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17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八)

第117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 八

【117】三百长枪气萧森(八)

姚梵站在队伍前高声吼道:“同志们,今天参将衙门的将军,他要喝我姚梵的血!想要我姚梵的命!这太平日子看来是没法过了!我要是进去!那禄善就要砍我的脑袋!”

贺世成蹦出来,挺着刺刀高声喊道:“去他妈的禄善!咱们吃东家的粮!穿东家的衣,命都是东家给的!谁他妈要动东家,老子手里刺刀可不认识啥将军!”

李君右手握住步枪柄,高举在头上喊:

“要动东家!!!先问老子手里的枪答不答应!!!”

刘进宝学着李君,单手举枪道:“杀狗官!杀狗官!杀狗官……”

全青岛最宽阔的这条劝业街,顿时响起了“杀狗官”的口号声,300名战士们全都激动地呼喊着。

李海牛骄傲地站在姚梵身边,高昂着头下令道:“全体注意,开保险!准备射击!

凡有妄动者!杀无赦!

凡有犯我者!杀无赦!”

顿时街上一片哗然!

那参将衙门的亲兵再傻,这时候也看出来不对劲了,这哪里是等待接受巡检的乡勇!这是要纵兵暴动啊!

带头千总站出来色厉内荏的吼道:“你们这些刁民干什么!还不通通把手里那玩意放下!不然等将军大人出来,每人打你们一百军棍,好教你们知道规矩!!”

李海牛动了,只见他上前一步,毫无征兆的就是一个标准的上步突刺,罪恶的三棱刺如银色毒蛇般,插进了这千总的咽喉。

以往杀过很多人的人,重操旧业时是不会犹豫的。

李海牛手一转,鲜血顺着刺刀棱噗噗噗的,像开了的水龙头一般疯狂流淌,他再一抽枪,那千总气管里的血便混合着肺气如喷泉般四下溅出,那喉间洞口噗簌簌的直冒血泡,完全无法闭合。

姚梵见李海牛抢了先机,无奈的迅速从腰里拔出54黑星手枪,啪一声巨响,近距离打爆了一个手按在刀柄上想要拔刀的亲兵脑袋。能够打穿钢盔的54黑星将那亲兵的脑瓜子打的只剩前边一半,后脑勺被打的稀烂,白花花的脑浆子和着血红,向后溅了满墙,身体如扔下的沙袋般,重重仰天倒下。

姚梵也溅了一脸血,只得用左手草草抹了一把了事,顿时满脸带上了妖异的猩红,看着像是抹了胭脂,红彤彤的。

这下乡勇衙门口的参将府亲兵和举牌子的依仗队全都吓得尿了裤子,或跪或蹲或趴在地上,一时间黄汤遍地,几乎所有人都吓得发抖不敢动弹。

但有一个例外第117章三百长枪气萧森(八)

,这是个带刀亲兵,他吓得拔腿向街的一头跑去,也不知他是想逃命还是想报信。

李君稳稳地举起56半瞄准,啪的一枪打中那名亲兵后心,奔跑的惯性加上子弹的冲击力,将那名亲兵打的飞了出去,整个人在地上滑出五六米远,佩刀也从刀鞘里摔了出来。

李君见那尸体滚翻几下后便一动不动,显然是当场打死了,二连副连长黄慧生跑上去,对着尸体后心又穿了一刺刀。跑回来报告李君“死了。”

姚梵飞快地下令道:“一连一排罗齐仁。”

“到!”

“带你们排冲进去!把里面人全都给我抓起来,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是!”

罗齐仁喊了一声“一连一排跟我来!”说罢他端着枪、挺着刺刀就带头往乡勇衙门里冲。

劝业街头,姚梵紧急部署兵力:

“二连连长李君,带一排长曹桂生去拿下西门,副连长黄慧生带二排长刘太榜进攻北门,三排长张光南巡逻全城、治安警戒!”

“是!”

“刘进宝的三连跟着李君的二连,二连拿下北门后,你们三连出城,拿下北港口和码头。”

“是!”

“四连副连长杨为益,带一排长张祥义,给我把东门给我拿下来!

四连连长周第四,带二排长马喜、三排长周权、与贺世成的五连一起,给我围住北边守备营和县衙!若有兵丁衙役……哪怕州判孙茂文敢出来叫嚣,立杀不赦!”

“是!”

姚梵这里刚分配好兵力,就听见乡勇衙门二进院子里砰砰的砸门声音。

一连一排长罗齐仁跑出来报告:“东家!这帮狗日的把内院的门堵上了!”

姚梵面色沉稳:“隔墙扔个手榴弹进去!炸完喊话,若还不开门,就再扔三个进去!”

罗启仁气血翻腾地道:“是!”

原来姚梵在门口列队时,马吊和狗宝就已经跑进去报了韦国福,韦国福问禄善“大人出去巡检?

禄善道:“出去作甚,等那姚梵进来磕头。”

没想到这时候外面响起姚梵的训话,那一声声叫嚣传进禄善耳中,实在是狂狈的没法听,顿时把禄善气得半死。一问才知道,是姚梵在外面对乡勇训话呢。

这时就听见一个人喊“去他妈的禄善!”“老子手里刺刀可不认识啥将军!”那声音正是贺世成在骂街。

这话声音实在太大,语气实在是无法形容的狂妄,一下子把禄善给听的七窍冒火,他立刻指着边上坐第117章三百长枪气萧森(八)

着的韦国福鼻子,抖着手指骂道:“大胆的奴才!大胆的奴才!好你个韦国福,这便是你约束的好乡勇!”

禄善刚骂完韦国福,外面便传来无数“杀狗官!杀狗官!杀狗官!”的高呼。

禄善一听就傻了,火气消了一半,一下子呆了,他脑子里一团乱麻,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那姚梵纠集乡勇闹事?

韦国福听了心惊肉跳,心说“苦也!苦也!姚梵你个混蛋!做事怎么如此浑帐?这下可害苦我了!这事情要是往大了闹,可是没边的啊!你那些乡勇喊得是什么狗屁名堂!这‘狗官’二字也是能随便喊得的吗?”

禄善此时已经怒火攻心,气的浑身发抖,正待继续喝骂,就听见外面喊“杀人了!”,然后就是一声震耳的枪响!

接着几个亲兵爬也似的冲进来,跪在禄善面前就喊“杀人了!那些乡勇乡勇杀人了!大人赶紧想办法!”这时又听见一身枪响传来。

韦国福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坏事了,他虽然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直觉告诉他“不能出去!”

禄善正待细问亲兵外面的情况,韦国福却老奸巨猾的下令,吩咐兵丁立刻关上中门插起门闩,他焦急走出去站在院子里,准备对外面喊话,问问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没想到院门刚闩上,外面就是一群乡勇冲进来砸门!门板被踢得砰砰作响。

韦国福这时候腿肚子突然开始发抖,他下意识的感觉“这一定是兵变!”

那就更不能出去了!!!

韦国福是在淮军里打过仗的,杀过太平军和捻军,自然明白兵变的时候那些兵丁就是一群疯子,见人就砍杀,管你把总、千总、将军、都统,乱刀杀完就是疯狂抢劫纵火,然后兵勇纷纷畏罪逃走,军官如果死在兵变里,那是最糊涂的死法。

“姚兄弟!有话好好说!你赶紧叫这些乡勇退出去!”韦国福隔着中门高声喊话,他语气急躁,带了三分恳求,三分命令,还有三分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