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89章 军民两用

第89章 军民两用

【89】军民两用

丁宝桢见姚梵并不反驳,有些惊讶,又似乎有些失望。他命令手下给姚梵牵一匹马来,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奔赴城北黄河边泺口而去。

去泺口一路上,蓝天白云下是一片农田接一片农田,道路两边桑柳环绕,若是一个人走这条道,大概心里会非常安静。

“姚梵,你知道我为何要选泺口建机器局吗?”丁宝桢坐在他那竹席顶棚四面透风的八抬轿辇上,手拿扇子问道。

“泺口有一个煤矿,地势也高,大概不容易被水淹;东边80里就有章丘县,那里有许多长期开采的小煤矿;西南120里,又有平阴县长山煤矿;这两个地区一直就是产煤大户,供给济南和山东各地,大人这个选址,真是左右逢缘的。”姚梵回道。

“是徐建寅告诉你的吧?”丁宝桢猜测到。

姚梵默认了,他心里想着“老丁啊,你不是蠢材,可为什么预料不到机器局的将来呢?一旦你离开山东,立刻就有人打主意要停办或者压缩机器局了,这样烧银子的产业,你以为那些官员会维持它多久?”

“眼下日人猖狂进犯,把黑手伸向琉球、台湾、朝鲜,大清国一味忍让妥协,晚辈看的唏嘘不已,只盼望能抓紧将这机器局建起来,为大人造出国产步枪和子弹,让大清能挺直腰杆。”姚梵对丁宝桢表忠心道。

“好,好,你有这样的热血,想要为朝廷报效,这就很好,姚梵,你好好干吧,将来大有前途。”丁宝桢连说两声好,但丝毫不愿提起眼下清国的困境。

到了泺口,丁宝桢下轿后健步如飞,带着姚梵进了机器局。

姚梵在厂房里对丁宝桢一一解释每台机器的作用,无论是原理、构造、生产加工方式,都一一阐明,甚至还回答了丁宝桢一些关于如何制造这样的机器的问题。

姚梵操作着一台手动杠杆式压力机道:“大人您看,这是我家海外工厂生产的人力机床,这样的人力机床非常灵便,只要把合乎尺寸的铜片放在下面模子里,只一压,铜皮就卷了起来,您看,这接口处两面吻合,丝毫不差。”

丁宝桢手里拿着那个卷起的铜皮,笑道:“这个机床好!不用水火之力,大大便捷!姚梵,你家的厂子好手艺啊。”

姚梵道:“这种机床我家从来不卖给洋人,都是自家造给自家的各个分厂使用,还请大人答应,不要把这些机床流出到洋人的手里,若是被他们拆开学了去,我家就大大吃亏了。”

丁宝桢点点头,对边上的会办薛福辰吩咐道:“机器局是国家重地,决不可令外人窥探,更不可让人进来看!若有发现无端人等在机器局外打探的,一概抓起来严加拷问!”

“是!”薛福辰道。

丁宝桢又问边上一个从江南制造局要来的技师:“甘明典,你是江南局的老技师了,你可看会了?”

这名叫甘明典的中年技师连忙道:“小的看会了,这压力机的确是方便,也不要蒸汽机驱动,只靠杠杆就能卷压铜皮,实在是巧夺天工。”

丁宝桢轻抚长髯,得意地笑着点头。

跟着姚梵看完所有机器,听完介绍之后,丁宝桢已经面露喜色。

“姚梵,你就在此地帮我安装调试机床,越快越好,等到那马氏尼快枪造出来,我大清有了这样的利器,还愁什么倭奴侵染吗?”

姚梵嘴里道:“是,我一定尽心竭力的辅助徐总办。”

丁宝桢在逛了一上午之后,终于带着满意离开了。

姚梵也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按照姚梵的规划,重中之重是把小型汽轮发电机安装起来,一旦开始发电,所有机床接上电缆,那剩下的就是技工们学习机床操作的活计了。

“徐兄,你看看这图纸,这里要挖一个管槽,把管道包上耐火隔热材料后放进去,再用水泥填实……这上面有个铁架台子,用水泥包裹围砌,内部支撑构造是这样的……等砌起来后,把发电机吊装上去,前中后用螺栓固定,这一步就算完成了……锅炉那边也是一样简单,先挖坑,浇灌水泥,然后打深孔,把锅炉竖起来后用螺栓固定住支脚,再水泥把支脚搪护起来……供水水管和蒸汽管道的敷设是这样的……”

“姚兄你这图纸给我吧,我估计接下来大致上没什么问题,我已经差人赶制一个大型吊架,到时候支在姚兄的两个挂车后面,把机器吊起来后,平推挂车,再重的设备也能移动吊装。”

