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77章 美利士

第77章 美利士

【77】美利士

接下来两天,姚梵除了盯着商号,迅速将仓库中的货物上账,便是继续操练他那些不被白小旗看好的乡勇。

眼瞅着天气还没出伏,伙计们在操场上站的笔挺,汗水打湿了蓝色涤棉牛仔布的长袖长裤,随即又被晒干,白色的盐迹在衣服上犹如地图般蔓延。

随着李海牛一声解散,伙计们纷纷聚成三五成群的一小股一小股,跑去操场边上一溜板房的阴凉下席地而坐了。

“东家,咱们这么每日的练走练站,绕山乱跑,有个什么用?何不找个精通枪棒的教头来,也学点真功夫。”刘进宝在姚梵身边席地坐下问道,周围坐了一圈的大伙计。

现在凡是大伙计,个个都觉得自己身份不一般。用他们的话来说,自己是和东家一起上过阵,还拜过的,又都荣幸地收到了东家的彩色照片!

别人若要细问上个啥阵,拜个啥故事,他们便把头一仰,嘴里哼哼道“那咋能告诉你哩。”爱搭不理的走开去了。每次操间休息,三十多个大伙计便围在姚梵身边,众星捧月一般。伙计们觉得,哪怕姚梵不说话,能坐在他身边便是一种身份和荣幸。

“进宝,你要沉住气,队列这个东西,是行伍的基本功。至于体能训练,是一个兵的本分。除了提笼架鸟的八旗兵,天下的兵丁都要打熬身体。身体好了,才能做到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才能活命。”

“东家说的好!”李君道。

“大清国的兵为啥打不过洋人?反教洋兵把圆明园烧了?就是因为不练队列,不练跑步。”姚梵为了强调体能训练和队列的重要性,只得往大里联系开来,希望伙计们重视训练。

“奥,我说东家为啥这么盯着练呢,原来这里有道理在。”刘进宝似乎懂了又似乎没懂,点了点头。

“海牛。”姚梵道。

“东家,在!”

“队列和跑步,我看大家都有点练烦了,你加点科目。”姚梵道。

“东家,你给我的训练大纲就是这些训练的啊,没别的科目。”李海牛

姚梵一拍脑袋说道:“你看我这记性,我这次还带了些器械的,咱们这就装上。”

于是姚梵招呼自己的乡勇新兵们前往仓库,取出了这次带来的单杠双杠器械,这些都是姚梵网上采购的,组装起来很方便。

随着操场边一个个深坑挖好,水泥灌入,单杠双杠被插入水泥中固定,下面掩埋上沙土,上面固定好螺栓,这就算施工完成了。

一百名乡勇现在都被姚梵养的身强体壮,干这点活实在不花功夫,前后两个小时就大功告成。

姚梵道:“先等水泥干透,估计明后天干透了就能用了,今天咱们先换装,然后练习投掷。”

姚梵带人从仓库里取出大批的500克木头*。这些是供学校田径训练、部队新兵训练的器械,网上很容易买到,为了把重量达标和模拟真实,弹头部分都是铸铁的套子,后面插上了木柄后,用螺丝从铸铁侧面打孔处固定了,非常牢固。

“这些箱子里是训练用的投掷弹,一箱100个。这些箱子里是水壶,一箱50个。四排长周第四,你把这些箱搬到操场边上,找板房收好。”

“五排长贺世成,你带你们班的人搬20箱解放鞋过去,一箱30双,应该各种码数都足够匹配了。”

“这里是棉袜,一箱三百双,还有秋衣秋裤,一箱20套,还有衬衣衬裤,也是一箱20套,海牛,你带你们排的人,按照一人每种两套搬过去……”

一番折腾下来,足够的物资被搬到了操场边,姚梵开始带着五个班长进行分发。

领到解放鞋和袜子后,伙计们一个个兴奋地试穿起来。

姚梵松了口气,心说这下可不用再向本地的成衣店采购鞋袜了,1875这里一双布鞋要七钱银子!上好的双层厚布面千层底绅鞋则要价3两!伙计们平时干活训练又穿的费,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在鞋头穿出了破洞,打上了补丁,眼看着又要出现叫花子军团的雏形了。

伙计们眼看着领到手的东西越来越多,双手捧得满满当当,脖子上也挂上了水壶,于是又有人激动了,哭着喊着要给东家姚梵磕头谢恩,把姚梵气的赶紧喝止。

“你们都是乡勇!是兵!以后别把自己当成一般伙计!”

“将来,你们要和我一起并肩战斗。”姚梵大声道。

接着,下午开始了投掷训练,这个训练在外人看起来简单,可是姚梵曾经负责过钢铁集团公司的民兵训练,知道这个项目并不轻松。

“大家看好我的动作!

