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20章 山东公社(一)

第120章 山东公社(一)

【120】山东公社(一)

“打土豪?分田地?”周第四有些茫然。

“东家这个口号不够响亮。”李海牛自以为是的说,接着又说“既然咱们拉起了义军,哦,是革命军,那总要有个响亮的口号,以前捻军说得最多的是劫富济贫,老百姓都喜欢这个口号。”

姚梵立刻纠正他的观点:“我们革命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新社会,建立一个富强文明的中国!

比起口号来,我们更注重的是办实事,老百姓不是傻子,他们心里有杆秤,谁对他们好,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

再者说了,捻军的口号就是一群绿林好汉的无政府主义空想,所谓劫富济贫说白了就是抢劫,抢完当铺抢盐店,打破城池杀官差,拿下官仓分粮食,无法从根本上动摇满清政权的基础。

海牛你想,捻军抢劫之后呢?老百姓该纳粮给地主的,不还是老老实实要纳粮吗?生活有什么改变?捻军敲打大户,让地主大户把钱粮交出来充作军饷,这不还是逼着地主大户继续盘剥农民吗?老百姓为了吃粮、为了抢劫分钱才加入捻军,这样的队伍有什么战斗力?如果不是山东民间素来尚武,练武防身的人多,赤贫者多,清政府又**透顶,捻军哪里能闹出那样大的名堂来。”

李海牛被姚梵说的郁闷不语。

姚梵继续道:“再说太平天国,他们的口号说是匀田地、杀清妖,却把自己当成新的统治阶级,代替满清压在了老百姓头上,老百姓只是换了个纳粮的对象罢了,从中期开始,太平天国连匀田地都省了,直接和地主勾结在一起,地主家的子弟进入太平天国当官,天国高层的生活奢侈**#乱。大家看!这不还是封建王朝的老一套吗?”

李君拍着巴掌点头道:“东家说得在对,咱们是革命军,得为老百姓干实事,这样咱们就能得了民心!”

姚梵立刻表扬:“李君的话说得切中要害!不错!我们就是要为老百姓办实事!”

李君听到表扬,立刻红了脸,手放在膝盖上,有些不好意思:“俺也是在政治课上听的,都是东家教得好。”

姚梵道:“你记住了我的话就是了不起!记住了我的话就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你能把这些真理性的观点记在心里!这是值得每一个人学习的。同志们,我们学习的目的就是学真理,既然学了就要记住!”

周第四点点头,追问道:“东家,这打土豪分田地是咋打?咋分?”

姚梵道:“我在政治课上说过,封建土地私有制是罪恶的渊薮,在这种经济基础上建立的满清腐朽政权,在老百姓头上压了三座大山,封建主义、官僚主义、帝国主义。

咱们干革命,就是要把这三座大山给推翻,让人民当家作主,让人民吃饱穿暖,让孩子们都能上学,让老人都能安度晚年,让有病的人都能得到医治和良药。

为了做到这些,我们就要建立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是与封建国家体制截然不同的国家,与洋人的资本主义国家也大相径庭,但都属于现代国家体制。”

周第四追问:“东家你说的这些,老百姓肯定都喜欢,可咋才能办到呢?您还是没说怎么打土豪分田地啊。”

姚梵点头道:“好,我来给大家讲讲怎么打、怎么分。

之前咱们的队伍下乡收钱粮期间,可以说是跑遍了胶州各村,对各个村子的情况也都摸了底,贺世成,你把名单拿出来给大家伙念念。”

贺世成掏出一个姚梵下发的学习笔记本,翻开来念到:“按照拥有土地面积超过一百亩来划分地主的办法,之前在收钱粮时我们从税吏处掌握的土地材料看,胶州下面45个村庄,有大地主47户,分别是泥湾子村翟德乡家,南河村李白书家,坨集镇郭旺丁家……”

姚梵摆摆手,让贺世成不要再念下去了。

“眼下我们革命刚起事,不能四面出击,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因此我们要选那些以往劣迹斑斑的土豪劣绅大地主下手,而不去动其余的中小地主和名声相对较好的大地主。

根据这段时间掌握的情况看,我挑出了七个劣迹斑斑的大地主,咱们先对这些地主进行革命。”

“好!抢他娘的!”李海牛突然冒出来一句。

这话在夜里静静的县衙大堂中,听上去格外突兀吓人。

姚梵咳嗽了一声,环顾了一下围坐的干部们的表情,挥着拳动员道:“同志们!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一场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

姚梵再次提高嗓门:“土豪劣绅把银子看得比命还重!我们要钱粮就是要他们的命,他们一定会想把我们置之死地千刀万剐。所以既然要革命就要彻底,要不留后患,要坚决采取武装斗争的暴力革命方式,没有什么谈判和妥协可讲!”

听姚梵说完这话,李海牛更是激动,大声道:“东家说的对!那些狗东西,说一套做一套,转眼就翻脸,千万不能信。”清兵大军剿捻时,地主乡绅立刻翻脸,一改之前的服从温顺,屠杀起捻军毫不留情,李海牛尝过苦头。

一连副连长匡如意大喊:“我坚决拥护东家的决定!”

二连副连长黄慧生也喊道:“对!咱们跟着东家走!东家说咋干就咋干!”

所有干部们纷纷表态赞同。

姚梵在统一了思想的情况下,第一次尝试了一点所谓的民主“大家举手表决吧,同意打土豪分田地的把右手举起来。”

县衙大堂里顿时手臂林立,所有人一致赞同。

姚梵心想这是个好的开始,以后一旦养成习惯,他们在工作中也会要求自己的下属举手表决,虽然目前看来只是应个景,但这对于千百年来唯唯诺诺只知道听话干活的农民来说,已经是个形式上的进步。

“还有,今后不要再叫我东家了,叫主席,山东公社主席!咱们的革命政权名字就叫山东公社,遇春商号改名叫山东贸易公司,直属于山东公社。遇春农业信用社改名山东农业信用社,也直属于山东公社。

姚家庄革命委员会正式成为山东公社革命委员会,前姚家庄革命委员会的全体委员,现在成为山东公社革命委员会委员,另外,增补一连副连长匡如意、二连副连长黄慧生、三连副连长周念生、四连副连长杨为益、五连副连长杨平进入革命委员会担任委员。”

姚梵的提议自然没有任何人反对,于是接下来一次次的举手表决,姚梵依次通过了公社的各项工作章程。

而这只是迈出了革命第一步,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这些人将来的前途命运会怎样,虽然姚梵对大家许诺一个美好的未来,并画下了一个美好世界的大饼,但大家也只是初步的具有了革命的**和暂时的胜利喜悦。

姚梵心里清楚,任何独立的政权都是要靠枪杆子才能打出来的,而且要靠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来巩固。

“这个国家已经沉睡的太久,要唤醒他奋起直追成为世界强国,必须从现在起,依靠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辉煌战绩来保证,同志们,和我一起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