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90章 电灯局

第90章 电灯局

【90】电灯局

次日丁宝桢接到喜报,兴冲冲的一大早就冲来机器局,观看各个机床的运转。

姚梵也只能骑马跟着老丁跑来泺口,他可是昨晚半夜才回到济南城睡觉的,实在是被来回折腾了一番。

车间里各个机器在电力的驱动下,由姚梵给丁宝桢演示着基本操作。

为了搞懂这些机床,姚梵在2011待着那段时间可没少跑机械加工厂,他把操作手册看了一遍又一遍,还在老师傅的指导下亲自动手操作了几次。经过裕华柴油机公司的介绍,大家都知道他是那些仿古蒸汽机的订购者,承包零件制造的厂家对客户的稀奇古怪的体验要求,也是尽量满足。

丁宝桢看着一个个铸铁件被电动机床削铁如泥的处理着,感觉是前所未见的盛况,不由心潮澎湃。

“好!好!好!”他似乎除了好字,不会说别的了。

等到看了电灯亮起,丁宝桢几乎要愣住了,下意识地想要用手遮脸,姚梵赶紧上去拿住那个挂在电线上的体验用的灯泡,对丁宝桢笑道:“大人您看,此物极为安全,只是亮久了,会发热。”

丁宝桢见姚梵居然能手拿把攥的随意摆弄那明亮灯泡,顿时不甘示弱,大着胆子伸手来摸。

姚梵道:“大人,这电灯是我家海外工厂生产的新产品,专门用来与洋人的电弧灯竞争,安全可靠,明亮无烟。”

“好!好!妙啊!此物明亮,甚于蜡烛油灯百倍,便是那洋人的煤油灯,也不如此物!”丁宝桢手指捏拿着那只挂在厂房墙边专门留作演示的25瓦白炽灯泡,爱不释手,直到觉得烫手了,才舍得放下。

“大人,这机器局的汽轮机一转起来,就有电力源源不断的流出,听之任之未免浪费,我想,如果给济南城里的府衙和有钱士绅都装上电灯,必然是一桩能贴补机器局花销的美事。”姚梵趁机建议。

“大人,我也赞同姚兄观点,如此一来,机器局就不单单能制造步枪和子弹,还能军民两用,造福千万百姓。”徐建寅也大声附和姚梵的主张。

丁宝桢微笑不语,想了一下问道:“姚梵,此物多少银子?”

姚梵道:“二两银子。”

“二两?你可不要诳我。”丁宝桢几乎站不稳,这样的好东西,傻子都知道是稀奇的宝贝,他居然只卖二两!

“大人,根据锅炉优劣,一吨煤能烧大约4到7吨蒸汽,这汽轮机按照负荷不同,发一度电大约消耗5到15公斤左右的蒸汽,一公斤等于两市斤。

取一吨煤烧5吨蒸汽,一度电耗10公斤蒸汽来算,也就是说,一吨煤能发大约500度电。按照输电损耗两成来算,也有400度电。这25瓦灯泡亮一天才用0.6度电,也就是说,一度电能点亮灯泡20个时辰。

大人,这样算下来,这电灯亮个整整一天,才耗煤3斤!如今一吨煤炭批发价不过二两五钱银子,摊下来一斤煤不过是一个大子就能买到,花100个大子买煤,能点这灯整整30天,一个月长明不灭,大人觉得划算吗?”

丁宝桢的数学不好,但他知道姚梵不会当着这么多人面算假账骗他,闻言立刻喜不自胜,纠正姚梵道:“何止点30天!谁家会把灯一直开一个月不灭!以我看,一百文可以点半年!”

姚梵笑道:“我觉得大人可以开个电灯公司,按照一个月收三两银子,让济南城的富户都装上这个不冒黑烟、干干净净、亮亮堂堂的电灯。济南有户12万,即使百分之一装电灯,也是一千家的收入!

要是有一千家装电灯,大人每月可以赚3000两!还愁没钱办机器局吗?今后大人只怕是要把机器局当成金娃娃了。”

徐建寅趁热打铁的说道:“大人!我建议把机器局改名电灯机器局,兼营电灯的行当,从今往后,便再也不用愁经费了!”

丁宝桢已经被姚梵描绘的前景所鼓动,三角眼一下子瞪圆,说道:“好是好,只是抢了卖蜡烛灯油的生意,与民争利。”

姚梵看出老丁已经动摇的厉害了,立刻说到:“可是那些挖煤的卖煤的百姓却要烧高香,感谢大人的恩典啊。

我建议,机器局不用改名,只要在机器局里下设一个小小的电灯局就行,这样也不会闹出太大动静。至于负责人,我看大人家里三哥丁体和就很聪明,最好是能叫体和大哥来兼一下电灯局总办,如此便妥当了。”

丁宝桢知道,如果这个电灯推广起来,济南这个省城里12万户人中,舍得一个月花三两银子来点灯的何止区区千户,八千户都有!这样的无本生意,利润又简直高的犹如抢劫一般,一定要握在自己手里。

老丁略略有些激动地咳嗽了两声:“电灯局负责人的事回头再议,姚梵你赶紧帮着建寅拉一条电线到巡抚衙门。”

姚梵知道这事已经成了,笑道:“这一路过去十里多地,要么沿路架电线杆子,要么沿着路边挖沟埋电缆,大人,这都需要民工啊。”

丁宝桢一摆手:“我明天叫河政使司衙门给你调两千民夫来,务必早早把沟挖好。”

姚梵一听就知道老丁上心了,开口就是两千民夫,估计这已经是河政使司衙门的动员极限了。

“大人放心,只要挖好沟把电缆一埋,就能通电,这两天我先带人把城里的变压器、线路和电灯装好。”

“速速办吧,有难处就来找我。”丁宝桢一反常态的满脸红光,迫切的很。原本那副不动声色的官腔被他抛在脑后。

两千民夫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在泺口到济南城路边上挖了一道半米深的细细窄窄的土沟,徐建寅带机器局的工人一路把电缆放下去,给济南城通了电,民夫又把沟渠埋上,这才离开。

竣工当晚,济南巡抚衙门里挂起了十几个雪亮的电灯泡,照的犹如白昼。

衙门后面厅堂里也摆起了庆功酒席。

“靡费太过,靡费太过!”丁宝桢在前所未有的雪亮厅堂里对着六个高挂的灯泡一边抱怨,一边笑的合不拢嘴。

姚梵举杯笑道:“晚辈祝大人身体健康。”

说罢一饮而尽。

“姚梵,你这次可谓居功至伟,你说,有什么事要我帮你办?今天我都答应了你。”

姚梵笑道:“晚辈求大人把剩下六万两设备银子赏给我,另外再付电缆、电线、灯泡费用三万两,一共九万两。”

丁宝桢眯缝着眼不屑的看着姚梵:“你就知道银子!明天我叫府库立刻给你拨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