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92章 你买船吗

第92章 你买船吗

【92】你买船吗

“是因为我做的太少了吧,区区一点贸易,想改变朝廷的想法谈何容易。相比之下,南美小岛上一只蝴蝶翅膀的扇动,在太平洋上卷起一场自然界暴风雨的几率还要大得多。大自然与人类社会相比较,反倒是大自然更容易改变……”

次日。

济南城山东巡抚衙门。

姚梵终于见到了李鸿章。

52岁的老李保养得很好,面白须净,气度从容。他身穿一件藏青色薄缎大褂罩在肥肥荡荡的青灰色缎袍外,脚下踏一双黑面白帮厚底官靴,身材高大魁梧,发福的肚子顶着衣服,微微凸显。他的脸和肚子截然相反,鼻梁挺拔,顾盼有神,看上去清瘦有修养,脸上挂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淡淡笑容,看上去是一副思维活跃而又爱开玩笑的表情。

姚梵见李鸿章站在院子里,入神的欣赏着庭院中新开的菊花,不知是否该上去问候。

“来的是姚梵吧?”原来‘李大架子’早已经注意到了身材比他还高大的姚梵,开始正眼打量他。

李鸿章看着姚梵,眼前这个人从走进来就带着一股年轻的朝气,面皮被太阳晒得带着健康的麦色,而又透着红润白净,英俊的脸庞五官端正,轮廓有力而分明,像是用最精巧的凿子雕刻的大理石雕像一般,带着一种惊人的美,尤其是那双满负大志的眼睛,笼罩在一层柔和的雾霭中,叫人觉得深邃宁静。

李鸿章想,这双眼睛如果开始闪亮,换去那柔和的雾霭,那眼神一定是炽热饱满的。

“晚辈姚梵,见过李大人。”姚梵大步走来深深一揖到地。

李鸿章见姚梵没有下跪,嘴角不禁挂起了戏谑的微笑。

“姚梵,你不怕我?”

“孟子云‘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先圣这样教诲天下君子,吾又何畏大人哉?若有见大人则‘色变震恐,不敢忤视。’此乃秦舞阳也,必然心中有鬼,大人须提防。”姚梵口舌便给,起身温和的与李鸿章对视道。

“好,好,好一个青年才俊,丁宝桢倒是挑的好人。姚梵,我听说你家在海外有工厂,各种西洋机器都有关系能购得,如今正值大清师夷长技自强之时,你可大显身手,莫要辜负丁大人的厚爱。”

“我姚家虽然孤悬海外,但未敢忘本,只要是为国出力的事情,哪怕是英国人正在船台上修造的装甲巡洋舰的图纸,我姚家不惜性命也要为大人搞到手!”姚梵小心引导着谈话,尽量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走。

“哦?”李鸿章几乎不敢相信姚梵的狂言。

一个国家的战舰图纸,那是机密中之机密,别说是外国人,就是本国非相关机密参与人员,想要看一眼都不可能,而这个年轻人居然说能够搞到。可是李鸿章联系之前自己看的姚氏藏书,本本都是考据齐全,彩图精美,把欧洲诸强的历史说得透彻,可见这姚家在欧洲的势力,简直是无法想象的庞大。

“进来说话。”李鸿章点点头,带着姚梵进了巡抚衙门的后堂,赐座看茶。

“你说说,那军国重器的军舰图纸,你如何能搞到手?”李鸿章已经被姚梵的饵吊起了胃口,死死地咬住不松口。

姚梵从袖袋里取出叠着的一张彩图,走上前双手奉上道:“大人请看,这是英国1873年8月开工的香农号装甲巡洋舰的三视图纸,该舰定于1877年9月服役。”

李鸿章接过这张姚梵根据后世的舰船收藏图册翻印的图纸,一看之下便怔住了。

“大人,这香农号排水量5670吨,长79米,宽16.5米,吃水6.8米,3370马力,航速12节。载煤900吨,水线装甲带厚度从两侧到中间为15到22厘米不等。主炮装在甲板下炮仓内,外加前后各一门,炮仓内沿着侧舷平均放置。一共是4门254毫米口径15倍径前装线膛炮和6门228毫米14倍径前装线膛炮和6门20磅后膛炮。外加船头一门254毫米、船尾一门228毫米火炮。”姚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大英帝国这款受了俄国海军‘海军上#将号’装甲巡洋舰刺激而建造的蒸汽风帆铁甲舰。

李鸿章见手里的铜版纸插图极为精美,印制奢华,船体绘制没有一丝一毫的粗糙,心里已经是信了七八分。

“姚梵,这图纸你是如何搞到的?”