“徐兄,你真是奇才,你设计的这个玩意就是龙门吊啊!”姚梵赞叹不已。

“哪里哪里,姚兄谬赞了,我是看见马尾船政有这样的设备,这才想出来的,只是马尾的门吊是铁架子下面装铁轮,我设计的这个是全靠姚兄带来的挂车。”徐建寅很谦虚。

面对徐建寅这样的聪明人,姚梵不需说太多,来济南府的一路上,在交谈中他感觉,徐建寅已经达到了这年头欧洲工厂里设备工程师的平均水平,虽然理论上还受制于这个时代和清国的环境,但他动手能力极强,一点就通。

也难怪历史上他一个人就帮丁宝桢建起了山东机器局,硬是把所有进口设备和零件组装完成,并调试成功,顺利投入生产。

姚梵开始打自己的鬼主意。

“这个蒸汽轮机一旦开始工作,按照他50-600千瓦的输出功率,机器局的电力是用不完的,徐兄,我打算给济南城通电,给城里富户里装上电灯,你看如何?”

“姚兄可是说那种洋人大轮船上用的弧光灯?”

“差不多,但是比电弧发光要高级的多,成本也低,耗电也省。

徐兄你想,丁大人在山东执政这么久,按朝廷惯例,一个地方大员不能久居一地当官,总是要调动的,万一丁大人被朝廷委派去其他省份,咱们机器局怎么办?后来的巡抚还会把库银槽银继续贴补进来吗?”姚梵循循善诱。

徐建寅听到这里,也是面有忧色。

“徐兄,只要能让济南城里的衙门和富家大户都装上电灯,那机器局的性质就变了,成了军民两用的机构,到时候谁都离不开他,如何还会把他关了?

到时候徐兄上个折子,让丁大人把机器局改名为机器电灯局,把民用军用捆绑在一起,谁也剥离不开!再者说了,电灯收费还能补贴机器制造这一块的投入,如果装电灯的人多了,机器局还能够盈利呢!”

听了姚梵这番话,徐建寅心动不已。

“姚兄,你说的电灯是怎样的?成本多少?这生意当真能挣钱?”

“听我的没错,包管挣钱。”姚梵一拍胸脯,便带着徐建寅去看他卡车上装的十几箱灯泡。

“这个能点亮?”徐建寅虽然口里问着,但是看见这些规格统一、光洁溜溜、透亮炫目的玻璃灯泡时,心里已经毫不怀疑这种前所未见的工业品会给他带来震撼。

“这是我家秘密发明的电灯,怕被洋人偷去专利,因此一直雪藏着,这次拿来大清国使用,为的就是首先造福我中华百姓。”姚梵盯着徐建寅的眼睛,感觉他已经心动了。

果然,徐建寅跟着姚梵问道:“这里距离济南城少说有十里路,姚兄怎么送电?”

姚梵道:“先用输电变压器把电压升到3300伏,这个电压比较适合10公里内的短距离送电,然后咱们把电缆一路埋设过去就是了,我这次带的电缆电线足够了。送电到济南城后再用变压器把电压降下来,拉电线入户安装。”

“这么简单?”徐建寅有些担忧。

“就这么简单,不过咱们还是先把设备尽快安装起来。”姚梵信誓旦旦地道。

机器厂的厂房早就盖好了,大量的机器进入厂房,只要找地放置就行。不到五天的功夫,锅炉已经安装完成,第八天上,动力车间内汽轮发电机的安装位置也已经施工完成,管路敷设也已经就位,于是姚梵和徐建寅张罗起设备吊装工作。三天后,设备吊装与基础安装也完成了,又过了五天,后续施工结束,姚梵一算,前后只用了两周多的时间。

至于机器局边上的泺口煤矿,那个升降机的安装更加简单,只要把打好眼的钢构件放下去,螺栓螺母固定安装,再用水泥加固就完成了。

于是锅炉开始试点火,接着的一切也都非常顺利,燃煤锅炉烧出的蒸汽开始驱动背压式汽轮机,电力送出后经过变压器驱动生产厂房里的用电设备。

最先夺人眼球的是不是煤矿里的电力升降机,而是姚梵装在机器局的车间和办公室里的一盏盏白炽灯,这些透明的玻璃球中散发着无线光明,将机器局点的通透明亮。

“我的妈呀!真是亮啊!这要是不知道,外面看,还以为屋里失火了!”薛福辰站在电灯下面,恨不得把脸贴上灯泡。

机器局的工人们成了一群兴奋的动物,纷纷围绕着厂里一个个灯泡,死死地盯着不肯走。直到有人发现,长时间看灯泡会把自己眼睛绕花,这才转过脸。

“嘿!这洋人的玩意儿真稀奇,不烧油,不烧蜡,只用一根线就能把炉子里烧煤的火抽出来,灌到这个玻璃球儿里面!”一个技师猜测道。

“你懂啥,这叫电灯!是烧电的!咱们机器局那台蒸汽机是天下一等一的洋货,吞进锅炉烧的热汽,能在肚子里造出电来,那姚东家和徐总办用了神通,把电线接上去,引出来点了这电灯!”另一个技师尽管还是语近荒诞,显然是更接近了一点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