难度,不过想来也难不到哪去,柴油机厂连复杂的大型船用柴油机都能组装起来,还怕一个蒸汽机吗?实在不行找个船用主机厂,委托他们的大型装配车间帮忙搞定。”

想到这里,姚梵乐了“我这么干,今后造船还不跟下饺子似的,只要资金跟得上,无敌舰队也能搞出来啊!起码三十年内,军民用船都不愁了。”

于是姚梵拿了所有资料,在图书馆复印室,将所有图纸统统复印了五份。

找哪家柴油机厂合适呢?姚梵拿起电话,首先想到了本地一家柴油机厂,名叫青岛裕华柴油机公司。姚梵以前在钢铁集团工作时,帮这家公司调试过热处理炉的控制系统。

姚梵在电话中表示,自己是要为巴西客户复制一个老式蒸汽机拖轮,用来在该国的海洋博物馆接待游客和进行短途观光,对方这才没把他当成深井冰,并且深深地对于外国人的怪毛病表示了理解。

约定了当面洽谈之后,姚梵开着自己的QQ来到裕华动力柴油机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总潘安民热情接待了他。

潘安民显然是搞技术出身的,把姚梵带来的图纸仔细看过之后,笑道:“这倒是不难,就说这个150马力蒸汽机吧,所有零部件都没啥加工难度的,可是你只要一台的话,价格绝对是十倍于同马力的柴油机的,毕竟所有铸件都要重新开模的。所有零件都要单独作图,分包给机械加工单位,人家第一次作这个规格,而且只买一个的话,开价绝对是贵的。”

姚梵道:“我的客户也怕到时候坏了不好弄,而且预计投入营业后,这种蒸汽轮船旅游会比较火爆,所以定了三台主机。潘总,你能不能利用现有的柴油机配件,取代一部分图纸上的零件呢?”

潘总又看了一会儿图纸,说道:“如果不按照图纸来,那就牵涉到重新设计了,这我可不敢保证质量啊。毕竟设计师在设计时,考虑的比较周翔啊。再说了,不按图纸的话,你的客户验收能通过吗?”

姚梵无奈,只得问价。

潘总很实诚,说道:“50万吧,50万给你做出来,质量我绝对保证,要是出问题你只管找我,三年内免费维修,十年内只收配件成本费,三台150万,不打折。”

姚梵心里叫苦,50万够买同马力的船用柴油机十台了!这还没算锅炉和其他设备呢!可是事急从权,只能一口答应下来。

“好吧,另外潘总你要是能顺利搞出来150马力的蒸汽机组,我这里还有一套图纸,也是这个巴西客户订购的旅游基地蒸汽轮,这是个1000马力机组,原本是用来内河长航拖运的。”

看了图纸,潘总笑道:“这不是咱们国家以前那本《船舶蒸汽机》的作者王平轩设计的嘛,用在长江航线的拖轮上的。这个机子我以前在学校还看过图纸呢!”

姚梵喜道:“能造?”

潘总道:“当然能造,不过还是价格不划算的,一台要120万,有些大型铸件,我还要委托重机厂订做的。”

“先造一台!”姚梵决定道。

“行啊,不过定金最少先交80%!姚先生你也知道,这个东西你万一不要,我可根本没地方找下家的。”

姚梵爽快的答应了,留下一套相关图纸,拿了潘总公司账号,离开后找了银行转账,回来确认了潘总收到货款之后,双方草草订立合同,潘总答应,最早10天,最晚一个月交货。

接着姚梵直接找到青岛造船厂,这是一家军民两用的老厂了,听了姚梵的要求之后,倒是没有含糊,只是同样的先把丑话说在了前头,那就是价钱不便宜。

“姚先生你看,你虽然提供了船舶图纸,可是这种蒸汽动力的小拖轮和长航拖轮,毕竟很少有人造过,估计有很多零件要重新定制。”

“我的客户不要任何电子设备,GPS、AIS、雷达测声、无线电都不需要,只要原生态的模拟这种老船就行。”

“可是你现在不是只订购了主机吗?我们还要帮你订购锅炉吧?虽然齿轮组和艉密等等其他设备我估计可以通用,但是蒸汽机组的上船调试安装毕竟是很久没人做了啊!……

这样吧,你把图纸留下来,让我们工程师研究一下,再给你报价,但我估计,这种150马力小拖轮怎么说也要60万一条,这种1000马力长航拖轮,也要200万以上。”

姚梵只要有人能帮他造就行,哪里管许多,立刻答应下来。

次日上午姚梵接到船厂电话,厂里表示,工程师看过图纸认为没问题,算下来150马力小拖轮造价60万一条,1000马力长航拖轮造价260万一条。姚梵立刻赶到船厂签了合同,直接定了三条小的一条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