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19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十)

第119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 十

【119】三百长枪气萧森(十)

姚梵在衙门后院里找到被单独看押在柴房的孙茂文,只见他被捆成粽子一般坐在柴堆上,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脸鼻青肿,显然是吃过反抗的苦头了。

姚梵站在孙茂文面前,也不啰嗦什么“满清暗弱,封建独裁”之类的话,开口便直截了当的说:

“孙兄,我已经拿下了青岛,你可愿意帮我管理吗?”

“姚梵,求你放了我吧!我家的箱笼银子都留给你,只要你放了我就行。”孙茂文哭丧着脸恳求姚梵。

姚梵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他本就没有对此抱什么希望。

贺万年接到姚梵的消息,终于从商号里赶来了,听说姚梵造反,他气的捶胸顿足。

“姚兄你这下可是害苦了我贺家!

来日朝廷大兵一举,我贺家成齑粉矣!”

姚梵早已把假辫子扔了,此刻光着脑袋,头发凌乱,他闻言挠了挠头,安慰道:“贺兄,我们以往手里有钱,却没有政权和武装力量保护,等于是捧着金条逛大街,早晚要被那些贪官抢个一干二净,这样下去,在这世道里是活不长的。

我给你说个笑话罢,以前有个富人和别人吃饭时夸口,说自己有一千万两白银的家产,天下间不论什么他都能买到手,因此除了皇帝老儿,他见谁都不低一头。

和他吃饭的一个官儿便道:“一千万两银子也敢夸口!明天我给你开个一千万零一两的罚款,教你破产成要饭花子。”

“贺兄,咱们金山银山赚的再多,那都是假的,一旦出事,那都是给他人做嫁衣!”

贺万年气呼呼地道:“那也比造反丢了脑袋强!”

姚梵笑道:“贺兄,此刻抱怨还有什么用?你和我的关系,天下皆知,朝廷岂能容你?”

贺万年被姚梵说得几乎要哭出来:“姚兄你!你!你!”

姚梵从椅子里起身上前,双手握住贺万年的手道:“为今之计,同舟共济才是正理。贺兄可还记得我以前对你说过的话?团结就是力量!我既然敢造反,自然有成事的把握,再说我姚家商船千万,还怕接不走你贺家几十上百口吗?”

贺万年终于是被姚梵的花言巧语说动了:“唉,既然我已经上了这船,自然是要和姚兄同舟共济,只是这却苦了我派去各地建立商号的伙计们。”

姚梵一听这话,也黯然道:“好在我已关闭四门,暂时并未走漏风声出去,码头和港口也都被我控制了下来,一应船只不许离港。我估计这消息还能封锁个几天,万年兄你抓紧时间,赶紧派人星夜兼程去外地送信,教各个分号立刻卷款回来,我估计总是能跑回来不少的。”

贺万年耷拉着脑袋摇头叹息道:“也只能如此了,能不能活命,就看他们造化了。唉!姚兄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就凭你那么点人也敢造反,难道不怕皇帝的几万大军?”

姚梵道:“就凭朝廷里那些草包吗?吾视之土鸡瓦狗罢了。”

贺万年摇头叹气。

姚梵笑道:“万年兄莫要叹气,我有事情要交给你办呢,我现在任命你为青岛市市长,你要帮我管理好青岛口啊。”

“市长?这是什么官职?”

“和州判差不多,只是海外都叫市长。”

“若是能继续过太平日子,给我个巡抚都不换。”贺万年发牢骚。

姚梵见贺万年总算是情绪平复了,松开了贺万年的手。

“如此一来,行政官员终于是有了,虽然是商人,但商人比起满清官僚要灵活得多,临时用起来并不差。”姚梵想。

下午五点左右,除了各排副排长留守带兵外,所有干部在青岛城内聚齐,姚梵在县衙开了起义之后的第一次军事会议。

姚梵决定立刻扩军,计划将之前筛选过的一批查实为家庭出身贫农,并且接受过初步队列训练的伙计吸收入部队。

“经过前一段时间的经验总结,我发现新兵的训练进度与老兵不统一,容易拖后腿,所以我决定,今后的部队扩充,将采用建立新兵连的方式进行。

所有新兵以连为建制集中训练,从而放弃过去直接补充进现有部队的方式。

你们五个连,每个连抽调出一个排,整20名战士,提拔他们负责担任10个20人制新兵排的排长和副排长。

这样一来,今后你们各连下辖一个200人的新兵连,新兵连的连长和副连长则由上级各连的连长副连长兼任。”

