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95章 尊卑

第95章 尊卑

【95】尊卑

周念生的经历是这里几乎所有干部亲身经历过的,他在台上流泪,台下这些苦出身的干部们也多有暗暗垂泪的。

周念生读完获奖感言走了下去,姚梵站起身说:

“之所以我让大家学认字,一是因为认识字有实际用处。二是因为认识字后能懂得道理。

认字的用处大家都懂,那就是咱们商号需要大量认识这些简化字的同志。

认识字能懂道理,很多同志却会误解,觉得是要学些儒学知识,学些孔老二的礼教。

这个想法大错特错。

同志们啊,孔老二,也就是孔子,他的礼教是要你学会尊卑。

什么是学尊卑呢?就是要百姓做牛做马,如猪狗牛羊般给地主老财驱使,这种尊卑礼教把我们的人格完全的剥离了,把我们从一个自由人变成了奴才,同志们,奴才可不是人!奴才是狗啊!

孔老二不要百姓做人,他要百姓作狗!他巴不得百姓没有自己的脑子,在麻醉中失去自己的意识,麻木不仁的活。

同志们记住!世界上一旦有了尊卑,就再也没了法律上平等的权利!谁要是指望打官司胜过地主老财,那就是做梦,民告官更是想都别想,而天子犯法与民同罪,那是戏文里骗老百姓的鬼话!

世上一旦有了尊卑,就是逼着被说成卑贱的老百姓放弃自主,依附那些被说成是生来尊贵的统治阶级,从此老百姓的生产力就被这些土豪劣绅们摧残和偷窃!整个社会整个国家的生产力也从此被摧残和偷窃。

总之!尊卑贵贱这东西,就是拿来残害老百姓的!一切宗教和旧式儒家教育,都是麻醉和残害劳动人民的工具!”

李海牛坐在第一排,听姚梵这样分析孔圣人,感觉闻所未闻!惊讶极了。可是他细细一想,发现姚梵还真是句句鞭辟入里!

台下有几个干部是开过蒙的,听姚梵这样骂“至圣先师孔老二”,心里惶恐,觉得这要是传去官府耳朵里,一定是要吃官司的。

但他们也都是吃过大苦受过大罪的社会最底层,现在细细一嚼,觉得姚梵说得还真是有道理,尊卑这玩意!不就是拿来害穷人的吗?

姚梵喝口水,继续道:“说到这里,大家肯定想问我,既然东家把孔老二批得这样臭,那我们识字了以后该学什么呢?

今晚,我就是要告诉大家。

咱们老百姓识字之后该学什么学问?今后才不会被人欺负呢?

咱们老百姓识字以后该学什么学问?后才会被人尊敬呢?

咱们老百姓识字之后该学什么学问?今后才会变得强大无敌呢?”

果然,这三句话问完,台下干部们顿时鸦雀无声,都希望获得姚梵的真传。

“我告诉大家,咱们老百姓该学的学问,一是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所谓人民,就是咱们老百姓自己,为人民服务,就是为咱老百姓服务,咱们老百姓之间要互相帮助。穷人要抱团才能活下去,才能活得更好。而我们要想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就要正确地认识咱们身边的世界,用科学的知识和眼光来理解世界。

二是要知道国家的意义。一个国家之所以存在,不是为了地主老财过好日子的,一个国家的存在,是为了让普天下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而且一年比一年过得更好!这个国家的一切!一饮一啄!一粒米一根柴火!一个房子,一个扁担都是咱们老百姓造出来的,那些地主老财一根手指头都不动,凭啥不劳而获?凭啥榨取咱们老百姓的钱财和性命?

第三,咱们干哪一行就要懂干哪一行的技术。干木工的就要会用锯子,种地的就要会伺候庄稼,卖货的就要会算数,当兵的就要会开枪杀敌。

第四,咱们要知道自己将来要干啥。咱老百姓不能成天浑浑噩噩的活着,过一天算一天可不行!咱们不要等敌人来了把自己杀掉,老虎来了把自己吃掉,而是要团结起来,主动去杀敌人,打老虎!咱们要活出一种野兽的兽性!要让敌人害怕咱们!要让老虎闻到咱们气味后就夹着尾巴绕道走!要让那些仗势欺人的狗奴才见到咱们就吓得尿裤子!”

“好~~~~!!!”

姚梵说完,李海牛大声叫好,拼命地鼓掌。

“好~~~~~好~~~~~好!!!!!”

顿时整个仓库中又是一片掌声如雷!干部们拼命地叫好,拼命地拍巴掌。所有人不管是真听懂还是假听懂,至少他们都听出来了,东家是和他们穷人一条心的。

姚梵慷慨地高声说道:“总而言之我们一切的学习,都是要改造现在的社会。

我们通过学习,养成健全的人格,剪去不合理的习惯,打造出自由的人格、自由的地位、自由的事业。”

“今晚,我们首先要学习什么是阶级?什么是无产阶级?

