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96章 倾销

第96章 倾销

【96】倾销

长崎市内商座,山下洋货店门口挤满了围观人群。

“都来看!都来看!最好的舶来品!神奇无比的保温瓶!滚烫的水早上放进去,晚上打开还是热气腾腾的!即使放进冰块,晚上也不会融化!

这里还有世界最好的自行车!两个轮子灵活耐用,后面还能够捆上货!大家看好了,这可是能够到处跑!又不吃草料的铁马!

读书的大人物们都来看啊,西洋钢笔,多彩奇丽,有十个款式随您选择!

大家都来我家店里看啊!…………”

山下洋货店的老板山下一郎亲自坐镇在店铺门口,监督着伙计们的吆喝。

门前的人墙围得水泄不通,议论纷纷。

“那保温瓶真是太神奇了,我明明看见上午店里装进的滚水,锁进木箱的,谁知道现在打开木箱,里面瓶子里还是滚烫的热水!”有人惊叹道。

“兰学真是利害,汉学看来是再也没有用处了。”人群中议论纷纷。

“山下掌柜,给我来一个保温瓶!”一个衣着整齐干净的武士挤进来道。

“是吧,丸山大人,我就知道您这样喜欢舶来物的开明人士,一定会买这神奇的保温瓶。请您再看看这自行车吧,您看这充气轮胎,这一根根雪亮的钢丝轮辐,这完美的轴承!这黑漆的钢铁车身,雪花一样闪亮的镀锌钢铁龙头!多美啊!简直就是艺术品!”

……

相似的的场景,在日本各开港城市的商铺街道上演着,长崎、箱馆、横滨、江户、大阪、兵库、新泻……处处可见保温瓶和折叠伞,甚至街头也出现了骑着自行车炫耀的人,每每骑行,后面都是一群孩童疯狂的叫喊跟随。

……

1867年德川幕府同意‘大政奉还’,1868年‘明治维新’上演千年苦逼一日逆袭,天皇上台代替幕府执政的日本,现在还是个贸易逆差严重的国家,进口是出口的五倍以上。打着与‘海外万国并立’的旗号开国之后,正处在被列强倾销工业品的痛苦煎熬中,如果没有战争红利,只靠征收海关关税,势必无法完成工业化。这也是日本向台湾、琉球、朝鲜伸出野心黑手的驱动力。日本太需要抢劫一个邻国了,哪怕对方国家再小,烧杀掠夺之下,也能搜刮一笔不菲的收入。如果能在抢劫后占为己有,那就将是一个可供其年年月月随意剪羊毛的殖民地。

1871年日本向李鸿章提出,要清国和日本签订一个基于列强和清国不平等条约的所谓日中通商条约,李鸿章在愤怒中轻蔑地拒绝了。

日本考虑到,如果能签个平等条约也非常有利于侵略朝鲜,因为朝鲜是清国的属国,日本一旦能和清国平等建交,那么在面对朝鲜进行交涉时会占据非常有利的地位。

于是日本索性提出签订平等条约,这次李鸿章上了钩,签署了《大日本国大清国修好条规》,他哪里知道,日本人早已对朝鲜垂涎三尺了。

1873年日本公使副岛在紫光阁见同治皇帝,仅仅行了三个小揖,而当年英法公使见同治,行的是五个90度鞠躬礼。事后副岛为自己占了同治便宜而得意至极,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

京都皇宫中,日本天皇明治骑着自行车满头是汗,这已经是他绕着御花园外的步道,骑行的第五圈了。

“森山大人,这种自行车比之前英法所造的要好得多,看这钢材,多么雪亮啊!不知是不是美国的新品?”明治抚摸着自行车那光可鉴人的镀锌钢管龙头赞叹道。

“这我确实不知。但是陛下,我们245吨排水量的云扬炮舰只装备了8门大炮,就把清国吓得对江华岛事件缄口不言,可见清国已经是外强中干了。随着我们的舰队驶往朝鲜,陆战队登陆,我认为,我们一定能顺利的挟持朝鲜签下通商条约,从此让大日本的忠勇武士们完成踏上欧亚大陆的第一步,完成佐藤信渊1823年所书之《宇内混同秘策》的起点,先朝鲜,再满洲,再全中国,继而全亚洲。

要说起来,能够这么早提出这样鲸吞蚕食的大陆政策构想,佐藤信渊先贤真是奇人也。”明治的政策顾问森山茂站在原地,望着骑得满头是汗的明治说道。

明治踌躇满志地对森山道:“我们要加快工业的建设速度,世界诸强的工业水平实在发展的太快了,你看那保温瓶、折叠伞、甚至钢笔这样的小东西,我们都造不出来!”

森山茂虎着脸道:“我们需要钱,陛下,很多钱。”

……

姚梵的商品同样刺激着各大欧美洋行。

自从列强的各大洋行批发到姚梵的货物后,他们第一时间都发现,这些货物所蕴藏的巨大价值。一方面,他们差人送样品回欧洲和美国进行研究,另外同时安排人手到处打听货源厂家,希望能直接从厂家进货,进一步提高销售利润。

但对于洋行来说,更重要的还是手头赚钱大计。

于是大清国沿海沿江各个开埠码头和全亚洲各个殖民地港口,成了第一批收到货物的市场。

作为在亚洲经营的洋行中之佼佼者,怡和洋行是最早在华、在日设立分号的,怡和目前的大班是约克-渣甸,凯撒克家族成员,怡和创始人威廉-渣甸的侄子。

“叫欧洲那边赶紧去查一查!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是哪个国家哪个厂生产的!这样抢手的商品,欧洲那里的分行怎么事先一点都没有发现!难道是我付了太多的薪水给他们,以至于让他们以为可以在办公室里安心的睡大觉了吗!”约克-渣甸在香港总号里对自己手下的经理人们不满地训斥道。

约克-渣甸面前的桌上放着一个拆开的铁壳保温瓶,这实在是很简单的设计,铁皮镀锌壳,底部可以旋下,里面插个内胆,瓶口和瓶底各垫着一块橡胶圈。

约克-渣甸明白,这里的关键无疑是这个银光闪闪,体态饱满的玻璃瓶,这是保温瓶之所以保温的核心主体。

“送些这种保温瓶去剑桥,向大不列颠的教授们请教一下,看看这个东西是个什么原理,英国是否可以制造。”渣甸吩咐道。

“是的,先生。”

“还有那些钢笔、自行车、折叠伞,都跟船一起送回去,我敢打赌,这些连着之前的手表、印花棉布、折叠伞、新香味的肥皂,全都是德国、法国的新工艺!当然,也许有些是瑞士或者奥地利的玩意。真想不到,他们的进步这样的快!”渣甸皱眉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