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02章 打靶

第102章 打靶

【102】打靶

部队里教打靶,一般是只给五条枪,一个新兵连排成五列,依次打靶。姚梵可不管那么多规矩,直接给每个人都发了枪,只是没有发子弹。

“从今天起,你们将成为真正的战士。有枪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你们要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爱护自己的枪。”姚梵道。

李海牛和李君两人带的步兵排是头一批扩充成连的,眼下各有60个人,各分三个排,这120多人拉出来后,背着枪行军起来雄赳赳的。姚梵看他们走路都带风,心里着实满意最近队列与体能训练的成绩。

在靶场上,手里端56半自动,就连李海牛这高大的汉子也有点颤巍巍的。

“东家,这枪真亮堂!看着就好啊!这玩意这么精细,跟个玩具似的,嘿嘿。”

“打起来更好!海牛我告诉你,这枪的子弹打出一千二百尺,还能把人打死!准头更是没话说,五百尺左右指哪打哪。”姚梵手握钢枪精神抖擞地道。

“啥,这么短的管子能打这么远?还这么准?东家你没说笑?”李海牛不信,但是姚凡说的话他又不敢不信。

“来!我教大家射击动作。”姚梵话不啰嗦,兴冲冲当着靶场上一字排开的战士们的面,把标准射击动作一一分解开来,教给手下战士们。

由于西北工业事先保证过,所有枪支都是校射好的,姚梵上来也不教大家学校射,否则这些菜鸟很可能把已经调校好的枪反而调偏了。

“大家先学卧姿射击,大家看,先卧倒,脚尖抠一个坑,把身体固定住,把枪托贴紧肩膀,从枪后面向前瞄准。

瞄准的要领是三点一线。我给大家说说这三点一线吧,首先大家看这个照门……”

姚梵整整说了十分钟,说得口干舌燥后,自己示范着,在战士们面前打了十发,打完后自己拿望远镜看了一下,发现成绩不大好,貌似只有六发上靶。

“东家,您打中靶子六发。”一个伙计小声说道。

姚梵非常惊讶,一百米外看靶,不借助望远镜,目测的难度简直顶天,这个伙计居然能一眼看清。

“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东家,我叫胡广亭!”这浓眉大眼的小伙立正挺胸大吼道。

“你不错!有潜力!以后一定是个神枪手!”姚梵赞道。

接下来姚梵命令战士们以班为顺序,开始趴下来练习瞄准,依旧是没有发子弹,所有人一律干瞄。

“每次瞄准十个呼吸,然后自己嘴里说‘打’!

自己紧紧盯着自己的准星,三点一线,看看自己的准头会不会飘!”姚梵嘴里说着瞄准要领。

在干瞄了一个小时后,姚梵觉得大概所有人都有些疲累了,便命令李海牛李君带着他们手下排长开始下发子弹,给每个战士一个装好的十发桥夹。

“大家看我动作,先学会怎么装卸子弹!”姚梵站在前面大吼,教战士们学着把子弹卸下桥夹,然后再装上去。

这个比较好学,所有战士都很轻松的把十发子弹从桥夹上卸下,然后又装上,反复了好几遍。

“好,现在听我命令,用我刚才教大家的方法,对准你们各自要打的靶!按照我说的方法一步一步进行射击。我来看看,看谁打得准!”

姚梵刚说完,就有一个战士心急的立刻开了枪,啪啪的震响中,把所有人都惊得手足无措起来。

姚梵吓得赶紧喝止,告诉大家要听他口令,靶场上是个容易出事的地方,姚梵把规矩立起来。

“别乱打!听我口令!我喊一声准备,你们就瞄准,我说放,你们再打一发。不许胡乱打!”姚梵急躁地命令。

“东家,这玩意真要命,声音这样大,不知道海浪声能不能盖住。”李海牛上来和姚梵嘀咕道。

“别怕,从现在起我们要日夜抓紧操练,一旦被发现,先尽量糊弄过去,要是撕破了脸……就一不做二不休!”姚梵狠狠地道。

说归说,姚梵心里可打鼓,先不说一旦造反有多少人愿意留下来,就是留下来几百个人,拿了枪,姚梵也不知道能不能率领这群新兵*打赢最关键的头一仗。绿营虽然是个空架子,八旗也是战力如浮云,但淮军和湘军却是实打实的野战集群。

头十个战士打完,姚梵大声喊着口令,命令他们去山脚下,把固定在山脚下的木架上的靶子拿回来,计算成绩后贴上新靶纸重新放回去。

姚梵注意到,那个叫胡广亭的小伙子居然十发全部上靶!