一旦我们明白自己的阶级成分,我们就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话!应该干什么事!今后我们无论做什么事,解决什么问题,都要站在自己本阶级的立场上!”

姚梵坚信伟人说过的话,“教育要为革命战争和阶级斗争服务”,“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一个多小时的无产阶级启蒙教育课上完,姚梵宣布解散,干部们也纷纷出了会议室,走向自己的板房,今晚他们思想上受到的冲击太大,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李海牛跟在姚梵身边小声道:“东家,其实您不需要这么费劲,非要让大家都明白道理,我看大家伙知道这么多也未必有啥用处。依我看,只要叫他们记住,谁给他们饭吃,谁给他们衣穿,谁给他们发饷就行。”

说着,李海牛压低声音道:“东家,眼下最紧要的,是搞些洋枪来。”

姚梵知道,李海牛说得有一定的道理,毕竟封建社会中,最讲究的是下级的无条件服从。历次农民起义,义军中的绝大多数成员,未必是真正觉醒了的,这些人起初是因为愤怒、仇恨、被逼的走投无路而加入,加入之后被裹挟进一个等级森严的军事化体系中,成为农民军中再也无法脱离的一员。

但是李海牛不明白,一个觉醒的无产阶级战士要胜过一百个被裹挟的农民军!

李海牛不明白也很正常,毕竟如果没有经过长期革命斗争,是不会有这样的经验积累的。而姚梵是带着后世总结的大量革命中的先进经验和理论在精心布局,这些经验和理论,都是新中国的革命先烈在一次次血雨腥风中总结而来的。

“海牛,你听懂了我讲的课吗?”姚梵问。

“听懂了,俺知道东家的意思,俺们是无产阶级,俺们无产阶级和反动的封建地主阶级不是一路人。”李海牛道。

“那我的课就没白上。”姚梵微笑道。

“接下来我们要在全体干部中开展诉苦运动,让大家自己讲述这个封建社会给劳动人民带来的苦难。然后是三查,仔细查清每个人的阶级出身、工作作风和斗志。所谓斗志就是他们对封建地主阶级的痛恨程度,这一点非常关键,没有足够的仇恨,就没有高昂的斗志!一定要让大家把肚子里的恨都倒出来!”

“所以海牛,我们一定要深入的找苦源、挖苦根,把大家从灵魂深处发动起来!让大家知道,应该找谁算账!让大家知道,要想翻身过好日子,就要跟着咱们干革命,推翻满清政府,建立新民主主义政权!”

李海牛点头道:“东家,我明白了,你是要大家心甘情愿的造反,不,是革命。”

姚梵点头道:“革命自觉性非常重要!尤其是干部,更要提拔那些最狂热的革命者!用它们的感染力去影响更多的革命战士。”

李海牛连连点头,又问道:“东家您说这次见到了李鸿章,您没向他要个官作吗?要是能讨个绿营的参将来,咱们练这些乡勇可就更加名正言顺了,而且也能名目张胆的大批招人。”

“哪有这么简单,一旦入了体制,各种检查、接待、迎来送往,事务繁琐的很。淮军的绿营体制也很严格,李鸿章的安徽帮牢牢地把握着淮军的一切职务检查和日常管理,我一旦进去了,李鸿章必然要安插淮军人手进来控制我,都是明眼人,容不得沙子的。”姚梵道。

“东家说的对,是我莽撞了。”李海牛赶紧道。

……

日本长崎港,一箱箱铁壳保温瓶正在从美国比格堡号蒸汽风帆货船上往下搬运,赤足袒胸只穿一条兜裆布的当地码头力子们,轻松地将一个个不太沉的土黄色大纸箱抱在怀里,一个跟着一个后面,踩着搭在船沿的两根长条木板熟练地来回。

每个纸箱中都装有12个8磅3.2升铁壳保温瓶,重量比起这些码头力子平时搬得绝大多数货物要轻得多。而这已经是短短一个月来第三条运保温瓶抵达长崎的货轮。

“船长,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能上岸过夜?”一个美国水手嘴里叼着根手卷烟,趴在船舷边上喷着烟雾问道。

“不行,怡和洋行的安排非常紧急,他们希望比格堡号立刻带上长崎分号的黄金回去上海,现在上海的黄金价格非常坚挺,兑换白银的比例将近1:17,居然比欧洲的1:15还高,用中国的白银和日本的黄金之间进行套利,真是再好不过的生意,现在日本的金银兑换比例只比欧洲稍低,这个比例如果运的远了,套利就不划算,可是按照眼下的行情,和清国之间套利是稳赚的。”

“真可惜,那些岸上的姑娘们会想我的……咱们今晚就走?那除了运黄金还运些什么?”水手吐了个烟圈,失望地问。

“粮食,眼下清国北方粮价一直在上涨,这是个好买卖。

只等把船装满,我们就立刻出发!”这位美国船长一口喝下手中木杯里不多的朗姆酒,喷着酒气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