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98章 初步武装

第98章 初步武装

【98】初步武装

程书苍拿起电话拨通销售科:“小刘啊,你抓紧联系这家环球贸易铝业公司,争取把这笔合同拿下来。今年咱们集团销售指标必须有所提高,为了突破去年的成绩,每一笔合同都很关键啊。”

“程总您放心,这家公司的谈判代表已经到了北京,刚才还打电话来,说要来公司面谈,看起来很有诚意。”

“那很好,他们具体的采购项目掌握了吗?”

“只说是进口步枪和子弹。”

“那你好好接待,问问他们有没有参加今年拉斯维加斯国际枪械展,给他们详细介绍一下我们今年的主打产品cq系列自动步枪,哦,当然,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意向。”

……

西北工业公司的会客室内,姚梵上来就简单的说明了自己的采购意向:“我的客户需要两千支56式半自动步枪,二百万发子弹。”

销售二科经理刘哲夫一愣,立刻答道:“是枪店里卖吗?巴拉圭法律管制自动武器买卖?”

“是放在枪店里卖。”姚梵顺着话头说道。

“巴拉圭武器管制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巴拉圭农民为了抗税和警察对射交火打的头破血流。

但我要的就是56半,就是库存的也行,枪迷就喜欢以前的老货,怀旧嘛。”姚梵心理要求不高,对方哪怕是给他防空洞里的战备库存,只要没生锈,他也不介意。

刘哲夫殷勤的给姚梵泡茶,说道:“我记得巴拉圭应该还是允许自动武器的吧?只要有枪证就行。我们公司的外贸自动步枪在加拿大卖得很火的。”

“我的客户计划打开怀旧老枪的市场,并不对新式自动步枪感兴趣。”姚梵一句话就扑灭了对方推销新型号自动步枪的欲火。

刘哲夫有些尴尬,频频点头掩饰道:“这倒也是,毕竟这些老型号很有历史意义,从纪念和缅怀的角度来说,放一把在家收藏,比拿着自动步枪在靶场烧子弹要强得多。”

姚梵接过茶杯,笑道:“您说的太对了,做生意嘛,就是要瞄准市场需求。”

刘哲夫想了想,说道:“那贵方有没有什么改进上的要求?比如把原枪的十发弹夹换成30发弹夹或者50发弹夹之类的。

“不必了,就按原来的型号吧。”姚梵可不敢瞎改,他根本不知道30发弹夹的卡弹几率是多少,这种改枪的要求,一般是军迷们为了打的过瘾才提出的,可靠性和实用性没经过验证,没法说的准。以前56半自动出口美国时,美国军迷财大气粗的提出过这种‘打的过瘾’的要求,中国的制造商也立刻予以满足了。

“只要您的货款到账,这些货只要半个月就能发出。”两千条56半倒是不多,临时安排生产也没问题,但是刘哲夫起了在合同上动手脚的念头。库存这个词有两个理解,一个是去年生产放到现在,一个是n年前生产……

只要对方不反对库存枪支,他可以从战备库里调一批出来,价格好商量。毕竟自从94年美国禁止了从中国进口除气枪猎枪外的武器后,国内的56半就再也没了市场。

“库存倒是有,您不介意生产年份吧?比如说去年或者更早的……”刘哲夫殷勤的笑着,心里打鼓,只要姚梵说库存没问题,他就发防空洞里六七十年代的战备货。

“不介意,哪怕六十年代的战备货也行,但你必须保证质量,要全新的,不能生锈,准头要校好。”姚梵赶紧说明。

“好,您放心,一定帮您校对好!绝不会有质量问题!要找出有生锈的,我愿意一赔十!”刘哲夫惊呼道。他当然高兴,这下连欺诈都省了,人家明明的就说,战备时期的都行,根本不在乎是不是新造存货。

“您还没说价钱呢。”姚梵提醒道。

“每把56半自动步枪售价190美金,子弹0.3美元一发。”

“抢劫!”这是姚梵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

“是这样的,客户委托我们公司代为采购,希望使用人民币结算。”姚梵希望人民币能够在交易中得到优惠。

“那就按汇率折算吧。”

“刘经理,这实在太贵了,能不能便宜点。”

“姚总,我们公司的新款自动步枪在加拿大售价要850多美金,半自动作为收藏品,我肯定从库存里给你选品相最好的!卖190,已经不贵了,再说这枪还有三棱刺,还有单兵枪械维护包和油壶等。”

“库存还卖190?”

“您要是买一万把,我可以稍微给您降一点,人民币算1100一把,怎么样?”刘哲夫狮子大开口,他知道姚梵这样总采购额一百多万美金的主,不可能接受采购额这样翻上去的。

“900元一把,我多要点,总可以了吧?”姚梵问道。

“您要多少?”

“十万条行吗?”

刘泽夫嘴巴长了半天没合上,重新打量了一眼姚梵,心说“你丫开枪店还是开战?”

“应该没问题,900就900……你,姚总你真要十万把?”

“还有子弹我也多要些,一千万发,你给个便宜的价吧!我可听说调拨价才一块钱不到。”

“那就一块钱吧,调拨价是给部队的,我这里肯定拿不到。”刘哲夫傻了眼,干脆地道。

“行,一个亿,我们现在就签合同!”姚梵志得意满地说道。

刘哲夫乐坏了,这样爽快的客户,实在是太值得发展成长期伙伴了,眼看着一百多万美金的合同,如今一下子暴涨到十倍,值了大约一千五百万美金!

