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23章 山东公社(四)

第123章 山东公社(四)

【123】山东公社(四)

靠着姚梵独家供应染料起家的德商美利士这时也赶来了青岛,虽然他一上岸就被鼠疫的传闻吓得半死,可他坚信上帝今年庇佑他如庇佑教皇,因此毫不畏惧的留了下来,提出要见姚梵。

姚梵一听说美利士到了,立刻从机枪训练场赶来码头区,他现在有个差事,想看看美利士能不能办成。

姚梵一见到美利士便高兴地与他拥抱,拉着他找了一处海关税泊司的空房子,两人在里面密谈起来。

“詹姆士,青岛并没有发生瘟疫。”姚梵坦诚相告。

“什么?弗兰克,你说什么?可我看见清国官府的告示贴满了码头和城墙!难道我的翻译在骗我?”

“詹姆士,实际情况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事实上这些都是骗人的计谋。”

“上帝啊,青岛的清国官僚为什么要搞这种鬼把戏!他们疯了吗?弗兰克你一定知道原因。”

“事实上这些骗人的告示和传闻是我手下人干的。詹姆士,就在你来青岛的前一周,我发动了一场革命,一场为市民和自耕农争取自由、民主、独立的革命,目前青岛已经在我的控制下,而我为了赢得武装训练的时间,不得不用发生了鼠疫的借口来麻木清国的官员。”

“上帝啊!上帝啊!保佑这个勇敢的人吧!”美利士双手在胸前胡乱的划着十字。

“弗兰克,你知道那些清国军队有多么残暴!一旦你被他们抓住,这些野蛮人会把你一刀一刀的切成适合老鼠享用的尺寸!”

“詹姆士,别担心,我不会被活刮,我有必胜的信念和实力!这你要相信我!

要知道我已经组建了装备火枪的部队!为了捍卫这场大革命的胜利,我们将全力以赴的战斗!”

美利士仰望着姚梵那坚定地眼神,这个中国人眼下已经扔掉了那滑稽可笑的辫子帽,头发梳理成高贵的二八开,在窗外透射进来的阳光下,他浑身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看上去像欧洲来的贵族。

此刻,美利士心底里突然冒出一个朦胧的念头“也许上帝这时候让我来青岛,就是为了帮助姚,帮助他进行这场如法国大革命一般伟大地争取自由反对皇权地斗争!”

“弗兰克,你需要军火!你必须用德国最好的步枪来摧毁皇帝手下那些野蛮人的进攻,正义与自由的火炬必须在青岛燃烧下去!”美利士莫名的激动起来,语调高亢。

他瞪着眼握着拳连声道:“是的!是的!是的!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文明的贵族,你甚至懂高贵的德语!我不能眼看着你被那些野蛮人撕成碎片!”

姚梵温和地笑而不语“德语高贵么?我为啥觉得德语类似欧洲的河南话呢?哪里高贵了?”

“弗兰克,所有德国洋行在中国的经理都是我的朋友!如果你需要军火尽管开口,我保证为你代理一个极低的价格!德国陆军眼下列装的毛瑟71后装步枪性能非常出色,如果你需要,我一定尽全力帮你搞到那玩意!”

“詹姆士,我要感谢你的热情好意,不过我已经装备了步枪,并且已经作了足够的武器储备,眼下并不担心武器的来源。”

“哦?法国货?英国货?”美利士非常惊讶,他实在没想到姚梵的造反居然是蓄谋已久的,甚至已经提前准备好了足够的武器和弹药。

“中国货,由我家族的秘密军火工厂生产的,应该足以应付与清国的战争。因此我不必再花巨资采购先进步枪。

詹姆士,眼下让我最担忧的不是军火,而是来自海上的封锁。我担心一旦开战,青岛的海运线路将被彻底切断。

詹姆士,我需要一个海权国家给予我自由贸易的保护!”

美利士张着嘴想了半天“弗兰克,你的考虑是对的,一旦清国对你实施包围禁运,青岛会连一颗大米都运不进来。”

姚梵道:“詹姆士,我怀疑眼下没有一个国家会为了我建立的这个小小的自由民主的乐园而和清国撕破脸,但是我敢打赌,如果一艘属于德国的货轮行驶在青岛与上海的租界码头之间,或者是在日本贸易港长崎之间作转口,清政府是不敢扣船或者没收货物的。”

“弗兰克,你是想让我来做你的走私船长?”

“是的,当然这个买卖风险很大,但我同样提供极大的利润。所有我的商品都可以交给你代理,你可以在上海的租界或者日本的开放港把货物批发给任何人。

我发誓,詹姆士,我要让你和你的家族成为亚洲头号洋行,只要我能站稳脚跟,我的政权就是你在亚洲的一把刺刀!”姚梵握住美利士的手,狠狠地画着大饼。

美利士此刻心中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他理所当然的想到“一个亲德的政权!一个亚洲的自由港!一个野蛮大陆上的自由的堡垒!一块阳光下的土地!毫无疑问,我会因此得到德皇颁发的勋章!

上帝啊!我现在终于明白你给我此行赋予的崇高使命了!天佑德皇!天佑德意志!”

姚梵仿佛看穿了美利士的想法,魔鬼一般低语诱惑道:“我相信威廉一世陛下非常乐于看见,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能够让德国军舰靠岸加煤加水补充粮食的友好的不冻港。

我在此许诺,如果威廉一世陛下能够保证青岛的自由港地位,那么德国在青岛将享有完全进出口免税地位,这将让德国商品比起其他国家的商品更富有竞争力。

但是,为了保证我的政权稳固,不被国人唾骂,德国公民在青岛不能拥有治外法权,一切犯罪将按照我建立的政权的法律进行公开的法庭审理。

詹姆士我向你保证,这些法条是文明而正义的,没有丝毫的侮辱与肉体伤害,除了罪大恶极应该枪决的犯罪,其他违法行为只会受到不同年限的监禁,我的监狱非常人性化,即使比起德国本土也要干净得多、宽敞明亮的多。

除了给德国自由贸易与片面最惠国待遇,我也不会接受来自任何国家的任何殖民地请求,也就是说,我在外交、军事、政治、经济上是独立的,我不承认任何宗主国!”

美利士激动地喉节滚动,说道:“德国驻华公使巴兰德先生正在北京,我想我应该去见他。弗兰克,在此之前,你要保重,不要被那些野蛮人撕碎。”

这天谈话后,姚梵只收了美利士两万两银票,就给美利士租来的货船装上了整整10吨染料,每公斤价格从45两如雪崩一般直降到30两!这笔货物价值30万两!

“下次用黄金交货,詹姆士,记住,我需要黄金!”

美利士坚定地点头:“我的经理会负责把货物运回上海,而我将乘船去北京,弗兰克,你等着我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