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18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九)

第118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 九

【118】三百长枪气萧森(九)

韦国福喊了一嗓子后,见外面果然停止了踢门,心中大喜,正待继续喊话,就听见身后“咚咙”一声响,韦国福吓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后面带木柄的圆筒,居然被隔着院墙扔了进来。此物在院中青砖地面上咕噜噜的滚动,那木柄后面还微微冒烟。

韦国福见到冒烟的东西就警惕,作为一个经历过战争的武人,虽马放南山七八年,可他对于战场上洋枪的硝烟味道记忆深刻。眼前这个微微冒烟的圆筒,绝对是个危险物品。

“马吊!去拾起来!”站在院墙一角的韦国福一边吩咐亲兵马吊上前,自己一边向后退。

马吊口里刚喊了一句“喳”,那圆筒就爆炸了!

轰的一声巨响,圆筒所在青砖地面被炸的粉碎,地面烧出了一个三尺方圆的不规则放射状焦黑圆形,中央一个小盆般的深坑冒着焦烟,小盆爆心处的青砖已经化为齑粉,边缘四周砖块拱起,中心青砖下的泥土也被翻了上来。

爆炸之后,院子里的十几个亲兵几乎全部被当场炸死,没死的也都被炸的血肉模糊,满脸鲜血的捂着身上伤口哭嚎着。韦国福满脸是血,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罗齐仁扔进来的67式手榴弹重600克,有效杀伤半径7米,爆炸破片70到110片,破片在20米外依旧有杀伤威力,这一颗炸开,院子里能活下来的已经算是命大了。

李海牛手下一连一排排长罗齐仁,背靠在外院墙上明显感觉到墙在震动,墙那边震天的炸响,把墙头泥灰冲击的扑簌簌落下,飞溅的碎石砂粒砸在他的钢盔上,屑屑沙沙的响。

罗齐仁兴奋异常,这是他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手榴弹。

大概太过亢奋,他也忘了喊话威逼里面自行开门。

只听他大吼命令:“使劲踹门!使劲踹!再来两个人给我从墙上翻过去!”

两名战士踩着战友的肩背爬上了这堵两米高的院墙,小心翼翼地探头一看,回头喊道:“排长,院里倒了一片!都死了!”

罗齐仁大喜,吩咐两名战士:“跳进去把门打开!”随即又仰面隔墙喊话:“里面的人听着!都别乱动!谁敢乱动,待会全都杀了!”

见到两名战士抱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跳墙进来,院子里存活的伤兵以为是进来杀人的,立刻开始哭泣告饶“大爷饶命!……哎哟哟……疼死我了!……疼啊!……大爷饶命啊!……”

两名战士迅速冲到门口抽出门闩,放了全排战士进来。

罗齐仁当头一个冲进内院,命令道:“同志们把活的全拖出去!交给东家发落!”

战士们开始搜寻院子里地上躺着的死人,发现还有活气的便上去抽掉佩刀,一把揪住辫子就粗暴地往外拖去,若遇见反抗求饶的,战士便用枪托猛砸,打的哭爹喊娘后继续揪住辫子往外拖。

姚梵平时经常教育战士,对敌人要像冬天一般冷酷无情,今天看来,他们全都记住了姚梵的话。

罗齐仁紧握刺刀,对后堂那扇虚掩的木门里吼:“屋里面的听着!全给我出外面来!谁要是敢动刀子!老子一枪打死他!”

这两扇木门很陈旧,上面被手榴弹破片打出了几个新坑,坑里新鲜木屑翻在外面。

罗齐仁话音落了小半天,里面也没人出来,他便对身边战士们使个眼色,口中低语“一、二、三!”

数到三后,罗齐仁上去一脚踹开房门,与战士一起冲了进去。

等进去看到里面情况,罗齐仁也傻了,呆了一瞬后,骂道:“都他妈的起来!给我把刀解了,一个跟着一个后头出去!

原来罗齐仁冲进去后,看到后堂下面跪了一地的人,中间一个穿官服的跪在中间,浑身发抖,边上还跪了一堆的亲兵。

因为手榴弹的威力实在惊人,禄善和手下亲兵被那爆炸的巨响吓破了胆,再看见院子里的活人居然全都死的死、伤的伤,立刻吓得魂飞魄散,连拔刀反抗的勇气都没了,情急之下,禄善直接就在后堂里吓得跪下了。亲兵一见这模样,便也全都有样学样的跪了下去。

当罗齐仁冲进来时,禄善正闭着眼睛跪在那里哆嗦,口中直念“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

至此,乡勇衙门里所有人都被赶了出来,一溜排地靠着劝业街的墙边蹲着、跪着或者躺着。

得知里面的活人全都在这里后,姚梵上前查看,只见到狗宝一个熟人,蹲在那里满脸是血,浑身发抖。

“韦国福呢?”姚梵上前问。

狗宝跪在地上浑身哆嗦:“姚爷别杀我,姚爷绕我狗命,小的愿意给姚爷做牛做马,小的上有老下……”

边上李海牛啪的一个耳光子抽上去:“别废话,东家问你啥你就说啥!”

“韦大人死了。”狗宝赶紧道。

姚梵面无表情的转身走进乡勇衙门,果然看见韦国福的尸体躺在里面,脸上血肉模糊,是被当场炸死的。

仔细辨认尸体后,姚梵还发现了李石头、白大贵、马吊这几个比较熟悉的人。

姚梵默然,随后轻声吩咐道:“海牛,回头记得叫棺材店来收尸,把他们几个好好的装棺埋了罢,其余人等若是没有家人认领,便都剥去衣甲,在城外挖土深埋。”

李海牛见姚梵心情似乎有些受影响,说道:“东家,打仗就是这样,刀剑无眼,切莫妇人之仁。”

姚梵挥挥手,径直向外走去。

这时的劝业街上,所有商铺全都关了门,大街上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百姓吓得闭门不出。全城四面不断传来零星的枪响,声音清越高亢。

姚梵走到街边,对那筛糠般跪地发抖的武官问道:“你就是禄善?”

罗齐仁上去踹了禄善一脚“东家问你话!”

禄善五体投地,小鸡啄米般磕头答应:

“小的就是禄善,小的就是禄善。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姚爷放我一马。

只要姚爷放了小的,小的保证绝不追究,绝不追究,小的若违此誓,天诛地灭,教我全家脸上生大脓疮,不得好死!”

姚梵心里对这无骨奴才鄙夷极了,对身边罗齐仁道:“把他们全绑起来,等拿下县衙后,押到牢里关起来。”

“是!”

“一连一排留下,海牛带胡广亭二排、涂文富三排跟我去支援四连五连,咱们赶紧把守备营和县衙拿下来。”

“是!”

等姚梵到了县衙,捷报不断传来,各连排轻松地拿下了青岛四门,北港口和码头也被刘进宝的三连拿了下来。

守备营没有韦国福坐镇,坚持到被贺世成开枪打死四个人后便立刻投降了。

姚梵见县衙也被周第四和贺世成拿下,正在往外拖死人,便问周第四:“孙茂文还活着么?”

周第四汇报:“正押在后面院里,和他一家子关在一起。”

“这里有我和李海牛,你带你们连去守备营,把那里投降的清兵看管住。”

“是。”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