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87章 黄尘四起

第87章 黄尘四起

【87】黄尘四起

徐建寅终于到了青岛口,作为山东机器局的总办,他希望能够第一时间看见那些远渡重洋来到大清的先进机器。

“徐兄你来了,那我们可以出发了。”这是姚梵见到徐建寅后的第一句话。

穿着一身黑绸寿字暗纹长衫的徐建寅哑然,半晌才有些生气地说了一句:“姚、姚兄,我还没看到机器!再说总要雇齐车马才能上路。”

姚梵挠挠头,歉然道:“徐兄莫怪,我倒是心急了,最近听说日本军舰入侵我大清属国朝鲜,在江华岛附近公然测量水文资料,被朝鲜炮台开炮示警后,悍然登陆,屠杀朝鲜军民。

再一想到之前七月时,日本人强迫琉球国王停止向我大清纳贡。去年日军登陆台湾,占领琅乔,在龟山设都督府。三件事放在一起,可见日本人以为我大清孱弱可欺,已经是磨刀霍霍,实在放肆至极了!

我想着,若是机器局能早日建起来,国家终归还是强一点,哪怕只强这么一点,也是好的。”

徐建寅听了姚梵话后肃然起敬,抱拳道:“姚兄爱国之心,拳拳可表,既然姚兄急切,咱们便去看机器。”

于是姚梵前边带路,把徐建寅和同来的机器局会办薛福成带到姚家庄边上一块空地。

“姚兄,你这里所有路面都铺了波特兰水泥?”

“嗯,我家在海外有水泥厂,卖不掉的便拉来自己庄子里铺路。”

徐建寅和同来的会办薛福成对视了一眼,心里震惊不已,心想“这波特兰水泥贵的要死,大清国造不出,全靠从海外购买,来修筑炮台和重要设施,这姚梵居然当成不要钱一般,拿来铺地!”

姚梵招呼伙计们解开一片片帆布,“呶,这些设备就是了。”

徐建寅在安庆内军械所和江南制造局都待过,虽说见过不少机器,可现在却打心眼里自卑起来,“这些型号,我一件都没见过。”

接着姚梵对徐建寅解释了一下所有设备具体的安装流程,徐建寅听得仔细,上前一间间的机器查看,可徐建寅最后却目瞪口呆的在背压式蒸汽轮机发电机前站了半天,最后说道:“姚兄,你说买蒸汽机,怎么是拼装好了的机器?这可怎么运?我看这机器前中后三段,每段怎么说也有两千斤啊。”

“怎么了?当然是整机运来了啊,好的蒸汽机因为安装过程很复杂很精密,不可能拆成细细的运来啊,那样的话,你怎么装?”

“徐建寅一想也是,这玩意自己根本没见过,谈何安装呢。”

姚梵介绍道:“这个机组总重5.3吨,这里是已经拆成前中后三段的,到了济南再合并安装调试。中间一段最重,3.4吨,不过你别操心,我有拖卡车,还有供车子烧的柴油,自然帮你拉去济南,装好再回来。”

“可是,可是怎么装车呢?姚兄卸船装车运来庄子里的时候一定用的是木梁吊吧?”徐建寅还不知道什么是拖卡车,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玩意的吊装是个大问题。

姚梵当初把设备运进庄子,靠的是两个用粗壮原木搭建的三脚架上面搭上圆木梁,再用多个省力滑轮组配合,靠三十多个伙计的人力拉动钢索,才顺利吊装上特制的四轮挂车,运来庄子里。

“是,用木梁吊配合多个滑轮组吊起来后,就能装上车的。”

“这可难办了,这样重的机器,大木车一路推去济南,不知要坏多少轮子。”徐建寅担忧地道。

“我说了,我有拖卡,后面拉的不是大木车,是挂车。”姚梵再次解释。

四轮拖拉机卡车的载重只有一吨,工科出生的姚梵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特意配着拖拉机卡,订购了十个5吨农用平挂车,可以挂在车后,用拖拉机拉着跑。

只是这样干对拖拉机来说比较吃力,额定满功率牵引之下,每小时油耗9.7升将近10升!为了安全,车速不能快,假定一小时开20公里,那么百公里需要5小时,百公里油耗差不多50升,比起重卡拉80吨才百公里油耗20到25升来说,经济性极差。

但拖拉机卡好就好在他的路况适应性上。牺牲速度和高油耗,换来的是大功率和牵引力,能够在烂泥和坑洼无路处随意走出路来,若是装上履带和铁皮,那就相当于坦克了。重卡可受不了黄土烂泥地。

10辆拖拉机卡从青岛口到济南来回,大约要4吨燃油。姚梵打算在其中一辆拖卡后面的挂车上装个五吨油。

“什么是拖卡,姚兄的挂车是什么?不是木头的?”徐建寅很好奇。

姚梵只能带他去看。

“呶,这就是拖卡。”

徐建寅的脸顿时变得和青岛口的顽童没有二样,兴奋地前前后后围着拖拉机卡乱转,傻乎乎的摸这摸那,最后问姚梵这玩意怎么运货,姚梵只得上去开了一圈演示。

这么一开不要紧,徐建寅坐在边上乐坏了,非要姚梵告诉他,这是怎么个原理。

姚梵心说这倒霉催的,只能耐着性子给他说了一遍内燃机的原理。

徐建寅倒是会举一反三,立刻认定这是不带铁轨的小火车。

“姚兄!此物好!朝廷不许修铁路,怕搅了龙脉,这东西不需铁路,只要有平地就能行得!最适合大清。”

姚梵眼珠子一转,心想这个要能讹来钱,那还真是不错的买卖。这年头的汽车很粗糙,一辆还要6、700美元,我这玩意的技术实在优秀,还有吓死这年头的51马力啊!要卖,起码要翻十倍。

可他再转念一想,这玩意太超前,万一被列强搞去,绝对是一次内燃机技术的大大前进,起码帮列强扫平了柴油机基本构型和车体悬挂的设计问题,无数欧美厂家的仿制零件将要诞生,最终山寨出来一个性能不如的货色,但这已经是太可怕了!利害之间,两相取舍,实在太不划算。

于是姚梵摇摇头道:“此物甚贵,一台车要一万两银子,烧的火油还死贵,全靠从国外进口,我要不是为了给丁大人忠心办事,绝不舍得用这个来运货。”

徐建寅一听这个价钱,吓了一跳,黯然道:“这简直就是银子打出来的车,大清国哪里用得起。”

姚梵看他神色黯然,安慰道:“这东西早晚会便宜的,到时候徐兄买一辆,自己开着玩。”

于是当天姚梵摆了接风宴,请来孙茂文、韦国福、刘子铭作陪,和徐建寅、薛福成胡吃海喝了一顿,次日便吩咐早已做好准备的伙计们开始装车,半日就把货物吊装完成。

出发那天,孙茂文、韦国福、刘子铭来了个十八相送,硬是送出十几里路,马屁拍的一路黄尘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