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99章 军舰旅游

第99章 军舰旅游

【99】军舰旅游

需求得到满足后的姚梵签完合同,很爽快的把一亿定金完成了转账,离开了西北工业公司。

“接下来我该把李鸿章的委托尽快完成。现阶段,老李觉得我越有用,我才越安全。”姚梵在回青岛的动车上想。

按照上次给山东机器局订购的汽轮发电机,姚梵依葫芦画瓢的也给李鸿章整了一套,外加一批简单廉价的人力加工机床,和许多钳工台、锻钢虎钳等,1875对于销售来说实在是个好地方,连2011钳工入门用的锻钢虎钳都属于优质的热销货,接着又买了足够的电灯电线等等辅料。

“只是老李要的蚊子船不大好搞,让我来试试,看能不能借着打造复古军舰的名义来订购。”姚梵的计划始终是采用商业包装来完成掩饰。

姚梵再次找到青岛造船厂。

厂长刘德灿热情的接待了姚梵。

“姚总你来了!请坐!请坐!”

一回生两回熟,刘德灿这次热情了许多。

“两周前裕华柴油机公司已经把总装完成的蒸汽主机运来了,我们厂当时就把您要的旅游仿古拖轮下了料,眼下正在船台上赶工。那三条150马力小拖轮眼下完成进度最快,不但龙骨已经全部铺好,船体外壳钢板也焊接的差不多了。”

得知进展顺利,姚梵舒了一口气,道:“刘厂长,我有个单子你帮我看看能不能接。”

刘德灿讶异#地打开姚梵交到他手里的图纸翻阅起来。这是姚梵从网上的大英图书馆在线,付费49.99英镑下载的图纸,正是阿姆斯特朗船厂以前制造的四条“阿尔法”军舰图纸原稿。

“嗬!这资料搞来挺不容易的吧?”刘德灿一边看着图纸上的英文数据一边惊讶道。

“大英图书馆,付费下载,是阿姆斯特朗船厂的原图纸扫描。”

“这是怎么说的?姚总不会是打算搞军舰旅游吧?”刘德灿一边说,一边在脑子里把图纸上的英制单位换算成公制,职业病一般仔细研究着。

“可不是嘛,还是之前那个巴西客户的海洋博物馆,非要搞几条19世纪的军舰作旅游主打项目,我估计造一百五十多年前的军舰应该不违法吧?”姚梵问道。

刘德灿掏出烟给姚梵点上,自己也猛抽一口,吐了个烟圈,笑着说道:“肯定没问题!呵呵,没想到这三四百吨的排水量,炮大船小,居然还是军舰呢。”

“这是以前北洋水师进口过的蚊子船,是个大炮只能向前开的玩意,放在旅游港口里肯定很稀奇,我的客户说了,一定要原汁原味的仿,大炮要能开的响,0.5英寸也就是13毫米的装甲也要有,人家是巴西亿万富豪,追求的不单单是形式,还要实质!”姚梵抽了口烟,吹嘘道。

“没问题,这破玩意的320mm主炮不就是浇铸的吗?才15倍径……嘿嘿,找个厂子膛几条膛线也就是了。姚总这是打算交给我们厂来仿制吗?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主机到位,图纸不是现成的吗?我现在就给你开工。”刘德灿爽快道。

“我要是把这个船全包给你们呢?”姚梵问道。

“你看,刘总啊,你们厂是老军工单位了,下单什么的应该比我熟。这些主机之类的找哪里定做最好,您肯定比我知道,你们帮我订,总比我盯着柴油机厂来回跑要强。”姚梵笑道。

“行是行,但是蒸汽主机这玩意如果没有经过专业的动力工程师验证,零件定制出来总装完成以后,万一有问题怎么办?这个责任我们担不了啊。”刘德灿迟疑道。

“要不这样,您帮我找个船舶设计单位,把图纸审一遍,看看有没有设计问题,我给劳务费就是了。”

“那行,有您这句话,就是给我个太空船我也敢造啊。”刘德灿爽朗的笑道。

“刘总,我在多问一句,这带火炮的船真没问题?”姚梵不大放心。

“这样吧,我现在就给你去问问海军,他们要说没问题就行。”刘德灿一想也是。

“那您问的时候,把那哈乞开斯五管机枪也问一下,尽量仿制出来,人家巴西土豪有钱,就图个原汁原味。”姚梵道。

“行,我今天就帮你问。只要允许仿制,那玩意随便哪个五金厂一天就能赶出来。”

姚梵笑眯眯的走了,他可不管弹药问题,毕竟李鸿章已经给英国人支付了头两条的船款,弹药都是通用的,自己就不必费神了。

……

接下来姚梵以环球贸易铝业公司的名义,联系上一条注册在哥斯达黎加的货轮,该轮载重一万五千吨,是条吨位不大的集装箱货轮,好在这条货轮有危险品运输资质,曾经多次运输工业*。

姚梵与船东商量好了价格,总重935吨的货物,大约70个20英尺集装箱,运到韩国釜山进行转口换船,一个柜子150人民币,也就一万出头的运费。

可是船东哪里知道,姚梵联系的釜山的货轮,仅仅是骗人的敲门砖!这种情况一般在海运上属于违约,一般碰到这种事,船只把货物卸在釜山港口也就不去管他了,随便港口方面怎么处理。可这次运输的危险品,在未经巴拉圭方面进行沟通的情况下,韩国方面绝对不可能允许你卸船,船东还会惹来大麻烦。

非但船东蒙在鼓里,西北公司也以为姚梵是真的和韩国沟通好了,会在韩国换船前往南美。

姚梵当然不会把货物真的运往韩国送死,这特么未经通知居然敢把军火卸在港口,就算你仅仅换船转运,韩国方面也根本不会允许你放下一个柜子,还要重罚!姚梵的想法是装船后直接定点血祭穿越,把货物带回姚家庄。

为了不引起纠纷,姚梵可没敢占海运公司的便宜,自己在青岛找了家集装箱公司,采购了一批旧货翻新的二手20英尺集装箱,每个1000元,花了7万。姚梵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些旧柜子会不会被西北工业判定为不合格……

之后姚梵又在网上订购了十台洪江牌履带式农用打井机,花了150万,

柴油100吨,装在500多个200升油桶中。

姚梵又采购了些诸如白糖、大豆、扣肉罐头之类的食品,这些都是高热量的食物,对于提高士兵的身体素质来说,比吃粮食要管用。

1875年世界白糖价格每吨在500美元上下浮动,而且糖厂基本垄断在诸强的殖民地中,姚梵暂时选择避开进入这个行业,这是因为欧美诸强对于白糖的狂热和崇拜简直是无以复加,如果这年头拍上十集舌尖上的欧美,片名不出例外应该是美国白糖食品、英国白糖食品、法国白糖食品、德国白糖食品……为了得到白糖,美国能允许其免税进口,也能为之策动南美诸国的各种政变。

“先采购个一百吨,够自己吃就行。”姚梵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