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76章 野心家的羁绊

第76章 野心家的羁绊

【76】野心家的羁绊

“姚先生,这种150马力小拖轮是单烟囱单甲板单底式,长26米,宽6米,排水量140吨,最大载煤40吨,载水10吨,工作航速9节。

只要主机到位,这三条小拖轮可以同时开工建造。

至于您要的那条1000马力长航拖轮,则是双烟囱单甲板单底横骨架式,长32米,宽8米,排水量420吨,最大载煤60吨,载水15吨,

和那三条小船一样,主机到位后就能开工,同样预计两个月就能下水,三个月保证全部交船。”船厂在得到工程师的评估后非常有信心。

于是姚梵逐次将订单一一下好。又约定了蒸汽机装配完成后直接交给船厂,这才放心的回家等货物。

不出半个月,前期的货物就已经到齐了,裕华柴油机公司也传来好消息,第一台150马力蒸汽机已经总装完成,准备交付船厂。

于是姚梵在秋风渐起的八月中旬重新启程。

“血祭大阵!启动!”姚梵对脑海中的血魂下令道。

自从拥有了血祭能力之后,这两三个月里,姚梵每天都花时间,在血魂的指导下熟悉血祭的窍要。

姚梵现在操作血祭大阵的手段越来越熟练,通过将自己的血液涂抹滴撒在特定的方位,姚梵不但能大规模传送货物,还能精确控制货物在穿越后不至于因为落差原因摔毁或者被掩埋。

回到姚家庄里这片被平整过的乱石滩上,姚梵四顾无人,松了口气。

姚家庄西北这片地区被姚梵命令伙计用栅栏围住,避免有放羊的孩子误入。之前姚梵带回的货物,则已经被运进了用干打垒方式建造的土木结构仓库中。

“血魂,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把血祭的坐标变更?”姚梵突发奇想。

“原生本体是可以的,但在这一次血魂诞生中,原生本体分裂了,而我,只是其中一个罢了。”血魂黯然道。

“那么说,你原本是可以位移的?”姚梵心里燃起了希望。

“如果在血魂诞生之后,原生本体分裂之前,这倒是不成问题。可是诞生后一刹那,原生本体就因为能量太过强大而导致了状态极不稳定,立刻发生分裂,而我们这些分裂出来的血魂也就各自散开,找寻能活命的宿主了。”

“那么说你只是其中的一个?”姚梵问。

“是的,我只是原生本体分裂出的血魂中的一个罢了。

我们这些分裂出的血魂各有各的能力。

我们有的擅长建立时空道标,可以通过血祭,设立时空道标,自由穿梭各个不同时空;

有的擅长空间跳跃,可以在本时空中远距离传送物质到空间里的任何地方;

还有的擅长空间折叠,操纵物质内核进行质子或中子的交换,从而发生物质转变,也就是所谓的点金术;

还有的擅长物质融合,产生令人无法想象的能量,甚至能够捕捉光线与引力!”想到自己的同胞兄弟们,血魂不由涌起了淡淡的忧伤,慷慨而谈。

“真是太强大了!”姚梵赞叹道。

那你的这些兄弟现在都在哪里?您能找到他们吗?”姚梵怀有一线憧憬。

“原生本体分裂后,我们的能量都极度衰弱,只能立刻选择宿主进行寄生,否则会在很短时间内衰变而亡,我估计他们此刻已经找到了各自的宿主吧……否则……”说到这里,血魂怅然无语。

“血魂,你还没说你的能力呢!你能建立时空道标吗?说老实话,我不喜欢清朝,你当初帮我穿越到春秋战国该多好!那样的话,我一定游历天下,遍访诸子百家,那才大快我心啊。

或者说,你能帮我点石成金?能帮我从国外免税的运输东西回国?”姚梵急切的想要知道自己身上血魂的能力。

“我没他们这么强,我只是能够稍微控制一下时空穿越的物理坐标落点罢了。”血魂道。

“太好了!你真棒!我眼下最需要的就是你的这个能力!”姚梵大喜。

“不过这都是需要能量的,如果仅仅几公里内的话倒还好说,若需要大幅度变更落点坐标几百上千公里,则需要1000CC你的血液!这样大的消耗量,有可能导致你的身体极度不适!昏迷!甚至有生命危险!”血魂高声警告姚梵。

“…………那算了,正常人血液才占体重8个PER,我虽然个子高点,也才92公斤,理论上只有7.3升的血液,你一不小心多抽点,我可就成木乃伊了……”姚梵连连摇头!

