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08章 提亲

第108章 提亲

【108】提亲

“姚兄,你家里以前可有给你提过亲?”孙茂文一边满意地往袖子里收银票,一边眯缝着眼笑问道。

“倒是从没提过。”姚梵纳闷,孙茂文这样问,难道想要当红娘不成?

孙茂文一拍大腿,端起酒杯道:“恭喜兄弟!我这里有一桩绝好的姻缘,与姚兄极为合适。”

姚梵看了看孙茂文,迟疑的端起酒杯来。可他心里有点懵,他整天忙活的都是商号的账目往来,还有军队的组织训练,根本没考虑过成家。

“孙大哥何出此言?”姚梵问。

“即墨黄家你可知道?”孙茂文手指着东北方向说。

姚梵眼珠子一转:“知道,我在周家堂会上还见过他家两个少爷。”

“前日里黄家大少爷黄金山托人问我,说姚家庄既然到处托媒婆,给家里伙计们找婆姨,只是不知道,姚兄你自己究竟成亲了没有。”

孙茂文顿了顿,继续道:“当时我就想,黄金山倒是有个亲妹妹还未出嫁,寻思着听他话里意思,像是想要和姚兄结个亲家,于是我就问黄金山,觉得姚兄你如何。”

姚梵看着孙茂文,听他往下说。

“结果姚兄你当怎么着?那黄金山对你赞赏有加,说你潇洒倜傥,胸有才气,说你配得上他妹妹。”孙茂文笑道。

“我连他妹妹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这怎么可以。”姚梵连连摇头。

韦国福大笑道:“既然是结亲,怎么能让你事先看过他家小姐样貌。”

孙茂文对于姚梵的愚蠢大为着急,说:“姚兄!那黄家可是有5000多亩地的大财主,在即墨,半个崂山都是他家的,他家里在崂山上还建有亭台雅阁,泉水终年不息,最是每年消暑的好去处。

要论商,那黄家还在大清各口岸大城广有商号,光是生丝买卖,一年少说就有五万两的进项。

他家先祖黄嘉善,官至前明兵部尚书、封太子太保,长孙子黄培官至锦衣卫指挥佥事、九门提督、金吾将军,另孙黄宗昌官至巡按御史,巡检湖广。

那石门山下的上下书院便是他家所建,其中处女池、颐善潭诸多胜迹。

大清开国后那黄嘉善之孙黄培不开眼,蓄发宽袍地编修《含章馆诗集》,又暗资匪人起事造反,惊得康熙皇帝下旨,缉捕他家十四口人并所有校对、刻版工匠二百一十七口。此案涉及顾炎武、宋继澄等大学者,虽然后来朝中要员从中关说,山东官吏全力周旋,朝廷才开恩放了他家大多数人,在济南城不第108章提亲

出血地绞死黄培,许其归葬即墨水清沟,可也是生生地杀了他家好几口子的,那些刻版印书的自然通通人头落地。

经此事后,他家后人自然被朝廷记恨,招致元气大伤,出仕无望。黄宗昌之子黄坦也被朝廷解职归田,否则有他家在即墨,那是轮不到其他四家开口的。

姚兄,咱们莫说莱州府,便是放眼全山东,想要和他黄家做亲家的人都要从崂山排队排到济南府。机缘巧合,谁知那黄金山居然青眼了你,姚兄还不去立刻找媒人上门提说?此事成与不成,都该试试,若是放走了这等富贵姻缘,将来毁之莫及。”

姚梵惊讶的嘴都张开了:“霍!这特么还真是个土豪啊!家里竟然出过相当于大明的国防部长、国家安全局局长、北京军区司令员、华中华南四省总纪委书记等一系列高官……

让我想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那黄宗昌修了鼎鼎大名的《崂山志》,所谓‘俯仰于崂山沧海中者也’。

其孙黄肇颚又修了《崂山艺文志》,只是其中语带晦涩,云遮雾绕的仇清怀明,家里吓得不敢再印,直到民国五年才敢拿出来出版。

清初时黄家收容的明末遗臣极多,这些人当时皆隐居于崂山,有七十二君子之说,和顾炎武等一帮大儒私下勾连极深,也难怪清廷不待见这一家子。”

姚梵的确有些受宠若惊,问孙茂文:“他黄家这样有钱有势,怎么会看上我一个无根的海商?”

刘子铭抢着道:“姚兄莫要妄自菲薄,凭你家偌大的生意,还有你新修的庄子,莱州地界上那个不知道?

再说那黄家现在并不读书,我看他家大爷黄金山就从来不作诗。大概是吃过文字苦头,忌讳太过了,家里子孙不求功名,读书也只是求个自娱自乐。因此他家选女婿不看功名的。”

说完他立刻又解释道:“姚兄你文采不错,既不求功名也不做八股,大概和那黄金山很投缘。”

姚梵想起来,上次在周家庄,黄金山的诗也是由他弟弟黄金英代作的。

韦国福开怀大笑道:“这样好得事情,我却从来不曾遇见,姚兄千万莫错过机缘。”

孙茂文点头提醒道:“姚兄去了一趟济南,得了丁军门赏识,赐匾委职。如今又见过了李中堂,还被委以重任,正是少年得志之时。

只凭姚兄得了丁军门赐匾,黄家来巴结,自然不奇怪。姚兄去提亲时,只消把中堂大人委托你买兵舰机器的事情一说……嘿嘿,美事可成!”

姚梵自从打定主意要造反,对于手下干部、战士和伙计第108章提亲

的婚姻就非常重视,他让苏三姐对媒婆的指示是,选媳妇一要大脚,二要出身农家会干活。前两条从根本上就杜绝了手下与地主阶级结亲的可能性。要知道姚梵手下大伙计可都是月银十两的!以这个收入,完全可能被有些中小地主看上。

一旦和地主结成亲家,就算娶得是地主的远房亲戚,那也算是沾上边了,在这个对于血缘和宗族关系看得极重的时代,无疑会对姚梵的早期起事带来隐患。

姚梵既然为此不惜干涉伙计的婚配,自己当然不能带头去找个大地主出身的小姐。当然,从历史上看,中国**早期创始人的出身几乎清一色是富农、小地主和小资产阶级家庭,而且婚姻对象也大多是同样的出身,从长远来说,姚梵并不反对这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队伍文化素质的婚姻,而且将来一旦组建政党,也必须吸纳大量的读书人进入队伍。

可是眼下绝对不合适,这毕竟是一群没有受过五四新文化运动启蒙教育的人,把这些人放在自己的手下身边,甚至吸收进队伍,姚梵不放心。

因此,姚梵虽然对于自己居然能被黄家这样的名门世家看中而感到些许沾沾自喜,但他一口就回绝了:“黄家祖上多有前明高官,太犯忌讳,我不敢沾。”

这句话一说,孙茂文三人便不再劝,在他们看来,姚梵现在热衷于巴结丁宝桢、李鸿章,不肯沾哪怕一点忌讳,也是正常的。

“唉,按说那都是康熙爷时候的事了……”孙茂文有些为姚梵可惜。

刘子铭捻着唇上胡须,微微点头道:“说来也是,姚兄既不缺钱,也不少地,有避嫌之心倒也谨慎。”

韦国福连连摇头,大呼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