姚梵说完自己的计划,在县衙里的烛光下看着各连长的反应。

“东家,这才多出900兵力啊!眼下要和朝廷作对,若不迅速扩军到三五万,怕是难以应付!”李海牛皱眉道。

“兵不在多,在于精,这是第一步的扩军计划,步子不能迈的太大,否则一旦迅速扩军,部队质量容易泥沙俱下,一旦部队龙蛇混杂,那就成了流寇,一旦上阵,只怕跑的比兔子快。”

李君点头道:“我赞成东家的计划,从三百人到一千二百人,这已经扩充了四倍,如果再多,怕是要混乱不堪了。”

贺世成道:“今天我们五连打死好几个守备营的兵丁,那些清兵根本不是对手,东家给的枪太好使了!”说罢他搓搓手,显然是还为自己第一次杀人激动不已。

李海牛点点头:“东家给咱们的洋枪犀利,又能连珠快打、迅如闪电,用这些枪守城,我看两百人就能抵挡三万大军!”

“可是罢。”李海牛话锋一转。

“若要野战,人少了就麻烦了,排兵布阵,侦察探报,前锋后卫,左军右军,处处要人,没有个三五千,怕是不好使。

最主要的是人少会影响战士们的信心,毕竟人越多大伙心里才越踏实。”

姚梵道:“那就抓紧训练,每天必须保证9个小时的训练时间。新兵的军事格斗训练以后咱再补上,眼前咱们暂时先只练三样。

第一是队列,这是纪律和服从性的保证,必须要有,每天上午集合后必须保证一个小时;第二是射击,这里包括了枪械维护保养;第三就是刺刀训练,要靠对抗把战士们的杀气和士气提起来。”

李海牛点头道:“我赞成!尤其是刺刀训练,特别好!我看一个月下来很多战士都像换了个人似的,斗志士气都很旺盛,沉稳干练的样子,简直像是打惯了仗的老兵。”

所有人都点头,对于李海牛的这番话毫无异议,的确这段时间以来,刺刀训练的成效非常明显。

由于姚梵反复强调实战对抗,输了的一方要被惩罚绕场跑一千米的大圈,即使不累也丢脸,而且刺刀训练中每个人都戴着姚梵发下的护具,所以战士们在训练中毫不留手,甚至有人下重手,每个人都试图赢得对抗胜利,这导致每次刺刀对抗都相当刺激,以至于用于对抗的圆头木质假枪断了好几根。

姚梵道:“等满清朝廷知道我们造反,要调大兵围剿,怎么说都需把饷银和开拔费给凑齐,给他半年时间都算少的。按照一个月出一批新兵来算,等朝廷大兵聚集,咱们也已经把队伍拉起来了。

眼下我判断,第一批来胶州围剿的,应该是周围诸州府紧急调动的兵丁和守备营。”

刘进宝今天拿下了北港口和码头,把海关和税务司的钎子手和差役杀了三十多人,是今天杀人最多的连队,他信心满满地拍着胸脯道:“寻常官兵,来个三五百我也不怕,东家放心吧。”

姚梵点头道:“除了军事训练,思想教育工作一定不能放松,各连包括新组建的新兵连,都要把诉苦和三查工作狠狠地抓到位,要确保战士们知道我们的政策,知道我们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部队,从而忠于我们的新政权。

这些话不是嘴上说说就管用的,所以接下来我们的工作重点,除了抓好新兵训练外,还要开始打土豪,分田地!”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