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16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七)

第117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 七

【116】三百长枪气萧森(七)

被强制要求留在姚家庄门口候着的马吊、狗宝和李石头正在等姚梵。

姚家庄外围的木栅修的很结实,小臂粗细的松木桩子足有一人高,用长条木板上下钉着,每间隔六七米就是一个契入地里的木桩。中午的阳光下,新木的外皮散发着松香。

李石头背靠着根带皮的松木桩子搓着手上泥灰:

“姚东家名声可好呢!咱胶州谁不知他是及时雨?又借钱又送米,对俺们下人出手又大方,可惜摊到这种事,说不得也得伸头挨上一刀。”

狗宝蹲在地上,双手笼在袖子里摇头:

“人好不管用,不管用的,你讲?管啥用?”

二人抬头看马吊不搭茬,只站在原地睁眼张口的呆望着庄门里,便起身转头看去。

只见远处一排板房后,一片寒光枪林长蛇般行出,整齐的脚步重重踏在土地上,声音机械而连绵不断,震得人心慌意乱。

那长蛇的蛇头行到庄门口,蛇尾还没从远处的板房区完全绕出来。

姚梵经过庄门,对三人只说了一句:“你们跟上。”

李石头傻傻的点点头,他以前从来不知道,乡勇看起来会是这样的威风,那昂首挺胸的气势,好像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主人一般。

狗宝也看愣了,心里先是羡慕,接着又是一股子酸水冒上来“神气啥啊,又不吃皇饷,还穿戴那么好,还不是因为摊了个有钱主子?今天遇到上官,就你们主子也得吃瘪。”

马吊一边在队伍边上走着,一边琢磨“姚爷这兵是咋练得?居然比守备营的员额还多,看这阵仗,不像是临时拉出来凑数的伙计啊?”

姚梵一言不发当先走着,他和所有战士穿一样的服装,上下一套蓝色厚棉布工作服,脚踩解放鞋,腰里牢牢系着宽厚的黄色牛皮武装带,一个手枪匣子挂在腰侧。

他身后跟着军官团,却没有发手枪,全套装备与战士一模一样,头顶钢盔身背步枪,胸前同样扎着沉重的弹药携行具。

姚梵已经决定,到时候如果情况不妙,便立刻造反。

选择今天造反的原因有三:

一方面是对于禄善的敲诈不满。如果自己今天吃了这个闷亏,今后就是个任人拿捏得软柿子,而要他像狗一样求丁宝桢、李鸿章庇护,他的自尊心又不能答应。

二方面是这段时间以来,姚梵一直在受到良心的煎熬,据他从遇春商号在外省的分号得来的情报,还有白马会的白小旗处得知,今年的旱情对于山第116章三百长枪气萧森(七)

东西南山区的影响尤为严重,山区本就缺水,干旱加上苛捐杂税,使得各村寨都出现了大批的逃荒者和卖儿卖女甚至卖妻的农民。

三是因为现在姚梵的自尊心急剧膨胀。如果说他之前面见丁宝桢李鸿章时候,还存有“一旦对方发飙,老子未尝不可以跪一下的念头”,如今他却是根本没了这种想法。在济南的所见所闻,看到官场与军队的一切腐朽与麻木,让他彻底蔑视这个皇朝。“他日吾反,势必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更何况在这段日子里,姚梵通过荷枪实弹的武装军事训练,得到了无比的信心,对于自己所掌握的军事力量十足自信。在这种心态下,他的自尊令他无法允许自己,向一个小小参将五体投地的把头磕下地去。姚梵自打来到清朝,一个头都没磕过,一个都没有,这对于一个穿越清朝的人,绝对是个奇迹!

姚梵决心要把奇迹保持下去。

“黄兴敢带120人冲击两广总督府,搞黄花岗起义,我姚梵的300把刺刀,难道夺不下胶州?”

何况这段时间里,姚梵在部队的大会小会上频频提到,如果朝廷哪天叫姚家庄解散,大家伙就要和朝廷拼命!

姚梵的所有干部战士其实全都心里雪亮,明白姚梵就是蓄意造反的主!

这些干部战士都是与姚梵每天朝夕相处的,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开会一起诉苦,他们阶级出身也全是舍得一身剐的贫苦失地农民和普通农户。

大家伙一来受到姚梵的恩遇,二来每天受到思想教育,三来姚梵甚至许诺,如果造反不成可以带全庄出洋,因此全都踏实的跟着姚梵,虽然有些人心里忐忑不安,但是每天的军事训练,让大家累的没工夫想太多。

这些干部战士们,或许是觉醒,或许是从众,或许是安定生活的惯性使然,或许是军事化的严格体制裹挟,总之,全都死心塌地的跟着姚梵,时刻准备起事。

姚梵自己更是心里清楚的很,自己已经到了起义的边缘!

俗话说夜长梦多,万一自己再拖下去,指不定哪天有谁思想动摇或者被处分后不满,反而去官府状告姚梵,那时候动手就被动了。

姚家庄距离青岛口仅仅一公里的路,部队转眼就到了城下,看见这只刺刀雪亮的军队,守城的清兵几乎吓尿,再细细一瞧,发现是“胶州及时雨”“胶州仁义郎”“信义满齐鲁”的姚梵姚东家带的乡勇,这才放下心来。

“姚爷,禄将军在乡勇衙门里等您那!”守城的把总赶紧迎出来见姚梵。

“我这不是带乡勇来了么?他第116章三百长枪气萧森(七)

要巡检,便让他巡检。”

“那您快去吧。”这把总傻乎乎的放了姚梵这300把渴血的刺刀入城,看着这些雪亮颤动的锋利刀尖,这把总嘴里还不住赞叹“好家伙,居然这么多人!姚爷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些兵丁?”

姚梵来到乡勇衙门口,远远望见门前按刀站立着十几个护卫兵丁,看样子是参将衙门的亲兵。

马吊、狗宝赶紧进去里面报告韦国福姚梵到了。

李石头也进去衙门里,窥看风头。

姚梵在街上压着声音对围在身边的李海牛等连长、副连长、排长、副排长吩咐道:“待会一旦动起手,只管放开了杀,只要是穿官服兵服的,全杀了!打蛇就要打死!”

李海牛激动的额上青筋突突直跳,凶狠地低吼道:“东家放心!”

说罢他将单肩背的步枪拿过前面来,死死握在手里。

干部们知道今天就要动手,激动而紧张地喊着队列口号,部队在劝业街上一字排开,300人分两列,由各自的连长副连长站在前面统帅着。

随即各连长对着各自连队喊出操枪口令。

“上~~刺刀~!!”李海牛等五名连长高声命令!

一时间,300把已经提前上好雪亮三棱刺刀的步枪被各排战士和五个连的正负连长从肩后取下,明晃晃地组成了刺刀丛林!

劝业街上顿时弥漫了一股腾腾的杀气!行人全都被吓呆了,堵在街道两边不敢过来。参将衙门的带刀亲兵见了这阵仗,看得傻了眼,只是呆呆地靠着路边站着,神态木然而惊讶,不敢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