于是一份格式化的合同书被刘哲夫吩咐手下科员打印了出了,姚梵爽快的签下了名。

姚梵试探的问道:“我的客户还希望采购一批手榴弹,不知道有没有可能。”

刘哲夫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神经一下子被姚梵这句话绷的紧紧地。

“巴拉圭的枪店里能卖手榴弹?”

“我的客户也是帮别人代购的,希望买十万个,当然,贵公司要是不卖,那就算了。”

刘哲夫想了一下“您等一下,请示一下上级。”说完就走出会客室。

姚梵原本不打算问这个问题,他本想等东西到手后,下次再深入的讨论新的采购,可是眼看着采购进行的顺利,便起了试探一下的想法,毕竟这是很难用枪店销售来解释的品种,哪个国家都不会允许枪店销售手榴弹的。

“什么?他要手榴弹?他不是代国外的枪店采购轻武器吗?手榴弹是要国家出面才能进行销售的,放到哪都是要管制的,他这不是瞎胡闹吗!不能卖!”程书苍一口回绝了。

“可他刚签了一个一亿人民币的大单!程总,我觉得我们应该慎重考虑,毕竟他有进口国开具的从任意国家进口常规武器的许可证。”刘哲夫有点急了,他真怕姚梵翻脸,连之前的单子都不要了,这可是相当于一千五百万美金的单子!谁要是搞定了,接下来在公司里基本上可以成天昂着头的走路,领导都会对你爱护地笑咪咪。

“他要多少?”

“十万!”

“十万?”

“是,价值一个亿!”

“我国和巴拉圭没建交吧?”

“是。”

“你看着办,这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理吧。”程书苍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刘哲夫放下电话,左思右想后心里一横“奶奶的,都没建交的国家,能出个屁的外交事件!卖!”

姚梵一听能卖给自己手榴弹,兴奋之余,连声感激。

“刘经理,今天咱们一定要好好喝一杯!”

“姚总你别高兴太早,这个采购按例是要通知贵国政府的。”

姚梵心说吴伟业既然和对方约定,军火不进巴拉圭,你就是卖导弹对方也不会管。

“那就67式木柄手榴弹十万个。”

“一个15元,一共150万,”

“没问题,呵呵,刘经理,既然咱们这么投缘,我再订购一批出口型54-1型手枪,就是那种带保险的。”

“行啊!那玩意在加拿大卖的火极了,给你350人民币一把,9mm帕拉贝姆弹一发也算1元。”

“那就来一万把!配50万发子弹。9mm的东西外国人不喜欢,嫌威力太小。”姚梵笑道。

“手榴弹加手枪,一共550万。我这就叫人印合同。”刘哲夫笑道。

“刘经理,我要是想买点轻机枪,行吗?”姚梵得寸进尺的问道。

“姚总,卖你手榴弹我已经是破例了,不过……”

刘哲夫心想“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反正手榴弹也卖了,他又有对方政府开的从任意国家采购常规武器的许可证,常规武器……呵呵,老子就是卖火箭炮也没违反规定啊!”

“你说吧,不就是轻机枪吗,仿比利时fn公司mag机枪的cq7.62怎么样?这枪内膛镀铬极厚,单管寿命大于一万发,长时间作战也不用更换枪管。全枪寿命大于两万发。”

“fn公司的mag不是已经问世60多年了吗?”

“经典的设计永远不会过时,再说现在采用了新工艺,你没看全枪寿命提高这么多吗!”刘哲夫取出产品图册向姚梵推荐道。

姚梵看着图册心动地道:“好啊,就来这个吧,给我80挺装机械瞄准镜的,每挺加一根枪管,100发单链也给我来16000根,别忘了给我配上200发的携弹箱,每挺配两个。”

“没问题,带一根备用枪管,每挺价格65000,80挺520万,每发弹25元。160万发是4000万,一共4520万。”

“刘经理……我……我还想要火炮……82式80毫米的82无……”姚梵自己都感觉太贪心了。

刘哲夫呆呆的看着姚梵,他现在已经不在乎对方要买什么了,只担心姚梵能不能付得起账单。

“要多少?”刘哲夫轻轻问道。

“一百管,不,二百管,再加一万发榴弹。”

“一管5500,一发榴弹180,一共290万。”

“我……”

“不,你别说了,我来说,是还要迫击炮吗?87式82mm迫击炮?”

“嗯,来两百个,0-6号装药各一万发,练习弹两万发。”

“一个8000,200个160万,弹药0-6号7种全价1500,一万套1500万,练习弹一发50,两万发100万,一共1760万。还要什么?”

“10吨tnt炸药和一千支火雷管,1万米导火索,用在工程上的。”

“tnt倒是便宜,可你为什么不买电雷管?火雷管是危险品,运输很麻烦啊。”

姚梵心想电雷管还要接起爆器,不如火雷管点导火索方便啊。

“客户要的,没办法呢,其他暂时不用了,算账吧。”姚梵干脆地道。

“炸药雷管导火索一共50万,总共1亿7320万。”刘哲夫一口报出自己已经心算了半天的数字。

“没问题。”姚梵依旧微笑。

“姚总,你等一下,我需要请示一下。”刘哲夫终于还是再次孱头了。

……

“一亿七千三百二十万人民币?没搞错?”程书苍在电话那头吃惊不小。

“没错!”刘哲夫坚定道。

“他愿意先付六成定金,在完成货物验收装箱后立刻付款。至于船运方面全部由他负责。”刘哲夫补充。

“两千五百多万人民币……”程书苍喃喃道。

“不用请示了,给他,也别打听,只要出了港,就没我们的事了!等他付了定金我立刻就给国防部报备。”程总终于下决心拍板,业绩面前,他不能不动心,何况这里很多东西是帮陆军出售存货,这个功劳决不亚于卖出新产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