第一步是引弹动作,拿出投掷弹放在右肩,大家看我动作,用自己手里的器械模仿一下,自己体会一下。

第二步要看好了,右手向后引弹,右脚向后跨出,蹬地!送胯!迅速转体!对,就是这样,大家学我做一下。

第三步是挥臂扣腕,大家看,先把身体做成反弓型,然后迅速蹬地、挺胸、挥臂!用大臂带着小臂,使出最大的劲来!出手一刹那,收腹、猛扣手腕、出手……”

姚梵教的满头是汗,这个玩意无论在哪个时空,要想教的士兵们把动作全做的标准、做的漂亮,都不是轻松的活。

“东家,咱们这是要干啥?是要拿这铁头木棍砸人?”李君大惑不解。

“嗯,大家好好练,这是咱们战斗的法宝!凡是扔不出100尺,都不合格!都是孬兵!扔出110尺的算良好,扔出120尺的,要表扬!”姚梵道。

于是姚梵带人找了一片平整后的荒地,用工程皮尺量了30米、35米、40米、45米、50米……

一个个距离用白石膏粉标定,每个整数距离上还画了个小圈,伙计们开始进行投掷训练。

“东家,不就是比谁扔的远吗。”李海牛道。

“最好是又远又准。”

结果李海牛上来一下子,就扔出了90米外,姚梵惊呆了。

“这个有点像飞蝗石,但又不全像。马背上出手飞石是要砸人面门,砸晕了生擒,讲究的是出手暗!准!狠!

东家你这却只要扔远,我看就是砸中了脑袋,也未必能砸晕,再说扔的越远,越容易被躲开。”李海牛在姚梵的喝彩中冷静地分析。

“海牛,将来对阵,你手里要是拿个飞雷,扔出去能炸开,这当然是扔的越远越好。”姚梵也不隐瞒。

“东家,你是说……”李海牛看着姚梵的眼睛,恍然大悟。

“我倒是听说过,僧格林沁被法国人和英国人在八里桥打得一败涂地,那法国人就有一种掷弹兵,揣了掌中雷,上来一扔,玉石皆焚,骑兵纷纷披靡,受惊不能作战。东家将来莫不是要给俺们都带上那洋人的掌中雷?”李海牛果然不愧是打过仗的,即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

“正是如此,此物是我姚家发明,也不需点火,只要一拉环扣,就能冒烟,大概五秒钟就能炸响,所以要赶紧扔出去,还要扔的又远又准。”

“东家!你放心!俺一定把大伙都练出手劲和准头。”

“你要注意方式方法,我教的动作是最省力、最标准的,练起来最容易上手,学的快。”

“东家您教的姿势我记得,您放心,交给我了。”李海牛很自信。

接着姚梵看了乡勇团的投掷,除了三个人因为姿势不正确没扔到30米,其余哪怕姿势很烂,也都扔的极远,竟然有超过半数都扔出了50米外。

“到底是从小干活出生的劳动人民啊,只要他们吃饱喝足,手上力气就是不一样,明明姿势都乱七八糟的,硬是个个都能扔出老远。”姚梵感慨。

一直到傍晚,在姚家庄吃过晚饭后,姚梵带着手下几个大伙计刚回城里,贺万年就派人来请。

姚梵只得赶过去,才知道原来是有客人到了。

当姚梵在遇春商号的后堂见到这两个人时,忍不住乐了。

“真是想睡觉有人送枕头,我正要找你们,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姚梵一边听贺万年介绍,一边笑眯眯地想着。

来的这两个人中,其中一个明显是外国人,虽然头发漆黑,但五官长相完全无法蒙人。

“这位是?”姚梵看向贺万年。

“这是美利士先生,是德国美利士洋行的大班,他听说咱们遇春商号来了新货,特意从上海赶来看货,结果看完后不肯走,一定要见姚东家您。”贺万年上来,低声附耳道。

“古登阿本!”姚梵开口就是一句德语‘晚上好’。

此言一出,那洋人愣住了,发了两秒钟的呆后,立刻大喜过望,跳起来对姚梵微微鞠躬,礼貌的一低头。

“姚先生,没想到你居然会说德语,能够在清国这样一个遥远的地方,听见如此亲切的问候,实在是最令人愉快的事情。”美利士激动地用德语说道。

他想看看姚梵是不是只会一句打招呼的话,不过即使姚梵只会一句,也足以令他感到欣喜,他觉得这证明此人对德国人有好感。这年头,清国懂外语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即使有幸找到一个,也是只懂英语罢了。

谁知姚梵在大学里自考过德语,又曾经在钢铁集团上班期间,与来中国安装设备的德国工程师交流过半年多的工作业务,日常对话自然毫无问题。

姚梵张口就来,用略微生硬而带点南德巴登腔的德语说道:“能够见到不远万里前来中国的德国朋友,是我最近少有的快乐。欢迎你,我的朋友,请坐。”

这下美利士满意了,简直是非常满意!

“这是个有教养的中国人!更重要的是,这是个有着惊人语言天赋,德语熟练的中国人!我敢打赌,只要我告诉其他在华德国商人,他们会非常乐意和他成为生意伙伴。上帝啊!他是我打开中国大门的金钥匙!”

美利士的心中喜悦极了,似乎已经忘了他之前在台湾投资的惨败。

詹姆士美利士来自汉堡,从事对华输入*和棉毛纺织品的贸易,并从中国采购樟脑销往西方。可是眼看洋行蜂拥而至中国,*与纺织品的竞争都日趋白热化,于是他开始考虑投资垦殖业,但很快就因为投资台湾宜兰的垦殖生意失败,美利士洋行也因此负债倒闭,他本人不得不灰溜溜地跑去上海,给怡和洋行做买办。

举手之劳,请各位鼠标轻点一下,拜谢!拜谢!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