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25章 山东公社(六)

第125章 山东公社(六)

【125】山东公社(六)

胶州的村庄少,只有45个,比不得即墨县有225个村子之多。

从现代人的眼光看,泥湾子村属于那种规模很小的村落,一共只有二百多口人,这里面除了翟家是拥田百亩以上的地主外,还有七八户拥有十亩以上田地的富农,其余则都是中农、贫农、佃户。

随着龙王庙前钟声敲响,村民们开始涌向打谷场,姚梵站在打谷场前边看着胡广亭带着战士们分发白面烙饼,笑着对乡亲们喊话道:“乡亲们,大伙拿了饼子,就坐下来看吧,今天泥湾子村要开批斗大会,批斗本村的土豪劣绅翟家。

一听这话,打谷场上顿时热闹起来,老百姓在大谷场上就着地三五并坐、接肩挨头的议论着:“啥叫土豪劣绅?”

“翟家咋了?犯了啥事了?我见官兵上他家抓人来着。”

“别唧唧咋咋的,好好听姚东家讲话。”

此刻的翟家已经是鸡飞狗跳,王广兴带着一个排20人叫开院门便端着刺刀冲进去,他见了翟老爷就将盖了胶州衙门大印的提单摔在他脸上“自己看吧!今天要公审你!同志们,把他给我抓起来!”

王广兴说得没头没脑,翟家老爷翟贵泉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看见这群手提刺刀的乡勇冲向后堂,气的怒骂道“反了你们!反了你们!你们都给我站住!也不打听打听!我儿子翟辉堂是在青州大营为八旗满爷效力的!你们这些草灰也敢拿我!回头便宜不了你们!你们这些狗日的草灰,还不退出去!后堂是我家女眷,谁敢进去,我定花钱叫官府打死他。”

战士们一愣,看了一眼王广兴。

王广兴道:“理他放屁,主席抓的就是他!”说完王广兴上前,用格斗训练的基础拳法突然一拳猛击在翟贵泉的面门,把翟老爷的鼻子都打得塌了进去,鼻孔里鲜血迸出,淋漓的往下淌。

“谁要是再扰乱人心,就给我狠狠打!东家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这些狗日的反动地主剥削阶级,死到临了还敢嘴硬!”王广兴把思想政治课上的学习成果活学活用一遍。

翟家老爷和他两个儿子和管家等下人被五花大绑的拖去了打谷场,其余女眷锁在柴房里,有留守的战士们看管着。

看到翟家的人被押来,村民们惊讶的发现,翟老爷居然满脸是血。

姚梵并不在意翟老爷脸上的血。既然要打土豪分田地,就不可避免的会有流血,因为这是一场无产阶级与地主阶级你死我活的较量,自己一旦输了,下场比这要凄惨百倍。第125章山东公社(六)

“翟贵泉,你现在当着全村老实交待你的罪行!”姚梵道。

“姚东家!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何要害我!”翟贵泉被反剪着双手绑着,跪在打谷场前边叫道,青缎夹棉的马褂上沾着鼻血,狼狈不堪。

姚梵本可以直接枪毙翟贵泉,再把田地和浮财分给贫农,但他知道这样绝不是好办法,如果只分田地不开批斗会,就不能改变人们几千年来的土地私有观念,将会导致地主不服,农民心虚,地主觉得农民欠他的债,农民觉得欠了地主的情。

只有通过批斗会,让村民和长工短工们涕血诉苦,地主带上纸糊的高帽,才能从精神上摧毁地主的不服气和农民的心虚。

治世之道,移风易俗是最高境界。

“好,今天就要你心服口服!”姚梵转头对身边的李璐说道“你来说。”

李璐站出来指着被战士们按跪着的翟贵泉道:“姓翟的,你还记得白喜吗?这事不冤枉你吧!”

翟贵泉闻言心里顿时一惊,侧过头不言语。

李璐对着打谷场上的百姓喊道:“乡亲们,白喜大家都记得吧?村口佃户老白家的那娃娃。”

听见白喜这名字,村民们便摇头叹气。

李璐接着道:“老白死的早,白喜没了爹娘,被翟贵泉用索债的名目抓去家里做工,没日没夜的给他家干活,去年翟家死了匹乳马,翟贵泉说是白喜养死的,叫管家王香把他绑在柱子上,抽的浑身都烂了,然后把人扔在猪圈里。

我和村里几个老人听说这事,都跑去看了,见到那娃娃被抽的浑身白肉都翻出来了,眼珠子鼓着,只剩一口活气,铁蛋家媳妇拿了一碗米汤喂他,他连口都张不开喝,当晚就在那屎尿遍地的骚臭猪圈里断了气。翟贵泉连个草席都没舍得出,直接就把白喜埋在后山的泥沟里了!”

李璐说完愤怒已极,上来一把抓住翟贵泉的辫子,把他头扯过来对着脸骂道:“老狗!你可记得此事!你敢抵赖吗!”

边上翟贵泉的儿子翟辉旺跪在那里破口大骂道:“李璐你个目无王法的杂种,素来偷鸡摸狗,我爹慈悲没治你个狗日的,你今天还敢反咬!你一个人说得做什么数!你叫个别人来说,有没有这事!”

李璐对着打谷场前面蹲着的一人喊道:“铁蛋!你说我可有一句瞎话!”

铁蛋站起来不敢看前边跪着的翟家人,哆嗦着说:“李璐大哥一句瞎话没有,句句都是实话。”

翟辉旺骂道:“铁蛋算个什么东西!一个没地没房的草灰也能作证?这种事要找村里的第125章山东公社(六)

老人作证才能算数!”

铁蛋媳妇站起来道:“别欺负人!俺家铁蛋从来不编瞎话。”

李璐对着地上一个坐着的老头拱手说:“利田爷爷,你是那天和我一起去翟家猪圈看白喜的,你说可有这事?”

这老头叫翟利田,听见李璐问他,头也不敢抬的道:“俺从小是个穷人,一天只顾弄着吃,什么闲事也不留心。”

翟辉旺骂道:“听听!听听!还要找什么证人!官府都没话说,你们这帮子草灰还敢反了天了!”说罢他转头对着姚梵喊道:“姓姚的!你好大的胆子,敢私设公堂拘押乡绅,我这个官司一定要告到底!”

胡广亭闻言,突然就火了,上前一步,噗嗤一刺刀扎在翟辉旺大腿上,顿时鲜血直冒。

“狗日的敢嘴硬!”胡广亭骂道。