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93章 两艘军舰的订单

第93章 两艘军舰的订单

【93】两艘军舰的订单

在李鸿章眼里,姚梵无疑是个有趣的青年——家道富庶、精通洋务、却又无意仕途。

根据他的经验,这样的人一般都是被家里的富贵荣华宠坏了,说白了就是没吃过苦、没受过罪、没被欺负过,对于自己没兴趣的事情一点都不想干,只愿当个富贵闲人,成天看些自己喜欢的书,研究些喜欢的学问,甚至成天追捧着些当红的戏子到处跑。

李鸿章不但见过这样的人,而且手下现成就有一个这样的典型——华蘅芳。此人眼下供职江南制造局翻译馆,出身世宦门第,家境富裕,可却从小不喜欢四书五经,着迷一般研究数学,到处游学,找数学家讨教数学方面的问题。后来去了安庆内军械所,帮着徐寿捣鼓出了中国第一条蒸汽机动力的木帆船。如今在江南制造局翻译馆,醉心于翻译西方科学书籍。

可偏偏这些人家里又有偌大的家业需要他们继承和经营。倘若不是嫡出世子倒也好办,可你要是嫡出世子,注定了要继承家业挑起重担,那就只能硬着头皮放下喜欢的事情,经商的经商,管理田庄的管理田庄,把自己奉献给家族事务。

李鸿章对这种人很放心,可又不是太放心。

说放心是因为这些人一来生活优渥,没有任何造反的动力和理由,二来没有野心,你想啊,连特么当官都看不上,你说他能有什么野心?

说不放心是因为这些人往往对于兴趣之外的事情不大关心,你把事情交给他们办,总会提心吊胆,怕他们给你吊儿郎当,不当事来办。

李鸿章知道,这属于富家子最典型的怪病——缺乏上进心!

他李鸿章是什么样的人?

“中兴名臣!”

“直隶总督!”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北洋通商大臣!”

“戴双眼花翎的一等肃毅伯!”

“统领三万八千装备洋枪、鸟铳、抬枪、劈山炮、钢刀、长矛的悍勇淮军、外加十万淮系绿营和团勇势力的总头目!”

他保举的官员位置稳如泰山,皇帝都要给面子。别人千般巴结,求他给个官做都难,要他亲自保举,这样的荣宠哪里去找?至于能进他的幕府,那更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他李鸿章的幕僚何等权势?地方州府大员都不敢正眼去看的!至于说做上几年幕僚后,出来开衙建府,往少说下面也统领几个县,那是何等威风八面?

可姚梵这死不开眼的小子,居然财迷心窍的厉害!完全不通世故!

李鸿章心里暗暗叹气,心想“姚梵这小子果然是年纪轻缺乏历练,不知道天下一等一的快事,乃是当官啊!

此子若是让我调教几年,未尝不可成为干臣之才,可既然他自己不愿意,这就不能怪我不提携了。只叫他做上几年生意,就会知道什么是因小失大。”

“姚梵,我已去机器局看过了,你家造的机器果然是极好的,其中那电灯尤其造化精巧,我问你,这样的设备,可能给江南制造局和天津机器局也采买一套?”

“大人只要肯花银子,再难我姚梵都能负责给您搞来。”

“好!

我前日见机器局内许多机床都是前所未见的新货,问了徐建寅才知道,那是你家自己内部制造的,之中尤其是那些脚踏式和杠杆式的机器最为出色,不烧煤不用电,对我大清国最最适合!回头我叫徐建寅给你个清单,你只管帮我采买来,你放心,我一两银子也不会少了你姚家的。”

“大人,这种蒸汽轮机刚刚问世,是天下第一等先进机器,眼下最是抢手。之前帮丁大人采购,我是垫了钱才拿到的,如今又要再买,我觉得大人若是付全款,我也好在厂里加个塞,抢在别人的订单前先行拿货。”姚梵这话说得非常不堪。

“姚梵,你的钢笔、折叠伞、热水瓶、洋火、手表,可交过海关税吗?”李鸿章歪着嘴,不知是被姚梵气的还是因为不屑。

“那,大人给我八成货款也行……要不七成?”姚梵看着李鸿章脸色在讨价还价。

“丁宝桢找你买止付一半货款作定金,偏偏我买就要七成?”李鸿章轻轻一拍桌子。

“……一半就一半吧……大人您不知道,我现在手上货物积压,手头紧得很,实在是勒紧裤腰带在挤银子往里垫。”姚梵开始哭穷。

李鸿章看着姚梵那副贪财的惫懒模样,心里有气。

“姚梵你自己去看看,青岛口眼下被你搞成什么模样了?明明不是通商口岸,却每日都有洋人进进出出!你就不怕朝廷查你吗?”