“……”血魂无语。

姚梵于是不再纠结,立刻从这次带来的货物中推了一辆事先准备好的自行车出来,动身向不远处姚家庄推去。

连推带骑没走多远,就看见一排排整齐的板房从一座杂草丛生的小坡后露出了头,姚梵赶紧加快脚步回到庄子里。

伙计们远远看见姚梵来了,立刻欣喜的围上来。

姚梵笑着命令众人开始搬运货物,于是全庄上下的伙计们齐齐动员,以姚梵的乡勇团为领导骨干,三百多号人赶赴姚梵的传送位置,开始紧张的搬运。

“世成,你说东家是怎么弄的?神不知鬼不觉,谁也没惊动,就在庄子这边把货卸下来了啊!东家家里该有多少船?该有多少人?”最早和姚梵学自行车的一批伙计中的王鑫感慨道。

这些天在李海牛的操练之下,贺世成原本就黝黑的小脸晒得黑里透红,明显可以看出整个人壮实了很多,气质也轩昂了很多。

“不该问的别问!这是咱们该问的吗?咱们东家家里在海外,上千料的货船都有几百条!上百料的货船那得有几千条!水手成千上万!咱们能跟着东家身边,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今后说不准,还能去外洋看看稀奇,亲眼见见东家说的那些泰西国家!”贺世成道。

“哎!世成,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这要是能跟着东家出洋,看见满大街的洋人,那准保是顶顶稀奇的大事!满大街一水的黄毛!加上蓝眼珠子!个个说着洋话!嘿嘿,想想就可乐!”

……

“家祥,外面怎么这么吵?”白小旗手里拿着个苇草扇坐在简单打制的木板床床沿,一边给躺在**酣睡的儿子白康扇凉,一边问地上正拿着小刀作雕刻的小个子男人。

上次她来姚家庄时,脸色还蜡黄中浮着苍白,眼下却已经重又神采奕奕,银盘儿一般的脸上英气勃发。

“大姐,我去看看!”谢家祥放下手里正在雕刻的活,快步出屋。这是一把做来给孩子玩的小小木头刀,雕刻的很细致,处处边角都刮得*可爱。

谢家祥是白小旗父亲白九爷从路边抱回来的,对白小旗最最忠心,白小旗成亲之前,叫白小旗大姐,成亲后,便管她叫大嫂。如今离了寨子,他便又习惯地叫上了大姐。

不一会儿,谢家祥回来报告:“大姐,是姚东家从海外返货回来了,庄子里的伙计都忙活坏了,正一车车的往仓库里运呢!”

“哦,恩公真好本事,光天化日的贩私货,也不怕官家来抓他。”

“大姐你还没看出来么?那姚东家和官府勾结的厉害,连乡勇都操办上了,那些狗官只要得了钱,哪管你运什么呢!现如今大清国遍地都是害人的*膏子和烟馆,官府还不是睁一眼闭一眼吗?”

家祥正愤愤地说着,屋外传来人声:“我可从来不贩毒啊,白大嫂莫要冤枉我!”

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姚梵大步走入进来,身后跟着李海牛。

白小旗见姚梵来了,慌忙起来抱拳,躬身道:“白小旗见过恩公!”

谢家祥也赶紧作揖。

姚梵连身道“请起,请起。”

扶起二人后,姚梵来到床边问道:“孩子近来可好?病情稳定了吗?”

