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06章 刺刀

第106章 刺刀 无忧中文网

【106】刺刀

美利士带着姚梵的货物和托付,乘清早出发的货船走了。姚梵继续住在板房,和伙计们一起过着集体生活。

他穿上了蓝色的工作服,混迹在伙计们当中,和每个人谈心,听他们说家长里短的故事,听他们如何为家里曾经诞生的一只小鸡一头小牛而感到幸福无比,听他们又是如何在地主豪绅的盘剥下失去土地,听他们缅怀失去的生活,在他们痛哭流涕时拥抱他们。

姚梵现在尽可能的多多拥抱每一个他的战士,他总是安慰他们“别害怕,我们要团结起来,今后我会一直带你们向着胜利前进。”

姚梵逐渐发现,自己在这只队伍中扮演的角色,甚至包括了随军牧师。这让他不得不考虑,早晚要培养一批政委出来。

“从现在起,我要抛弃过去的生活,因为一只人民军队的领袖,就应该是普通一兵!”

姚梵知道,世界上曾经有一支军队,他的总司令有一根油亮乌黑的老扁担,他用这根扁担和士兵们一起挑粮食,毫无怨言地穿着草鞋行走在崎岖山路。他的肩膀上打着血泡和老茧,晚上还要研究行军打仗,憔悴的像个老农。当被敌人采取经济封锁时,这支军队靠熬煮粪坑里的屎尿水来制盐卤,这玩意当然没人下的了口,还是这位总司令,第一个带头咽下这臭烘烘的盐卤。

还是这支军队,带头的那个毛姓高个子总是偷偷地挑水,把村里军属家水缸挑得满满,却不告诉主人他来过。后来这爱干活的人居然得了天下,要‘进京赶考’了,他的警卫员却翻不出一件不带补丁或者没破的衣服。最后这个人坦然穿着补丁衣服去了北京,他居然是去当共和国主席的。当他在上宣读国家成立时,外面赶制的新衣下,是一件两肘破洞缝补后的毛衣,两膝破洞打着补丁的毛裤。

依旧是这支军队,战士一天发一斤米,党员只发八两,没米的时候吃野菜,一直吃得脸都浮肿起来。

这支军队的领袖和干部们,在长征中纷纷把亲骨肉送给了农家,后来很多都没能找回来…………”

“一支军队究竟要坚韧顽强到什么地步,才能做到这般样子的什么苦难都压不垮!”

“要培养出和那支军队一模一样的不屈铁流,我现在还办不到,但我只要能做到他们的一半,应该就可以扫平满清了吧……”姚梵想。

“超越卓越的第一步,永远是模仿卓越,我不敢说能够超越,但我要努力模仿那支无敌的铁流,那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的人民军队……”

……

姚家庄的操场上竖起了刺杀训练靶,这是木工班用木条赶制的一个个很简单的“井”字型木架子,底部钉牢在一个方形木框上,井字中间的空处,用麻绳牢牢绑着一个捆扎结实的稻草垛。

每个排的士兵20人,横队一字排开,左脚向前右脚后蹬,半侧着身子,端着上了三棱刺的56式半自动步枪,整齐的喊“杀”刺出。

他们本是些在世间呻吟的弱者,如今却手握闪电般的雪亮钢枪,愤怒地叫喊着,用胸中热情的火焰催动一次次暴力刺杀。

震耳的呐喊声,把旁边站着等候练习的战士们的心都带的沸腾起来。木墙环绕的内城之外,听见这喊杀声,干活的伙计们也都心向往之。

“大刘,你听这杀声喊得,真带劲。”洋灰班的新班长张禄生一边奋力用铁锹拌匀水泥和黄沙,一边说着。

“可不么!我听说东家的乡勇团厉害着呢!一个个操练得壮如牛,走起道的姿势都和旁人不一样!可傲了!他们还发了枪呢!”边上那叫大刘的等着拉混凝土的小车班伙计说道。

“你说,东家练出这样壮的兵丁,是要干啥?”张禄生问道。

“这我咋知道,你问东家去。”大刘道。

“问就问,怕啥,东家昨天看见我,还夸我带班带得好,洋灰拌的又多又匀,比三班出的产品多呢。”

“你就吹吧。”大刘笑道。

“我要是吹牛,我就是你孙子!”张禄生气愤地道。

李海牛身上的功夫底子让他对刺刀练习充满热情,虽然在他看来,这些枪本身不够长,但那钢口的雪花般精亮,让他爱不释手。

“这枪后头要能再接上个三尺的长木把子就好了。”李海牛看着战士们练习刺刀,有些遗憾地姚梵道。

“要那么长干什么?这是步枪,不是长枪。

海牛,你可别小看这步枪,刺刀见红,讲究的就是一个勇字!虽然说兵器一寸短一寸险,可是长兵器哪里有短的灵活,一旦被敌人欺近了身,拿长兵器的就只好逃了。”

“海牛你可知道,1840年鸦片战争时,那英军的大部分战役都是靠拼刺刀赢的!只要英国人走近到一百米内,他们就会打一波排枪齐射,然后发起刺刀冲锋,绿营和八旗那些花拳绣腿的功夫全不济事,纷纷溃败,英军打定海城,靠的也是白刃冲锋,杀戮八旗和绿营无数,自己才死了两个,伤了15个。”

李海牛呆呆地道:“那洋人怕是有点妖术,否则怎么这样厉害。”

姚梵连连摇头:“这不是妖术,这是现代军队和封建军队的差距,也是刺刀战术的精髓体现,所谓刺刀战术的精髓,那就是勇敢!”

“刺刀战术很简单,靠的就是快、狠、准!

两军相遇,越是勇敢者出手越快!越是勇敢者突刺越狠!越是勇敢者下手越准!”

“东家!我听懂您的话了!古人说虎狼之师,大概就是和您一样的意思。”李海牛重重点头。

姚梵继续道:“1856年,英军曾经有过依靠仅仅40人的刺刀战,就击退2000俄国民兵的纪录。”

接下来姚梵没有再说下去,他想起了甲午战争中,日军发起刺刀冲锋时,总是把十倍于他们的清军杀的横尸遍地……义和团运动,半个连约40人的法军,在两门‘75小姐’速射炮的掩护下悍然发动白刃冲锋,用刺刀击溃2000人的拳民军队……

再到后来,一支伟大的中队诞生了,他们将刺刀见红当成家常便饭,疯狂上演三十米内真功夫,把刺刀冲锋当成常规武器,最终解放全国……伟大的新中国崛起后,还是这支军队,在朝鲜用刺刀和血性发动冲锋和阻击,将联合杀的尸横遍野……这支军队的口号曾是——陆上拼刺刀、海上拼刺刀、空中拼刺刀……伊拉克战争时,英军20多人在弹药即将耗尽时,发起刺刀冲锋的白刃战,一举将近百人的伊军击溃,英军仅三人受伤……

刺刀是军人必有的血性!

任何没有胆量通过刺刀白刃冲锋获取胜利的军队,只是一群绵羊罢了。

“海牛,对靶刺杀只是初步练习,后面还有防刺动作、拨刺反刺动作、枪托打击、防守反击套路等等,这些都要苦练!接下来还要对抗练习,让战士们练习对刺。你督促木工组,赶紧把我要的那批一米三的木枪做完,让战士们穿上我带来的护具,用木枪进行实战对抗!”

“是,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