“大人明鉴啊!晚辈在青岛口是做中转买卖,把我家海外运来的货在那里批发出去,那些往来的洋行,都是来进货的同时,顺带些货物当压仓的,他们进关应该都是交了税的。我进口时当然也是交税的。”姚梵辩解道。

“海关不归我管,你也不必多说。回头清单给你,我先付一半订金,此事就这样定了!否则将来赫德问起,我可不帮你遮瞒!”李鸿章不耐烦的道。

“大人,既然要买,何不再买些战舰?”姚梵见李鸿章对他很赏脸,很好说话,蹬鼻子上脸地建议道。

“我听说,您托海关总司赫德去英国张罗着买四条炮艇,想必此刻那英国阿姆斯特朗船厂应该是在向您推荐乔治-伦道尔设计的蚊子船吧?听说推荐的头两艘,每艘排水量才319吨,马力才310匹,航速9.5节,乘员60人。装了一门只能向前开炮的十一英寸280毫米口径的火炮,那炮死沉死沉足有26.5吨,两挺哈乞开思五管机枪装在主炮两侧后部,另外船尾还装一个12磅小炮。这船有0.5英寸装甲,一条要价15万两银子。

大人,我没说错吧?”

李鸿章听得毛骨悚然,瞪着眼问道:“姚梵你如何知道这样详细?”

姚梵温和地笑道:“大不列颠海军里,我家有不少耳目。我还知道推荐的后两艘船排水量加大到420吨,马力却缩水到270匹,,装一门12.5英寸38吨主炮,依旧是加装两挺哈乞开斯机枪和一门12磅尾炮。不过阿姆斯特朗船厂居然叫这玩意的航速还能保持9.5节,我很怀疑他们是以牺牲载煤量来换得这个数据的。”

“姚梵,你既然知道这样详细,那这个价,你觉得可值?”李鸿章被姚梵的‘内幕消息’刺激的精神大振,连声追问。

“若是由我来采购,价钱可以降一半。至于大人对朝廷报什么价,我就一口咬定什么价。”姚梵毫无底线的公然许诺回扣。

“一艘七万五千两?!”李鸿章在吃惊之余,心中大骂赫德黑心,必然坑了他的钱。

“八万两。”

“你从哪里订购?”李鸿章继续追问。

“大人放心,我家自有门路,欧洲能造战舰的船厂十七八家,五六千吨的战舰都造得,何况是这种小船乎?完全小菜一碟。”姚梵吹嘘道。

李鸿章心里盘算“眼下只是和阿姆斯特朗船厂签了头两条合同,后面两条还未签约付款,不如……”

“姚梵,你可愿意接两条这种船的合同?”李鸿章问道。

姚梵起身肃容拱手作揖:“大人以军国重事相托,我怎敢推辞!”

“姚梵,你可不要空言误国。”李鸿章敲打道。

“姚梵不敢。”

“好!我便将这两艘船的合同交给你,货款全付!”

“连其他采购款一起全付?”

“……不行,只是战舰。”李鸿章脸又黑了。

姚梵笑道:“我只是随便一问,大人莫要生气。”

……

李鸿章走了,留下了22万两银子,这里既有他订购的两艘蚊子船的货款,也有他要买给天津机器局的汽轮发电机的定金。

姚梵拿着银子感慨老李的豪爽,觉得若是自己从此离开这个时代,只怕这桩诈骗案将永载北洋水师的史册————1875年,一个名叫姚梵的骗子借口代买战舰,从昏庸的清政府北洋大臣李鸿章手中骗取各种款项总计22万两……

“不行!不行!我还是有节操的!”姚梵摇头晃脑地告诫自己不要贪小便宜。

“再者说了,李鸿章敢把钱给我,那就是不怕我跑,哪怕我借口出国采购军舰,估计他也不会拦着我,单说这份信任!或者说是中国海军的绝望与无助!我就不能背叛、抛弃他!

不就是蚊子船吗?好!我给你!”

几日后,姚梵带着银票,带着一个排20名乡勇,带着20名司机,给拖拉机卡车加满油,驶上了回青岛的路途。

两天后姚梵抵达青岛,已经是太阳下山的时刻了,火红的余晖洒满大地,让姚梵觉得美不胜收。

“美利士又来了?他卖的还真快。”姚梵一回来就听说詹姆士-美利士已经在客栈等他三天了。

姚梵一见到美利士,这个干瘦的德国人便要上来拥抱他。

“亲爱的弗兰克,好久不见。”美利士的气色非常好。

“詹姆士,你这么快就把染料卖掉了?”姚梵相当吃惊。

“当然,我向你保证过的,弗兰克,我说我能在一个月里全卖光,就一定能做到。”美利士得意道。

“你这次来是要继续进货?”姚梵问

“是的,进货,另外我已经托人去帮你找马克思教授了,我的朋友是一条德国商船洪堡号的大副,洪堡号这次回国,会经停伦敦。我给了他一百英镑让他转交马克思教授,又送了他一个金华火腿和一包茶叶。”美利士表功道。

姚梵没想到美利士居然连金华火腿都知道。

“好的,詹姆士,总之请尽快,我听说马克思先生的日常生活有些窘迫,手头比较拮据,这对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来说不公平。”

“弗兰克,你是个仁慈的人,愿上帝保佑你和马克思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