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24章 山东公社(五)

第124章 山东公社(五)

【124】山东公社(五)

姚梵试图依靠美利士搭上德国政府的关系,这个方法不管靠谱不靠谱,对于姚梵来说也只是一个暂时的策略。

这是一次互相利用的尝试,姚梵也没把握德国就一定会答应,这时的德国虽然很希望能够在海外扩张势力,但相比刻意打压他们的英国来说,显然还不够强大。

告别美利士后,姚梵全力操持着机枪训练和炮兵训练,之前组建的八人迫击炮班被姚梵一拆为四,用两老带六新的模式扩充为四个迫击炮班,每天从早到晚训练不断。

而机枪训练尤其为姚梵所看重,即使眼下人手紧缺,姚梵还是选择了一个排进行机枪训练。

被姚梵选中的是李海牛手下的一连二排,排长胡广亭因为这段时间里的射击成绩优异、步枪保养熟练而被委以重任。

姚梵在北岭山下的机枪射击训练场上再次强调道:“胡广亭你们排20人装备4挺机枪,分成4个射击小组,每个小组5人,1个主射手4个副射手兼供弹手,这个配置是合理的。”

胡广亭挠挠头道:“主席,可是我们打下来发现,4个副射手背的子弹根本不够用啊,一根100发的弹链几秒钟就打完了!主席,我可没胡扯,掐着表算的。”

姚梵哭丧着脸道:“我说了,机枪要点射,扣扳机一秒就要松开,这玩意射速每分钟600到1000发,我叫你们把气体调节器开到最小,即便如此,一秒也能打出去6到8发了,你如果按住不放,射速会越来越快,100发的弹链可不就是只够打几秒就没了吗!除非大股敌人对你近距离冲锋,否则不许连发扫射!”

胡广亭点头道:“主席我明白了,我以后一定更严格的要求同志们节约子弹。”

……

姚梵这天一早就在操场上进行兵力集结,他带着一连二排胡广亭、三连二排王广兴、五连一排张二炮,整整三个排60人的兵力,进行了全副武装,准备下乡开始打土豪分田地。

这段时间为了防止走漏消息,姚梵没敢进行打土豪分田地,但是现在已经不必再谨慎了。时间过去了十天,就连遇春商号上海分号和天津分号的伙计都已经坐船赶了回来,胶州周围清军依旧没有任何集结而来的迹象。

根据白马会的情报,山东仅有的两个满洲八旗营德州营和青州营依旧马放南山,丝毫没有作任何紧急集合。

德州驻防营定员550人,距离胶州又远,姚梵全没考虑。而青州驻防营相对比较近,定员2500,距离胶州青岛口也就150公里,姚梵还是必须紧紧盯住的。

之所以现阶段紧盯满八旗,这是因为满八旗消息灵通,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他们一定会得到通报,另外满八旗管理上松散的一塌糊涂,放鹰遛鸟的不计其数,白马会的观察打探也比较方便,只要看驻防营是否收紧对这帮八旗老爷兵的监管就可以察觉出风吹草动。

姚梵对于白小旗的分析非常满意,这到底是和朝廷斗了几十年的老匪帮,从他们丰富的斗争经验上来说绝对是老油条。

姚梵先在操场上开了个临时的军事部署会议,强调了今天打土豪分田地的行动如何规划,然后便立刻出发。

王鑫的司机连派出20人,开来了全部十辆大丰收牌拖拉机卡车,姚梵吩咐战士们爬上卡车,向着打土豪分田地的第一个目的地,泥湾子村开去。

其实打土豪的名头并非苏区创造的,最先采用打土豪的手段的是北伐军,他们当年攻进武汉后,立刻组织大批城市无业人员和农村依靠打短工为生的赤贫农民,对乡绅和富户进行敲诈勒索,说白了就是抢劫,各家根据富裕程度不同,勒索三十到一、二千银洋不等。

姚梵的打土豪却是目的不同,他的最大目的是分田地,让农民全都拥有自己的土地从而真心拥护新政权,也只有拥护新政权,农民才能保住分到手的土地。

而抄家得来的财富,则可以充作军饷用来养兵。

姚梵之所以第一个目标选择了泥湾子村,选择洗劫翟家,并不是因为翟家是胶州最富的地主,一个拥有150多亩土地的地主,绝不可能是胶州最富有的。

姚梵选择翟家的原因是翟家的防卫薄弱,全家上下只有11口人,4个成年男人,另外还有3个粗使的家丁,此外他家雇了八个长工,还把一部分田地租给十几个佃户种植,佃户在租种田地的同时也要在翟家的监督下为翟家免费的干各种农活,这是租佃的条件,否则便租不到地。

选择翟家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泥湾子村在姚家庄工地上干活的人非常多,根据姚梵派出专门打听情报的伙计汇总,他们普遍非常痛恨翟家,说翟家一直想方设法的勾结税吏和官差,来刁难村里那些有地的农户,希望把这些农户挤兑破产,把地卖给翟家,从而达到土地兼并的目的。

“胡广亭,待会到了村里,你带你们排去龙王面敲钟,让村民过来集合,你们把咱们带的烙好的白面饼在龙王庙前的打谷场上分发一下。”

“是,主席。”

“王广兴你带你们排,拿着盖了大印的提单去翟家抓人,只要是男丁全都抓起来,好好捆绑住了押到打谷场前面教他们老实跪下。这中间谁要是拒捕闹事,全杀了!他家的女眷全都关进家里柴房锁起来,留四五个战士好好看管,别放跑了。”

“是,主席。”

“张二炮带你们排在村子周围散开成暗哨,小心别被人发现,要是有人来袭就通知我,要是村里有人跑出去报信,立刻抓起来。”

“是,主席。”

……

等姚梵一行人的10辆大丰收拖拉机卡车开到泥湾子村,各个小组立刻展开行动。

姚梵首先找的是李璐,这个李璐家里有5亩水浇地,按说是个中农,可是因为大旱和父亲得病过世,导致收成大减并且因为医药费和丧葬费而几乎倾家荡产。

之前李璐在姚家庄的船坞工地上找了份活干,因为姚梵有意要对各个村下手,因此专门蓄意在各村来工地上干活的人里挑选看上去胆大且仇深的苦哈哈进行笼络。

姚梵当时招揽李璐时只是实话实说,把翟家老爷如何想要接着乡勇的手来谋夺他家耕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当时李璐的反应姚梵非常满意。

“娘的!老子这就回去与他说理!大不了打一场!老子一锄头打烂他的脑袋!”李璐表现的并不孱头,与其说他像一个农民,倒不如说像是一个愣头青。但是这种反抗的勇气让姚梵很欣赏他。

“你打死他后咋办?”

“事情是我干的,走到哪里是哪里!反正是不得好活,那大家就都不要活了!”李璐简直就是个造反的坯子!山东民风彪悍,素来生产李璐这样性格鲁直的人。

姚梵大喜,当时就决定把李璐给收揽进自己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