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07章 扯虎皮做大旗

第107章 扯虎皮做大旗

107扯虎皮做大旗

姚梵每周一定会宴请孙茂文、韦国福、刘子铭一起吃顿饭,在起事前,他希望这些胶州官员对他彻底放心甚至放纵。

今晚,姚梵依旧在施家饭店设了宴。

饭店门头屋檐下,四盏红灯笼依旧是高高挂着。

酒过三巡,韦国福就开口问姚梵:“姚兄,我听说你现在的乡勇团已经有一百多人,兵强马壮整日操练,这又是何苦来哉。”韦国福说完看着姚梵。

姚梵瞥了韦国福一眼,他不知道韦国福这是有意打听还是无意中提起。但他现在贼胆包天,哪里在乎韦国福怎么想:“大哥!日本人狼子野心,屡屡试探我国底线,竟敢登陆朝鲜,屠戮朝鲜军民,我估计咱大清国马上就要打仗,大丈夫若是能为国统兵,痛击倭寇,何其快也。”姚梵没有正面回答韦国福。

韦国福见姚梵说的郑重,忙道:“姚兄高义,但朝鲜的事情,只怕还轮不到咱们兄弟出手,中堂大人军威赫赫,震慑北方,谅那日本区区弹丸小国,也不敢在朝鲜随意造次。”

姚梵微微摇头:“我觉得要是能超练出一支精兵,在要紧当口送给李大人,他老人家一定高兴。”

韦国福对姚梵的想法不以为然,甚至可说嗤之以鼻。

他觉得姚梵这个想法太不切实际,指望练出一支有战斗力的乡勇部队去投靠李鸿章,以求获得赏识从而上位,这项工作难度实在太大。但他没再劝姚梵,一来是他口才不好,二来是他觉得姚梵反正有钱,他乐意烧在这里头去巴结李鸿章,自己反而劝阻未必是好事。

孙茂文捋着胡须说道:“李中堂兵多将广,怕是看不上几百人的乡勇,不过姚兄这些乡勇实在是帮了我大忙,如今收起捐派钱粮,可比以前利索多了。再说了,姚兄行商运货,如果没有乡勇护送,难免会有贼子来打主意。”

韦国福想起姚梵和郭继修结的仇,立刻醒悟,拍着大腿说道:“孙大人说的是,要防人算计,手里就得有人。”

姚梵笑道:“上次在济南见到李大人,李中堂让我帮他采购机器和兵舰,还鼓励我说,要我勤加操练乡勇,不要爱惜银钱,装备要精良,要为国分忧。不但要买枪,还要买炮。下次他老人家要来看我采购的装备,要是好货,他老人家也要买。

我想着,我花银子给乡勇买洋枪洋炮后,总算是为国分忧了吧?就算李大人看不上我的枪炮,将来李大人要是缺兵,我也能把乡勇送去朝鲜作战,说不定名字还能在皇上面前提一提呢。”第107章扯虎皮做大旗

姚梵心想,自己有枪有炮的事情早晚要传出去,倒不如早点吹吹风,让他们有些心理准备。他可没敢说这是自己自作主张。笑话,有李鸿章这样现成的虎皮不扯,那才叫浪费资源。

“李大人叫姚兄买了洋枪?还要买炮?”韦国福赶紧从袖子里掏出手巾擦了擦嘴问道,在他看来,姚梵这可是红得发紫了,居然会被李鸿章吩咐去自行采购武器!

“我家里已经帮我买了英国火枪,因为我听说李大人也有装备英国火枪,这样的话,今后乡勇送去李大人营中,枪子也能通用。另外最重要的是,李大人还托我家代买兵舰,那两艘炮舰现已在船厂下了单子,正在赶制。”姚梵吹牛已经完全不考虑边际了,但他还是暂时没说自己已经买了炮。

众人今天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姚梵上次去济南,居然还被李鸿章接见了!

于是三人皆吃惊于姚梵的受宠。一个人居然在得到丁宝桢器重后,又巴结上了李鸿章,这小子将来还了得?一时间谀词如潮的称赞姚梵前程远大。

于是姚梵又吹嘘了一番自己在济南和李鸿章会面时的情景,说李鸿章托他姚梵采购军舰和机器,对他极其信任关爱,再一次强调,自己练兵是为了李鸿章的嘱托和信任。

但韦国福吃惊羡慕之余,显然还是觉得姚梵花钱练兵这件事是在冒傻气,他诚恳地道:“姚兄实在是犯不着花这个银子去练兵,须知那步枪和枪子都是极为费耗之物。就说那枪吧,涂了油放着都会生锈!还有那火药,多放几月便受潮。可你真要是用吧,就是等于在烧银子。买这些回来装备勇兵,等于白白糟蹋银钱。我看还不如去莱州参将衙门买些刀枪来用实惠。”才说完,他又想到这是李鸿章的主意,立刻觉得自己嘴贱,改口道:“克既然是中堂大人要兄弟采买,自然该要尽力办差,只愿中堂大人能够看上姚兄的货色,那姚兄可就富贵腾达了,就怕他老人家说过就忘,教姚兄的银子白花。”

韦国福自从被淮军推荐来青岛口掌管守备绿营,成天吃空饷,姚梵根本没见他操练过鸟铳或者其他火器。姚梵知道,这年头别说绿营,就是李鸿章的淮军也在马放南山,一个枪兵一年打的子弹不过10发。处处是吃空饷和练银的军官。

姚梵看得出来,自己花钱练兵,韦国福不是忌惮,而是真的觉得太浪费钱了。

“功夫总是要学全的,万一李中堂哪天想起来,问姚兄要看人和枪,姚兄也能搪塞的上。”刘子铭却很赞同姚梵的谨慎,但他也觉得姚梵属于拿根针当棒槌,白费了钱。想来李鸿章不过嘴里说说漂亮话儿第107章扯虎皮做大旗

罢了,怎么可能真的要你几百乡勇去打仗。

托姚梵的福,眼下青岛口海贸兴盛,刘子铭在海关里着实捞了不少,对他来说,姚梵能勾结上丁宝桢和李鸿章,绝对是靠得住的。姚梵既然有大靠山罩着,想必也能让胶州官场都得到安宁,这对所有人都有好处,因此他也不去过问姚梵眼下究竟从哪里运来许多货物,成天的在青岛口往外批发。姚梵对此有过解释,说是从烟台等地码头,经陆路运来青岛的。

姚梵这时笑眯眯地从袖袋里掏出三张银票,面额每张一千两,散给三人。

“这是小弟这个月的孝敬,哥哥们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