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01章 鸡汤与养鸡场

第101章 鸡汤与养鸡场

【101】鸡汤与养鸡场

要知道,一个成年人的血量只占了体重的百分之八,姚梵虽是个92公斤的壮汉,也只有七升多的血量。当被一次抽取1000CC后,身体立刻就出现剧烈的不适,脸色发白,嘴唇发紫,头晕目眩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姚梵这时感觉自己呼吸艰难,胸口像是压了快大石,喉咙也仿佛被一把铁钳卡住,飞快跳动的心脏更是几乎要爆裂开了,拼命地将血液泵往全身的缺血部位,全身的组织液都在往肝脏里涌去造血。

姚梵大口的喘息着,感觉自己像是刚从车祸现场爬出来的人一般,眼前模糊一片、金星闪现。

“该死!一次失血1000CC原来是这样的感觉!真太难受了,比喝醉还要难受一百倍。”

姚梵一边想一边拿出口袋里特意随身携带的两瓶电解质运动饮料,拼了命的灌下肚去,又在野地里靠着自己辛苦搞来的集装箱坐了好半天,才缓过这股子难受劲。他起身掏出手电筒,照亮前路,摸黑向姚家庄走去。

姚家庄此时已经建好了外围木栅栏,还有乡勇两两拿着棍子围着栅栏巡逻。当一对打着灯笼走过此地的乡勇发现姚梵,立刻惊呼“东家!”,赶上来迎着。

“还好遇见你们,我刚才差点晕过去。”姚梵苦笑道。

“东家是咋了?病了吗?”一个战士急切地问道。

“没病,就是累的,你赶紧去通知李海牛,让他带人过来。”姚梵嘱咐道。

不一会儿,李海牛就带着上百个提棍子的乡勇,打着火把和灯笼飞快的跑来姚梵身边。

借着亮,李海牛发现姚梵脸色青紫,甚至连指甲都发青了,顿时吓得一个踉跄扑过来。

“东家,你是咋了!吓死我了!我听赖方荣说你脸色差得很,还以为你被人暗算……”李海牛急道。

“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地吗?”姚梵安慰道。

说完,姚梵贴着李海牛耳畔道:“我这次运来的都是我家海外工厂秘密制造的最好的洋枪样炮,还在老地方。现在你叫人立刻把拖拉机卡车开过去,把东西搬进庄子里的大库中,此事机密,需办的越快越好,要连夜干!”

“东家!您放心!”李海牛闻言又惊又喜。

但他不敢离开,蹲在那里为难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姚梵道:“东家,你真的没事?我看你脸色太差了。”

姚梵编造道:“回来的海船遇见大风浪,我晕船了,吐了三天三夜没吃饭没喝水,所以刚才一路走来有些犯晕。”

“啊!”李海牛吓一跳。

贺世成在旁一听姚梵三天三天米水未进,立刻就急的跳出来连声命令:“我的妈呀,东家您受苦了!

你们几个!赶紧背东家进庄子,叫炊事班杀只芦花鸡,要最肥的!给东家熬汤!”

“不行,我得带你们去运货。”姚梵怕这些伙计不会开集装箱门,只能硬撑着带领他们去取货。

又折腾了两个小时,姚凡才在李海牛的坚持下,回到庄子里喝了三大碗鸡汤,一觉睡到天明。

……

这天一早,姚梵就醒来了,依旧是三大碗鸡汤,加上一整只老母鸡,吃得满嘴流油。

李海牛贺世成等人搬了小板凳环坐在旁边地上,看着姚梵盘腿坐在这间板房**,吃的喷香,都是一脸傻笑。

姚梵亦是微笑的面对他们。

不久的将来,这些人将和他一起高举红旗,走向一个未知的前程,他珍惜每一刻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

“大家这段时间吃得好吗?”姚梵关心到。

“好!好得很!”李海牛道。

“东家您放心,大伙吃得好着呢!照您的吩咐,早上顿顿白米粥,中午香喷喷的白米饭,晚上热腾腾的白面馒头,隔三差五有肉,还有冬瓜虾皮咸盐汤喝。”贺世成道。

“哎哟我的天,都把那些来打短工干活的庄户人家给惯坏了,一个个死活不肯走,说是东家宅心仁厚!心眼太好了,都愿意给东家干一辈子工呢。”李君说道。

“那可不,就他们那些个饭桶,一个月吃掉的银子,比他们挣得工钱还要多出好几倍!”王贵道。

“给他们吃,敞开了吃,只要干活不偷奸耍滑就行。”姚梵道。

“一天三顿吃得这样好,天底下哪里找去?一个月还给八百个大子,谁还偷奸耍滑?那真是没天理了!让我见到一定打出去。”贺世成道。

“嗯,世成啊,这鸡味道不错。”姚梵赞道。

“是吧!东家!您喜欢吃今后就天天吃!”李君一听就乐的不行。

“您说要给乡勇团补充那个啥营啥养的,还要咱建个养鸡场。俺们就差人每天去市集上买鸡,都把附近集市的鸡买空了,以前买鸡100个大子一斤,现如今涨的要150文一斤,以前鸡蛋100个大子能买30个,现如今只能买20个!”

李君一听养鸡的工作就兴奋不已,因为养鸡场的活是他带着手下几个木工组一起负责的。

他继续侃侃而谈道:“咱们照着东家给的图纸,在庄子南边建了个木板棚子,咱们把鸡都放进去圈起来养,还买了麸皮伴着菜叶子每天喂,眼下足有一百多只老母鸡了,个个能下蛋!我还准备再盖个棚子,专门让这些母鸡孵蛋,今后母鸡孵小鸡,小鸡再生小鸡……”

“咱们每天天一亮就把鸡赶出去吃虫,咱们进去捡鸡蛋,哎哟我的老天,一地都是热乎乎的蛋,天天都有一百多个,有的母鸡一下就是俩!等中午了,咱们又把母鸡赶回棚里吃草料。”

“好样的!抓革命!促生产!这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姚梵鼓励道。

“我吃饱了!”姚梵站起来道。

“今天我就带乡勇团学打枪!”

“东家,货还没搬完呢。”周第四赶紧提醒姚梵道。

“贺世成、周第四、刘进宝,你们带各自排里战士们,继续组织庄子里的伙计们搬运物资。海牛和李君,你俩带各自的两个连,跟我去学打靶。

……

姚梵带着伙计们来到北岭山西面靠海的乱石滩上,这里距离青岛城足有八公里,又有大海的波涛之声掩盖,枪声根本传不出去,是姚梵早就选好的靶场所在。

这里地面比较平整,仅有的一些坑洼也被姚梵事先嘱咐伙计们铲平。东边的北岭山脚下一百米外,早已经被姚梵命令伙计们插上了木靶,之前虽然伙计们不明白这是要干什么,可如今看到枪,大家都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