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00章 开始闯祸

第100章 开始闯祸

【100】开始闯祸

没几天,青岛造船厂就传来好消息,海军对于那些仿古军舰的制造大开绿灯。

海军表示,既然有利于出口,这破玩意儿你造一百条都行,老式舰炮和哈乞开斯五管机枪也可以允许仿制,如果愿意出钱,甚至海军可以代为仿制。并且可以在海军的监督下,从鞭炮厂采购些*,使用*进行原汁原味的试射。

姚梵大喜,立刻告诉青岛造船厂刘德灿厂长,表示自己愿意花钱请海军帮忙制造船上主炮、机枪等仿古式*武器,并请海军监督指导试射,调教船只和火炮。

……

不久后,西北工业将货物全部运来青岛的军方制定仓库,姚梵在这里把一件件武器亲自试了一遍,既过足了瘾,也学会了正确用法,押运的武警和西北工业的刘哲夫很耐心的教导着姚梵每种武器的拆装保养。

“姚总,你学这些东西干嘛?再说这里每种武器有说明书,你只管拿过去交货就是了。”

姚梵笑而不语,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军盲吧?

姚梵在勤恳钻研了各种武器的拆装使用说明后,在他的现场监督下,将所有货物一一装箱。

看着姚梵手拿印泥,将鲜红的拇指印按到每个集装箱的封条上时,刘哲夫笑道:“姚总你这样倒是挺谨慎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军火运输中在集装箱箱体上搞指纹鉴别呢,但是这样有实际意义吗?”

“嗯,有了我的指纹,他们就不会卸错箱子了。”姚梵胡扯道。

其实他只是提前用化妆棉吸饱了自己的血浆,自制了这盒印泥,为的是血祭大阵发动时能够准确无误的带走所有集装箱。

“这些箱子上都有箱号,应该不会卸错,难道现在码头吊装的时候,吊机上还有验指纹的设备?”

“保险起见。”姚梵嘀咕道。

刘哲夫摇摇头,他实在看不懂,但是他尊重姚梵的敬业精神。一个个集装箱眼看着都被他按了拇指印,抛开这样做的实用性不谈,这样亲力亲为的老总确实是很少见。

十月秋风的吹拂下,大地一片寒意,寒风萧瑟中的青岛别有一番魅力,尤如一个站在海风中的劲装少女,显得韵味十足。

姚梵办理了跟船押运的特别签证,告别这些日子来一起聊天打屁、教自己武器操作的押运武警战士和西北工业的刘哲夫,跟船出海了。

“姚总,家伙什要是验收时不好用,随时打电话,我给你技术指导。”刘哲夫在码头上挥着手,拿着手中手机大喊道。

姚梵站在甲板上也对他频频挥手,朝着手里手机喊道:“我知道啦!”

在船上吃晚餐的时候,姚梵对船长说道:“道格拉斯船长,你知道,我的货物是危险品,按照合同,在完成装船后,合同事实上已经结束了,你根本不必把我和货物送去釜山换船。”

“我当然会把你送去釜山,这与合同怎么写有什么关系?您难道以为我会把你和你的货扔进海里?”道格拉斯开玩笑道。

“今晚我和我的货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惊讶,没有人会追究你的责任,没有。”姚梵最后说了一句。

道格拉斯没当回事,他以为这个持有随船签证的中国人在发神经病。

船是下午三点出海的,到了八点半,已经抵达釜山海域,姚梵在船上餐厅吃过晚餐,偷偷跑上甲板,启动了血祭。

随着千吨货物不翼而飞,这条行驶中的集装箱货轮吃重锐减,在海浪中猛地跳起,船员们一时不查,多有摔倒在地上的。

“立刻对轮机舱!甲板、货仓全面检查!”

船长吓了一跳,以为撞上了什么漂浮物,立刻下令全船检查。

“轮机舱设备工作正常!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甲板四周目测未发现可疑物!”

“货仓报告!好像……好像少了很多……很多货箱不见了……”检查货仓的水手大吃一惊。

“什么!”船长大吃一惊,立刻下舱检查,这才发现,那片原本堆放姚梵的集装箱的地方,已经是空空荡荡。

“该死!见鬼了!这是怎么回事!”纵然船长饱经风雨,也被这灵异事件吓得魂不附体。

经过找寻后,全船都没见姚梵的影子,船长下意识地感觉,这绝对是见了鬼了!不到片刻,消息传遍全船,船员们也都吓得不停地画十字,祈祷上帝保佑,驱散邪灵……

按照出口的规定,路过港口有权知道船只是否装有危险品,而巴拉圭方面虽然向中国发出了进口申请,但根本没有费神向其余任何国家进行任何流程报备,说白了,一旦出事,全是姚梵的责任,私自利用巴拉圭的民间枪店武器进口合同进行国际军火倒卖。

但当船只来到釜山时,韩国方面已经如临大敌。

原因很简单,巴拉圭没向韩国进行任何通知!当然这也很正常,因为巴拉圭根本就和环球贸易铝业公司有地下合同,双方约定出海后就不用管,巴拉圭当然不会去费神走流程。

但西北公司绝不肯惹一身骚,于是逼着姚梵的环球贸易铝业公司按规定填写了出口报关单,中国的海关和港口在货物报关装船出港后,也按规定在网上上传了出口货物清单,标明是ED-12类危险品,军火和炸药等门类一一标明。

韩国方面比较迟钝,直到船要入港时才查了货物清单,等发现这船里装的是这玩意,还说要在釜山换船,于是立刻炸了毛。

韩国大致意思是你们也太特么嚣张了!不拿村长当干部是不是?就在我家院子里搞特么军火交易,也不通知老子一声!感情你们都以为我是死的?老子要不把巴拉圭你丫这船货在港口锚地里扣个一年半载,罚个倾家荡产,老子跟你姓巴!

结果这一查就是整整三天,韩国方面出动上船的警力不下三百,狗力不下十条,一个个箱子查过来,愣是什么都没发现,只找到了一堆盗版岛国*和没经过报关的几十条香烟。

船长一口咬定,货物路上不见了,随船押运货物的一个中国人也不见了。船长是外国人,也不好用刑。于是韩国只能暗中通知了美国CIA驻韩办事处,然后放人了事。

韩国人当然不相信船长的鬼话,他们认定,这船一定是半路上和其他拥有自卸吊车的自卸式集装箱船在海上进行了货物掉包,毕竟是军火,绝不可能傻乎乎的等韩国来查货。如此一来真相大白,中国的报关单就是个障眼法,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走这条经过釜山的路线。

但是韩国人也想不通,他们觉得,你丫要是不打算走这条路线,想要偷偷摸摸的运过去,那又何必再发个单子来嫖老子呢?

韩国觉得,想不通的事情绝对是出了错,于是他们决定抗议一下中国海关和港口的马虎作风,把此事当成填错货运清单来了结。

姚梵哪里知道自己已经闯下了滔天大祸,此刻他正因为第一次采用坐标传送,失血达1000CC,正在姚家庄北面的荒滩草地上眼冒金星,呼哧呼哧的喘粗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