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21章 山东公社(二)

第121章 山东公社 二

【121】山东公社(二)

对于姚梵来说,下决心立刻向大地主开刀的理由有三。

一是可以得到土地分给贫苦农民,从而让新政权得到最广泛的群众支持,二是可以抢到金银,充实新政权的财政。三则是由于地主作为满清政府的基层爪牙和耳目,一日不除,新政府一日不能安枕。

姚梵也考虑过,是否能把地主阶级拉拢到自己的这边来,但他实在想不出任何解决之道,地主要的东西,姚梵一样都给不起。

地主的地租高达土地产出的五到七成,甚至更多,这个政策姚梵能给得起吗?

地主的族长身份确保了他在村子里土皇帝的法外地位,可以对农民生杀予夺,这个政策姚梵能给得起吗?

地主还能够通过花银子实现买官,或者抵消除造反以外的大罪刑罚,这个政策姚梵能给得起吗?

地主贪婪的利用自己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不断实现土地兼并,想要把所有农民都变成租种的佃户,这个政策姚梵能给得起吗?

地主阶级的这些要求,姚梵一样都不能满足!

可偏偏这些东西满清政府全都给得起!

姚梵想来想去,发现自己和地主阶级绝不可能尿到一个壶里去。那结论就很清楚了,地主阶级必须灭亡。

“他们不死,新政权就得死。”

山东公社的军事会议开到深夜,县衙大堂里烛火通明,照的一张张年轻而兴奋的脸庞通红明亮。

军事会议决定,李海牛的一连和李君的二连负责驻守青岛城和城外港口码头,一连和二连的新兵训练放在守备营校场。

刘进宝的三连和周第四的四连负责驻守姚家庄,新兵训练放在内庄操场进行。

贺世成的五连负责驻守船坞工地,新兵训练还是放在姚家庄内庄进行。

姚梵负责打土豪分田地,从各连队轮流抽调级排兵力下乡。

王贵继续负责仓储运输和钱粮调拨。

苏三姐负责干部学校的扩建,从伙计里招收识字的人,使用姚梵的教材开设扫盲班,另外还要负责新民主主义启蒙和社会主义教育。

这种教育目前来说,主要就围绕着灌输给战士们最基础的红色思想,鼓动他们的革命热情,让大家心甘情愿的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闹革命。

另外姚梵提出要在姚家庄北面通往即墨县的路上构筑壕沟阵地。这项工作姚梵交给了李君负责,要求他按照土工作业教范,带领战士和姚家庄的伙计们进行施工。第121章山东公社(二)

“东家放心,咱们有那雪花钢口的工兵铲,一条战壕一上午就能挖出来。”李君拍胸脯保证到。

姚梵点点头。

布置完军事工作,姚梵紧接着就开始布置社会工作。

“海牛你在青岛口驻防,要配合贺万年安顿好城里的百姓,如果有人闹事,一概立即处死,另外夜间要实施宵禁,除非是急病求医,否则一概打死!如果你和贺万年不能达成统一意见,就及时向我汇报。

还有,为了防止有人在城里纵火,往城里供水的水车不能停,你要安排战士跟着水车,防止有人逃走,把起义的消息走漏出去,毕竟现在遇春商号的外地伙计还都没赶回来,起义的消息能压一天是一天。”

“是!”李海牛应道。

“还有,你明天要通知城里各个店铺,立刻开市照常营业,一应商品未经允许不许随意涨价,否则按照扰乱市场秩序抓起来。、

我估计米店和食品业都会出现涨价的风潮,今晚你连夜带人从姚家庄运粮食过来,明天在乡勇衙门开个临时的米店,按照一斤精白米50文的价格出售。再贴个告示,告诉百姓这是专供他们买的平价粮,禁止粮商购买囤积。如果发现有奸商胆敢偷买这些平价粮,一律抓起来,然后在县衙门口公开处决,以儆效尤!”

“是!”

“还有,海牛你要牢牢控制好港口码头,对于海关和税务司的旧官僚和工作人员一概押进城里关押,码头上其余工作照旧进行。

另外通知码头上的力子和把头,就说朝廷查出海关和税务司走私货物,乡勇奉了孙茂文的命来抓人,不想有些人财迷心窍,拔刀武装反抗,这才打死了几个人。

总之,孙茂文的大印在这里,海牛你要利用好这个印章。”

“是,东家。”

“为了防止消息泄露,目前暂时不通知姚家庄的伙计们我们起义的消息,一切工作照常进行,部队各级干部要叮嘱战士们牢牢把住口,不要外传。”尽管叮嘱了这一句,但姚梵没把握能够长时间封锁消息。

会议直到当晚12半才结束,好在大家都已经吃过贺家送来的煎饼,这才没饿着。

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

姚梵当晚回到姚家庄过夜,天一亮就起来了,首先就去见板房区里住着的白小旗。

“白大嫂,我是姚梵。”姚梵敲了敲门。

只听屋里声音响动,过不一会功夫,白小旗便把门打开了。

“恩公这么早过来了!可是有急事?”白小旗的头发简单地挽在后脑第121章山东公社(二)

,盘了一个圆髻,显然是刚刚醒来。

“我早就醒了,几乎一夜没睡,有事要立刻告诉你。”

“恩公进来说吧。”白小旗大大方方的让姚梵进了板房,姚梵抬眼看见白小旗儿子白康还在**睡得香甜,问道:“白康现在恢复的如何?”

白小旗立刻抱拳鞠躬道:“多谢恩公照拂,康儿身体恢复的很好,现在都不咳嗽了,每天睡得呼呼的,像平常孩子一样。”

姚梵点点头,往墙边一个简陋条凳上一坐,说道:“我来跟你说个事,我昨天起义了,拿下了青岛口,杀了几个大官和一些清兵,如今整个青岛口都在我控制下。不过我估计消息很快就要传出去,到时候朝廷一定会派大军来剿我,姚家庄能不能存在下去,全看接下来我能不能打得赢。”

白小旗愣住了,随即慌张地问道:“恩公说笑?”

“我说笑干什么?这样大的事我可不开玩笑。”姚梵盯着白小旗的眼睛。

白小旗也注视着姚梵,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立刻抱拳道:“恩公一大早来找我,肯定不是来开玩笑的,我白小旗也不是说笑的人,当初我就说过,白马会唯恩公马首是瞻,此话绝不是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