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86章 别闹肚子

第86章 别闹肚子

【86】人多了起来

就这样,姚梵自从这次穿越带货回来后,整整一个月,每天白天,处理放贷、训练、生意、仓储,让姚梵停不下来。每天晚上,姚梵依旧和他的核心伙计们在一起开会,谈论世界应该怎样,生活应该怎样,农民的应该得到多少劳动报酬。

由于伙计越招越多,姚梵的手下的班长和排长也已经多达90多个,他不得不把仓库区里的一间仓库改成了会议室,只有最机密的小会还在自家院子里开,其余会议全在庄子里进行。

原定运机器去济南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

九月底,24节气的秋风刚过,昼长夜短的夏日才算终于结束了,姚家庄已经是一片热闹景象。

20间一排、十排200间一区的板房建设已经进入到五、六、七三个区同时开工的壮观场景。前四个区的交付,价格按照姚梵和木器店掌柜王守业商量好的,木料成本加上剖木板的工钱,再加上装钉施工的房屋安装费,一间屋子10两银子,王守业已经收了姚梵8000两,姚梵估计他少说赚了800两。

让姚梵高兴的是,王守业这段时间免费的为姚梵培训出了二百多名木工技术人才,虽然这些学徒的手艺还很生硬,没什么板房施工以外的木工经验,但姚梵已经凭借这些伙计,做到施工不求人了。但他没有辞退王守业,工程外包对于姚梵来说比自行施工省心多了。

姚梵在原来的南面五个居住区1000间板房的基础上,又在东面紧挨着原规划做了设计,要求王守业再给他建设五个区。

王守业很高兴能再挣一笔大的,毕竟这钱来的太容易了。

这也要归功于姚梵那已经初具规模的板房流水线,伙计们各司其职,搬木料的搬木料、解木头的解木头、打桩的打桩、钉墙的钉墙、装木门的负责装木门、爬梯钉屋顶的则专门负责钉屋顶,一切都井井有条。

“老王,你只管盖,我不会亏待你。”姚梵说。

“姚东家,这辈子能帮你盖起这样一个庄子,俺进了棺材也是笑着的。”王守业对于姚梵的好名声也是非常敬佩,这个人最近被胶州的农民当成了救星。

之前建好的板房已经住进了姚家的伙计,因为有着姚梵给的稳定的收入来源,这些原来的苦人们都买了简单的床铺和家具,打心眼里希望能长长久久的在姚家庄为遇春商号干一辈子。

姚梵每次路过这片居住区,都会发现其中多了些扭捏的身影,那些女人都是被遇春商号委托的媒婆忽悠来的,在嫁给了姚家的伙计后,开始安居在姚家庄。

每天,这些女人会成群结对的走上一里多地,一路家长里短的闲谈着去河边洗衣服,木梆子砸在一件件家里男人的蓝色工作服上,带走大量汗渍和泥灰。女人们一直的用木梆子打着,直到衣服干净了才罢休。

由于住房政策规定,凡是结婚的和有父母家人的,可以一家人住一间,其余单身汉则要四个人一间。这导致尽管姚梵觉得20平米的板房相当拥挤,可还是有些伙计托人从家乡接来了老人,也不知这些老人是探亲还是常住,总之他们让自己的儿子有机会拥有了独门独户的家。

于是每天都能看见一些上了年纪的妇女在板房附近一边晒太阳一边缝补,还有些个老头在义务的清理姚家庄附近的杂草,他们说清理干净后,明年要种些菜和大葱。

姚梵想,大概明年,这里除了越来越多的女人、老婆婆、老公公之外,还会出现一片片青攸攸的大葱地、和一些新生儿的啼哭吧?生命的延续,有时就是这样的简单,男人加女人,吃饱加穿暖……

因为徐建寅通过信局送了封信来青岛口,询问采购的怎样了,姚梵回信说货已经到了,徐建寅立刻表示要来青岛口接货。

于是姚梵终于打定主意,决定开始训练司机。

一来,姚梵不希望自己这次运输设备的车队是一大群牛车、马车、骡车、驴车,在路上每天行进40到50里路,即20到25公里,那样折腾大半个月到济南,太没有效率。

二来,姚梵觉得,既然采购了,就要尽快投入使用,否则丢在那里也不是个事。

宝贵的乡勇是姚梵辛苦操练出来的,不适合作为司机这样非战斗岗位的人员选择。在经过姚梵用他自制的视力检查表测试之后,二十个认识字的伙计被作为司机班学员被挑选出来。

姚梵教的很简单,第一天就简单讲解了车上所有部件的作用,然后就上车示范,当天就进行了上路练习。

考虑到徐建寅马上就要到,姚梵便有些着急,因此没有S弯练习,没有倒库练习,没有单边桥,没有绕大饼,没有上坡起步。

姚梵的要求及其简单,会开直线、会停车、会左右转弯、会左右倒车、会找轮子位置去压固定目标。

全做到了?

OK,恭喜你,毕业了!

只是姚梵规定,车速不许超过二十公里,就是说只挂一档便够用。

当四轮拖拉机低速载货卡车出现在青岛口外时,青岛口城内的老老少少争相观看这一奇物,还有大量的小屁孩跟着后面胡乱的跑着嚷着,兴奋的像是一群发了疯的羊羔子。至于百姓,说什么的都有,大量的证据表明,大多数人觉得这是妖法,只有妖法才能让四个轮子不靠人力畜力转动。

但是因为姚梵名声好,乐善好施,甚至之前才给大家送了精白米作中秋礼,所以大家最后都认为,这应该是好的妖法,也就是类似道法或者神通。

当韦国福和孙茂文等官员询问姚梵时,姚梵只能耐心解释,这是类似蒸汽机轮船一样的东西,靠的是内燃火力驱动,只是这玩意比蒸汽船要高明,火和蒸汽全在内部,看不见罢了,只有一根排气管出气。姚梵称这车子叫拖拉机卡。

因为科目简单,姚梵的教学成绩很好,很快,十辆河南农用拖拉机厂生产的大丰收牌低速载货四轮拖拉机卡车就学会了在官道土路上列队行驶。

每次驾驶训练,青岛口里有十来个顽皮的孩子会听声而至,跟在缓慢行驶的车队后面,兴奋地哇哇叫着,又唱又跳,像是过年围观放鞭炮。车一停,这些顽童就受惊一般四散开,然后又聚拢上来,崇拜的抚摸那钢铁车身和橡胶车轮,甚至有孩子用舌头舔车后红色的转向灯塑料。这让姚梵很为难“但愿他们不要闹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