“这是个好苗子!今后上了战场,准能一枪打死一个清狗!”姚梵压低声音对李海牛道。

李海牛点点头:“这小子身板壮实,特别能跑,队列训练特别认真。东家我以后一定多盯着这小子,让他好好练出来。”

姚梵点点头:“关键是思想,一定要进步。”

李海牛不确定地道:“查下来他家世代都是佃户,算无产阶级吧?”

接着李海牛站在那里陪着姚梵,看士兵们一排排打完后,他自己也已经兴奋得不行,在姚梵身边压着声音嘶吼。

“东家,这56快枪真是好东西!是神兵利器啊!扣一下就是一发!既不用像鸟铳、抬枪那样装火药、压火药、灌铅子,也不用打完后拿通条擦枪膛!哪怕是洋人的快枪,都要一发一发的装,还要时不时擦擦枪膛里烧剩下的纸壳子,全不如这个好使!”

“海牛,你觉得咱们装备了这种世上最好的步枪,对上清军有几成胜算?”姚梵轻轻问道。

“一个打十个!”李海牛瞪着眼道。看他说话的硬气程度,仿佛一天三顿早中晚饭吃得都是盖中盖咀嚼片。

“骄兵必败!”姚梵狠狠地说道。

“是,东家说的对,海牛一定谨慎。”李海牛低头道。

“海牛你说了半天,不是还没捞着机会打靶吗?先去打十发看看。”姚梵命令道。

李海牛终于等到机会,可以亲自下场打靶,于是赶紧自己冲过去,趴下去打完十发后便立刻跳起来,兴奋地跑到姚梵跟前道:“东家,真不是海牛骄狂,确实可以一打十!我看这56枪,上辈子一定是喝血的宝剑!”

姚梵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

“一打十吗?但愿如此。”他心想。

一上午的训练,每个士兵都打了三十发子弹,一个个露出了满足的表情,兴致高昂。

“大家说说,这枪咋样?”

“好啊!东家这枪太好了!俺以前没打过枪,这下一打,才知道原来打枪是这样的!”下面立刻有伙计喊道。

“怕是守备营的鸟铳都没这个枪好吧?”有伙计问道。

“差得远了!别说鸟铳、抬枪那些土疙瘩,就是马氏尼、士乃德、林明登那些洋枪,和这56半自动快枪比起来,也照样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就像泥巴和馍馍,没法比!”姚梵大喊着说道,希望能给战士们增加信心。

“嘿,真好!真好!”战士们纷纷赞叹道。

“东家,俺们拿了这56快枪,要打谁啊?”一个伙计突然问道。

“神兵利器,是用来打坏人的,谁欺负老百姓,我们就打谁!谁欺负中国人,我们就打谁!谁狗仗人势,我们就打谁!从今往后,谁也不能欺负你们!因为你们是我姚梵的兄弟!”姚梵吼道。

一时之间,伙计们在心潮澎湃中,有些不吭气了。

每个人的心都扑腾扑腾的急剧跳动着。

这些日子以来,每天除了识字和体能训练,就是开忆苦思甜的三查会,在姚梵指定的宣传读本和三查、诉苦工作的引导下,战士们的心里隐隐都发现,似乎自己过去的苦难,都是被土豪劣绅地主老财逼迫的,只是还没有战士敢于说出口,是狗皇帝在迫害自己。

“东家,谁是坏人!”一个战士咬着牙,瞪着眼,焦虑地望着姚梵问。

“这段时间你们都在上课,学知识学道理。你们自己心里有杆秤!天下老百姓心里都有杆秤!谁是坏人,你们都已经心里明白了!

我告诉大家,坏人此刻就霸着这天下那!

坏人就是天下土豪劣绅的总头头!”

姚梵站在那里大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