“我家在欧洲很多造船厂里有股份,所以能够参与船厂的经营,因此认识很多造船的工程师,这些人里有些好赌、有些好嫖、甚至有些好吸*,一个人一旦欠了钱,自然什么都肯卖。”姚梵笑道。

李鸿章没办法辨明图纸和姚梵的话语真伪,但心里已是大大的以为然。

“姚梵,你送给经方、经述的书我都看了,你姚家确实是我大清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啊。尤其是令尊大人,说他学通四海也丝毫不为过,要是他愿意回来大清,我操办的这些洋务,可以随他选一块任意为之。”

“感谢大人厚爱,父亲年事已高,每年游历于欧洲各国,寻访友人,游玩山水,疗养身体,已经对家族诸般事务都不管了,何况是国事这样繁杂,他定然不肯。”

“嗯,令尊实乃风雅脱俗的高人也。姚梵,那你可愿意入我府中作幕僚?”李鸿章突然开口,直接撕开了脸皮招揽,完全不顾姚梵貌似还属于丁宝桢的人。

“大人,晚辈从小受教诲,‘钱不是万能的,离了钱是万万不能的’,家里人还常说,挣钱是安身立命之本,弄权乃招罪惹祸之根。晚辈愚钝,不敢涉足官场。”姚梵早想好了托词。

李鸿章微微有些失望,没想到眼前的这小子居然是个大财迷,不!应该说这小子一家子都是财迷。不过李鸿章觉得这样也好,他知道,天底下凡是能用钱买来的,都不是问题!

“你姚家愿意为国效力,银子上,大清国不会亏待了你。”李鸿章干脆地许诺。

姚梵作出喜不自禁的样子道:“晚辈谢大人照拂!我姚家一定忠心办差,不辜负大人的厚望!眼下我家海外船厂正在制造新船,都是铁甲蒸汽拖轮,晚辈说服了家里长辈,打算把船偷偷运来,卖给我大清国。”

姚梵知道,1876年李鸿章的轮船招商局兼并了美商的旗昌轮船公司,足足花了222万两白银买下了旗昌轮船公司的16条旧船,这才让轮船招商局的运力有了保障。

“是什么样的船?”李鸿章眼下正是缺船的时候,听说有海外新船肯卖给他,自然是把耳朵竖了起来。

姚梵于是把自己订购的蒸汽拖轮数据说了一下。

“那拖轮在港口可以推拉引导海船安全靠岸,又能够拉着三五条驳船行驶于长江内河,实在是最好的水运工具,大人若是愿意要,我便叫家里造好后送来!”

“我当然愿意要,只是未见船,不好定价。”李鸿章有些吃不准。

“价钱好说,只要不赊账便无妨,我们做生意的只怕账面流动资金被挤占,只要能全额付款,我们少赚一些都没问题,何况这也是为国效力的好事,我姚梵甘愿冒些风险。等船造好,我只叫家里把船运来便是,若是大人看不上,我再另寻下家出手。如今世界各国政府和各个洋行都在等新船,欧洲各造船厂的船台也已经是铺满了民船龙骨,供不应求啊。”

姚梵坦然应对。毕竟事实如此,这年头海运生意随着各国贸易额不断上升,造船生意极为火爆,完全是卖方市场。

“大雨落齐鲁,白浪滔天,胶州湾外打渔船。

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随着李鸿章缓慢吟出这首改编自太祖的浪淘沙,姚梵身上不由冒出冷汗。

“这是我和孙茂文他们吃酒时做的东西,老李怎么知道?啊!孙茂文当时用笔抄录了!可又怎么会流到老李手里?”姚梵一边冒冷汗一边想。

“没想到这首诗的作者,居然不愿意做官。我原想,你回来故国,一定是打算在仕途上出头的,我也愿意帮帮你,既然这样,你就好好的挣银子吧。”李鸿章淡淡道。

姚梵道:“不是我不愿意做官,实在是家里生意太过繁杂,离不开人照应,还请大人见谅。

再说现如今大清国太平繁盛,哪里需要我抛开偌大的家业去为之奋斗。真正的入仕好时机,是当年曾大人左大人李大人纵横平叛的时候,大人您那时候得以才华尽显,获得皇恩功名,真是羡煞天下士子。今日的太平日子,只适合经商赚钱,做富家翁。”

姚梵故意说些酸俗暮气之语,想叫李鸿章不疑心自己。

李鸿章听罢果然哈哈大笑,也不怪罪姚梵话里带酸,笑道:“人各有志,你既然喜欢银子,那你就好好赚吧,只是须记得两件事。”

姚梵忙不迭地问道:“哪两件?还请大人教晚辈!”

“一是要记得,赚钱时顾着国家需要,只要能够有益国家,你不但能赚很多银子,还能赚到心安。

二是要记得,讨人嫌者,必然离不得个骄字,纵然天资聪明,也要平淡处事。”

姚梵立刻站起来,深深一揖道:“晚辈谢大人指点,必当铭记在心,永志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