白小旗一听姚梵问孩子病情,顿时激动起来,眼里泪光莹莹地道:“多谢恩公救命!康儿已经好了许多!最近连咳嗽都不大有了,更没见咳血!现在精神头也足了,吃的也多了,刚才要不是我哄他,还不肯睡呢。以前他哪里有这样的精神头!成天都吃不下饭,病怏怏躺着不动。”

听到板房屋里吵闹,那孩子白康也醒了,抬手揉揉眼,躺在那里,打量着面前的姚梵。

“恩公你看他醒了!”白小旗欣慰地道。

“快!起来给恩公磕头!”白小旗扶着孩子要他起来。

姚梵赶紧拦住:“白大嫂你别动他,让他躺着休息吧。”

劝住白小旗后,姚梵笑道:“看到孩子好转,我心里也高兴啊。”

“恩公以德报怨,待我们母子这样好,三姐也每天从家里送来日用吃食,庄子里又有海牛大哥看顾照拂我们,这份恩情,我白小旗实在是不知如何报答!今天见了恩公,想起当初劫道的事情来,实在羞愧无地。”白小旗越说声音越小,显然是很不好意思。

姚梵笑道:“我有个心愿,要让普天下的孩子们都健健康康的长大,不求锦衣玉食,但是能吃的饱穿的暖,如果生病了,有好医好药照顾,这样的世界才是理想社会。”

“恩公菩萨转世!大慈大悲!小旗打心眼里佩服恩公!”

姚梵话锋一转,激昂地说道:“只是这世道不好,封建王朝压榨百姓如宰割猪狗!处处可见仗势欺人的狗贼,逼人为奴为婢!为娼为匪!

卖田卖地、卖儿卖女的人家,更是遍地都有!多少好端端的家庭,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见白小旗和谢家祥听得认真,姚梵继续慷慨激昂地说道:“这世道黑白不分、吏治腐败!好人没钱便是罪,坏人有钱便逍遥。

穷人命贱如纸,被当成牲畜,被剥夺自由,被强迫整日劳作到死。即便如此,一旦交不起租子,或者欠了财主的钱和官府摊牌,便还要挨棍棒,受鞭笞,皮开肉绽!

天下的庄主各个都有自己的家法私刑,地牢镣铐,他们用暴力和酷刑来制服不听话的奴才,用残忍和饥饿的手段来威胁和驯服所有的佃农!有钱人家的家奴可以被猪狗般转卖,从此天各一方,教子孙们从此都不认识自己的叔伯长辈!

如果普天下的老百姓不团结起来,那大家将来的子子孙孙都会继续在黑暗中痛苦轮回,世世代代在畜生道中翻滚,永世不得出头!”

姚梵说到后来毫无顾忌,每一句话,都犹如一场明火执仗的暴动!

白小旗听得心中震恐,想这姚恩公明明是个富家翁,可以坐享荣华,可听他这番话,却是句句心怀怨恨,对朝廷极度不满。

“恩公可是要造反!”白小旗娥眉一竖,流星般的大眼睛坚定异常。

姚梵并不正面回答。

“团结,团结就是力量,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我们的力量越强,坏人的力量就越弱,等我们积蓄了足够的力量,一定能够改变这个世界!”

“恩公!白小旗一介草莽女子,不懂太多的大道理!恩公对我儿有活命之恩!不管恩公做什么!我白小旗愿意以死襄助!”白小旗说罢,便低头一个干净利落的抱拳。

姚梵肃立抱拳道:“姚梵有白大嫂这句话就够了,今后白马会若是短缺粮草,尽管来找我姚梵,只盼贵部能够早日兵强马壮!终有一天,我要叫这山河色变!”

“恩公!你的心思,白小旗领会了!从今后,白马会唯恩公马首是瞻!”

姚梵斩钉截铁道:“大义在民心!将来我要是有对不起白马会之处,你们尽可鞑伐!”

“不敢!”白小旗心里明白了,这眼前这位恩公,是个**裸的野心家,对朝廷来说,这位恩公比起她们这些马匪,要凶险一万倍!

姚梵并不在乎白小旗怎么看他,他明白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道理。

姚梵又告诫了两句医嘱,寒暄了几句,便叫李海牛放下自己从2011带来的奶粉、巧克力、奶糖等营养品,告辞离开。

白小旗送出门去,望着姚梵身影从前方板房转过不见。她心里不由发问:“不知道,恩公的本事能不能翻了天去……靠钱?靠他的乡勇?……那些乡勇……不提也罢……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